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葉校長,葉浪?你怎麼樣了呀?你喝醉了嗎?」

葉浪不說話,只是安靜的在沙發上躺著。

卻不想,這婆娘在看到葉浪已經醉死後,居然狠狠一腳,踹在了葉浪的后腰位置。

穿著高跟鞋的腳丫子,揣在葉浪后腰位置,葉浪還真疼的差點跳起來罵一句你麻痹。

「王八蛋,在車上吃老娘的豆腐,好吃嗎?」踹了葉浪一腳之後,李谷娜罵罵咧咧的轉身,徑直朝著浴室走去。

葉浪聽到浴室房門關起來后,他揉了揉自己后腰,抬起頭,順著浴室望了眼,賤兮兮的笑著,心想要是老子現在沖浴室衝進去,會是什麼情況呀?

這麼想著,葉浪開始等待。

三分鐘后,葉浪估算著此時李谷娜已經將身上的衣服全都脫掉后,他便故意很大聲的乾嘔起來。

浴室中剛準備打開水龍頭調試水溫的李谷娜,一聽到外面葉浪正在乾嘔,她頓時急眼了。

為了不讓葉浪吐在地攤上,李谷娜順手將浴巾拉過來,纏在自己身上的同時大聲喊道:「葉校長,您先別吐啊,這地毯可是我花了大價錢買來的呀,您先忍著,我馬上過來呀。」

葉浪不說話,心裡倒是樂開了花。

更加大聲的乾嘔了兩聲后,李谷娜果然光著腳丫子,氣急敗壞的從浴室中沖了出來。

看到葉浪半截身體已經從沙發上掉下來,李谷娜也顧不得自己身上穿的什麼,彎腰便急忙想要將葉浪攙扶著去浴室。

而葉浪,在看到這種情況后,倒也聽話,半閉著眼睛,晃晃悠悠的站直了身體,手順勢搭在了李谷娜的后腰位置。

剛走了不多兩步,葉浪手指稍微一動,李谷娜身上的浴巾便直接掉在了地上。

「啊!」 李谷娜尖叫了一聲,急忙伸出手想要將浴巾拉起來的時候,葉浪卻又發出了馬上吐出來的聲音。

李谷娜臉蛋子通紅,看樣子,恨不得現在將葉浪兩腳踹死。

沒辦法,為了不讓葉浪吐在自家地上,李谷娜只能先吃力的將浴巾拉起來,能蓋住多少蓋住多少,強忍著心頭的怒氣,將葉浪送到了衛生間。

衛生間正好在浴室外面,中間是一道鋁合金製造的推拉門。

將葉浪放在馬桶上后,葉浪趴在馬桶,有一聲沒一聲的吐了起來。

說是吐,其實就是在找著機會看李谷娜的身材。

李谷娜一邊將浴巾死死裹在自己身上,氣急敗壞的大聲罵著:「什麼玩意兒啊?這點酒量,還算是個男人啊?別娘們還要娘們,真是丟盡了男人的臉!」

葉浪也不反駁,畢竟他謹記著自己現在扮演的身份。

李谷娜重新將身上的浴巾裹好,雙手抱胸,站在門口皺眉看著。

葉浪吐了一會兒,也沒打算出去,乾脆趴在馬桶上,給人感覺像是睡著了。

這次,李谷娜走過去,和剛才一樣,拍了拍葉浪的臉蛋子,叫了兩聲葉浪,見葉浪不說話,她便直接開打。

那雙腳丫子一腳一腳看似很大力氣,其實踹在葉浪身上,和給葉浪撓痒痒沒多大區別。

在李谷娜這種特殊的按摩方式中度過了幾分鐘后,李谷娜終於停了下來,氣喘吁吁的看著葉浪,狠狠罵道:「你知道老娘那條地毯花了多少錢嗎?那可要好幾萬呢,哼,你要是今天給老娘吐在上面,老娘一定會殺了你。」

葉浪也沒說話,繼續裝睡。

而李谷娜,擦掉了自己額頭上的汗水,氣沖沖的說:「出了一身臭汗,王八蛋,都是你害得,哼。」

說著,李谷娜從葉浪旁邊繞過去,然後便鑽進了浴室。

很快,葉浪隔著玻璃門,便看到了正在浴室中洗澡的李谷娜。

只不過隔著一道門,葉浪也覺得看著沒什麼意思,他想了想,安靜的等待了片刻后,李谷娜居然什麼也沒穿,直接從浴室中走了出來。

這次,葉浪都看呆了。

「搞什麼?這麼沒羞沒臊啊?曹,哈哈,不過老子喜歡啊。」葉浪心裡大呼過癮,

李谷娜從葉浪面前剛走過去的時候,葉浪居然裝醉,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抱住了李谷娜的腿。

「啊!臭流氓,鬆開啊!」李谷娜聲音尖銳,大聲呼喊。

葉浪聽上去醉醺醺的說:「李美女,別走……你別離開我啊,我喜歡你……人生千百次的回眸,我只和你一見鍾情,李美女……你別處去,外面有壞人……我保護你!你放心,我很厲害……」

李谷娜剛開始害怕的差點尿褲子,不過在聽到葉浪這話后,看到葉浪此時的狀態,她終於鬆了口氣。

她心想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閉著眼睛說瞎話吧?

「你鬆開,你先鬆開啊,外面沒壞人的。」李谷娜說著,直接掙脫了葉浪的懷抱,撒丫子朝著自己卧室中沖了進去。

葉浪為了不引起李谷娜的懷疑,佔了便宜的他,繼續扯著嗓門喊道:「李美女……外面危險啊,你小心點啊……」

回到卧室的李谷娜,著急穿衣服的同時,嘴裡罵道:「小心你奶奶個嘴,這是老娘家,有屁危險啊?就算是危險,那也因為有你這個王八蛋在!」

十幾分鐘后,穿好衣服的李谷娜出門,坐在客廳沙發上,李谷娜先打開電視,然後拿起手機,開始給自己姐夫打電話。

「姐夫,這邊事情辦成了,葉浪這會兒正在我家裡,你打算怎麼處置他?」李谷娜認真問。

胡亞鵬聽了,有些難以置通道:「什麼?葉浪這麼快就上鉤了?」

「姐夫,你知道人家費了多大的周折嗎?哼,你要麼快點來將他給弄走,再要麼我就將他從樓上給丟下去。」

「小娜,你先別生氣啊,這樣,現在時機還沒到。你先說說你們今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他現在狀態怎麼樣?」

「狀態?咯咯,現在和死豬一樣在衛生間馬桶上趴著。」

「額?你給他下藥了?」

「這種臭流氓,根本就不用給他下藥,我只是請他們去唱歌,唱歌的時候,他喝醉了。」

「哦,這就好辦了,我給你說,等會兒你……」

聽自己姐夫說完之後,李谷娜急忙道:「啊?姐夫,這不行的,我……我現在還連男朋友都沒有呢。真的要是做出這種事情來,到時候我以後還怎麼有臉做人呀?」

「小娜,你先聽我說呀,葉浪這種人,最顧忌的就是名聲了。到時候你只要將視頻拿到手,我們說什麼他就只能做什麼了,你想想看,誅神的老大受控於我們手中,別說是你以後找男朋友了,你想要讓誰做你男朋友,他都不敢說不!」

李谷娜聽到這話,雖然很是心動,但她還是無法下定決心。

思慮再三,李谷娜又開口道:「姐夫,你說的這個我知道,可這件事情不知道多長時間才能辦成。」

「這樣吧,你不是一直嚷嚷著要一輛法拉利嗎?這件事情你要是按照我說的做了,到時候我買一輛送給你。」

李谷娜頓時樂了,開心不已的笑道:「真的嗎姐夫?你沒騙我吧?我照做了,你真的能給我買一輛法拉利嗎?」

「呵呵,你難道還懷疑我嗎?」胡亞鵬笑呵呵的問。

「嘻嘻,行,那我這就看著準備,說好呀,我照做了,你可不能反悔。」李谷娜又補充一句。

衛生間中的葉浪,在聽到李谷娜和電話那頭的人對話結束后,他心想這婆娘要幹什麼啊?該不會是讓這婆娘殺了自己吧?

不過想想,就李谷娜這樣的妹子,想幹掉自己,那簡直就是痴心妄想啊。

腦海中這般思慮的同時,葉浪也開始謹慎起來。

雖說這妹子衝進來幹掉自己的可能性不大,但誰知道對方會用什麼手段呢?

不一會兒,李谷娜果然從房間中進來了。 只不過,在進門之後,李谷娜居然壞壞的笑著,朝著葉浪瞥了眼后,低聲喃喃道:「和你躺在一塊照照片,可真便宜你這個王八蛋了。」

聽到這話,葉浪差點沒開心的從地上跳起來。

合著聊了半天,地方居然只是想要讓李谷娜拍一張和他在一起的睡覺的照片啊。

這麼美妙的事情,葉浪怎麼可能拒絕呢?

繼續裝醉的同時,葉浪被李谷娜攙扶著站起來。

很快,兩個人來到了李谷娜的卧室。

剛進門的瞬間,葉浪便聞到了一股撲鼻而來的香氣。

李谷娜將葉浪推到在床上后,於是便開始擺弄照相機。

足足好一會兒,李谷娜方才準備完畢。

在漫長的等待中,葉浪好不容易等到李谷娜來到自己身邊,半眯著眼睛,享受的躺著,任由眼前這個大美女給自己寬衣解帶。

隨著李谷娜將葉浪身上所有的衣服全都丟在地上后,李谷娜臉紅到了脖子根。

心想這特么是喝醉了嗎?怎麼喝醉了,還能將心思放在男女之間的那種事情上呢?這也太無恥了吧?

要說李谷娜看到葉浪這無恥的樣子,半點感覺沒有,那純粹就是扯淡了。

愣了好幾秒鐘,口乾舌燥的李谷娜喝了一杯涼白開,方才一步步來到床邊,開始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下來。

然而,當李谷娜做好了所有的準備工作,擺弄好了照相機后,剛來到葉浪身邊躺下,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照相機是延遲三分鐘時間才拍攝,這三分鐘你,李谷娜迅速擺好了姿勢,將葉浪的臉蛋子對準了照相機,然後將自己的臉藏在了葉浪身後。

等待著照相機快門閃光燈亮起來,然後自己就趕緊起來時,葉浪忽然睜開了眼。

滿臉賤兮兮的笑容,看著自己眼前的李谷娜,嘿嘿笑道:「李小姐,好算計啊,不過現在你要完蛋了。」

李谷娜看到葉浪臉上的笑容,聽到葉浪說話的聲音后,她腦海中瞬間一片空白。

「你……」

「我?我怎麼了啊?我給你說過我酒量很好的,哈哈,現在後悔了吧?」

「啊!王八蛋,臭流氓,我要報警,你給我走開啊!」李谷娜說著,便直接張牙舞爪的朝著葉浪展開了瘋狂的進攻。

只不過,此時已經回過神的葉浪,在看到這種情況后,直接抓住李谷娜的手腕子,看著自己面前的李谷娜笑道:「你可千萬別動,你見識過我的厲害,我稍微用力,你今天可就完蛋了呀。」

「求你了,別打我,別欺負我!」李谷娜終於知道害怕了,看著葉浪,滿懷期待的哽咽著說。

葉浪微微一笑道:「想要讓我不欺負你很難啊,你脫了我的衣服,現在還想要這麼對我,證據鑿鑿啊。」

「證據?什麼證據啊?」李谷娜有點兒懵逼了。

葉浪得意洋洋的笑著,順手指了指擺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然後對李谷娜笑著說:「剛才你轉身脫衣服的時候,我已經打開了自己手機上的攝影功能,哈哈,所以你想要對我做的事情,現在都被我手機給拍攝好了。等我回去之後,我就將裡面的視頻進行剪輯。」

「王八蛋,你好卑鄙啊!」

「彼此彼此啊,哈哈,所以說,我現在哪怕是對你做了任何事情,到時候就算是你報警也沒用,而且相反,我還會告你。你看我長得太帥了,居然還想要對我不軌。完成之後,你居然還想要勒索我。」

李谷娜打死都沒想到,自己算計好的一切,就這麼灰飛煙滅了。

最關鍵得是,現在還挖了個坑,將自己給掉在了裡面。

這會兒搞不好,葉浪就會拿起鐵鍬,三兩下將自己給埋了。

真要是等到這種事情發生了,自己就連說理的地方都找不到了。

想到這點之後,李谷娜頓時淚流滿面,梨花帶雨道:「葉校長,我錯了還不行嗎?我不應該這樣,我說,您想要知道什麼我全都說。」

葉浪點點頭,看著眼前李谷娜這樣,他還真有點沒心思聽李谷娜說完。

為了避免自己玩火燒身,葉浪只好將旁邊被子先抓起來,丟給了李谷娜之後,他笑呵呵的問了句:「你姐夫為什麼要讓你做這件事情?」

李谷娜倒是實話實說,對葉浪認真道:「我姐夫說你是誅神的總閣主,很厲害的那種,只要我拍好照片,到時候就能將你玩弄於股掌之中了。」

葉浪笑噴了,看著李谷娜一字一句問:「一張照片就想要將我玩弄於股掌之中?你姐夫多大了?我看也已經好幾十歲的人了啊,怎麼還和孩子一樣?」

「額?難道你不要臉了嗎?」李谷娜一時著急,口不擇言的說了句。

當她看到葉浪皺眉的時候,李谷娜方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連忙改口說:「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如果到時候你敢不聽我們的,你難道想要讓自己的名聲一敗塗地嗎?」

葉浪方才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不緊不慢的說:「放心吧,只要讓我知道你們手裡有對我不利的東西,我不會給你們給別人,就會將你們全都幹掉。」

「你說什麼?將我們……全都幹掉?」

「怎麼?難道你不相信嗎?你真以為誅神的人全都是泥捏的啊?」葉浪笑著問。

李谷娜用被子將自己嚴嚴實實的裹在裡面,看著葉浪,她現在越來越猜不透這傢伙究竟是什麼樣的人了。

葉浪的身手自己是親眼目睹過的,不得不說,這傢伙的身手,絕對是萬中無一的。

其次,那就是葉浪看人的眼力勁了。

這次裝醉,便足以證明,葉浪早知道她打算玩什麼陰謀詭計了。

這麼多年時間,李谷娜對自己的演技,那可是特別自信的。

誰想到這次,陰溝裡翻船,自己居然成為了葉浪砧板上的魚肉。 浪微微一笑道:「這還用問我嗎?你說說,從我來湖市之後,你先是主動找我和你們見面,然後你姐夫又打算給我們投資幾千萬修建操場。在之後,你居然還冒充是陳梓苒的朋友,這才幾天時間啊?為什麼這些事情會這麼巧的遇到一起?」

「等等,我和陳梓苒是朋友,這件事情我沒騙你。」李谷娜忽然開口道。

葉浪聽了,點頭微笑著說:「我不管你和陳梓苒是不是朋友,我現在就問你一件事情,你姐夫是怎麼知道我的身份?還有,你姐夫和這次湖市這邊的人口失蹤案,到底有什麼樣的聯繫?」

「這個我不知道。」李谷娜臉色蒼白的說。

葉浪冷笑了聲,反問一句:「呵呵,你不知道?那我想知道你知道點什麼呀?」

「我……你別逼我,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呀,我姐夫只是讓我接近你,說你很厲害,也很有錢,至於你說的人口失蹤案,我真的不清楚啊。」

「哦,那就抱歉了。」說著,葉浪伸出手,一把拽住被子一角,使勁一拉,被子便從李谷娜身上飛了出去。

李谷娜大驚失色,淚如雨下道:「葉校長,我知道錯了還不行嗎?求您了,放過我吧,我以後再也不聽我姐夫的話了。」

「呵呵,你聽不聽你姐夫的我不管,但我現在希望你能聽我的。畢竟你這都已經…等我和你休息了,你要是不聽我的,我就只能如你所願了。」

「葉校長,你現在如果還這樣的話,我姐夫知道了肯定會對你不客氣的。」李谷娜大聲叫罵。

「吆喝,你還別說啊,我今天晚上還真打算和你姐夫見一面。」說著,葉浪將旁邊的手機拿起來,直接撥通了龍魂的電話。

不一會兒,當龍魂接通電話后,葉浪便對其直言道:「龍隊長,半個小時內,將亞鵬科技公司董事長鬍亞鵬先生請到他小姨子家裡來。」

正在和劉偵探談論調查結果的龍魂,一聽說這個消息,便知道葉浪那邊有情況了。遂欣喜不已的笑著說:「好的少主,我們馬上去辦。」

掛斷電話后,葉浪將自己的手機收起來,看著眼前李谷娜微笑著說:「現在不說就不說吧,等會兒你姐夫來了我問你姐夫。反正我現在問你也是白問。」

說著,葉浪嘆了口氣,狠狠朝著李谷娜..望了眼,賤兮兮的笑著說了聲..之後,便直接將地上的衣服丟給了李谷娜。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