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瞧見這種現象,林寒的眉宇間卻突然浮現出了一絲喜意,壓抑住心頭的狂喜,打量起了眼前這道剛剛被自己凝聚出來的氣海。

巨大的光團渾然天成,比之先前那道大了數分不止,表面也變得越發凝實,宛如一顆水晶琉璃般的圓球,通體閃爍著一層淡淡的醞氤光華。

而在氣海的內部,則是一片空空如也,乾涸的氣海如同呱呱墜地的嬰兒,無形中傳遞給自己的主人一種渴求的情緒,希望能夠獲得勁氣的滋養。

「哈哈,先別急,等我按照這本心法的要求,將體內的勁氣完成一個循環之後,便可以將它們全都匯聚到你的體內了。」

林寒放聲大笑,抓緊時間將僅存不多的勁氣盡數調運而起,有如覓食的虎狼,窮凶極惡,快速掠進了體內的脈絡之中,開始按照著心法捲軸上記載的要求,行遍大小周天。

想要修鍊心法,除了必須按照捲軸上的記載來重新開闢一道氣海之外,還必須改變最初吸納勁氣的方式,使之按照一定的線路,來完成吸收。

沒有修鍊過心法的修行者,在從外界吸取勁氣的時候,都是不管不顧地直接吸納,這樣就很容易連雜質一起吸收,造成內氣的斑駁不純,從而影響實力的發揮。

而如果想要凝鍊勁氣,就必須要通過各種各樣的方法來提煉雜質,從而消除後遺症。

只是這過程實在太麻煩,而且伴隨著修行者的實力遞增,體內的氣海儲存量也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像林寒這種實力處在元境層次的人倒還好,畢竟儲存的勁氣不多,然而一旦突破到力境甚至氣境,體內勁氣呈幾何倍數地暴漲,那可就不會是那麼容易凝實的了。

所以一部好的心法武訣,對於修行者的作用無疑會是極其重要的。

因為只要熟練掌握之後,以後再次吸納勁氣,它們就可以自動按照一定的線路進入體內,中途自動煉化,根本不需要考慮會帶入雜質的問題。 劍鋒公子只是看了一眼,就將風清子五人的修為看的通透,讓後者臉色微微一變,卻也不敢發言反駁。只不過,在他身後一位俏麗的少女卻是忍不住心中氣憤,出言反駁。

「我看那個什麼風的修為也不怎麼樣,風清子師兄是通天境後期,根本就不需要我們幫忙,光是師兄一個人就能夠打敗他。」

「清雅師妹,不得無禮!」

風清子面色大變立刻斥責俏麗少女,他可不希望剛剛進入大仙人洞府,就因為這一句話語而被眼前這個殺神團滅,他沒有打算奪得仙人道果,那東西,就算他撿到也護不住。

他只希望能夠在大仙人洞府內接受仙氣潮汐的洗滌,從而突破通天境大圓滿。

「哼,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只是實話實說!」

俏麗少女一聲話落,突然感覺到自身的仙氣一陣顫動,經脈一陣劇痛,差點就要忍不住暈眩過去。不僅僅是他,就連風清子都感覺到仙氣躁動,雖然他以深厚修為立刻壓了下來,但身後的師弟師妹們卻是面色煞白,修為最弱的俏麗少女更是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來。

「劍鋒公子手下留情啊!」

著急的風清子以為是劍鋒公子出手了,十指連連打出數個手印,一層翠綠風流已經將五人包圍阻擋這一股能夠號令天地仙氣的神秘力量。

「你以為,就憑你們,值得我出手嗎?」

劍鋒公子的臉上依然是溫和的微笑,翹起的嘴唇卻是顯示出了他的高傲,原本有些懶散的眼神在這瞬間卻是猛然變得銳利,如同獵人一樣緊緊的看向了不遠處風影。

銀鈴般的笑聲響起,這個時候風清子等五人才發現。一個身影正快速臨近,同樣是修行風屬性的修士,風清子很清楚來者的速度到底有多快。

「劍鋒公子,初次見面,小妹慕容淵!」

風卷慢慢散去,一個花衣麗人在天地仙氣的拱衛之下,踏著虛空一步步的向著地面落下。精美自信的玉容之上,吐出了讓風清子等五人面色大變的話語。

「竟然是東正域年輕一輩第一強者,千語真仙的弟子慕容淵。」

「該說我們幸運,還是不幸呢?」

風清子苦笑一聲,體內仙氣湧出,護住五人的龍捲風變得更加的清亮厚實。劍鋒公子,慕容淵,常人想要見一面就已經是難如登天,今日他們居然一下子就看到了這兩位。而且,看樣子,很有可能見識年輕一輩最強之人的對決。

只不過令風清子意外的是,慕容淵如此男性化的名字居然是如此貌美的女子。

劍鋒公子嘴角的笑意越來越盛了,眼神之中卻是透露出鋒銳的劍意,當他嘴角的弧度徹底綻放之後,修長的指尖迸射出一道通天徹地的劍光沖霄而起,向著從天上踏下的慕容淵斬去。

同一時間,附近百里之內的天地仙氣一陣蕩漾,隱隱約約之間風清子五人的心中聽到了狂風呼嘯。慕容淵修長的身軀溢出碧綠的光輝,原本消散的龍捲風再次旋轉起來,比起風清子的龍捲風足足大了十倍不止。

讓他們瞬間明白了,彼此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等到通天徹地的奪目劍光來到了慕容淵身前之時,一個蘊含著神龍意志的龍捲風神龍發出一聲咆哮,與鼓風化龍時的風龍極為相像。

一聲震天動地的巨大聲響之中,劍光與風龍同時消失無蹤。

劍鋒公子站在原地,劍指收回,就像是從來都沒有動過一樣,嘴角的弧度卻是更加的溫和了。

慕容淵這個時候已經落到了地面之上,精美的玉容之上閃過微不可查的詫異,隨後又被她一貫的自信所掩蓋。這個時候,她才看到風行的屍體。以她的智慧,自然看出了是鼓風所為,心中微微的閃過一絲喜悅。

她的風龍捲需要風龍的精血祭煉,才能完美爆發出應有的威力,如果是祭煉過的風龍捲,剛剛的交手,慕容淵有十足的把握重創劍鋒公子,前提是他不拔劍。

「居然敢背叛天風宗,自尋死路。」

就在慕容淵分心之時,對面的劍鋒公子卻是揮手對她做出了告別的手勢,同時轉身離開。這樣的行為讓她非常錯愕,她可是知道這一位曾經為了試試她得到了千語真仙多少真傳,提劍追了她整整三年。只不過由於她當時自知不是對手,一直避而不見,今日自動送上門來,卻沒想到,這位試了一招之後居然瀟洒的離開了。

「下次再見吧,我可是很期待你的。」

劍鋒公子的最後一句話,讓慕容淵心中微微一動,她有點理解他的心情了。

「無論你多強,最終也都是我的踏腳石而已,只要再給我十年時間!」

慕容淵看著劍鋒公子瀟洒的背影,心中思緒起伏。年輕一輩之中,夜空公子和風揚公子已經不足為慮,唯有眼前這個劍道天才,才是她唯一看得上眼。

至於西林域的林東,南海域的於躍海,還有北山域的葉破空,在祭煉之後的風龍捲面前,毫無反抗之力。

聽說最近北山域出現一個非常厲害的年輕人,名字叫白瑜。

「這一次來大仙人洞府果然沒有來錯,太有趣了,可以認識這麼多有趣的人。」

聲音輕柔,好似春風飄散於天地之間,寬大的花衣絲袍之下無限優美的身軀已經無聲無息的消失在風清子五人的眼前。

千語真仙是東正域的真仙境仙人,也是四大域中唯一的女性真仙,一身修為極其恐怖,算上五域之中第一強者,三天真仙境。

一手花落花開,曾經橫掃整個西林域與中初域,最後中初域三位真仙同時聯手,才講千語真仙逼退,可見其強大。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寵 「呼!」

清風闕的五人看到劍鋒公子和慕容淵兩人的消失,大鬆了一口氣。風清子解除龍捲風之後,渾身大汗淋漓,體內仙氣一陣空虛。這兩位的威名讓他下意識的拿出了自己最強的防護手段,耗干丹田而不自知。

一陣暈眩,身軀忍不住晃動兩下,險些摔倒。

「風清子師兄!」

「師兄!」

風清子元神運轉,吸納附近仙氣恢復仙氣,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讓自己的師弟師妹們放心。

「我沒事,只是仙氣消耗過大。」

「師兄,都是我的錯,以後我都聽你的。

俏麗少女見識了劍鋒公子和慕容淵驚天動地的一招對決之後,總算是明白了自己是多麼的無知。平復體內的仙氣之後,雙目含淚,給風清子做出了保證。

「清雅師妹不用自責,我們還是快離開這裡吧,我怕待會又要來什麼不得了的人物。」

自嘲的笑一聲,風清子感覺到體內的仙氣恢復了少許,立刻帶著自己的師弟師妹離開了巨大石碑。

而就在他們離開之後不久,一個渾身被青木生命之光籠罩的人出現。仔細的觀察了風行的屍體之後,略微驚訝的得出了結論。

「風行幾乎是毫無反抗之力被殺死了,除了被自己殺了外,就是被絕頂強者擊殺。可是決什麼才算是絕頂強者呢?」

風揚公子自問,以他的實力,在風行有準備之下,百招之後才有把握擊殺對方,就算劍鋒公子,也不可能做到一招秒殺他。

「風緊的屍體在路上已經被發現,現在風行也死,如果鼓風背叛的消息是真的話,有此好戲,我豈有不跟下去的道理。」

風揚公子說完,化作一道流風向蒯瑜的方向追去。

如果蒯瑜知道因為愛才是心,收服鼓風而引起整個大仙人洞府最強那一批人窺視,不知道是什麼表情。 正在趕路的蒯瑜忽然抬起頭看向南方,嘴上露出莫名的笑容。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沒有跟我說?」

忽然開口的蒯瑜,將鼓風嚇了一跳,原本想要開口說沒有,可是一想到夜空公子一直對自己虎視眈眈,特別是宗主在來之前提醒他要小心夜空公子,讓鼓風恍然大悟。

「回稟主人!有,中初域三公子之一夜空一直對在下的風龍血脈虎視眈眈。」

「哦,說來聽聽!」

蒯瑜立馬來興緻,直接坐在一處大石上,拿出酒壺來,一副準備聽鼓風講故事的模樣,讓鼓風哭笑不得。

可是他不敢有一絲怠慢,將夜空公子暗黑噬空龍精血的事情告訴蒯瑜,同時也將中初域需要注意的強者一五一十介紹。

蒯瑜聽得津津有味,忽然感受到什麼,拿出手玉一看,原來有社稷宮的弟子進入手玉感應範圍。

才剛剛將手玉拿出來,就看到兩個醒目的紅字。

「救命!」

「很好,居然有人敢對我社稷宮弟子動手,活得不耐煩了。」蒯瑜猛地起身,往剛剛走來的路趕回去。

一吻成癮:總裁大人,矜持點! 鼓風一看,無奈的嘆了口氣。

以他的經驗和實力,至今還看不出這位主人的實力,讓他心中微微有些心安。

這個蒯瑜的實力,應該不比三大公子差多少。

鼓風緊隨其後跟過去。

「白背葉,你抽那傢伙幾個耳光,也讓對面的人知道,我們中初域修士不是他們這些來自鄉下地方的修士能夠比的。」

一個充滿鄙視的聲音再一次響了起來,蒯瑜剛看,就將的目光投向轉過去,鎖定說話之人,是一名穿著黃衫的青年,二十七八左右,臉上帶著驕傲之意。

「放心葉俊峰,即便你不說,我也要抽他幾個耳光,讓他明白嘴賤的下場。」

白背葉冷笑說道。

「呵呵,那就好,你可莫要丟白長老的臉面才是。」

葉俊峰陰沉沉的一笑,白背葉的實力是通天境大圓滿,對付一群只有通天境後期的外來者,還不手到擒來。

「丟我爺爺的臉,可能么?」

白背葉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屑,看著眼前之人,高昂著頭顱,冷漠的道:「若是你自願將你的女伴送過來,然後再甩自己兩個耳光的話,這件事就這樣算了,要不然的話,你們都死在這裡吧~!」

「走在那,都少不了一些白痴。」

蒯瑜陰沉著臉,目光不經意間看了社稷宮修士一眼,只見雲中間死死護著一個畫意門的女長老,聽說那個女人是秀悅晨的師妹,名為林琳,從小情同手足,這一次來主要是讓她來大仙人洞府,尋找大機緣,以便將來衝擊散仙境。

通天境大圓滿的她此時面無血色,整個氣息若有若無,顯然深受重傷,完全沒有戰鬥力。

看著眼前的一群人,特別是為首的白背葉,一身修為虛浮不定,比雙修來得還要虛浮,彷彿從別人那裡奪取一般。

等等,奪取!

蒯瑜忽然想起,中初域的吞夜門,這個宗門專修吞噬神通的武技與功法,夜空公子就依靠暗黑噬空龍吞噬龍修士精血提升修為,而眼前這個白背葉望向林琳的目光充滿慾望貪婪之色,一眼就看出是修鍊那種采陽補陰的功法。

估計是想要將已經喪失戰鬥力的林琳當成練功爐鼎,將其一身功力據為所有。

「呵呵,想要我們社稷宮交出人,還要自扇倆巴掌,你不是白痴吧?」

人群聽到蒯瑜的話不由得露出了有趣的神色,不遠處剛剛剛剛趕來的隊伍,聽到蒯瑜這樣大言不慚對吞夜門的弟子說話,立馬停下開始起鬨。

「白背葉,都說你是白痴還不行,看看連人家都看出你是白痴。」

「呵呵,白背葉,看來你不怎麼能唬人啊。」

一道道聲音落入白背葉的耳中,讓他覺得格外的刺耳,臉色也越加冷漠。

這些起鬨的人正是羽化門的弟子,吞夜門在中初域也算魔修一派,而羽化門自喻正道,自然看不爽白背葉的行為,如果不是礙於中初域的所有進入大仙人洞府的共同約定,不準對中初域的道友出手,他們早就拔刀相助了。

在中初域修士眼裡,仙人道果既然是他們中初域出世,自然是他的中初域的東西,可是這麼多年來,一直被四大域的人佔據不少名額,讓中初域所有修士非常不滿。

所以在進入大仙人洞府時,不管正道魔道,他們都一個目標,就是擊殺四大域的修士。

現在看到吞夜門這麼快找到四大域的隊伍,還被對方如此凌厲的反擊,自然樂享其成,不能動手,看笑話還是可以,最好讓他們鶴蚌相爭,然後他們漁翁得利。

「我不僅要抽你的耳光,我還要抽他們耳光,讓你教訓更深刻一點。」

白背葉掃視蒯瑜身後的社稷宮等人,他的話讓蒯瑜臉色一寒,心中生出絲絲冷意,既然有人找死,那自然不用跟他們客氣。

可惜鼓風在來的時候,已經用斗笠遮住樣貌,而且還穿上蒯瑜的準備的社稷宮學服,所有沒有認出他的是天風宗大名鼎鼎的風龍使者鼓風,要不然他們絕對不敢這麼囂張。

看到蒯瑜出現,社稷宮一眾長老頓時來了主心骨,連忙行禮。

「參見少宮主!」

蒯瑜擺擺手,算上會意,讓雲中間一種長老特別無奈,這位少宮主什麼都好,就是太隨意了了一點,特別是對自己,完全長幼尊卑的概念。

「你的屁放完了沒有,很吵啊,影響我喝酒。」蒯瑜聲音冷漠,讓白背葉的臉色一僵,怒火,在身上噴涌。

身體一顫,白背葉的身體前行,他的手掌舉起,隨即猛然落下,帶著狂霸而冷冽的勁風。

他才不管眼前這個年輕人是什麼宮主,他可是吞夜門弟子,夜空公子的師弟,更何況身後葉俊峰師兄,還有半步仙人境,那可是可以跟夜空師兄交手三百回合的存在,這就是他的底氣所在。

白背葉的這一巴掌若是抽中,足以將人抽飛出去。

蒯瑜嘴角噙著淡淡的冷笑,手掌微微抬起,快若閃電,直接將白背葉的手臂隔住,讓白背葉的手掌停在了半空之中。

「嗯?」白背葉目光一凝,這傢伙好快的速度,竟然能隔住他的手臂。

「你以為,你擋得住嗎?」

白背葉冰冷的說道,一股火焰從他的雙眼噴涌而出,熾熱無比,只見他嘴巴張開,張口一吐,頓時一股狂霸的火焰,竟然直接朝著蒯瑜撲去。

「有趣的傢伙!可是你是還太弱了。」

眾人目光一凝,暗道蒯瑜要倒霉了。

然而在此時,卻見蒯瑜的另一隻手手掌直接轟出,漫天的掌印帶著剛猛之氣,直接將火焰吞沒,朝著白背葉而去。

白背葉神色一滯,腳步一踏地面,手臂從蒯瑜身上挪開,同時雙手舉起,一股火焰長龍在他的手中浮現,抵擋那撲來的掌印。

狂霸的冰冷寒氣,其中蘊含著躁動狂亂的劍意,白背葉眼眸冰寒,知道碰上硬碴了,同時暗道低估了蒯瑜。

就在這時候,那一道道的掌印之後,突然一白皙的手掌從後面伸出,在白背葉的瞳孔中不斷擴大。

「神行步。」

白背葉神色微凝,心中低呼一聲,施展宗門身法武技,不過此刻哪裡還來得及。 奔涌的勁氣在少年的體內悄然運轉,依照著某種特定的路線,很快便完成了一個小周天。

修鍊心法的過程無疑十分麻煩,好在這種麻煩是一次性的,在將心法徹底修鍊成功之後,以後就終生不用考慮凝鍊勁氣的問題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