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杜紅星此時也徹底驚呆了。

宋大師看見眾人那吃驚的表情,忍不住得意一笑,然後收回法力將那截黑色的枯木放回到盒子當中。

「宋大師,這……這是怎麼回事?」

杜紅星反應過來以後結結巴巴的重複了一句。

「諸位剛才可曾看見了什麼異象?」

宋大師負手而立,面無表情的沖著眾人。

「看見了看見了!」

杜紅星表情激動的點了點頭,然後高聲喊道:「我剛才看見這節樹枝好像變成了一朵蓮花,宋大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是啊,宋大師剛才我們是眼花了還是出現了幻覺?」張小莉呆愣楞的坐在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

「你們剛才沒有煙花,也沒有出現幻覺,因為我覺得在場各位剛才應該都看見那朵白色的蓮花了吧?」宋大師輕聲沖著眾人問道。

「對啊,確實看見了!」

「確實看見了!」

眾人聽到這話紛紛點頭。

唯獨陳天一人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屑,而這一絲不屑正好落在了宋大師的眼中。

「難道此子剛才沒有被我的結界所迷惑?不應該啊,按照我築基境巔峰的境界,哪怕是同等境界的武者也會被我的結界所迷惑,此子無非就是一個普通人罷了,怎麼可能不被迷惑呢?」

宋大師忍不住在心中驚嘆了一聲,上前一步想要跟陳天說話。

「宋大師,剛才我們看見的那朵蓮花到底是怎麼回事?」林秋水眼神之中帶著幾分驚奇,柔聲問道。

「對啊,宋大師,剛才那朵蓮花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眾人反應過來之後,連忙高聲追問道。

宋大師聽到眾人的話淡淡一笑,輕聲解釋道:「剛才我已經跟諸位講過了,靈藥形成的條件非常之苛刻,而且靈藥一般都非常的珍貴,所以靈藥都會擁有屬於自己自保方法,有些靈藥的自保方法是召集野獸保護自己,還有一些靈藥生活在生靈稀少的地方,所以它們的自保方法就是讓自己偽裝成十分常見的野草樹枝一類的東西。」

「原來是這樣啊!」眾人恍然大悟。

「你們此時看見的樹枝其實就是靈藥自我偽裝出來的模樣,為的就是讓普通人不會對他產生歹念,而你們剛才看見的那朵白蓮花才是這株靈藥真正的模樣,如果這株靈藥一直以蓮花模樣示人,那即便是不懂藥材之人也能夠看出他的非同尋常吧!」宋大師看著眾人繼續解釋道。

林秋水聽完宋大師的話以後,嬌軀微微發顫,臉上的表情十分激動,畢竟靈藥這種東西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寶貝啊! 得了一棵靈樹,想到日後就有靈果吃了,風玫很開心,覺得自己更有幹勁了。

鬼門開,有半個時辰的時間,半個時辰后便會消失,二十四點會再次打開。

風玫瞅住機會逆行而上,進入冥界竟是比想象中的容易。

「這裡真的是冥界嗎?」風玫的視線隨著面前飄過的兩隻鬼遠去,整個人有些發矇。

【我也沒見過冥界是啥樣的啊。】 一世婚寵:總裁嬌妻太撩人 系統此時已經冷靜下來了,不就一棵樹嗎?什麼時候宿主在它空間裝進去一個活人它就不驚奇。淡定!

風玫咽了咽口水:「那麼,按理說民間流傳的閻王手中有記錄人的一生的生死薄是真的吧?」

【宿主是要生死薄?】系統有些詫異,說實話,它一直都沒搞清楚它家宿主究竟是要幹嘛,明明信誓旦旦地說這個任務要認真完成的,可是從來到這個世界開始,它就沒覺得宿主認真做這個任務過。

「是啊。」風玫踏上黃泉路,走過奈何橋,隨手扯過兩朵開的妖冶的彼岸花,「我覺得這花挺襯紅娘子的。」

【宿主你該不會是因為沒有池月的記憶,所以想要來看池月的生平吧?】系統只想到這一個可能。

「你想的開心就好。」風玫拿著花往閻王殿走去,「先去看看生死薄是否存在……連奈何橋邊的孟婆都放假了,希望閻王能恪盡職守一些。」

可惜,在閻王殿中她並沒有找到恪盡職守的閻王,反而被兩隻鬼當住了去路。

「黑白無常?」風玫微微偏頭,好奇地打量著這一黑一白的兩隻鬼。懶人聽書

「哪裡來的生魂?」黑無常冷著一張臉,眉頭皺的能夾死一直蒼蠅了。

白無常倒是一臉溫和的模樣:「今日是鬼節,估計是不小心從鬼門進來的,我們趕緊把她送出去吧,看她氣色陽壽還多,若是被困在這裡錯失了回到身體里的時間,那可就亂了生死薄了。」

黑無常冷著臉點頭。

「走吧,我們送你出去。」白無常看著風玫,扯出一個森白嚇人的笑來。

風玫眨巴眨巴眼睛:「你們剛剛說,我是生魂?陽壽還多?也就是我說還沒死嘍?」

黑白無常對視一眼,白無常道:「你莫不是以為自己死了,所以才會進入鬼門,自己來到冥界?」

說著也不等風玫回答,便解釋道:「你沒死,只是魂魄暫時離開了身體,這種情況下我們稱之為生魂,也就是肉體還活著的鬼魂。但是生魂在外最多只能遊盪十二個時辰,過了時辰便再也回不到身體里了,也就真正的死了。所以,我們送你出去,你趕緊回到自己的身體中去吧。」

「十二個時辰嗎?可是,」風玫沒動,「我都已經飄了一個多月了……」

「什麼?」黑白無常同時出聲,兩人打量的目光落在風玫身上,黑無常冷著聲音道:「不可能,你現在分明還是生魂狀態。」

「真的!」風玫的目光很真誠,「以前的記憶我都沒有了,但是我確實在外面飄了一個多月。」

黑白無常同時擰眉,接著風玫說出了一句讓他們同時變色的話來—— 「我懷疑我的身體被佔了。」

說著懷疑的話,可是風玫的表情過於篤定,讓黑白無常下意識的去認為這是一件真實發生的事情。

白無常臉上的笑收了起來,他嚴肅地看著風玫:「你可知曉欺騙我們的後果?」

風玫笑,目光坦然地看著他:「我為何要欺騙你?我丟失了記憶,在外面飄蕩了一個多月,遇到了一個與長得我一模一樣的人,而我覺得,那人的身體是我的。對了,那個人身邊還有一個天師,他們總是想要殺我,卻又顧及著什麼似的那個天師並未自己動手,反而設計想要眾鬼吞噬我,不過被我逃了出來。」

聽到風玫說有天師參與,黑白無常又一次變色,天師該能看出她是生魂,應當幫她回到身體里才是。

「不對。」黑無常擰著眉頭,「她的生魂被人動了手腳。」

「嗯?」白無常疑惑,看著風玫依舊沒看出哪裡不對勁,但是他知道黑無常既然說出了這話,必然假不得。

「她的魂魄里被人打了印記,封了生魂氣息。」說這話時黑無常抬手,一道精純的魂之力籠罩在風玫的身上,白無常就看到了她心臟位置的一道黑色印記。

白無常一驚:「這印記的氣息……」說到一半似乎想起什麼,突然止了話語。

黑無常收手,轉身往閻王殿裡面走:「你進來。」

這話是對風玫說的,風玫點頭跟進去,整個過程中都表現的十分的乖巧。

白無常跟在最後面,臉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名字與生辰。」

聽到黑無常的聲音,白無常看過去,看到他手上的生死薄,眉頭一皺:「老黑,你?」小說娃小說網

黑無常忽視他,只是看著風玫等著她的回答。

「池月,不知道生辰。」

黑無常點頭,手指按在生死薄上,接著從生死薄上投幕出一道光影,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元都是關於上面記載的叫做池月的人的信息。

「太多了,僅憑一個名字根本找不出來。」白無常看著那光影搖頭。

黑無常也擰著眉頭,他掃了風玫一眼,想到什麼,又快速往生死薄上點了幾下,接著光影上的信息一變:無。

「查無此人?」白無常詫異。

黑無常看著風玫:「名字有錯誤。」

風玫原本好奇地盯著那生死薄的,聽到自己的名字有錯誤,下意識地來了一句:「池月就叫池月啊。」

【宿主你是想讓他們發現你不是池月嗎?哪有自己這樣說自己的名字的啊!】系統哀嚎。

黑無常盯著她:「池月叫池月,可你不是池月。」

風玫:「……」不是吧,這就發現了?

她微微偏頭,一臉懵懂:「那我是誰?」

「應該是你輸入的生辰錯了吧。」白無常明白髮生了什麼,顯然剛剛黑無常是輸入了生辰才將那麼多池月排除掉,可是不想排除的一個不剩。

「她是純靈至陰的鬼體,近百年內,只有那一個時辰,不會錯。」黑無常看著風玫的眸子略顯深邃,「所以一一」 而韓曉汐此時臉上的表情就更加誇張了,一雙精緻水潤眸子死死的盯著盒子中的樹枝,顯然已經對這株所謂的靈藥也有點動心了。

「靈藥,原來真的是靈藥啊!太好了……」杜紅星瞪著眼珠子喊了一聲,然後宛如看見了稀世珍寶一般直接伸手蓋上擺放藥材的盒蓋,彷彿想要將靈藥收回去。

「杜總,您這是什麼意思啊?」

張小莉伸手攔了杜紅星一把,表情不解的問道。

「是啊,杜總來之前咱們可是說好了,無論這株藥材是什麼寶貝,你最後都要拿出來拍賣的,你現在想要把藥材收起來是什麼意思?」林秋水面無表情的沖著杜紅星問道。

「對啊,杜總你若是此時把靈藥收起來,那豈不是把我們當成猴耍了?」

「杜總,做人不能這麼不地道吧!」

眾人反應過來之後紛紛站起身沖著杜紅星喊道。

杜紅星扭頭看了一眼包間的裡面的人,緩緩放下手中的盒子,然後輕聲沖著宋大師問道:「宋大師,您覺得這株靈藥咱們如何拍賣才合適啊?」

宋大師聽到這話以後,扭頭看了一眼沙發上面的陳天,面無表情的說道:「杜總,你也太心急了吧?咱們今天既然喊來了這麼多的藥材專家,你們也不要因為老夫的一人之言就確信這株藥材是靈藥,大家若是有什麼不同的想法可以說出來啊,要不然萬一今天是老夫眼拙了,看錯了,那豈不鬧笑話了?」

「宋大師,您就別開玩笑了,您都已經證明這株藥材就是靈藥了,現在誰還敢反駁啊!」杜紅星表情無奈的說道。

「也不一定!」

宋大師淡淡一笑,然後扭頭看向了林秋水身邊的章老輕聲問道:「章老,您是咱們江南省出了名的藥材專家,不知道您現在對老夫剛才那番話有沒有什麼異議?

「宋大師見多識廣,老夫雖然對藥材方面有所研究,但這也是平生第一次看見真正的靈藥,所以我並無什麼異議!」章老伸手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汗珠,表情緊張的回了一句。

「呵呵!」

宋大師聽到這話以後淡淡一笑,然後扭頭看向包間裡面的其他專家,輕聲問道:「其他人有沒有什麼想法?都可以說出來的,不用擔心!」

諸位專家連忙搖了搖頭,畢竟剛才就連在藥材界最為權威的章老都已經選擇沉默了,其他人肯定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多說什麼。

「既然大家都沒有什麼異議,那杜總您現在可以開始拍賣了!」

宋大師扭頭看著杜紅星輕聲說道。

「好好……」

杜紅星聽到這話連忙點了點頭,然後猶豫了一下,輕聲說道:「我覺得既然這株藥材是靈藥,而且今天還耗費了宋大師這麼大的力氣,所以起拍價格自然要比尋常藥材高一些,宋大師您覺得把起拍價格定在一千萬怎麼樣?」

「拍賣上面的事情老夫就不過問了,你們研究就好!」宋大師坐在沙發上面,雙眼半睜半閉,完全就是一副看淡錢財世外高人的模樣。

「好,那我就決定了,這株靈藥的起拍價格為一千萬,諸位可以出價了,價高者得!」杜紅星笑呵呵的沖著眾人喊道。

「我出一千萬!」一位青年面無表情的喊道。

「兩千萬!」韓曉汐根本沒有詢問陳天的意見,便直接開口喊道。

「三千萬!」林秋水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加價。

杜紅星看見眾人爭先恐後的競拍藥材,心裏面都快樂出了花,之前臉上的愁容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則是燦爛的微笑。

別人可能不清楚,但是杜紅星自己心裏面卻非常的明白這株藥材是他花了五十萬從一位農民手中買下來的,原本是騙一騙在場這些權貴子弟,小賺個幾十萬就可以了,但是萬萬沒想到最後竟然歪打正著直接弄出來一株靈藥,!

此時的拍賣價格已經到了三千萬,就算最後以三千萬的價格成交,除去給宋大師的兩千一百萬,自己還能剩下九百萬,轉手就能掙八百多萬,杜紅星怎麼可能不開心呢!

「我覺的你們現在出價是不是有些太著急了?」就在這個時候張小莉打斷了眾人的競拍。

眾人聽到這話以後紛紛扭頭看向了張小莉的位置。

「張小姐,您這話是什麼意思啊?」杜紅星愣了一下,表情不解的問道。

「是啊,剛才宋大師不是已經向我們證明這株藥材確實靈藥了嗎?怎麼不能競拍了?」

「對啊,你不會是打算讓杜總不賣了吧?」

眾人紛紛沖著張小莉問道。

「你們不用著急,先聽我把話說完!」

張小莉看著眾人淡淡一笑。

包間瞬間安靜了下來,都在等著張小莉說話。

「事情這樣的,大家都知道這位雖然宋大師是我帶來的,但是我也不能確定宋大師剛才說的那些話是真的還是假的,畢竟我跟宋大師也是認識不長時間!」張小莉緩緩說道。

「張小姐,剛才宋大師可是已經都證明了這株藥材確實是靈藥,你現在有這麼說話,到底要幹什麼啊?」杜紅星聽到張小莉的話心驚肉跳。

「杜總,你看你急什麼啊?讓人家把話說完嘛!」張小莉看著杜紅星嬌嗔了一聲。

然後繼續說道:「如果今天你們真的拍賣了這株靈藥,拿回家一看不對勁不是靈藥,那最後豈不是都得找到宋大師算賬?」

「但是宋大師一直都是雲遊四方的,即便是我都沒有辦法找到宋大師,到時候你們又會把這筆賬都賴在我張小莉的頭上,我可不想擔這個責任我告訴你們!」

宋大師跟杜紅星兩人聽到這話以後,全部都露出了不悅的表情。

「張小姐,那你現在是什麼意思?」杜紅星猶豫了一下,皺著眉頭問道。

「我的意思非常的簡單,既然幾天來了這麼多鑒定藥材的專家,那就讓這些人全部都點頭承認這株藥材是靈藥,然後你們再進行拍賣,這樣的話,就算以後出現了什麼問題,那也是你們自己帶來的專家出了問題,跟我還有宋大師沒有關係!」張小莉抱著肩膀輕聲說道。

而眾人面面相覷,臉上的表情彷彿有些為難,畢竟這些專家此時也不想擔負這個責任。

「章老,您說句話吧,咱們這些人中就數章老您最見多識廣了,你若是都沒有什麼意見,我們自然也不會有什麼意見!」一位帶著眼鏡的中年人面無表情的沖著章老說道。

章老臉上的表情十分難看,他沒想到眾人竟然會讓自己說這種人。

此時他如果說這株藥材不是靈藥,他又找不到什麼理由,而且剛才那截樹枝散發出的藍色光芒以及他看見的白色蓮花都是真實存在的,章老自己本身就沒有見過真正的靈藥,自然也不知道靈藥到底是什麼東西,此時要是說是靈藥,以後要是出了什麼問題,自己還要擔負責任。

所以章老現在非常的為難。

「章老,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不必太過緊張,畢竟我也有看走眼的時候!」宋大師笑呵呵的沖著章老說道。

「……」

章老沉默了片刻,輕聲說道:「不瞞各位,老夫也從來都不曾見過真正的靈藥,但是我從宋大師的說話來看,這株藥材確實有非同尋常之處,哪怕不是真正的靈藥,應該也是一株罕見的奇珍異寶,所以這株藥材到底值多少錢諸位還是自己掂量吧!」

眾人聽到這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無奈,因為他們知道章老這句話說跟沒說沒有任何區別。

張小莉十分不屑的笑了笑,輕聲說道:「原來被外面傳的神乎其神的章老先生其實也不過如此嘛?到了關鍵的時候竟然還打起了馬虎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