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如果說之前的影煊只是通過石中怪這個名字,猜測那些鬼東西究竟是藏在何處的,那現在通過自己親眼觀察,影煊敢肯定那些鬼東西肯定就隱藏在這石頭之中。

想到這,影煊不禁抬起手朝著身前那塊石頭上的細小裂縫微微一觸摸。

「咔——嚓——砰!」

然而影煊伸出的手指剛觸碰到身前石頭上那條細小裂縫,那道裂縫突然就像是受到了某種巨大的誘惑或刺激,頓時隨著影煊手指觸摸,細小裂縫瞬間快速向石頭上下兩邊蔓延破裂而去。

「果然!」

影煊眼睛一亮,頓時身形一閃,就躲避開那一片卷裹著飛灰向自己快速襲來的碎石粉屑,並於偏身躲避的瞬間猛地就抬起了緊握著短刀的右手。

「叮——」

隨著一陣刀光乍起,耀眼光弧輝映透射向身前那片突然卷席而起、還沒有完全退散的石屑煙灰,一時間四散透射出無數道亮眼綺麗的炫彩光弧。

而影煊也頓時發覺自己極速抬起抵擋在胸前的短刀之上,緊緊扛下了一股重力。

「咔——嚓!」

就在影煊還想等著眼前四散飄蕩的石屑煙灰快速消散而去,看看眼前這石中怪到底長什麼模樣時,卻突然又聽見一道輕微的聲響傳於耳邊。

「嗯?不好!」

影煊急忙倒轉手中抵住身前那股強壓下來巨力的短刀,借著短刀極速翻轉而起突生的那股短暫的巨力,將身前石中怪強壓下來的那股力量猛地往上一抵,趁著這短暫的力量壓制空隙,瞬間身形一閃,擦著那股已經近到自己耳邊的巨力,閃身而走了。

「砰——轟!」

一連串極速閃身跑到不遠處的影煊,頓時被身後那股巨大響聲給驚動了。

影煊連忙轉頭向自己原先站立的那塊地方望了過去,隨著那片細石碎屑被冷風卷散而去,影煊終於看清那所謂石中怪的真實模樣了。

原來所謂的石中怪並不是如其名字那樣,是藏在石頭中的怪物,而是石頭本身整個就是所謂的石中怪。

影煊原本站立的那塊地方,隨著細石碎屑地消散乾淨,已經清晰顯露出兩個巨大的身影。

兩個體型巨大的石頭人,看來這就是賞金任務中提到的石中怪了。

不過眼前這兩個石中怪,其中一個已經完全失去了上半身了,另一個的巨大岩石巨拳,此時正緊緊鑲在另一個失去上半身的石中怪身體中。

影煊頓時就明白了,剛剛自己抬刀突然抵擋住的那股強壓下來的巨力,應該就是那個失去上半身的石中怪所發的,而其後自己又突然發覺到的怪異聲響,就是另一個想要突然襲擊自己的石中怪發出的了。

還好自己反應快,極速躲開了,否則看著眼前不遠處那早已經失去上半邊身體,被另一個石中怪一拳粉碎大半身體的可憐傢伙,影煊真是感到無比的心有餘悸。

他可絲毫不覺得憑藉自己的肉身可以與那堅硬如鐵的石中怪相提並論,當然他也完全不想驗證自己的猜測,卻嘗試著挨那麼一下。

「轟——」

隨著一陣如同高山崩裂倒塌的巨響,隨著石中怪強行將收回打進同伴身體中的巨大石拳,那頭可憐無比失去大半邊身體的石中怪,也隨著它的卸力,完全崩塌破裂成石渣碎屑了,瞬間就堆滿了石中怪的腳下。

影煊眼神微凝,看著那巨大無比的石疙瘩,他一時間卻感到無比的納悶,剛剛走進這片亂石崗中后,似乎根本沒有在周圍看到體型如此巨大的石頭啊?

怎麼就突然一瞬間出現如此巨大的巨石疙瘩呢?

而且還是兩個,雖然另一個已經因為同伴的誤傷,化為了一堆石渣碎屑了,但影煊卻絲毫沒有發下一分警惕,因為他總覺得腳下這片亂石崗並不只有這兩個石中怪。

「無論如何,先試試吧。」

「D級獵殺任務,總不可能再遇到像昨天那樣的怪物吧?」

凝視著身前不遠處那隻石中怪的影煊,口中輕聲呢喃到。

那巨大無比龐大疙瘩,巨大的石腿一抬一落,顯得無比的笨重,而且行進的距離顯得極其有限,眼瞅著它的石腿再一次高高抬起了,看準時機,還沒等它落下,影煊倒提著手中的短刀,身形幾個閃移,就瞬間出現在了石中怪即將落下的巨大石腿之下了。

「叮——當!」

隨著一陣如同利刃切割鐵板的巨大聲響,影煊狠狠向石中怪石腿關節處突刺而去冒著冷芒的短刀,隨著一陣旋風的包裹,不禁在刀身周圍卷席起一圈亮銀色光輝,在一路之上搖曳出一道極其亮眼的光弧。

「叮叮——噹噹!」

隨著影煊極速瞬移身形,他手中的短刃也不斷在石中怪石腿各個關節要處,一次次猛烈地切割突刺,一時間不禁向四處崩散開無數道火花,影煊手中的亮銀色短刃也隨著他每一次的極速揮砍突刺,而在暗夜之中搖曳出一道道極其亮眼神秘的銀色光弧。

影煊就如同手握著一道道閃電霹靂一般,將身前那龐大無比的石中怪,打擊切割的頻頻四散掉落碎石渣屑。

「砰!」

時間不長,隨著一聲巨響,那龐大無比的石中怪,下身一陣劇烈顫抖,瞬間就破碎成無數塊碎石廢渣了,緊接著完全失去下身支撐的巨大石中怪,頃刻之間就坍塌下去了。

影煊見此,身形往後一閃,連忙躲開了坍塌下來的石中怪身體重壓。

「算是兩隻了吧?」

影煊輕輕一甩手中的短刃,亮銀色的刀身絲毫沒有沾染上片縷的石屑灰塵,依舊那樣的乾淨透亮。

「轟——隆!」

「嗯?」

就在影煊輕舒一口氣,以為戰鬥暫時告一段落時,突然又從眼前那堆廢墟灰塵之中傳來一聲莫名巨響。。

PS:一更奉上,日常求收藏、推薦、評論~

『未完…待續……』 見那隻石中怪被自己擊倒,影煊也準備稍作歇息下,畢竟還未完全熟悉運用體內靈力的他,剛剛基本都是靠著自身那堪稱變態的身法與刀速,才在極短的時間內干翻石中怪這個體型無比巨大的石頭疙瘩的。

可以說,影煊自始至終都是消耗自己體力來進行極速閃避以及快速揮刀突刺的。

無法如同其他靈修者那樣借用體內的靈力來戰鬥,只能憑藉體力的極速損耗,這在給影煊帶來無與倫比速度的同時,也讓他的體力消耗的不是一般的快。

「轟——隆!」

隨著一道如天雷崩裂的巨大聲響,影煊瞬間抬眼望去,只見身前不遠處那片塵土飛灰還未完全消散退去的廢墟之中,好似隱隱約約緩緩站立起一個巨大身影。

「這是?」

「不會這麼倒霉吧?」

影煊一時間,雙眼緊緊注視著那石屑灰塵中緩慢伸出手的龐大身影,顯得滿臉的驚愕。

隨著那片塵土飛灰被那隻從中緩慢伸出的巨手給一揮而散,影煊也終於看清那鬼東西的真實面目了。

原本下身石腿關節要處被影煊一陣極速刀刺切割給弄癱下半身的石中怪,此時居然又重新站起來了,而且不但那雙被影煊切割破碎的雙腿重新恢復如初了,就連原本龐大的身軀,也是變的更加巨大了很多。

這讓影煊極其的疑惑不解。

這鬼東西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原本還滿臉疑惑的影煊,眼光卻是突然瞥見了石中怪的腳下,雙眼猛地閃爍,他瞬間明白了石中怪是如何重新站起來,並且還變得如此巨大了。

前不久它的同伴,已經被這隻石中怪一拳轟碎上半身,那可憐傢伙破碎身體,現在居然消失不見了,就在這隻石中怪被自己切碎關節要處坍塌下去那時,影煊還見到那攤碎石呢!

而在這石中怪癱倒在碎石堆上后,碎石堆居然消失不見了,這完全說明這傢伙是借用那攤碎石恢復乃至進化成現在這樣的。

「看來無論什麼時候,我都和幸運一詞擦不上邊啊。」

看這眼前這隻更加巨大,並且明顯變更強的石中怪正邁著極其沉重的步伐向自己一步步緩慢逼近,影煊不禁無奈一搖頭,輕輕一甩右手握著的短刃,鬱悶說到。

「還是先撤吧。」

就在影煊決定轉身離開這亂石崗之中,先回去稍作休息,畢竟他剛剛將這隻石中怪干趴下,已經損耗了不少體力了,為了保險起見,他覺得很有必要短暫休息片刻。

那隻石中怪雖然變的比之前更龐大了,但身形也顯然更加笨重了,沉重的巨腿邁了半天,也才行進了沒多遠。

「嗯?怎麼回事?」

就在影煊剛轉身,想要快速離開時,卻突然發現身前似乎有一層他看不見的屏障,死死擋住了他的去路。

「這是…難道?」

影煊抬手輕輕一觸碰身前擋住他去路的無形屏障,滿臉猜疑的輕聲呢喃到。

「夢汐?」

影煊頓時抬頭朝著亂石崗外不遠處看去,原本一直站立在那等候的夢汐,此時全然不見蹤影了。

「夢汐人呢?」

就在影煊滿臉冰冷輕聲冷笑到,死死凝視著亂石崗外那空無一人的荒野之時,忽然聽見身後傳來一陣巨大的空氣撕裂聲響。

影煊雙眼一凝,頓時就感覺到那股強烈的危險朝自己快速逼近,他身形瞬間向左一偏,幾乎是擦著那股巨力閃身而過的。

「砰!」

「咚——」

極速閃身躲到遠處的影煊,連忙朝著原本所站之地望去,只見那隻石中怪,不知什麼時候居然已經走到了自己身前,此時它那隻巨大無比的石拳,正狠狠轟擊在影煊原本所站立的那塊地面,直接將原本還算平整的碎石地面,給轟擊出一個巨大坑洞。

無數小石子碎石屑被其那股突然迸發的巨力,衝擊地快速朝著四處濺散而去,完全可以看出那一拳的力量究竟是多麼巨大了。

影煊滿臉警惕看著不遠處的石中怪,感到一陣輕微后怕,剛剛要不是他及時的反應過來,或許直接就能被那石中怪一拳給轟擊成一片碎肉了。

「嗯?」

正在觀察石中怪舉動的影煊,卻猛然間發現,石中怪那隻拳頭所砸出坑洞的地方,似乎在屏障之外,影煊雙眼頓時一亮。

那道突然莫名出現的無形屏障,不會被這石疙瘩一拳擊碎了吧?

想到這,影煊身形快速一閃,就想往亂石崗外跑去。

「砰——」

「我艹!」

極速跑向亂石崗外的影煊,剛跑了沒多遠,就撞上了一道厚實如鐵牆的無形屏障,瞬間就被狠狠彈了回去。

「真的是她…」

「虧我還差點就開始相信她了,呵呵…」

艱難爬起身的影煊,抬眼看向亂石崗外依舊不見一個人影的荒野,臉上一片冷漠冰寒之意。

這堵無形屏障,對那隻石中怪毫無作用,單單隻阻擋住他的去路,而且一起來的夢汐也不知什麼時候失去了蹤影,再加上夢汐見面沒多久卻一直對影煊過分的熱情,這很難不讓影煊全部懷疑到夢汐身上。

「咚—咚—咚……」

就在影煊滿臉冷漠憤恨地思量著自己又被欺騙的慘劇時,卻被耳邊逐漸清晰的那陣沉重聲響給重新拉回了現實。

腳下的大地在輕微顫抖,那隻石中怪正在緩慢向他逼近。

「眼下,怎麼解決它呢?」

影煊臉上重新恢復了平靜,凝視著那隻緩慢朝著自己行進來的巨石疙瘩,不禁略微犯難了。

像之前那樣靠著短暫爆發的速度與力量強行切割其關節要處,顯然完全不可行了。

因為影煊通過觀察,已經清晰發現那隻石中怪重新融合恢復的破損處,比起以前不知厚實了多少倍,而且其上居然還隱約散發著一層如同鋼鐵般的光澤,明顯很難再靠速度與力量去破防了。

況且經過上一輪將石中怪擊倒的巨大戰鬥消耗,影煊此時體內的力量已經所剩無幾了,就連腹中也感到強烈的飢餓了。

這讓他如何再戰鬥啊?

「這東西,一定有它的要害。」

影煊一邊上下觀察著那緩慢朝自己行進來的石中怪,一邊細細沉思呢喃到。

「嗯?那是……」

上下仔細打量著石中怪的影煊,忽然瞥見了其巨大脖子上一塊隱約散發光輝的怪異之處。

影煊覺得那地方就算不是這隻石中怪的要害之處,也必定對其特別重要,接下來他要在極短的時間內,將其一舉擊潰。

如果倒下的不是石中怪,那他影煊今天就要死在這亂石崗了。

「呼——」

隨著一陣巨力撕扯空氣的巨大聲響,已經走到身前的石中怪,早已高抬起的巨大拳頭,使勁地就朝影煊迎面狠狠砸來了。

不得不說,這巨大的石頭疙瘩,走起路來緩慢的像只蝸牛,可砸起拳頭卻迅猛如鬥牛,要不是影煊極速閃避,估計普通人類完全就被它巨大拳頭砸下來時,所帶的那股無比強烈的颶風,給壓得無法動彈絲毫了。

「好機會!」

快速躲避開石中怪那強橫一擊的影煊,見到這傻疙瘩又將巨大拳頭砸進了地面,眼睛頓時一亮,腳下猛地一借力,瞬間就彈跳起身,踩著石中怪砸進地面凹陷中的巨大拳頭,向其肩膀快速躍去。

借力躍上石中怪寬大肩膀的影煊,瞧准機會,手中短刃使勁一甩,頓時就帶起一圈亮銀**旋,腳下猛地一踏,就朝著石中怪脖子處那塊隱約發光的地方,極速突刺而去。

「當——」

「咔——嚓!」

隨著一聲如同利刃刺到鋼板的強烈響動,影煊只覺得緊握著短刀的右手劇烈一麻,不過還好他手中的刀的的確確刺進了其中,隨後一道如同岩石碎裂聲,更是證實了影煊的感覺。

隨著那道咔嚓碎裂的聲響,影煊只覺得身前一股莫名巨大力量似乎在快速波動,而且還給影煊一股很不妙的強烈危機感。

「不好!」

極速反應過來的影煊,就想趕緊將刺入石中怪脖子中的短刃拔出,卻不知道是自己剛剛刺入時用力太大,還是被其死死咬住了,影煊一時間居然根本無法將手中刺入石中怪脖子里的短刃拔出絲毫。

無奈之下的影煊,只好再一次棄刀而去,腳下借力猛地一踏,就從石中怪肩膀上快速往下一躍。

「砰——」

就在影煊從石中怪肩膀上跳走之時,忽然聽到一聲驚天巨響,緊接著就感覺到身後一陣莫名強大的力量快速朝著他席捲而來。

還在半空之中的影煊,連忙一轉身,只見被紅色火焰緊緊包裹著的無數碎石,正在一股強大衝擊力的攜裹下朝他快速飛射而來。

望著那片散耀著流光溢彩,如同流星隕石一般的亂石群,影煊一時間眼神一陣恍惚。

要是被這些冒著火的石頭來一次擦身而過,必死無疑,而且絕不會留有全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