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聽起來那不過是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而那掩蓋之下,卻是另有隱情的。

「坐飛機去遠足?這也太奢侈了吧?你條件很好嗎?」

「哪有。我也很一般的。只是在宿務的社會福利部工作。」

「那是在市政廳裡面吧?也就算是個小官僚了?」

「別說得那麼難聽啊。就是個小公務員而已。」

「那就怪不得了。」

這話的意思是,怪不得她有不凡的談吐。

也還有坐飛機去遠足的本錢。

「是真的啊。這次就是要去馬尼拉的山區遠足啊。」

「馬尼拉?」

但Frank還是不相信。

大概就是在敷衍自己了?

雖然她真是穿著一身運動服裝,身材也像極了長期堅持運動那一類人群。

但是,這宿務還會少了山的嗎?

儘管沒有連綿不斷,或者是崇山峻岭一類的大山老林。

那小山坡和丘陵什麼的,還會是稀缺資源嗎?

遠一點的薄荷島不說了。

什麼巧克力山已經很出名了。

就連城北邊,西邊,還有那些不太遠的郊區,都可以算作山坡丘陵那樣的地勢地貌。

「呵呵,你不會明白的。我前幾年加入了F國遠足協會。」

「總部就在馬尼拉。這次他們把活動地點也安排在了馬尼拉的山區。」

任她怎麼說。

Frank也只是將信將疑。

更重要的是,那就和他太遙遠了。

現在也沒有回去馬尼拉的念頭。

偶爾有也是灰頭土臉,沒臉見人的感覺。

還有,人家是不是那樣,又和他有什麼關係呢?

她沒有欺騙他的必要。

就是欺騙,他也可以選擇不予理睬。

只是,Frank總覺得她離自己十分遙遠。

雖然眼前還就在身邊。

但已經感覺到了生疏。

她是說很快就會回到宿務上班。

也歡迎Frank過去市政廳找她玩。

不過,她和以前Frank遇到過的所有女孩子都不一樣啊。

而且,條件還是那樣的優越。

Frank也就覺得,和她更是沒有什麼可能的了。

——其他條件差的女孩子,對他都是這樣的態度。

恐怕她就會是更難相處吧?

反正怎麼都不會是同路人了。

就連現在出發的方向,都是背道而馳。

所以,Frank的心情,還是很矛盾的。

覺得有些可惜。

同時卻又認為那可惜不應該,也沒有什麼意義。

只是坐到了回SMCity的大巴車,那心裏面還是那麼不平靜。

這個時候,她應該是快要起飛了吧?

但人家的話,有那麼一兩句,還是要迴響在耳邊。

尤其是他說到Ane的故事時。

「那你其實應該再等等她的。」

說的是有點輕描淡寫。

當時Frank也沒有太放在心上。

估計是當面說這樣的話,會沖淡些什麼。

而他也不願意,把真實的心情表達出來。

現在恢復到了一個人的情況。

再回想起來,就彷彿一記當頭棒喝。

有著立刻把他從萎靡狀態中喚醒的效果。

以前Dona,還有酒店其他熟人,乃至於Bon,都是這樣勸說過他。

在機場遇到的這些女孩子,也有相同的意思。

雖然那話有些不大一樣。

要麼繼續等著Ane回來宿務。

要麼就是尋找一個更優秀的女孩子,來徹底地替代Ane。

Frank一直都是把那當成安慰看的。

這也是人之常情。

特別是在一些不好的事情發生之後。

鬱悶和悔恨,總要如影隨形揮之不去。

而人們通常的應對方法都是大致相同的。

就是只好盡量先安慰好自己。

不管是來自自身,還是別人。

但都是帶有一絲希望的那種安慰。

要不,就是努力裝作寬宏大量。

選擇儘快地遺忘,以此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如此才能快快地翻過那傷心一頁。

但Frank也一直覺得,那樣的安慰,也不過是張空頭支票。

好像是和自己唱著反調。

因為,她們所說的選擇,不管是哪一個,要實現起來都是希望渺茫。

只不過,現在最新的聽眾,也會有這樣的建議。

甚至還有那個銀行職員曾經為愛委曲求全的親身經歷佐證。

Frank忽然就覺得,也許自己還真的可以那樣做?

繼續在宿務待下去,沒準還真有和Ane重逢的一天?

好像也還應該那樣做。

說起來,很多時候,給別人第二次機會,不也就相當於給了自己第二次機會嗎?

他倒是很希望,Ane也有這樣的想法。

那樣的話,或許別人的建議,自己的心愿,也就能夠成為現實了吧?

但是,繞了這麼大一圈,又想到這一點。

不就是再次回到了原點嗎?

對於這種感覺,Frank都很熟悉了。

然而,大概這也就是他這幾次來機場逗留的最大收穫了。

哦,還有一個。

就是終於送走了Bon這個老怪物。

他實在是得罪不起這老傢伙。

重生之庶女心計 同時又不想和人家走得太近。

但還有一個問題。

就是這樣一些經驗或者教訓之談,所有的勸告或者勸解。

Frank現在聽了以後,心裏面卻也沒有太多的波瀾。

真是有些遺憾啊。

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更加成熟的標誌?

其實,對於重新尋找另外一個人,或者繼續耐心等待下去。

Frank都已經沒有什麼熱情了。

也還幾乎沒有了耐心。

那麼,是不是在浪費了這麼長的時間,在宿務窩窩囊囊地過了這麼久以後,他的真實目的,就是為了抓住那個騙子Cylyn呢?

難道他一直以來,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Cylyn,狠狠地出一口惡氣?

這真是一個可笑的理由。

Frank馬上就否定了這個念頭。

事實上,那就是一個更加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了。

除非奇迹出現。

那麼,自己到底又是為了什麼在苦苦支撐呢?

難道真是為了等待Ane虛無縹緲的回歸?

想到頭都有些大了。

Frank又覺得自己其實是在自討苦吃。

按理說,每次坐在回SMCity的大巴車上,根本就不會無聊的。

因為回程總是會遇到很多有趣的遊客。

很多都是第一次去宿務市區遊玩。

帶著憧憬與嚮往。

看到她們,Frank總是要回想起自己第一次抵達宿務的經歷。

只是比起他來,她們個個都要幸福多了。

其中有一對來自I國的女孩,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傾世絕戀:腹黑神醫妃 I國的女孩子也都是要服兵役的。

她們的身上,果然也都有一股凜然氣質。

兩個人還真就像是一對姐妹了。

其實也就是普通的同伴關係。

一塊出來旅遊而已。

只是Frank就搞不懂。

為什麼她們身上還有一種高高在上,蔑視其他人的感覺?

尤其是對於男子。

和這種冷漠的氣質形成鮮明反差的是,她們都愛蜷縮成一團,像貓一樣的把摺疊在車上座位裡面睡覺。

沒什麼美感。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