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韓楉樰自然是不希望林浩峰擔心的,而且,她也明白,容初璟和他,一向是不對付的,所以,也就沒有邀請他一起去。

聽到韓楉樰這樣說,知道她是準備喊人容初璟一起南下遊玩,林浩峰的神情有些失落,心裡也有些酸澀,可是,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原本,林浩峰以為,等韓楉樰和他們一起回到了韓家村之後,他們之間的關係,也會變得和以前一樣的好。

可是,林浩峰沒有想到,容初璟也會和韓楉樰一起回來,這樣一來的話,他就不好說太多的話了。

對於容初璟在上京的事情,林浩峰也是聽到了一些風聲的,這個時候,和他在一起,肯定是很危險的。

林浩峰是不想讓韓楉樰和容初璟扯上什麼關係的,尤其是在這個時候,他也是為了她的安全著想。

「楉樰,你真的已經想好了嗎,要和容初璟在一起?」

雖然知道這樣問出來會不好,可是,林浩峰還是想要在問一次,就算是讓自己死心好了,不問一下,他總是會不甘心的。

聽到林浩峰的問話,韓楉樰愣了愣,不過,很快的,她就明白了過來,他想要問的,是什麼意思了。

「嗯,我已經想好了,不管怎麼樣,我都是想和他在一起的,就算是有危險,兩個人一起面對,總是要比一個人要好的。」

韓楉樰堅定的點了點頭,就算是以前的時候,她和容初璟之間,有許多的誤會,可是,到了這個時候了,她自然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想要和他在一起的。

林浩峰早就已經猜到了,韓楉樰會這樣的回答的,只不過,在沒有聽到之前,心裡還是抱有一些幻想的。

這會兒,親耳從韓楉樰的嘴裡聽到了這樣的話,林浩峰心裡的感受還是很複雜的,張了張嘴,卻又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

韓楉樰都這樣說了,林浩峰就知道,就算是和自己勸說她,告訴她,容初璟的身邊很危險,她也是不會聽自己的話,離開他的。

「既然這樣的話,那楉樰,你們這一路,可要小心一些。」

沉默了半響,最後,林浩峰也只能說出一些囑咐的話來了,就算是韓楉樰真的選擇了和容初璟在一起,他也不希望她會真的遇上了什麼危險,出了什麼事情的。

「嗯,我知道的,林大哥,你放心吧,我們是不會有事的。」

韓楉樰對於林浩峰的心思,是知道的,不過,那也是以前在,她想他在娶了雲娥之後,應該就對自己沒有任何的想法了。

所以,韓楉樰的心裡,還是依然的將林浩峰,當成了自己的大哥來對待的,可是,那天,被韓楉榛給算計到了煙花樓。

那個時候,聽到林浩峰說他喜歡自己,韓楉樰的心裡,還是有些震驚的,就算是事後,他們都當成了,好像沒有事情發生一樣的。

可是,韓楉樰和林浩峰兩個人都明白,已經發生了的事情,怎麼能當作沒有發生了,他們的心裡,還是有些不一樣的感覺的。

所以,這會兒,韓楉樰面對著林浩峰,這樣意有所指的話,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好了。

「那,楉樰,要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了,你們走的時候,我再來送送你們吧。」

見韓楉樰沒有什麼話說了,林浩峰的心裡,也有些不好受,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乾脆的,就直接告辭好了。

「林大哥,你就要回去了嗎,不如留下來,用了晚飯再回去吧。」

見林浩峰要走了,韓楉樰的心裡,其實還是有些愧疚的,她留他下來用飯的話,也都是真心的。

林浩峰迴來韓家村之後,就住在了他以前的家裡,雖然,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住人了。

不過,韓楉樰留在宅子裡面的人,想著,林浩峰和她之間的關係很不錯,時不時的,也會過去收拾一番,所以,他的家裡,還是很不錯的。

林浩峰一個人住在家裡,韓楉樰想起來,總還是覺得,有些孤零零的,清清冷冷的。

韓楉樰其實是想要讓林浩峰留在宅子裡面的,反正,她和容初璟也只在這裡留兩天就離開了,也沒有什麼影響,而且,自己的宅子也是挺大的,他住在這裡,也熱鬧一些。

之前的時候,韓楉樰和林浩峰提了提這件事情,可是,他直接的,就拒絕了,自己,她也就不好再說了。

「不用了,楉樰,我出來的時間也不短了,而且,我還在山上下了套子,這會兒,得去看看,有沒有套到什麼獵物,等下次有機會再來吧。」

林浩峰是想要暫時的離開這裡,因為,對著韓楉樰的時候,他怕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忍不住,勸她不要走,留下來。

當然了,林浩峰說的話,也是真的,回來了之後,因為斷了一隻手,也不能上山去打獵了,他也只能,在山的外圍,下一些陷阱,誘捕一些小的野物了。

「那好吧,林大哥,你小心一些,等下次再來吧。」

對於這件事情,韓楉樰也是知道的,等會兒天色晚了的話,去拿那些野物,會更加的危險,她也就不再多留他了,將他給送出門去了。

「楉樰,林浩峰走了。」

韓楉樰才剛剛將林浩峰給送出門回來,就看到了來找自己的容初璟了,她暗暗的撇了撇嘴,也不知道,他是時刻的注意著,還是真的是巧合。

不過,聽容初璟話里,那篤定的語氣,韓楉樰更加的偏向是前者,畢竟,他對林浩峰,可是一向都不放心的。

「是啊,走了,沒有超過兩刻鐘的時間,你滿意了吧。」

剛剛的時候,林浩峰想要和韓楉樰單獨的說說話,可是,容初璟怎麼也不願意,一直沒有放人。

最後,韓楉樰也是沒有辦法了,就和容初璟商量了,說是怕有什麼比較重要的事情,而且,也不會超過兩刻鐘的時間,他這才勉強的同意了。

容初璟可不會管這些,讓韓楉樰和林浩峰單獨的待在一起,兩刻鐘的時間,他覺得,都已經是自己的極限了,好幾次,都差點衝過來將人給拉走了。

這會兒,見韓楉樰瞪著自己的樣子,容初璟也不在乎,反正,只要林浩峰離開了就好了。

「我這不是擔心你嗎。」

容初璟上前,輕輕的攬著韓楉樰的腰,往後院走去了,打算去看看容含軒,一邊,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著。

韓楉樰忍住了想要翻白眼的衝動,在心裡暗暗的吐槽,和林浩峰在一起說說話,能有什麼危險,這個借口找的,也太不走心了吧。

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了,轉眼,就到了,韓楉樰和容初璟他們定好的,要離開的日子了。

這天,一大早的,碧玉和紅綢,就將韓楉樰和容初璟他們,要用到的,可能需要用到的東西,都給準備好了,整整好幾個大包裹。

「姑娘,你們真的要離開了嗎?再多留幾天吧。」

對於韓楉樰他們的離開,他們是很捨不得的,這會兒,就算是他們要走了,碧玉他們也忍不住的想要將人給留下來了。

「好了,反正都是要走的,早幾天和晚幾天,也沒有什麼分別的。」

這次,韓楉樰回韓家村,是悄悄的回來的,因為,她也擔心,哈克長天的人,會找到這裡來,所以,除了宅子裡面的人,和林浩峰之外,沒有讓韓家村的其他人知道。

這會兒,韓楉樰和容初璟,也是想要趁著天還沒有亮,村子裡面的人還不多的時候,趕緊的離開,要是遲了的話,可能會有其他的變故了。

「那姑娘,你們離開了之後,一路上,要好好的照顧自己啊,還有,早點回來。」

紅綢他們,也是真的,韓楉樰決定了的事情,是很少會改變得,剛剛那樣說,也不過是抱著一點點的希望而已。

這會兒,見韓楉樰真的是要走,只能殷切的叮囑著他們,讓他們一路小心。

「我知道的,你放心吧。」

韓楉樰點了點頭,其實,她也是很捨不得離開他們的,可是,現在麻煩還沒有過去,他們也是不得已的。

「對了,姑娘,小公子已經可以吃肉粥了,還有,早上的時候,要加一件衣服,中午熱的時候,要減一件衣服,還有一些,要注意的事項,奴婢都列了一張單子,放在包裹裡面了。」

碧玉見到了被韓楉樰抱在懷裡的容含軒的時候,就將這件事情給想起來了,連忙的,叮囑了她一聲。

韓楉樰知道,碧玉一向是很細心的,這些小事,她都能處理好的,所以,她是很放心的。

不過,這會兒,聽了碧玉的話,韓楉樰的心裡,還是有些愧疚的,這些事情,以前的時候,都是他們在做的,他們一向很細心,將韓楉樰也照顧的很好,所以,她都是沒有怎麼過問的。

「嗯,我知道了,我會照顧好他的。」

說起來,韓楉樰還沒有照顧過,這樣小的孩子呢,她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韓小貝都已經三歲了,而且,很懂事,照顧他,也不需要費什麼心神。

韓楉樰還真的是有些擔心,自己不能將容含軒給照顧好,不過,想到,碧玉見那些注意的事項,都詳細的寫下來了,她也就並不十分的擔心了,更何況還有容初璟在呢。

不知道為什麼,韓楉樰覺得,有容初璟在自己的身邊,她總是會覺得,特別的放心,這樣想著,她就往自己的身邊看去了。

正好看到容初璟,正在溫情脈脈的看著自己,韓楉樰臉上一熱,趕緊的將自己的視線給轉回來了。

韓楉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裡的原因,總覺得,聽到了容初璟有些低沉的笑音,這讓她有些不自在,幸好,這個時候,韓遙微說話了。

「師父,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顧好自己,我在家裡,也會很聽話的,你不要擔心我,還有,你一定要早點回來。」

這次,韓遙微很堅強的,沒有哭出來,可是,臉上依然是滿滿的不舍,韓楉樰看著她,點了點頭。

「楉樰,時間到了,我們先走吧。」

天色已經慢慢的亮了起來了,韓楉樰他們,也到了,不得不走的時候了。 韓楉樰抱著容含軒,被容初璟給扶著,坐進了馬車裡面,然後,就感覺到,馬車已經在漸漸的遠離了。

在路過郁林鎮的益生堂的時候,韓楉樰還是讓容初璟停了一下車,自己進去看了看,畢竟,她和韓小貝,還是在這裡,住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的。

而且,這裡還是她開始一步步的,過的更好的地方,所以,這益生堂,對韓楉樰來說,還是不一樣的,這次,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她自然是要來看一看的。

「掌,掌柜的?掌柜的,你回來了!」

首先見到的人,就是夥計小馬了,他見到韓楉樰的時候,還是一臉的震驚,和不可置信的樣子。

在認出來,來的人真的是韓楉樰之後,小馬立刻就激動了起來,一時間,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

「掌柜的,真的是你啊,你真的回來了,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

看到還是和以前的時候一樣的話多的小馬,韓楉樰露出了一抹笑容來,還真的是有些懷念以前的時候了。

「我才剛剛到呢,怎麼,不讓我進去坐坐了嗎?」

韓楉樰調侃著小馬,果然,在自己的話落下之後,見看到他的臉上閃過了一抹懊惱的神色,連臉都紅了起來了。

「怎麼會呢,掌柜的,你快進來,容公子,你也快進來坐吧。」

小馬這個時候,也注意到了跟在韓楉樰身邊的容初璟,以前的時候,也是見到過的,自然是認識的,也連忙的,邀請他一起進了益生堂。

「掌,掌柜的,你,都已經生孩子了啊?」

就在韓楉樰跟著小馬王益生堂裡面走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他大聲的來了這樣的一句,頓時,將益生堂裡面,不管是來看病的,還是來抓藥的,那些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來了。

韓楉樰真的只是想要低調的,回益生堂來看一看的,沒有想到,一進門,小馬就給自己來了這樣的一個大禮。

韓楉樰很想一巴掌,狠狠的拍在小馬的頭上,自己已經生孩子了的事情,他們不是早就已經知道了嗎,她可是帶著韓小貝,在這裡生活了好幾年的啊。

這會兒,也不知道小馬在激動和什麼,韓楉樰也是無語了,不過,當著這麼多的人,她也只能當作是什麼都沒有聽到一樣的,目不斜視的走過去了。

「掌柜的,你回來了!」

而這個時候,益生堂裡面的人,也都從剛剛的震驚之中回過神來了,一個個的,都神色激動的過來和韓楉樰打招呼了。

雖然,韓楉樰已經離開益生堂,有差不多兩年的時間了,可是,益生堂裡面的人,還是很想念她的。

「是啊,你們還好吧?」

韓楉樰在益生堂裡面待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最後,才在大家依依不捨得目光中,和容初璟一起離開了。

「呼,沒有想到,大家這麼的熱情啊!」

坐在了馬車上面的時候,韓楉樰呼出了,算是放鬆了下來了,剛剛,她真的是經歷了一場戰爭一樣的。

看著這樣生動的韓楉樰,容初璟的嘴角含著笑意,將她懷中的容含軒,接了過來,免得她累著了。

容含軒已經睡著了,剛剛,在那樣吵鬧的地方,他也能安安心心的睡著,容初璟也真的是有些佩服他的。

「楉樰,你先休息一下吧,等到了地方,我在將你給叫醒好了。」

在容初璟的計劃裡面,最近是沒有什麼值得遊玩的地方的,所以,他們最近要做的事情,就只剩下趕路了。

一般趕路的時候,都是很幸苦,很枯燥的,所以,這個時候,容初璟就希望,韓楉樰能好好的休息一下。

「嗯,那好,我先休息一下。」

對於容初璟的一片好心,韓楉樰倒是沒有拒絕,點了點頭,就靠著身後的軟榻,開始閉目養神了。

這個馬車,也是花了容初璟一番心力做的,外面看著,也就是比一般的馬車大一點的,看起來,很是普通的馬車。

可是,裡面,卻是很不同尋常的,就拿著坐馬車用的材料,就是上好的木料,而且,在馬車的夾層裡面,還有一層精鋼,這樣一來,就是刀劍不入了。

就連這馬車裡面的一應設施,也都是最好的,做的墊子,都很柔軟,就算是趕路,韓楉樰他們也不會覺得有很大的顛簸。

「楉樰,接下來,你想要去哪裡嗎?」

這幾天,韓楉樰和容初璟他們,已經到了靠近南方的城鎮了,這個城鎮的周圍,有幾個很不錯的,遊玩的地方。

所以,韓楉樰他們,在這裡停留了幾天的時間,將那些值得去遊玩的地方,都去了個遍。

然後,又在這裡修整了一番,這才決定了,明天開始,前往下一個地方去了,不過,容初璟還是想要問一問韓楉樰的意見的。

「我聽說,南疆那邊的風景很是不錯,我看,我們不如,就往南疆的方向去吧。」

韓楉樰想了想,記起來,半夏他們,就是前往了南疆的,雖然,他們現在已經離開了南疆了。

不過,韓楉樰想著,他們這一路上,說不定還可以遇上半夏他們呢,就算是遇不上,能看看沿途的景色,了解一下當地的人文風俗,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而且,韓楉樰對蠱術這件事情,還是很好奇的,當時,聽到鬼手毒醫說,他們打算來南疆了解一下蠱術的時候,她就很羨慕了,事不過,當時,她不能一起來。

這會兒,既然有了這樣的機會,韓楉樰自然是不願意錯過的,就想著,能去南疆一趟,也是好的。

「那好,我們接下來,就往南疆去吧。」

容初璟並沒有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不過,既然韓楉樰想要去南疆,他自然也是願意的,馬上就同意了下來。

然後,接下來,容初璟就重新的計劃了一下,去南疆的路線,順便的,問了問,韓楉樰還有沒有什麼,比較喜歡的地方,他們去的時候,可以順便的,也去看一看。

「我倒是沒有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你看著安排就好了,你要是有什麼想去的地方,我們也是可以去看一看的。」

韓楉樰想著,就算是哈克王子,真的已經攻打到皇宮裡面了,那也只是將北方的一些城鎮給攻陷了。

至於南方,可歷來都是文人聚集的地方,而且,自來都是很富庶的,所以,韓楉樰想著,容初璟應該在南方,有自己的安排吧。

而容初璟,也確實是在南方,有一些安排,之前的時候,他也是將自己的一些心腹,和重要的兵力,都給弄到了南方來了。

當然了,這些事情,並不是需要容初璟親自去做的,不過,既然已經決定要去了,他覺得,還是可以去看看的。

「那好,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先去桐城吧,我在那裡,放了一些人,趁著這個機會,去看看也好。」

桐城,也是去南疆要經過的一個城市,既然容初璟有了這樣的想法,韓楉樰自然是不會反對的,就同意了,他們順便去桐城。

這天,韓楉樰他們正在趕路,想著,要是馬車快一點的話,他們或許是能夠在天黑的時候感到桐城的,可是沒有想到,走到半路的時候,馬車就停了下來了。

「衛雨,發生什麼事情了?」

容初璟和韓楉樰在馬車裡面,只能感覺到,馬車停了下來,也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