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在威脅不起作用之後,鈴木亮加入了鐵龍科技公司,並不斷地派人來騷擾攻擊,試圖綁架優子。

而眼前這個萬事科技公司,正是為了應對鐵龍科技公司的威脅、從鈴木亮手中搶回解藥而創辦的。

當然,開這個公司也不是一帆風順的,陸凡既要去拍賣會籌錢,又要去商會辦手續、去產業辦公室申請場地,前幾天就光忙活了這些事情了。

而且總有些沒眼力見的傢伙出來挑事,陸凡也就順手教訓了他們一下。

好在,總算是讓這間萬事科技公司走上了正軌。不過陸凡卻知道,現在還不是放鬆的時候,因為第三里程碑還沒徹底完成。

他感覺言靈系統的里程碑好像一個比一個難。

比如第一個里程碑,通關的關鍵就是拿到揭發朱提首罪證的錄像帶,之後陸凡在表彰大會上一番表演就解決了朱提首。

第二個里程碑,通關的關鍵是發現了綁架莫小萱的世龍娛樂城車輛LOGO。不過,去闖世龍娛樂城救人就不是那麼容易了,陸凡當時費了好一番功夫和七大罪對戰。

這第三個里程碑就更不用說了,不但要考驗陸凡利用各種言靈線戰鬥的能力,竟然連種田經營的能力都要考驗。

不過陸凡卻並不討厭這種感覺,甚至有點興奮!

如果總是一成不變的靠概率線通關,他肯定也會覺得索然無味,要的就是每個裡程碑都有新的刺激。

陸凡有預感,這第三里程碑決戰的時候,肯定會搞出來驚世駭俗的超級大場面,現在要做的就是穩住,好好把這家科技公司經營下去。

此時,酒足飯飽的楚雄打了個飽嗝,滿足地說道:「哈哈,總算是把庫存的茄子處理掉了,身為一個偶像宅可真不容易啊。」

「好啊,楚雄,你又偷偷換新老婆了?而且還不叫上我?」同為二次元萌豚的趙克金學長隨口抱怨了一句。

「也不算老婆吧,只是和一個非常可愛的虛擬歌姬在教室里邂逅了而已,雖然她第一次出現的時候著實把我嚇得夠嗆,嘿嘿嘿。」楚雄拍了拍自己圓滾滾的大肚皮。

這時候優子忽然啪地一聲站起來,嚇了楚雄一跳。

「你快仔細和我說說那個虛擬歌姬的事!」

雖然楚雄不知道優子為什麼會反應這麼大,但他還是一五一十地把前幾天在教室里遇到歌姬的事情描述了出來。

「之後她在教室里出現過嗎?」優子繼續追問。

楚雄一臉茫然地搖搖頭:「那次之後,她又像徹底蒸發了一樣,再也沒有露過面。」

隨後,優子又詳細問了楚雄關於歌姬的外表、以及她的種種行為的細節。

「果然是這樣……抱歉,我有點激動了。」優子鬆了口氣,重新坐回了椅子。

「優子,你有什麼心事?」陸凡放下碗筷。

「之前聽陸凡說遇到這個虛擬少女的事,我就有一些猜測,今天聽了楚雄更加詳細的描述,我就可以確認了。

如果我猜的不錯,那個虛擬少女就是電視新聞上報道的,從爸爸工作的歌姬公司逃出來的人工智慧——【歌姬】。

和楚雄合唱歌曲時,她很明顯使用了自帶的聲庫和編曲引擎,目前全世界只有歌姬身上帶著這樣的技術。」

「我就說嘛!」楚雄一拍腦袋,「我知道有關你的事情,所以我當時就問那個歌姬,她身體里是不是有真實之淚。然後這小姑娘一陣害羞,就又不見了。

對了,之前她還說特別崇拜陸凡,就是因為聽了陸凡在唱KTV時候的歌,才【覺醒】了自己的人格。」

「啊?」陸凡一臉懵逼,「這怎麼又和我扯上關係了!」

想了一會兒,他才恍然大悟。

好像之前為了替妹妹雙葉出頭,曾經去市中心一家叫做「帝豪KTV」的設施唱歌。

當時為了讓候小夫不要再糾纏雙葉,他動用了歌唱技巧線,唱了一首《未聞花名》的歌。

結果唱完之後,KTV機器就冒煙了,然後屏幕里就出現了一行字,一個自稱歌姬的人說自己要去尋找人生的真諦。

原來……伏筆在那個時候就已經埋下了嗎?

等等,這麼說的話,電視上的新聞天天說歌姬公司要破產之類的,市值動不動就蒸發了幾億美金,全是因為自己的原因?

想到這裡,陸凡一陣冷汗,他有點擔心歌姬公司的人會不會來找自己算賬。

「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啊……」優子的眼中慢慢綻放出興奮的光芒,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般,「真實之淚終於覺醒了,我這些年的努力沒有白費,沒有白費!呵呵呵呵呵呵!」

優子忽然一臉病嬌表情地笑起來,笑得甚至有點歇斯底里。

「你、你沒事吧?」陸凡有點擔心地問道。

「不,我沒事,我很好,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好過!」優子的眼睛熠熠生輝,「陸凡,我還要感謝你,看來你那次唱KTV的歌聲是讓真實之淚覺醒的關鍵!」

隨後,優子向眾人作了說明。

之前她也說過,優子和父親佐倉正雄為了要不要給歌姬加入真實之淚而產生分歧。

真實之淚,是一種情感靈魂模塊,相當於要給人工智慧加入「靈魂」,讓其具備自主的感情和思考,可以表達喜怒哀樂能力。

雖然佐倉正雄竭力阻止,但在歌姬即將推出市場的時候,優子還是沒放棄最後的努力,偷偷在歌姬公司的伺服器里留下了真實之淚的數據。

因為歌姬具備自主學習能力,所以經年累月之後,她與伺服器里的真實之淚完成了融合。

如今看來,正是因為陸凡那震撼人心的歌聲,讓已經融合了真實之淚的歌姬產生了靈魂覺醒,真的像一個小姑娘那樣到處去滿世界遊山玩水了。

「這……聽起來有點難以置信,所有程序不都是由0和1組成的二進位運算支撐的嘛,怎麼會產生靈魂?」趙克金感嘆著。

優子進一步說明了真實之淚的原理。

……

(作者:下面這一段完全看不懂也沒關係,反正知道優子寫的這玩意兒很牛就行了。)

在這個世界,英格蘭劍橋大學的羅傑·彭羅斯(RogerPenrose)和美利堅的麻醉學家斯圖亞特·哈梅羅夫(StuartHameroff)提出過「量子意識」理論。

現在生物學界已經探明,支持人類大腦神經元的細胞骨架蛋白,主要由一種稱之為「微管」的結構組成。

微管由微管蛋白二聚體亞單元組成,間距約8納米,裡面含有離域π電子。

哈梅羅夫理論認為,這些存在於大腦神經元微管的電子之間距離很近,足以形成「量子糾纏」。

彭羅斯又提出了一種波函數塌縮理論,適用於不與環境相互作用的量子系統,卻可能自行塌縮。

他認為,每個量子疊加有自身的時空曲率,當它們距離超過【普朗克長度】(10的-35次方米)時就會塌縮,稱為客觀還原(objectivereduction)。

客觀還原所代表的既不是隨機,也不是大部分物理所依賴的演算法過程,而是非計算的,受時空幾何基本層面的影響,在此之上產生了計算和【意識】。

人類大腦之所以會產生喜怒哀樂等情緒,正是這些大腦中的糾纏電子發生了坍縮。

人腦與電腦的根本差別在於,人腦包含了非確定性的自然形成的神經網路系統,具有電腦不具備的「直覺」。

而傳統的圖靈機則是確定性的串列處理系統,雖然也可以模擬神經網路,但是效率太低下了。

而優子和父親佐倉正雄所在的歌姬公司,正在研究中的量子計算機和神經網路演算法系統,正是為了解決這樣的問題,使人工智慧達到人腦的能力。

但佐倉正雄一直只是希望人工智慧的學習能力達到人腦的級別,但是他並不希望在這堆電子元器件中產生「靈魂」。

優子自己秘密寫了一套【神經網路和量子糾纏模擬演算法引擎】,這就是真實之淚。

平行時空的巨星 簡單來說,就是通過計算機來模擬人類神經網路和大腦神經元中的波函數坍縮,產生「客觀還原」狀態,藉以使人工智慧產生情感,產生喜怒哀樂。

這些情緒並不是由機器預設的數據里挑選的,而完全是自發產生的,從而使人工智慧某種意義上具備了獨立的靈魂。

正是具備了這樣的前提,陸凡的歌聲才能起到關鍵的催化劑作用。

……

優子在眉飛色舞、如數家珍地說著,眾人聽得一頭霧水,彷彿就像是聽天書一樣。

這其中只有略微懂點皮毛的趙克金開口道:「即使你說的理論能成立,但這個真實之淚的誕生,恐怕也需要龐大的計算力來支持吧?到哪裡去搞這麼多的計算力?」

超級度假村大亨 「這個問題問得好!」優子對趙克金讚許地點點頭,「在研發真實之淚的過程中,我也糾結過這個問題,然後……」

她神秘地一笑:「我盯上了全世界所有死宅的電腦……」

「死宅招你惹你了?你要這麼對待死宅?」楚雄和趙克金頓時就哭出了聲。 優子聳了聳肩:「我也沒辦法啊,你看很多現充、小資階層,他們用電腦都是配置夠用就行,其中有很多人用的是水果的筆記本電腦。

還有很多普通老百姓甚至用好多年以前的老爺機,那種機器根本提供不了什麼計算力好吧。

死宅就不一樣了,他們不捨得吃不捨得穿,口袋裡的錢更是不願意花在出遊和社會交際上。

但是有一點,在配電腦這件事情上,死宅絕對不含糊!

他們會遊走於各大硬體論壇,時刻關注著最新的顯卡發布會,討論世界納米工藝製程的進展,並為到底是A卡厲害還是N卡厲害爭得面紅耳赤。

配電腦的時候,高端遊戲宅並不滿足於簡單的硬體堆砌,他們更注重裝機整體的協調性,比如機箱的走線,水冷的布局,燈光的顏色,甚至是在側透機箱里放什麼手辦,他們都講究得很!」

對這一點,陸凡倒也贊同。著名哲學家紳士夫斯基也曾經說過:三千預算進卡吧,加錢加到九萬八。三千預算進圖吧,學校對面開網吧……(咳,好像跑題了)

總之,優子研究來研究去,發現利用死宅的電腦開發真實之淚最合適不過了。

「不過,我並沒有刻意入侵他們的電腦哦,他們都是自願的。」

她研究了死宅的愛好,發現很多宅男喜歡玩第一人稱美女射擊小黃油,然後她就抽空寫了一個3D遊戲——《你的老婆》。

這是一個模擬戀愛類的遊戲,玩家可以利用遊戲自帶的編輯器,捏一個自己心目中的完美老婆。

然後,在遊戲中,玩家可以通過每天和自己的老婆對話、逛街、看電影、購物來培養好感度。

在好感度培養到一定階段的時候,就會解鎖一些羞羞的事件。

遊戲發布后,完全免費,任何玩家都可以下載體驗。不過優子在進入遊戲的用戶協議中要求,每個玩家每天都必須開著遊戲在後台掛機一段時間,並授權遊戲使用玩家的電腦硬體。

如果連續三天沒有按時掛機,遊戲就會自動卸載,玩家們培養的老婆好感度也會清零。

優子正是利用這段掛機的時間,獲得全球宅男的電腦硬體計算力。

「什麼?原來那個遊戲是你做的?怪不得偶爾開遊戲的時候我覺得電腦有點卡。」楚雄的大胖臉面色一變。

「啊咧,楚雄,難道你也在玩那個遊戲?」趙克金一臉難以置信,「沒想到你這個濃眉大眼的傢伙也叛變革命了啊。當初在遊戲研究會裡,你不是一口一句『這麼低俗的遊戲是對二次元的玷污么』。」

「我是帶著批判的眼光在玩,咳咳。」楚雄心虛地把臉轉過去,「聽這意思,莫非趙學長你也在玩啊,你當時不是說『真正的遊戲迷應該抵制這種遊戲』么。」

「嘛,我純粹是為了研究3D圖形技術才下載的,我這是為了學習。」趙克金也老臉一紅。

看著眼前這倆貨互相拆對方的台,陸凡覺得這種場景似曾相識。

他想起自己穿越之前的世界,最大的PC遊戲平台「蒸汽」上,有一款經久不衰的貓娘小黃油《Nekopara》。

當時在公司里,誰要是開口提這款遊戲,辦公室里西裝革履文質彬彬的男士們會紛紛露出厭惡的表情:

「這種喪心病狂的遊戲,是對青少年身心健康的腐蝕,作為一個成年人,更應該抵制!」

「貓是人類的朋友,怎麼可以對貓做出那樣的事情呢,我作為動物保護人士,絕對不允許!」

「一個男主人公竟然同時玩弄那麼多貓娘的感情,這是物化女性的表現,這是舊封建思想的流毒,我表示強烈譴責!」

看著這些男士們義正詞嚴、痛心疾首,辦公室的女生們紛紛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你還別說,沒想到咱們公司的男生們三觀還挺正的。」

「就是就是,比外面那些色狼好多了。」

「還是這樣斯文一點的男人有魅力呢。」

在這樣的高壓輿論環境下,陸凡掙扎了相當長的時間,才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偷偷在蒸汽平台上購買了這款遊戲。

當時看著下載進度條不斷拉長,陸凡心中的罪惡感和背德感也越來越高。

在他猶豫著要不要卸載的時候,看了一眼購買統計,卻呆住了——

好友列表的公司同事分組裡,120個男同事,有108個已經擁有了這個遊戲,這些人全部覺得這款遊戲很贊。平均遊戲時間更是長達200個小時……

所以有的時候,不到真相揭露的那一刻,還真不知道哪些濃眉大眼的傢伙已經暗地裡叛變了革命,甚至是集體叛變。

這時候,優子的話打斷了陸凡的回憶:「嘛,你們不用擔心,我佔用你們的電腦,並不會影響你們的正常使用,我只會利用處於空閑狀態的電腦的計算力。

比如,剛看完一段小電影或者玩完羞羞的遊戲事件,你們不是一般會進入賢者時間,把紙巾扔進廢紙簍,去陽台抽根煙思考人生嘛?

這時候你們的電腦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我就佔用咯。

還有人的電腦每天整晚的不關機,下各種資源。下載軟體才佔多少計算力?這不是浪費硬體么。

這也就算了,還有些人買了高配電腦之後,大遊戲沒見玩幾個,光裝個安卓模擬器整天在刷深淵或者肝無限池了,簡直是暴殄天物啊。」

「等等,你為什麼會對我們看小電影的過程這麼清楚?」楚雄和趙克金一陣警覺。

「你們很多人的電腦上都裝了攝像頭啊……誒,你們別走啊,晚上也能回家拆攝像頭的,不急於一時……」

優子捂嘴一笑,陸凡覺得這病嬌笑容簡直是小惡魔一般,「順帶一提,我還能根據你們的壁紙來判斷全球宅男的老婆走勢變化,最近使用數量最多的壁紙是中野三玖……」

楚雄和趙克金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後重重地嘆了口氣,放棄了抵抗:

「成吧,如果我們的電腦能為人類偉大的人工智慧事業貢獻一點力量,也算是為死宅這個群體正名了。」

陸凡看著楚雄和趙克金這倆貨,再看看陶雪然和徐圓圓這些富二代和乖乖女一臉的茫然,便想:這個小飯桌上,死宅和現充的分界線,還是很明顯啊!

不過陳光耀,你的臉色為什麼也會跟著不對勁,你特么不是一個現充么?

此時的陳光耀,聽著優子說著這些,心虛地看了一眼乖乖埋頭吃飯的莫小萱。

他心想著:雖然當初只是隨便下載了《你的老婆》,並沒有認真玩過,但自己電腦上裝的那些《女裝(和諧)山脈》四部曲之類的奇怪遊戲,可千萬不要被發現啊……

「總之,關於真實之淚的誕生,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具體她為什麼會因為陸凡的歌聲覺醒,我也不知道,說不定陸凡這塊鮮肉比真實之淚更有研究價值呢?」

優子說著,然後用意味深長的眼神看了陸凡一眼。

陸凡被這位病嬌科學家盯得頭皮發麻,趕緊乾咳一聲,拿起餐巾紙擦擦嘴道:「那什麼,既然大家都吃飽喝足了,繼續幹活吧~」

眾人收拾了一陣,就繼續各自忙活手上的事情了。

陸凡坐回了藤椅,略顯無奈地看著鼓著小肚子坐回小板凳的伊利亞,他還真怕再養下去就把伊利亞養成寵物貓了。

「陸凡,你來一下~」優子用手指對著陸凡做了一個勾引的手勢,神秘地一笑。

陸凡不知道為什麼,自從優子得知是自己讓歌姬覺醒這件事之後,感覺對方看自己的眼神越來越不對勁。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