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夏雷伸手抓住了板房房門的門把,然後開門走了進去。

一道寒光從房頂上一閃而至,但在快要切中夏雷脖子的時候又停頓了下來。

夏雷鬆開了抓住月野杏子握刀的手腕,「是我。」

「你……」月野杏子頓時驚愣當場,她的手一松,一把武士.刀也從她的手中掉落在了地上。然後她撲到了夏雷的懷裡,將他緊緊抱住。

她的柔軟的身體,還有迷人的味道讓夏雷感到好受了一些。男人在戰場上廝殺,帶著戾氣和疲憊回家,最需要的就是女人的溫暖與溫柔。也只有女人的溫暖和溫柔能融化男人身上的戾氣,還有野性。

下一秒鐘,月野杏子便踮足吻住了夏雷的唇。不過她的舌頭很快就嘗到了鹹鹹的味道,殺人如麻的她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那是血的味道。她鬆開了夏雷,腳往牆壁上一伸,啪一聲輕響,房間里的燈頓時被點亮了。

月野杏子這才看見渾身浴血的夏雷,還有他腿上的傷,她驚訝地道:「發生了什麼?」

夏雷笑了一下,「你這裡能洗澡嗎?我想洗個澡。如果你幫我搓背,我就告訴你。」

月野杏子愣了一下才說道:「能,這裡有鍋爐供應熱水,只是洗澡的地方在別的地方,我可以帶你去。」

「我想在這裡洗。」夏雷不想離開這裡。

「我有洗衣服的盆子,還有洗漱的熱水,里確定要在這裡洗嗎?」

夏雷卻已經開始脫衣服了。

月野杏子聳了一下肩,然後拿來了她的洗衣服的大盆子,並接了一大盆熱水。

夏雷跨進了盆子里,坐了下去。熱水讓他的皮膚有了溫度,這讓他很舒服。隱藏在心裡的悲傷,還有吃人的噁心感也減小了許多。

在沒有邁出那一步之前,他將之視為洪荒猛獸,視為不可逾越的雷池界線,可在老爹的逼迫下邁出那一步之後,他才發現其實並沒有想象中的難。

人總是願意原諒自己,他也不例外。

月野杏子蹲在夏雷的身後,拿著毛巾給夏雷擦拭背上的血跡。她看到了夏雷後背上的那一條醒目的傷口,而讓她更驚訝的卻是那條傷口已經癒合了百分之四十。

「發生了什麼?」月野杏子這才開口問夏雷,她小心翼翼地擦拭著傷口周圍的血跡。

夏雷將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只隱藏了他吞噬活人大腦能量的部分。這是他不能說的秘密。

月野杏子沉默了半響才說道:「以後不能再見老爹,也不能回應他的信號了嗎?」

夏雷點了一下頭,「是的,他已經與我沒有任何關係了。如果你們有誰要去追隨他,我不會攔著。」

月野杏子的雙手忽然從夏雷的腋下伸了過來,緊緊地抱住了他,「不要說這樣的話,你知道的,我屬於里,我的身體,我的心,我的一切都屬於你,我願意為你去死。」

她是一個愛恨都到了極致的女人,她願意為夏雷殺掉她的似乎柳生劍一,她也就願意為了夏雷與老爹切斷聯繫。

這對於她來說其實不是一個選擇題,老爹設下陷阱意圖殺死葉列娜,還讓夏雷受了這麼重的傷,在她的心裡就已經是敵人了。只要夏雷願意,她會揮刀去砍夏長河,如果夏雷願意並且給了她這樣的指令的話。

她就是這樣的女人,她真的能做到。

夏雷伸手將她拉了過來,然後將她拽到了他的懷中。大水盆的水頓時濺了不少出來,可誰在乎呢?

「你受了傷,你還要……」月野杏子莫名緊張,畢竟夏雷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碰她了。

夏雷笑了笑,「這點傷算什麼,你願意嗎?」

月野杏子咬了一下嘴唇,然後點了一下頭。

夏雷俯首下去,一口吻住了她的唇。月野杏子纏住了夏雷的脖子,回應,充滿野性的回應。

嘩啦,嘩啦……

大水盆里的水蕩漾,潑濺到了地板上。月野杏子身上的睡衣也被打濕了,貼在她的嬌嫩肌膚上,頓時顯山露水,將美妙的曲線和風景曝露在了夏雷的視野之中。

夏雷站了起來,抱著她走向了她的床。

「我是你的,不用憐惜我。」她說。

夏雷將她放在了床上,然後壓了下去……

他是不會客氣的,他需要發泄,他需要用酣暢淋漓的快感替代心中的悲傷與恐懼。

黎明的曙光碟機散了黑暗,臨時板房裡的聲音也終於消停了下來,恢復了平靜。

在板房門外的一片空地上,葉列娜、安谷密汗、薩依木、阿雷西歐、額爾德木圖靜靜地站在空地上,盯著那座板房。還有四個女騎士,她們在另一邊。她們也接到了葉列娜的通知,等著迎接夏雷。她們也從葉列娜的口中知道了昨晚所發生的事情,她們本來是充滿擔憂的,可聽到從板房裡傳出來的月野杏子那誇張的聲音,她們就明白了過來,她們的擔心是多餘的。

「這也太誇張了吧?」薩依木抹了一把額頭,「兩個小時了,杏子的鬼叫聲就沒有停止過。」

「大概是吃藥了吧?」安谷密汗說。

葉列娜一巴掌就拍在了印度人的後腦勺上,「你這隻猴子,說什麼鬼話?你以為是你嗎?」

「呃……」安谷密汗一臉尷尬的神色,「親愛的,這麼多人,你怎麼……」

一片笑聲。

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昨天晚上好像並沒有發生什麼嚴重的事情,這只是很平常的一天。這裡也不是什麼無人區的世外桃源,而是平安居,他們就在平安居的院子里說笑聊天。其實,他們都已經習慣了沒有夏長河的日子。他們有一個領袖,那就是夏雷。

另一邊,四個女騎士也嘀嘀咕咕聊著天。

「那個日本女人真騷啊,叫這麼大聲,生怕別人聽不見似的。」斯黛拉說,她皺著眉頭,

特蕾莎笑著說道:「你吃醋了嗎?還是你在氣惱為什麼不是你在陪聖雷睡覺?」

斯黛拉白了特蕾莎一眼,「睡就睡,我怕什麼?我的一切本來就是他的,他要是想要的話,我就給他。」

喬凡娜在胸前劃了一個十字,「願主原諒什麼的錯,赦免我們的罪……」

臨時板房的房門打開,一身日本傳統和服打扮的月野杏子從房門後面走了出來,然後她伸手關上了門。

葉列娜走了上去,「老大呢?」

「他還在睡覺,我們不要吵著他休息。」月野杏子說。

葉列娜苦笑了一下,「剛才你們明明……」

月野杏子一本正經的樣子,「我們什麼都沒做。」

「好吧,你們什麼都沒做。」葉列娜聳了一下肩,「都散了吧,等老大休息好了再來見他。」

安谷密汗一臉的壞笑,「是啊,耕耘了那麼久,就算是一頭牛也累壞了,但田卻沒事。對吧,杏子?」

月野杏子杏目睜得圓圓的,「你是不是想挨一刀?」

安谷密汗笑道:「好吧,當我什麼都沒說。」

卻就在這時夏雷開門從臨時板房裡走了出來,他打了一個呵欠,然後說道:「你們在外面吵吵鬧鬧,弄得我都沒法睡覺了。」

他其實根本就沒有睡,他讓月野杏子先出來,不和月野杏子一起出來,正是因為看見了生肖戰隊的成員和四個女騎士都在外面等著他。他和月野杏子一起出來的話,場面會有些尷尬,所以才拖到現在才出來。

生肖戰隊的成員和四個女騎士都迎了上去,所有人都看著夏雷,眼神之中也都帶著關切的意味。

「你的傷沒事了吧?」千軍問道。

夏雷說道:「沒事了,小傷而已。」

喬凡娜關切地道:「還說是小傷,我聽葉列娜說你的腿中了一槍,還挨了一刀,這麼嚴重的傷這麼可能是小傷呢?」

羅莎也湊了上來,「要不我帶你去醫療室吧,我幫你處理一下。」

夏雷跳躍了兩下,然後笑著說道:「你們看我這個樣子像是受傷的人嗎?我沒事,不用管我身上的傷了。」

一群人目瞪口呆地看著夏雷。中了槍,挨了刀,不僅和月野杏子嘿咻了半晚上,還養好了傷,這是人能做到的嗎?

生肖戰隊的成員很難理解,可四個女騎士卻很容易理解,因為在她們的心目中夏雷本來就是「聖雷」,是神一樣的存在。

「相信你們已經從葉列娜的口中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猶豫了一下夏雷才說道:「我父親已經不是原來那個父親了,他身上有太多無法解釋的事情。不過我知道他對你們都有恩,我沒有權利要求你們與他為敵,如果你們誰想離開這裡,去找我父親,我不會攔阻。」

「哈!」額爾德木圖乾笑了一聲,「我們等了你這麼久,你就跟我們說這個?」

「是啊,這話我不喜歡聽。」薩依木說道。

阿雷西歐也說道:「如果你非要我們在你和老爹之間做一個選擇,好吧,我選你。」

千軍走了過來,拍了一下夏雷的肩膀,「當初他放棄了我,任由我在關塔那摩監獄和摩薩德的秘密基地之中受盡非人的折磨,如果不是你,我還在個暗無天日的地方受折磨。如果你要我選擇,我還是選你。」

「他想殺我,我選你。」葉列娜就更不需要什麼理由了。

夏雷露出了笑容,「這件事就此揭過,以後不要再與他聯繫了。這個地方是我們的新家,我留下來住幾天,和你們一起建設它。」

「好啊!多住幾天!」月野杏子是最開心的一個。

安谷密汗說道:「老大,我那裡還有幾顆偉哥,回頭我全給你。」

夏雷,「……」

PS:感謝閑魚粉絲的打賞,謝謝你!今天4更,晚上兩更一起。 每天都有大量的物資從外面的世界空運到世外桃源,還有救助會篩選出來的懂建築技術的技工也乘坐運輸機來到世外桃源,這個地方每天都在變化。畢竟一百億美元的資金砸進去,就算是一座荒山也會變成花果山。

夏雷留下來的目的除了防備老爹再傷害生肖戰隊的其他成員之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建設屬於超級小倩的「大腦」。

在美國,天神系統在CIA總部擁有一個強大的「大腦」,也就是那個球形的電子儀器。它集伺服器、超級計算器和人工智慧與一體,等於說是天神系統的大腦。超級小倩直到現在為止都還只是在互聯網直接之中遊盪的一個「幽靈」,沒有屬於她的硬體。這其實也是她始終無法在美國本土干贏天神系統的原因。所以,他要為超級小倩打造一個超級大腦,而地點就在世外桃源。

夏雷留在世外桃源的第二天,一架雲20運輸機便滿載夏雷所需要的設備和零件降落在世外桃源的臨時跑道上。喬凡娜指揮救助會的工人從飛機上卸貨,然後轉運到一個山谷底部的一個山洞之中。

那是一個天然的山洞,是一個圓錐的形狀,深入山腹兩百米,足夠抵禦核彈級的攻擊。它是千軍狩獵發現的,原來本來是打算作為受到空襲的避難所,現在被夏雷要來做了超級小倩的房子。它的地面已經被工人整理過,鋪上了自流平水泥,天藍色的,工整漂亮。

十幾輛叉車將夏雷所需要的設備與零件都運送進了山洞之中,並卸在了山洞底部的一個橢圓形的空間之中。

夏雷在格雷家的喬凡娜和魯索家的特蕾莎的陪伴下進入了山洞,準備為時一個星期的閉關給超級小倩打造硬體大腦的工作。

在救助會的工人離開之後,超級小倩便從夏雷的腕錶之中投影出來,化身一個波女將軍走在夏雷、喬凡娜和特蕾莎的前面。

超級小倩一旦都不在乎喬凡娜和斯黛拉的驚訝的眼光,她一邊走一邊說道:「主人,這個地方就是我的家嗎?」

「對,這裡將成為你的家。」夏雷說。

「天藍色的地中海風格,嗯,還不錯。」超級小倩說道:「只是這裡的信號太弱了,包括外面的基地,這裡的信號根本就無法支撐我的運算能力。除非我是來這裡休息,如果要我將這裡當成大本營,那是不行的。就像是打網游,一百兆的網速肯定能幹翻一兆的可憐蟲,而這裡會讓我變成那個可憐蟲。」

夏雷說道:「你放心吧,等建好回去之後,我會買一顆專屬於你的衛星,然後發射升空,它只為你提供服務。」

「一顆專屬的衛星?」

「夠不夠?」

「夠了!夠了!」超級小倩轉身向夏雷撲來,要給他擁抱。

然而,夏雷剛剛走進失去信號的區域,她的身影一下子就消失了。

安靜了,沒有性感擾人的女將軍,也沒有讓人哭笑不得的大白羊。

喬凡娜這才找到說話的機會,「她就是我們在虛擬世界的戰友嗎?」

夏雷笑了笑,「是的,她叫超級小倩。她很厲害的,修建這個基地的錢都是她從股市上賺回來的。」

「哇!那我以後可要討好她了。」斯黛拉兩眼放光地道。

「你需要錢嗎?我可以給你。」夏雷說。

「一個男人無緣無故給女人錢。」斯黛拉露出了一個俏皮的笑容,「你想幹什麼?」

「呃……」夏雷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被斯黛拉這樣的女人撩,那感覺其實是很舒服的。

「聖雷,你對魯索家的女孩有什麼想法嗎?」喬凡娜笑著說道,她沒有提格雷家的女孩,可她的眼神里卻充滿了那種撩人的意味。

魯索家的女孩撩過之後,格雷家的女孩又來撩,再舒服的感覺也有變成頭痛的時候。

在兩個女騎士的熱切的眼神的注視下,夏雷慌忙轉移的話題,「對了,代理人戰爭還在繼續嗎?我給你們的資金夠用嗎?不夠用的話我再給你們一些。」

喬凡娜的湛藍的眼眸里閃過了一絲失望的神光,「你在印度幹掉了嚴佛和奧古斯曼,FA組織的首領又不現身,FA組織現在其實已經名存實亡,它現在對我們已經沒有什麼威脅了。」

斯黛拉說道:「FA組織的首領恐怕是不敢現身,他知道你要殺他。現在的情況是在墨西哥的雇傭兵和殺手們胡亂殺人,他們殺掉一些毒販和與FA組織有關係的人來騙我們的錢。我們早就想徵求你的意見,要不要終止這場代理人戰爭。聖雷,既然你提出來了那就給我們一個意見吧。」

夏雷連想都不想便說道:「那就終止吧,再打下去就變成了濫殺無辜了。」

喬凡娜說道:「我算了一下當初你給我們的資金還剩下八千萬萬左右,回去以後,我將它轉給你。」

夏雷說道:「不用轉給我,你把它分成四份,你們是個一人拿兩千萬,隨便去買點什麼吧,首飾服裝什麼的。」

什麼樣的首飾和服裝要用兩千萬美金?

喬凡娜和斯黛拉頓時愣在了當場。沒有女人不喜歡慷慨的男人,而夏雷在這方面是站在世界之巔的男人。

「聖雷,你是救助會的神,我們是忠於你並侍奉你的騎士,我們不需要你的錢,我們只需要你的信任河寬容,還有愛。」喬凡娜說。

夏雷尷尬的笑了笑,「我要跟你們說多少次你們才願意相信我?我根本就不是什麼神,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斯黛拉突然伸手在夏雷的大腿上掐了一下,她使了勁,很大的勁,不像是開玩笑。

夏雷詫異的看著她,「嗯,你想幹什麼?」

斯黛拉說道:「你說你是一個普通人,葉列娜說你的腿受了槍上還有刀傷,非常嚴重,普通人需要一兩個月的時間才能康復,可你在第二天早晨你就能蹦跳了。現在我用這麼大的勁捏你,你卻沒有什麼反應。而且我摸到了你的皮膚,那上面根本就沒有什麼疤痕。你敢把褲子脫了我們看看嗎?我敢打賭,你的皮膚一定像嬰兒的皮膚那樣光滑細膩了。」

把褲子脫了給她們看?夏雷苦笑連連,他當然不會那麼干,可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不過他知道斯黛拉說的是真的,僅僅兩天時間,他的傷口不僅痊癒了,而且連一點疤痕都沒有留下。大量進食之後,他的超凡免疫力更上了一個層次,就連身體也擁有了自我修復的能力,以至於他受了那麼嚴重的槍傷和刀傷竟然連一個疤痕都沒有留下。如果這就是神的標準的話,那麼他還真算是一個。這樣一種情況,他能說斯黛拉說錯了嗎?

可是,就這樣被當做神了崇拜和侍奉,那卻是很荒誕的事情。

卻就在夏雷感覺亂糟糟的時候,喬凡娜突然伸手抓了他的另一隻大腿,而且還捏了捏,然後驚訝地道:「啊!真的是這樣,一點疤痕都沒有!」

喬凡娜的手悄悄往上移動。

夏雷慌忙從兩個女人的中間跳了出去,「好了好了,你們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不過不要再摸我了。你們在華國呆的時間也夠長了,你們也應該知道男女有別這個說法吧?不能亂摸。」 喬凡娜和斯黛拉卻似乎沒有聽到他說了一句什麼,兩個女人看他的眼神顯得很熱切,充滿了虔誠和敬意,甚至還有一點帶著宗教性質的狂熱。

這是夏雷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眼神,兩個女人的這樣的眼神讓他感到有些頭疼,因為他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她們是真的講他當作是神來看待了。

「那個,我們開始幹活吧。」夏雷再次轉移兩個女人的注意力,「你們幫我把箱子拆開,然後把裡面的東西都取出來,可以嗎?」

「我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情。」喬凡娜兩眼放光的看著夏雷,「所以,不必對我們客氣。」

夏雷聳了一下肩,不說話了,埋頭幹活。

喬凡娜和斯黛拉也忙活開了,她們用撬棍撬開箱子,然後將裡面的設備和零件搬出來,歸類碼放。這些都是體力活,再加上山洞之中的氣溫差不多有二十度,她們很快就累出了一身汗。

「好熱啊。」喬凡娜抹了一把汗,然後拉開了防寒服的拉鏈,將防寒服脫了下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