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隨著一連串沉悶的鑿擊聲,譚雲閃爍中接連揮出十二掌拍中了十二名女弟子的胸膛,十二名女弟子口噴鮮血,手中神劍脫落,像是斷了線的風箏砸在了雪地中。

十二人口腔中不停地噴涌著血液,想要掙紮起來,可是傷勢太重,顯然無法站起身體。

「你……你……為何要殺我們?」一名女弟子眼神中流露出驚恐與不解。

驚恐的是,感到今日凶多吉少,不解的是,對方可是自己宗門內門大長老,可是為何要殺自己等人?

「因為你們是敵人。」譚雲冷漠話罷,施展了鴻蒙神瞳控制住了十二人。

「夫君,你要作甚?」沈素冰不解,除了虞芸奚外其他女人亦是如此。

「稍後你就知道了。」譚雲對著眾女微微一笑,接著,收起笑容,看著虞芸奚道:「芸奚,現在這裡已死人,想必負責盯著生命神殿生命燈的弟子們,一定發現了這裡女弟子的生命燈熄滅。」

「不出意外,我估計負責看守生命燈的弟子們,一定在去告訴項瑜的途中!」

「項瑜若知道后,必然告訴富察蜀,所以我們速度要快,你立即把十二顆極品定顏屏觀丹,給這十二人服下!」

譚雲話罷,對著十二名倒在地上的女弟子命令道:「張開嘴!」

「咻咻咻——」

十二名女弟子張開紅唇的瞬間,虞芸奚指間乾坤戒頻頻閃爍,十二顆極品定顏屏觀丹,分別飛入了十二名女弟子口中。

「都給我吞下!」隨著譚雲命令,十二名女弟子便將丹藥吞入腹中。

譚雲回首望著眾女道:「語嫣、素冰、柔兒、玉沁、夢囈、詩瑤、仙兒、若曦、紫嫣、玉漱、芊芊、素貞,你們分別站到十二名女弟子身前。」

「哦好!」語嫣十二女雖不知譚雲要作甚,但還是急忙麗影閃爍,分別亭亭玉立於倒在雪地中的十二名女弟子身前。

「譚雲,到底要幹嘛呀?」薛紫嫣好奇道。

譚雲講解道:「芸奚給十二人服下了定顏屏觀丹后,我會讓十二人易容成你們的樣子。」

「然後,你們重新換一身衣服,將現在身上穿著的,換到她們身上。」

沈素冰美眸中流露出一抹明悟,看著譚雲,道:「夫君,如此一來,富察蜀來時,便會認定我們也是被歹徒殺了,不會連累到低等宇宙。」

「對。」譚雲說道:「若不這樣做,一旦富察蜀發現你們逃了,這個心狠手辣的畜生,必定會降臨低等宇宙,抓我們的親人到至高祖界,來逼迫你們現身。」

「若他發現你們被人殺死,他斷然不會再找低等宇宙的麻煩。」

聞言,眾女皆覺得還是譚雲考慮的周全。

譚雲對著地上的十二名女弟子命令道:「看著你們各自身前的女子,快速易容成她們的模樣。」

「是。」十二名女弟子神色獃滯的應聲后,便開始施展易容術,徐徐改變容貌。

譚雲看向甄姬、方芷箐、百里妍兒眾女,道:「你們快回樓閣換身衣服,然後把你們身上的衣服脫下來,穿在其他死亡的女弟子身上,再將她們毀容!」

「嗯。」甄姬、南宮如雪、慕容詩詩眾女應聲后,立即進入樓閣,關閉房門,褪下了身上穿的長裙,然後,換了一身衣服后,快速離開樓閣,按照譚雲的叮囑忙碌起來……

短短片刻后,十二名女弟子已易容成了素冰、語嫣、仙兒等十二女的模樣。

素冰十二女快速返回樓閣,換了一身衣服后,將褪下的長裙穿在了易容成自己的十二名女弟子身上。

而一旁的甄姬、慕容詩詩眾女,已將自己長裙穿在了死亡的女弟子身上,並將女弟子毀容,如此一來,別人從衣著上判斷,便認定死的人是自己等人。

隨後,譚雲將五十名女弟子身上的隨身物品全部收走。

「夫君好了嗎?」姬語嫣問道。

「嗯,可以了。」譚雲話罷,持劍洞穿了地上十二名易容成素冰十二人的女弟子腦袋,十二名女弟子魂胎俱滅而死。

「嗡——」

譚雲指間光幕一閃,盼君塔飛出,懸浮在了雪空中。

「素冰你們快全部進去,我們這就離開!」譚雲說道:「芸奚,你也進去。」

「那你一定要多加小心!」虞芸奚抿了抿朱唇后,飛入了盼君塔內。

譚雲招手間,盼君塔驟然縮小化為一道光束,鑽入了袖口之中。

譚雲手持鴻蒙弒神劍,白髮舞動,化為一道光速,極速穿梭在雪空中,朝城門方向而去…… 片刻后,「轟隆隆!」城門打開的瞬間,譚雲凌空飛出,他俯視著城門下方剛反應過來的五十名道神境大圓滿的金門弟子,沒有多餘的任何語言,唯有殺!

「咻咻咻——」

「撲哧撲哧——」

譚雲手腕極速旋繞,身如鬼魅,帶著一蓬蓬照亮夜空的璀璨劍芒,籠罩住了五十名弟子,立時,慘叫聲劃破了夜空,五十名弟子在劍芒絞殺下,魂胎俱滅無一生還!

譚雲招手間,將戰利品收起后,飛入了時空殿內,忽然,譚雲想起了什麼,又退出時空殿。

譚雲手持神劍,在不遠處一座山峰上,開採出一塊萬丈巨碑。

「轟隆隆!」

譚雲右臂一揮,山嶽般的萬丈巨碑,猛然插入了城門外。

「咻咻咻——」

譚雲手持鴻蒙弒神劍,極速舞動,巨碑上立即被刻寫出一行行豎立的字跡!

隨後,譚雲這才飛入時空殿,拿出一塊極品祖石,開啟傳送陣,極速消失在傳送陣內……

一刻后。

東洲神宗內門時空殿內,虛空如水漣漪之際,譚雲憑空而出。

「你們兩個進來。」譚雲對著時空殿外的兩名內門弟子說道。

「是大長老。」 新仙出爐 兩名弟子剛進入時空殿,譚雲便施展了鴻蒙神瞳,控制住了二人,隨即,譚雲充滿魔性之音自二人腦海中響起,「忘記今夜看到我和二長老,來過時空殿的一幕。」

「弟子遵命。」二人應聲后,譚雲讓二人離開了時空殿,便解除了對二人的控制。

二人剛恢復神智后,感到時空殿內空間極速波動,二人猛然回首,發現空無一人。

「咦?見鬼了?」其中一名像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對著另一名弟子說道:「從方才時空殿內的虛空波動來看,明明是有人通過時空殿離開了。」

「可是我們一直守在這裡沒有看到人啊!」

另一人亦是迷惑不解。

在二人感到匪夷所思之際,譚雲已在通往東域坊城的時空隧道中極速穿梭……

整整兩刻后,譚雲自東域坊城外的時空殿內憑空而出。

「一群姓富察的畜生,今夜便是你們的死期!」譚雲眼神中劃過一抹殺意,便施展隱身術飛入了城門內。

而看守城門的東洲神宗弟子,卻渾然不知。

進入熱鬧非凡的坊城后,譚雲耗時一刻,便來到了坊城深處的一座萬丈樓閣前。

此地正是樂魂軒,是坊城中飲酒作樂之地,和其他坊城別處不同,其他地方越是晚上顧客越少,而這裡則越多。

一步邁入樂魂軒,便看到一名名衣著暴露的嫵媚女子,扭動著盈盈不堪一握的腰肢在接待客人,拉著客人朝樓上裝修風格別具一格的雅間走去……

此刻,樂魂軒頂層一間極為豪華的雅閣內,十五名模樣英俊的男子正落座把酒言歡。

在十五名男子懷中,各摟著一名陪樂的女子。

其中一名身穿金袍的青年,不是別人正是東洲祖朝當今太子:宇文烈雲。

剩下的十四名男子,分別是富察天、富察道、富察酬、富察勤等富察蜀的十四個兒子。

「唉!」宇文烈雲狂飲一杯烈酒後,看著眾表哥道:「內門三長老韓承玄,竟然殺了我那兩位表哥,真是可氣!」

東洲神宗少主富察天,亦是唉聲嘆息,「表弟,此事不要再提了,令人傷心。」

「三日後便是父親成婚之日,我們還是說些高興的吧。」

富察天的話,得到了十三個弟弟們的一致認同。

「哦對了諸位表哥。」宇文烈雲不知想到了什麼,眼神中流露出無法掩飾的慾望,「表弟我可是聽說,不僅舅舅看上的女人沈素冰傾國傾城,而且她身邊的女人們也是如此,可有此事?」

富察道吞了吞口水,「表弟啊,不是表哥我和你吹,一想到東洲神湖被囚禁的那些女子,表哥的口水便流出來了。」

「我告訴你,那些女人的美貌,絲毫不輸給沈素冰,比如說她的親姐姐沈素貞,簡直和沈素冰長得一模一樣!」

「還有姬語嫣、軒轅柔,嘖嘖那誘人的身段,想想就讓人慾罷不能啊!」

這時,富察酬擦了擦嘴角流下的口水,附和道:「二哥說的是,不過我最喜歡那個白髮的南宮玉沁,感覺特有味道。」

於是乎,十四名兄弟開始品論眾女,說的話越來越下流,愈發無恥。

「諸位表哥,別說了。」宇文烈雲聽得小腹一陣燥熱,雙目中透露出濃濃地欲色,「再說下去,表弟我可就忍不住,跑到東洲神湖去了!」

「還有,舅舅都下令,任何人不能邁進東洲神湖一步,我們知道裡面都是絕世美女有個屁用,又摸不著。」

這時,少主富察天側身,摟著宇文烈雲的肩膀,色眯眯道:「表弟莫慌,一旦沈素冰和父親成婚,我們便可對其他女人為所欲為了。」

「真的嗎?」宇文烈雲登時來了精神。

「當然是真的。」富察天嘿嘿笑道:「父親現在不讓我們碰其他女人,還不是因為沈素冰沒答應和他成婚?」

「一旦成婚便木已成舟,其他美人還不是任我們採摘,想如何蹂躪便如何蹂躪,還不我們說了算?父親是絕不會幹涉的!」

聞言,宇文烈雲仰頭大笑道:「哈哈哈哈,好太好了……」

「砰!」

宇文烈雲淫笑聲未落,雅閣房門便被人一腳踹開,一頭白髮的譚雲,邁了進來。

被譚雲一腳用力踢開,房門並未碎裂,顯然房門乃至於整座樓,都是一件神器。

的確如此,譚雲進來時,便發現整座樓閣是一件極品道王器!

眾人被嚇了一跳,當富察天發現來人後,厲聲道:「程坤,你區區一個內門大長老,我看你是翻天了,敢闖進來!」

「少主莫怒,屬下有要事稟報。」譚雲話罷,望著房間內十五名衣著暴露的女子,沉聲道:「給我待在一邊!」

十五名女子嚇得華容失色,急匆匆起身,站到了雅閣的角落,隨後,譚雲右臂一揮,在雅閣內布置了結界。

「啪!」

富察天將酒杯猛地甩在地上,上前數步,來到譚雲身前,怒指譚雲腦袋,「程坤,今個兒本少主告訴你,就算我父親現在很器重你,但是你也不能在本少主面前撒野!」

「程坤,今日你不給本少主一個合理闖入的解釋,本少爺宰了你!」

婚內纏綿 「究竟是你宰我,還是我宰了你,你說的可不算!」譚雲神色冷漠,驟然探出右手,抓住了富察天的手指,猛然右臂一彎!

「咔嚓!」

「啊!」

清晰的骨裂聲中,血液噴濺,富察天手指被譚雲硬生生掰斷! 「啊!我的手……」

「程坤,你這個狗奴才,竟敢偷襲本少主,本少主要你死!」

富察天慘叫過後,怒火攻心,體內驟然爆發出了道王境六重氣息,那強橫的氣息,使得整個雅閣內虛空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

「轟隆!」

虛空驟然崩塌,富察天左拳朝譚雲面門搗去,不留餘力!

「嗡嗡——」

譚雲腦海中回想起,方才這群畜生,談論自己女人們的話音,他雙目赤紅,流露出毫不掩飾的殺意,不躲不閃猛然揮出一拳。

「砰——咔嚓!」

兩拳相遇的瞬間,富察天發出了慘叫,左拳在譚雲拳頭下脆弱的可憐,整個拳頭爆碎開來,血霧瀰漫,斷指齊飛。

「噗!」

富察天被譚雲一拳轟飛,還不待富察天摔落在地,譚雲便身影一閃,右手抓住了富察天的右腳,掄起富察天狠狠地朝堅不可摧的地板上砸下。

「快救我……」

「轟隆隆!」

富察天驚恐至極的慘叫聲戛然而止,卻是上半身轟在地面上時爆碎開來,腦袋滾落在了一旁。

「嗡嗡——」

虛空如水漣漪之際,富察天飄渺的道王魂、六尊道王胎,自腦袋中鑽出,懸浮在了空中。

這一刻,其他人望著地上富察天的屍體,感到腦袋嗡嗡直響,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他們著實無法相信,區區一個內門大長老,竟然毀掉了富察天的肉身。

而一旁的十五名女子,早已嚇傻了眼,在她們心中,這個「程坤」只是東洲神宗內門大長老,怎敢對東洲神宗少主動手?

「程坤,你這個雜碎,竟然毀了本少主的肉身……」富察天的道王魂咆哮之音,被譚雲厲聲截斷,「你錯了,我不僅要毀你肉身,還要你魂胎俱滅。」

「咻!」

譚雲祭出腦海中的鴻蒙弒神劍,手持神劍,朝富察天殺去。

「二弟,你實力最強,快救我!」富察天朝道王境七重的富察道求救。

富察道內心是不想救富察天的,在他看來只有富察天死了,自己才是最有可能成為少主之人。

可是富察天都求救了,自己總得做做樣子吧?

「好!」富察道祭出一把神刀,便刻意放慢速度,裝作一副攔截譚雲的模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