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其中年份最高的也不過百年,比起之前葉飛得到的那株五百年人蔘,確實差上了不少。

「養靈丹,鍊氣一階丹藥,服用之後可曾強體內的真元。」葉飛的腦海中,此丹的煉製方法,也是慢慢從記憶中浮現出來。

如今這些低年份的藥材,也只能煉製這種一階丹藥,不過總比沒有好。

一番準備之後,葉飛按照腦海中的記憶,將眼前的藥材分類,因為之前嘗試過幾次的原因,他的動作可謂極其熟練。

做好的準備之後,葉飛抬頭望向前方的丹爐,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凝氣化焰。」只聞一聲低喝,葉飛全身罡氣爆發,向著前方的丹爐猛然一指點去。

這一點之下,丹爐的頂蓋緩緩打開,同時爐鼎之下一道炙熱的焰流憑空而現,連四周的空氣也隨之上升了幾分。

在同一時間,葉飛跟前的藥材,也是在他的控制下,整齊有序地融入了丹爐之內。

在做完這一切之後,此時的葉飛盤膝而坐,同時輕輕閉上了雙眸,體內的真氣始終沒有間斷,向著丹爐內均勻地融入。

丹爐內的藥材,此時也是很快融合在了一起,隨著時間的推移,一陣陣葯香向著四周飄散而去。

這一次有了丹爐的輔助,向之前那般藥材爆炸的事情,也是並沒有在發生。

半天的時間很快過去,葉飛此時臉上也是慢慢露處了嚴肅之色,眼下正是最為關鍵的融丹之時,丹藥最終的品質也是與之息息相關。

「給我融。」葉飛輕喝一聲,掌中爆發出一道細微的雷電。

這道雷電之力,在出現的瞬間,便是立刻融入了丹爐之內,眼前的丹爐也是忽然般的顫抖起來。

葉飛額頭忍不住冒出冷汗,根據醫聖的傳承記載,這煉丹之道需要極好的天賦,不然就算實力再強,也能以煉製成功。

此刻的葉飛心中也是沒底,如果連養靈丹他都無法煉製,想要增強修為,怕是會難上加難。

時間又過去十多分鐘,終於在葉飛的壓制下,丹爐上內的顫動逐漸平息下來。

「成了么…」葉飛微微一笑,望著前方的丹爐,忍不住低喃道。

此時的他能夠感受到,丹爐內的藥材已經融合完畢,沒有出現記憶中的炸丹之狀,這養靈丹應該是完成無疑。 葉家莊園後山,那塊平地之上,葉飛平復了一下體內的真元,隨即目光凝聚在前方的丹爐上。

沉默片刻之後,只見此時的葉飛忽然抬手,一道勁氣從他的掌中爆出。

「哐!」前方的丹爐上,發出一道響聲。

緊接著爐鼎緩緩打開,五顆閃著靈光的丹藥,從丹鼎內飄出,出現在了葉飛的眼前。

「養靈丹…」葉飛臉上露出激動之色,這可是真正的丹藥,他這一生也是從未見過。

說著他便是不在多想,從儲物戒指內,掏出一個玉瓶,小小翼翼地將五顆靈丹裝入了其中。

這養靈丹按照葉飛的猜測,應該能夠讓自己踏入化境中期,只要在給他多一點時間,突破到化境巔峰也不是什麼難事。

只是想要築基,卻不是這些一階丹藥,能夠助其突破的。

除非他能尋到一顆千年人蔘,在配合自己的煉丹之術,才有這一絲機會。

就在葉飛思索之時,他的眼中忽然閃過一道微光,轉頭向著莊園門外的向望去。

此時葉家莊園門前,正站著一個葉飛極其熟悉的身影,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許久不見的,那位江東揚大師楊武。

「這位小兄弟,我真的認識葉飛,麻煩你通報一下。」楊武此刻一臉憋屈的模樣,他堂堂一個內勁強者,也是第一次被人拒之門外。

「已經去通報了,沒有回復之前,你不能進去。」葉家莊園的門前,負責守衛的是崔虎的手下。

在沒有接到直接命令前,他是不可能讓外人,隨便進入莊園內的。

門外的楊武一聽這話,臉上的表情又是難看了幾分,他已經在門前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了。

若不是有些敬畏葉飛,此時的楊武怕是早就悄悄潛入其內,只是這個念頭在他的腦海中,僅僅是一閃而過,便是被其拋在了腦後。

「葉少爺,好像不在莊園內。」方才那位進去通報的男子,此時終於走了出來。

莊園門前二人交談幾句之後,其中一人便是走上前來,抬頭望向前方的楊武。

「葉少爺不在,你明天再來吧。」這位守衛說完之後,便是轉身回到了站崗的位置,不在理會門前的楊武。

豪門驚夢:隱婚總裁夜夜來 他們無法找到葉飛,自然不會然讓楊武進去。

「不在…這。」楊武面露焦急之色,抬頭看了一眼前方的莊園,忍不住咬了牙。

最終他還是不敢硬闖,只能暗嘆一聲后,便是轉身準備離開。

就在楊武剛剛轉過身去,還沒來得及走出兩步之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忽然在他的耳邊響起。

「楊大師,真是稀客,你可是在找葉某。」葉飛臉上帶著笑容,此刻正緩步從莊園內走出。

他之前一直在莊園的假山之上煉丹,崔虎的手下自然找不到他,這楊武的忽然前來,讓葉飛此時感到有些疑惑。

「葉少爺!」門前的兩位守衛,此刻也是連忙開口行禮。

葉飛擺了擺手,沒有多說什麼,而是把目光落下楊武身上。

自從上次一同追兇之後,葉飛就同蘇老子說過,此人已經離開江東了,現在怎麼又忽然回來了。

前方的楊武在聽到聲音后,也是立刻停下腳步,只見他猛然轉過頭來望向葉飛。

「你…你的實力又精進了?」楊武內心驚駭,下意識地開口問道。

方才傳到他耳邊的聲音,隱約讓他感到一陣心悸,這一點在二人上一次見面時,眼前之人絕對做不到。

而當他看到葉飛之後,也是瞬間注意到了,眼前之人相貌上的轉變,心中頓時有了猜測。

「運氣好而已…」葉飛聲音忽然戛然而止,身上的氣勢驟然凝聚,目光掃向楊武的身後。

前方的楊武微微一愣,此刻竟然有些不敢與其對視,身形也是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

還沒等楊武弄明白,究竟怎麼回事,在他的身後不遠處,便是傳了幾聲慘叫。

「楊大師,有人一直跟著你,你難道沒發現么。」葉飛目光中多了幾分寒意,緩緩放下了不知何時抬起的手臂。

此時楊武的後方,距離他十米開外,出現了三位身材魁梧,氣勢不俗的黑衣男子。

這三人在出現后,嘴角都是溢出了鮮血,顯然是方才已經被葉飛出手所傷,但其身上都是爆發出一股凌厲的殺意,目光直直地鎖定了前的葉飛。

「這…沒…沒有,楊某對天發誓,這些人絕不是我帶來的。」楊武面露驚慌之色,連忙開口解釋道。

此刻楊武心中也是暗自苦悶,他今天本是想來這裡,給葉飛提個醒讓其小心吳家之人,沒想到會遇到這總的事情。

要是葉飛不相信自己,楊武可以確定,以他的實力在葉飛手中,根本走不了三招。

「內勁強者,江東什麼時候出現這麼多高手了。」葉飛目光微閃,看了一旁的楊武一眼。

觀此時楊武臉上的表情,應該不像是在說謊,如果這些人不是他帶來的,那就只專門來找自己的。

孫家已經被滅,目前唯一與自己有過節的,唯有那淮江吳家。

「你們是吳家之人?」葉飛走上前來,抬頭望向前的幾人,同時揮手示意楊武先退到一旁。

楊武見此情景,也是立刻點頭,不敢在多說什麼,退到了一旁靜觀其變。

能夠悄無聲息的,跟在他身後之人,楊武心中自然明白,自己應該不是這些人的對手。

「哼,你可是葉飛?」為首的那位黑衣男子,沒有回答葉飛的話語,反而開口問道。

葉飛目光平靜,掃了這幾人一眼后,淡笑著點了點頭。

這吳家莫不是瘋了不成,之前的吳野一身法器,實力堪比宗師,被派來江東葉飛還能理解,只是此刻眼前的幾人,未免實力也太弱了些吧。

「找對人了,兄弟們一起上!」那為首的男子,見到葉飛點頭,臉上頓時眼中露出激動之色。

此人身邊另外二人,也是咧嘴冷笑,目光鎖定在了葉飛身上。

幾乎是在前方男子的話語剛落,這三人便是一同出手,那速度可謂極快,瞬間就出現在了葉飛的跟前。

「找死。」葉飛低喝一聲,身形未動分毫,掌中罡氣凝聚,猛然向前打出一拳。

這一拳之力,蘊含了宗師獨有的罡氣,威力可謂極其驚人。

那三人的身形剛剛臨近,便是被葉飛一拳轟了出去,兩者之間完全不是一個級別。

「罡氣外放,化境宗師。」楊武此時徹底愣住,他站在葉飛的身邊,可是清晰地感受到了這一拳之威。

前方的那三人中,每一個的實力,怕是都不弱他,竟然聯手都擋住不葉飛一拳。

此刻的楊武心中可謂震撼不已,望向葉飛的眼神中,帶著一絲複雜之色。

「太弱了,希望吳家下次能長點記性,多派些宗師級別的來。」葉飛緩緩放下手臂,搖頭低語道。

這三人簡直弱的可怕,手中甚至連一件法器都沒有,這讓葉飛不禁有些失望。

遠處的那三位黑衣男子,在葉飛的這一拳之下,直接被震碎了心脈,倒在地面一動不動,怕是已經氣絕身亡。

對於吳家之人,葉飛自然不會手下留情,但凡與他動手之人,均不會留下活口。

「那個…葉宗師,他們應該並不是吳家之人。」一旁的楊武見此情景,此時走上前來,望向葉飛低聲開口道。

葉飛一聽這話,面色不禁一怔,轉頭深深地看了楊武一眼。

隨即示意崔虎的手下,將倒下的那三人處理掉,便是帶著楊武進入了莊園之內。

葉家莊園的客廳內,二人在走進之後,葉飛便是坐在了堂上,向著一旁的楊武揮了揮手,示意他不用客氣。

此時的楊武,看上去似乎有些緊張,臉上的表情也是變幻不定。

「楊大師,你怎麼知道,他們不是吳家之人?」葉飛目光微閃,坐下之後便是立刻開口問道。

永夜 這楊武的忽然出現,本就讓葉飛疑惑不已,在加上方才門外的情況,更是讓他感覺事情並不簡單。

「葉宗師,稱呼在下楊武便可,這大師兩個字實在擔當不起。」楊武面露苦笑向著葉飛一抬手,低聲開口說道。

眼前坐的這位,可是一位真正的化境宗師。

而且很有可能是華夏目前,最為年輕的宗師,楊武自然不敢有半點冒犯之意。

「都是老朋友了,不必在意這些,你這次找葉某可是有什麼事?」葉飛微微一笑,向著楊武點頭開口問道。

楊武聽到葉飛的話語后,臉上的表情,也是在此時變得嚴肅了許多。

只見他沉默片刻后,便是抬頭望向葉飛低聲開口道:「葉宗師可曾聽過『武道追殺令』?」

楊武聲音低沉,神情也是極其凝重,很明顯這所謂的『武道追殺令』非同小可。

「沒聽過…」葉飛眉頭微皺,看了楊武一眼后,便是如實開口說道。

對於武道界的了解,他之前只是聽藍湛提起過一些,僅僅對一些武道世家分佈,有著不多的認知,楊武此刻口中所言,他可謂聞所未聞。 葉家莊園客廳內,楊武見狀隨機站起身來,抬頭望向葉飛向其禮貌抬手。

「不瞞葉宗師,楊某這次來就是為了提醒您,這武道追殺令,唯有參與過武道大會,實力極強的武道世家,才有資格發布。」

「一旦發布,追殺之人會成為武道界的敵人,更為重要的是,誰能完成這道追殺令,發布者將會無條件答應對方任何一個要求!」

楊武臉上的表情認真,將他所知的事情,原原本本地一一告知葉飛。

此時的葉飛在聽完后,臉上的表情並沒有多大變化,似乎沉默了半響,他的臉上再次露出微笑。

按照楊武的說話,方才的那三人應該是為了武道追殺令而來。

這個所謂武道界共同的敵人,明顯是有些誇大,其中的重點想必是那個,武道世家的人情。

「有點意思,吳家的一個人情,足以讓一些武道中人不顧生死。」葉飛輕輕搖了搖頭,忍不住開口低語道。

思索片刻后,葉飛抬頭看了楊武一眼,隨即開口問道:「你說的武道大會又是什麼?」

楊武聽到這話,臉上的表情,頓時露出尷尬之色。

「這個…在下只知道武道大會每隔四年一次,想要參與之人,必須有武道世家的推舉。」

「我…我實際上也沒去過。」楊武抓了抓腦袋,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

他畢竟只是一介散戶,雖然有內勁實力,但與武道世家的關係,並不是很融洽,以至於這種盛會他不是很了解。

葉飛微微點頭,也是並不在多問,目前擺在他眼前的問題,是這武道追殺令。

儘管以葉飛的實力,不會有絲毫的畏懼之感,但若是有些心懷不軌的武道中人,對自己身邊的人出手,著實有些麻煩。

想到這裡,葉飛深深地看了眼前的楊武一樣,眼中閃過一道微光。

「你這次親自來找我,不僅僅只是為了告訴我這些吧。」葉飛眼中雷威浮現,盯著眼前之人沉聲道。

以楊武這怕事的性格,都已經離開江東了,倘若不是迫不得已,此人絕不可能再回來趟這趟渾水。

楊武身形一顫,不敢與葉飛對視,此刻連忙向其恭謹地抬手。

「葉…葉宗師,這次的武道追殺令中,也有在下的名字。」楊武聲音微顫,臉上的表情也是有些無奈。

似乎是吳家之人,對於江東的情況並不熟悉,因為上次一同追兇的,這楊武也參與其中,以至於他的名字,也出現在了追殺令內。

在得知武道追殺令再現之後,楊武每天過的,可謂是心驚膽顫。

在他思考了很久之後,才決定回到江東,只要找到葉飛,有此人在或許自己才有可能保住性命。

「哦,既然如此,你可以留在我葉家,但必須為我做一件事。」葉飛嘴角露出淡笑,望向楊武開口道。

「葉大師請說,在下萬死不辭。」楊武聽聞,立刻開口回應。

原本他之前來找葉飛的時候,心中還有著一絲疑慮,但在見識到眼前之人,竟然已經踏入了化境之列,便是確定了心中的想法。

試問一下,有一位化境宗師罩著,就算是武道追殺令也奈何不了他。

「很簡答,從今天起,葉某將敞我葉家大門,武道界但凡有人想取我性命者,葉某在江東隨時恭候。」

「而你,則幫我把這個消息傳出去!」 寵婚蜜愛:寧先生,寧太太又有了 葉飛站起身來,身上散發出一股無言之勢,眼中露出狂熱之感。

既然這些人想要他的性命,葉飛自然不會心慈手軟,有信心來尋他之人,想必實力都應該不俗,手中多少有些法器寶物。

或許這武道追殺令,對於葉飛而言,也並非是什麼壞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