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幾乎各宗各派,林楠都悄然光顧一次,然後送上一部完整的修鍊之法,甚至還有陣法煉器之法,符文之法也都有悄然傳下去。

有競爭,才有進步,這點林楠始終相信。

而今,就是這般!

東海修鍊界,要更熱鬧了! 覃力把手機遞過來,讓覃毅看信息。「爸說,傅存在私底下清算三叔的資產,有可能傅存想對三叔下手,怎麼好端端的傅存就拿三叔開刀了,不會是先拿三叔再動我們吧?」

「我們跟紀澌鈞有合作,不會。」果然,紀澌鈞開始調查了,他心裡有顧慮,卻不能不回去。

「這樣也好,傅存出手,咱們就省事,不用跟三叔撕破臉皮了。」

笑著的覃力看見只有黃航一個人過來,「白一近呢?」

黃航把手上的東西遞給覃毅,「這是他給你的東西。」

什麼意思?

覃力望著覃毅從文件袋拿出來的東西。

一張支票,一封信,一式兩份解約合同?氣惱的覃力問了句,「他又在耍什麼花招?」

從來沒想到會有這一幕的覃毅,拆開信封的手指有些顫抖。

信紙里,只有短短的幾行字跟一個署名。

【謝謝你讓我找到屬於我自己的人生,這筆錢足夠支付違約金,多餘的是賠償陶瓷的錢。——白一近】

看見覃毅要起身,覃力一把拽下人,「二哥,這一定是他欲擒故縱的手段。」

「毅總,一近說,他現在有他自己想過的生活,他不想跟你走了,還讓我轉達他的歉意。」

「什麼玩意,這白一近,給臉不要臉,要沒我二哥他能有今天,怎麼,喬隱都死了,他還指望紀家的人能接受他的存在,真是笑話!」

把東西放在桌上的覃毅立即給白一近打電話。

在陽台背靠著沙發白一近握著酒杯,一口口咽下杯里的酒,原來睹物思人的酒,是這種味道。

笑著的白一近,撐著臉,通紅的眼睛一直看著一遍遍打進來的號碼,含著眼淚捂著不知道是在笑還是在哭的嘴巴。

這是他第一次知道,原來毅總也會這麼緊張他。

持續撥打的號碼在中斷後,就是一連串的信息,最後沒有信息了,就是社交賬號上源源不斷的語音跟文字彈過來。

撿起手機的白一近,把發來的信息全部看完后,點開輸入框,輸入一段文字發送出去后,關機的白一近,第一次知道原來世界是那麼安靜……

被蓋去光芒的他,原來也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員。

他想起當時,自己沒有作答的問題。

在他印象中,喬隱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閉上眼睛的白一近,回想起的,都是喬隱溫和的笑容,還有替他扛住一切的背影,這樣的喬隱,就是他印象中的喬隱。

……

次日上午。

望見航站樓的喬隱,心裡不知為何多了幾分沉甸甸。

「你侄子打算開一個經紀公司,想簽他一近哥。」

想起自己這張臉,喬隱心裡多了幾分難堪,「你的計劃,不是要讓他回到覃毅身邊?」

「我就一個兒子,計劃沒他重要。」

早上白一近在個人賬號上,發了一條跟覃毅旗下公司解約的消息,對於這件事覃毅那邊沒有任何回應,但是他知道,白一近是不可能離開覃毅,應該是有什麼計劃安排才發這條消息。

一直等著喬隱表態,沒想到臨下車了,都沒說話。

把人送上飛機后,在回去的路上,前排傳來費亦行的聲音。

「紀總,我覺得,應該適當製造點機會,是不是該給白一近發個信息?」

收回目光的紀澌鈞低著頭繼續看著手機。

在費亦行偷偷注意著他家紀總的動作時,駕駛室那邊突然傳來一句,「亦行,你什麼時候給我機會?」

冷下臉的費亦行沒有搭理姜軼洋。

車裡好不容易恢復安靜,突然就響起一句輕飄飄的聲音。

「趁著還有台階,人家也願意陪你做助理,差不多就得了,一年了,再不下小心台階塌了。」

「紀總,您能繼續沉默嗎?」姜軼洋自己願意做助理關他什麼事。

敲了敲車窗示意姜軼洋靠邊停車。

車子剛停住,紀澌鈞就自己推門下車,「我還是打車回去吧。」

紀澌鈞剛下車,一輛跑車就停了過來,精神抖擻的紀優陽沖著紀澌鈞揮手,「二哥,二嫂讓我來接你回家吃飯了。」

跟到這來了,那喬隱的事情肯定也知道了。「嗯。」這個紀優陽,又跑回家,看來得找人把紀優陽帶走才行。

應了一聲的紀澌鈞,路過停在路邊的車輛時,提醒紀優陽一句,「別讓他們跟著。」

「是。」

……

跟著喬隱一塊回去治傷的王珩,把人送到位置后,特別交代空乘不要去打擾喬隱有事就來找他。

為了方便照顧喬隱,王珩的位置安排在喬隱的對門。

半個小時后,飛機準點起飛,進入巡航,進來送食物的空乘走的時候順手把門關了,為了方便照顧喬隱,他是不會關門,喝了口水的王珩正要起身去開門,就聽見有腳步聲路過,這雜亂無章的腳步沒有輕重,不像是空乘。

就在王珩推開門之前,對面的門已經關上了,左右一切正常不像有什麼奇怪舉動,開了門回到位置的王珩繼續吃東西。

來之前,在紀家吃了一些東西的喬隱,上了飛機后,因為臉上的傷陣陣刺痛,吃完止痛藥,喬隱就睡下了,睡得正沉,好像有東西從他腳邊爬了上來。

睜開眼的喬隱下意識叱喝了一聲,「誰!」

隔著被子揪住那隻胳膊,熟悉的感覺讓坐起身的喬隱愣住了。

衝進來的王珩,語氣緊張,「隱哥,出什麼事了?」

「沒事。」

「隱哥,是不是傷口痛,止痛藥吃了嗎?」

看見王珩走過來,喬隱遞了眼門外,「我要休息,沒叫你別進來。」

「哎。」艙內燈光昏暗,根本看不清什麼的王珩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把門關了就回到自己那邊。

收回腳想出去確認下門關緊沒,腳剛下地,從被子里爬出來的人就將他抱住。

從來沒被白一近這麼抱過的喬隱愣坐在那裡,雙手都不知道該放哪兒。

「你敢再丟下哥試試看,我就把這部飛機給炸了!」

沒有錯,真的是他……

止痛藥也止不住的傷痛,讓因為自己的容顏不敢直視白一近的喬隱低著頭語氣冷漠,「你要找的人,不在這裡。」

「上飛機前,我給他回信息了,他知道你還活著,不敢得罪紀澌鈞,一定會答應解約。」那蓋著紗布的半張臉一直低著像是不想讓他看見。

「你們有什麼計劃,我沒興趣參與,你是自己走,還是我讓王珩叫空乘送你?」白一近的出現,讓毀容的他難堪到恨不得鑽到洞里,又一次背過身,將人推開。

面對再一次抱過來的人,喬隱想把人趕出去,一隻藍色的紙鶴遞到他遍布傷痕的手背上,見他不收,就塞到他手底下。「我已經學會摺紙鶴,你喜歡什麼顏色的,我都給你折。」

那還是一貫硬氣的話,此時卻多了幾分他從來沒聽過的溫柔,抓住紙鶴的他,看著手裡的東西,這一刻,若不是臉上的傷一直在痛,他還以為自己在做夢。

在他眼裡,喬隱出身優秀,從頭到腳都散發出自信,此時窘迫自卑到不敢抬頭的模樣,讓白一近深刻認識到自己的過錯。

怕碰到喬隱的傷口,就帶著喬隱的下顎推向自己這邊。

那通紅灌滿憂傷情緒的眼眸,還有一點生氣都沒有的臉,是他從來沒見過的模樣。

對上白一近眼中的可憐,正要回過臉的喬隱,眼角上的觸碰,讓他愣了一下,回過臉,他就看見往後收的臉龐。

無聲對望中,他看見了在自己面前小心翼翼沖著他笑的白一近。

儘管他再因為驚訝反應遲鈍,也知道,白一近在等的是什麼。

拉過白一近的手,將手裡的紙鶴塞回白一近的手裡,他無法抬頭直視白一近的眼神,他怕自己心軟,「你走吧。」

「白景行。」

眼前的話讓收回的手頓住在白一近手背上。

「那是我的原名,我打算改藝名,叫喬言樂,你說適不適合我?」

聽懂意思的喬隱,眼中的波瀾很快就恢復平靜,「這個名字不適合你。」白一近對覃毅的心意,他是看在眼裡,不可能一朝一夕就改變,「珍惜自己在乎的人,別失去了才後悔。」

再一次從后摟住要離開的喬隱,害怕喬隱丟下他,白一近用力抱緊喬隱,「我失去過一次,所以我看清了,我不想跟他走,我想陪你去治傷,等你好了,我們一起回家。」

他失去過,所以懂得後悔是什麼滋味,握住白一近抱著他的手,反覆摸著的喬隱久久沒說話。

「你喜不喜歡我的新藝名,喬言樂?」

心裡害怕的白一近,一直緊緊抱著人,等著回答。

就在他以為喬隱要趕他走時,一隻手繞過他身後將人攬入懷中,「白一近,是原著中言樂的真名。」

喬隱的回應,讓高興的白一近壓制著內心的歡喜,當又一次知道有人會縱容自己時,不需要有任何顧忌的白一近,哼了一聲,「哥就知道你沒膽量拒絕我。」

「我是認真的。」

「你少蒙我,我看過書,根本沒提到過這個名字。」 地球,發展的如火如荼,熱鬧不已。

東海修鍊界,現在越發的健全了。

越來越多的修鍊者湧向東海修鍊界,一個個大小不一的修鍊者家族,修鍊者宗門冒了出來。

很多散修之人找到了各自適合自己的地方,和真正的修鍊界一般,有了規模,有了競爭、。

在人皇親自宣布的半年後小比的刺激下,各大宗門家族都在努力。

一旦奪得名次,便是大量的資源獎勵。

華夏大地現在修鍊者眾多,資源雖然豐富,但實際上轉化率很差。

能稱的上資源真正足夠的,也就是人皇!

而今,人皇開口了,自然讓人期待不已。

競爭出現了,爭奪也出現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廝殺!

弱肉強食,這就是修鍊界的本質表現,也是修鍊界能發展到更強的一眾表現。

那麼多的修鍊者,各國都有,自然有矛盾,有仇怨。

哪怕是人皇座下各脈,也一樣存在爭分。

各宗之間不存在敵對關係。

但要競爭!

競爭使人進步,這句話說的沒錯。

再加上東海妖族的奮起反抗,使得東海越發熱鬧,更是在快速進步著。

林楠也在東海龍門坐鎮一個月,一邊指導著黃小琥修鍊,一邊指導一群剛剛入門的龍門弟子。

這兩千人,最強的化靈境,最弱的只有普通下品修士境。

龍門考核,不會因為實力的差別而佔據優勢。

終於,一切完全走上正軌,凰炳成了龍門大長老,負責照料龍門具體之事,林楠再度撂挑子走人了。

雙石村仙宮內,林楠舒服的躺在門口,身邊的石桌上擺放著各自靈果,小日子再度悠閑起來。

其他事情,現在找不到他,雖然他是門主,是老大,但有人幹活。

悠然自在,林楠很是滿意。

日子,就該是這麼過。

算算時間,從仙界歸來,快一年的時間了。

日子過的真快。

這一日,林楠這邊接到趙春農的電話,讓林楠大為意動。

心中微動,便出現在新城外的實驗室外。

「老師。」林楠看到一臉激動的趙春農,開口叫了一聲。

趙春農此刻很激動,看到林楠直接將手中的東西遞了過來。

有小麥,有稻穀。

「林楠,成了!」趙春農語無論次了。

專研十幾年,這一刻他的喜悅比之前轉眼間超級蔬菜瓜果種子更激動。

這是真正的造福全世界人民的好東西!

「老師別激動,您說。」林楠輕笑,讓趙春農平復下來。

趙春農擺擺手,他無法讓自己平靜下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