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之後更是忘了個一乾二淨。

也談不上還有什麼感情。

卻是現在才知道,她居然也離開了。

這也算是個好消息吧?

不過,他現在差不多就是去意已決了。

就連Venus都挽留不住。

更何況先離開的只是和他不歡而散的Elsa?

如果是Ane的回歸,可能還有一點吸引力。

相比之下,即使酒店答應幫助他起訴騙子Cylyn,也只能讓他感到些許的安慰。

Ane才會帶來真正的眷戀。

——Frank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個時候還要想到Ane。

大概因為她是自己最大的遺憾吧?

雖然不是唯一。

卻是一個徹底的挫折。

甚至連追求都還沒有來得及完全展開。

想到這裡,他就神差鬼使地問了一句,

「但是我想要的是和Ane重新開始。那也可能嗎?」

「你還在想著她?為什麼你還要這麼固執呢?難道就沒有人告訴過你,宿務這裡美女多的不像話。——不需要你回顧過去,也根本不用吃什麼回頭草,直接往前走就是。前面還有更多的風景等著。」

其實這也不是他願意的。

——好像真是莫名其妙來的。

他也不知道到底怎麼一回事,反正突然就又有了這個想法。

然後再固執地堅持著。

就是想要回到深深懷念著的過去,之外並沒有更多理由。

「你也覺得是不可能的了?」

「怎麼不可能?不要著急放棄,還有時間的。也許再等上一等,那屬於你的機會就會到來。——儘管可能是在一個新的地方。」

說完對方卻欲言又止。

「算了。很快你就會明白的。但是,記得我剛才說過的話吧。——在宿務這裡,真會有從頭再來的機會的。」

「還有就是,永遠也不要懷疑神的大能,能夠幫助你實現心愿。——如果你還是一心一意等待著Ane的話。」

「因為一心一意的堅持,最後必定會有所收穫。」

這是安慰還是嘲諷啊?

Frank有些心虛。

臉頰也開始發燙。

不過再看看對方認真的神情,好像又不是譏諷。

估計酒店的人都不知道他現在的實際情況吧?

——很久之前,他就和她們斷絕了交流。

她們對他的看法,也都還停留在那個時點。

事實上,他和Elsa分開之後,至今都是一蹶不振的狀態。

也完全只是把酒店當成了宿舍。要麼早出晚歸,要麼就賴在床上足不出戶。

之後和Anna,Evelyn還有Pola的故事,還有在SMCity的胡作非為,酒店卻是沒有一個人知道。

大概她們都以為,從那起他就徹底轉了性子,也不再想談什麼感情了。

但是,雖然躲過了群眾雪亮的眼睛。

Frank卻很清楚。

根本他就不是那麼一心一意的啊?

就是人家非要這樣以為,也只是個典型的誤會而已。

他也不會就此覺得自己還真是個那樣的好人了。

反而感到一陣陣的不好意思。

不過,再想了一會,他又開竅了。

——好像也真是那麼一回事兒哦。

既然沒被發現,也確確實實沒有不好的後果,那麼,勉勉強強還可以算是一心一意吧?

——哪怕是三心二意,但只要最後那結果一樣,應該也就不存在什麼問題了。

這樣想下來,Frank就多了一份坦然。

理直氣壯談不上,至少突然覺得自己真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於是臉也不紅了。嗯,氣也不喘的得那麼厲害。

但那心還是要跳的。

不然的話是成什麼樣子了?

這個偽裝也確實不錯。

好歹這麼久以來,他也是對Ane念念不忘。

難道這樣還不算一心一意?

非得要純粹的百分之百地對其他女孩子沒有走過半點心才算?

那樣連心思都沒有改變過的情況,大概不可能在這個世界上存在吧?

但他也很快反應過來:

這個經理好手段。

居然差不多就打消了他在Cylyn這問題上的執念。

真是對他的心理狀況,還有經歷什麼的都很了解。

不過,那什麼丟失數據的說法,實在太假了一些。

估計還是擔心他請的是酒店不熟悉的律師,到時候招架不住吧?

於是他也不再繼續和她扯什麼。

徑直又跑到酒店御用律師那裡。

「又怎麼了?」

看來人家對他也一點不感冒,開口就是這樣冷冷的一句。

「本來不想麻煩你,但也沒辦法啊。酒店現在根本就不肯提供騙子的地址。還說是系統壞了,以前資料沒有保存。你說,這算什麼理由?明顯是騙人的話,我還能夠相信嗎?!」

「什麼才是理由?為什麼又不能相信?酒店既然這樣答覆,那肯定就是有自己的道理嘛。並且,肯定也是事實。」

「什麼事實,分明就只是個借口好不好?」

「你憑什麼說這是借口?你又沒有用過那個系統,又怎麼可以斷定人家是在撒謊?系統難道就不會出問題,有故障?就不會丟數據了?」

唉。

律師肯定個個都伶牙俐齒。

Frank也是絕對說不過人家。

被一頓嗆白,也只好是一個人鬱悶著。

也覺得是非常冤枉和憋屈。

還有一些憤怒。

——今天他的心情真可謂是大起大落,風起雲湧。

到了現在,之前的好心情,就是一絲一毫都見不著了。

也還有一點麻木。

好像是求神拜佛,燒香磕頭,搞了好久。

最後發現,求來求去那神卻告訴他就只能這麼著。

努力過來努力過去,也就是眼前這麼一個結果。

求誰也沒用。

所求的那個結果,不過就是他面對的現實。

隔着時光愛你 歲月打溼情長 還有比這更白費力氣的事嗎?

但Frank還是有點不甘心。

又跑回去找那個經理,央求她通融一下。

但她這次卻是馬上就不耐煩了。

「隨便你怎麼說,那都是不行的。」

「就算現在就要搬走,也都由你。反正這一年多來,我們也已經很照顧你的了。」

呵呵,聽起來人家現在正好也是巴不得他離開呢。

而且,好像還真是很照顧他,並沒有在他身上賺到多少。

他一走,人家倒還可以落得個耳根清凈,又眼不見心不煩。

也對。

本來宿務這裡,涉及到利益的事情,就不會再有什麼熱情的了。

儘管如此,Frank還是沒有當場爆發。

只是隨後就默默訂了下個星期飛回某港的機票。

那也正好是他在酒店預訂的最後期限。

這也用不著和酒店打什麼招呼。

到時候退房走人,人家不就明白了?

只是,呆在酒店的這最後幾天,他的心情卻更加平靜。

估計他也明白。

這就是在宿務最後的結局了。

這保和海,飛不過就算了吧。

難道回去來的地方還不成?

也沒有了任何牽挂。

龍裔的軌跡 曾經的心愿,不是得償。

而是消失了。

就像從來都沒有過一樣。

大概唯一還有些興趣,也還在他日程裡面。

——就是和Venus的約會了。

今天就是她指定見面的日子。

Frank還是習慣性地,早早出發過去了。

自己這樣認真,只是不知道她會不會也有一點的認真啊?

又沒有那麼大的魅力,能夠把他挽留下來呢?

Venus果然就是美神的意思,她本人也的確很漂亮。

只是,她說自己二十歲。

但Frank卻覺得那真實年齡怎麼都會大一些。

要不怎麼會有一種成熟女子特有的風情呢?

總體上,Venus是給了他一些類似於Evelyn的感覺。

但卻比Evelyn更艷麗。

那就意味著,是遠比Ane要嫵媚。

不過,卻又缺少了些Ane的健美和清純。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