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再到後來的戰事,也是她父親極力挑起的,說起來這絕對是她父親的錯。

陸方也沒有理會其他人是什麼目光,在這裡胡亂走動,目光一直在這些人身上落下,想找到藍正雍,無奈的是,人數實在是太多了,有上萬人的存在,陸方走了許久,都沒有從中發現什麼熟悉的臉孔,讓陸方產生了一絲無奈。

「算了,這麼多人,逐個逐個看的話,也不知要找到何年馬月,還是等到時這裡打開的時候再從中尋找吧,我相信藍正雍絕對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的。」

很快陸方就做出了選擇,決定等這個湖面開啟之後,再找藍正雍。

「小子,這個想法的確挺不錯,那你就在這裡靜靜的等候吧,其實你的實力到了這個階段,足以說明你個人的天賦,根本就不需要進入這個空間里修鍊。」

天老對陸方的做法也是十分贊同,也知道陸方已經做出了相應的決定,準備用自己的實力上升到那個境界,說起來,這也是天老期待的,雖說稍微需要多花一點時間,但比起那個根基不穩來說,天老更偏向於這個。

就這樣,陸方在現場閉目養神,形成了一個盤腿的狀態,靜靜的修鍊體內的元力。

神醫廢柴妃:鬼王,別纏我 也不知過了多久,陸方突然感覺後面傳來了一股沉重的腳步聲,緊隨著一股不懷好意的氣息傳來,讓陸方硬生生從修鍊中醒過來,不由得回過頭一看。

發現這是之前想和他結盟的那個中年大漢,只見他臉上出現了一絲的獰笑,手中還提著那把看上去霸氣十足的大刀。

「小子,我不是和你說過嗎?如果在讓我再次遇到你的話,老子就要把你大卸八塊,你的運氣真是不好,既然你這麼不聽話,老子今天就讓你嘗試一下我的厲害。」

說著,中年大漢臉上的獰笑越來越濃,手中的大刀更是被他高高舉起,隨後往陸方的脖子部位抹來,看他這一個攻擊,想在一招之內把陸方給解決,對此,陸方臉上出現了一絲冷笑。

就在這男子的大刀快要砍到陸方脖子處的時候,陸方伸出兩隻手指,輕輕一夾,看上去強大無比的大刀硬生生停頓下來,陸方用兩隻手指砸住了大刀的攻擊,臉上還出現了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

如此一幕,可把這中年男子給驚訝到了,更是張大了嘴巴,簡直能塞進一個雞蛋。

他也是非常驚訝和驚恐,如何也沒想到陸方的實力如此強大,之前他也是看到陸方年紀輕輕,肯定不會有多強的實力,才會想著欺負陸方。

畢竟在這種地方人越少,對他來說就越有利,能驅趕一個,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看到陸方的動作,他就知道自己踢到了鐵板。

「我本來是不想搭理你的,沒想到你如此冥頑不靈,既然如此,就休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說著陸方也不管中年男子是什麼樣的表情,突然出現了一股精純的元力,元力之中還發出一絲淡淡的紅色光芒,這把鋒利的大刀在此時竟變得通紅無比,就好像遇到了什麼極其灼熱的東西一樣,讓這把刀變成了剛從火爐里拿出來一般。

要知道陸方的元力可非同一般,身體里可是有著地心之火的存在,地心之火可是有的極其強大的溫度,甚至能焚盡萬物。

只是不到兩秒鐘,男子手中的大刀開始慢慢融化,緊隨著一股極其灼熱的感覺傳來,讓他不由自主的放開的這把大刀,下一秒,大刀已經變成了一團液體。

中年男子眼中的恐懼之色變得越來越濃:「我……對,對不起,我不知道閣下………..」

中年男子的身形不斷後退,眼底帶著驚恐,身體在發顫,說話的時候更是斷斷續續的,根本不能形容如今的驚恐,陸方也不準備和他多說這麼多的廢話,下一秒出現在中年男子面前,對其就是一拳轟出,中年大漢的身形立馬被擊飛了出去。

陸方也是盡量選了一個沒這麼多人的地方擊去,只是中年大漢的身體不斷飛去,撞向了一個人。

就在男子的身體快要撞上這個人的時候,這個人輕輕的伸出手,往旁邊一甩,中年男子的身體就如受到什麼壓迫一樣,倒在了旁邊。

這樣一幕落在了陸方眼中,讓陸方凝起了眉頭,離陸方不到一百米處,兩個人靜靜地站在那裡,身材高挑,從外表看上去就知道肯定是女人,一身白皙的衣服給她帶著飄逸之感,只是臉上戴著一個面具,緊緊把臉龐給蒙住,根本看不到容貌。

剛剛她們在剛才出手的時候,表明了她們的實力,讓旁邊許多人紛紛投去了驚訝而又驚恐的目光。

沒想到兩個看上去身材很好的女子竟然有如此實力。

此時,剛才出手的那女子目光緊緊的盯住陸方,眼中還帶著一絲怒意,不得不說的是,那雙冷酷的眼眸十分漂亮,十分好看。

「真是不好意思,剛才這傢伙來找我的麻煩,一時之間也沒有控制好自己的力度,給兩位帶來了一定麻煩。」

為此,陸方開口道歉,雙手對其作出了一個抱歉的動作。

原本陸方認為這件事絕對沒有想象中的這麼簡單,畢竟在這裡的人都是那種心高氣傲之人,都想踏足證道大陸。

如今這兩個女子只是淡淡的看了陸方一眼,其中一個女子也伸出手扯了剛才那出手的女子,向她遞過去一個制止的眼神,這女子原本眼中的冰冷也因此消失不見。

但她也沒有說話,就這樣回過頭,不準備搭理陸方。

陸方倒是多看了這兩個女子一眼,眼中出現了一絲疑惑。

我怎麼感覺這麼奇怪,這女子好像在哪裡見過,身上的氣質怎麼有一絲熟識的味道?

雖然心中很疑惑,不過陸方也沒有說出來,既然對方不願意搭理他,陸方自然也不會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

就這樣,陸方回到了剛才修鍊的地方,繼續靜下心來,有了剛才那前車之鑒,接下來沒有任何人找陸方的麻煩了,剛才出手的那中年大漢,早已經把被打成了重傷躺在地上。

時間就這樣1分1秒的過去,陸方已經陷入了修鍊中,卻並沒有發覺之前那名女子再次把目光移到了陸方身上,眼中還露出了一絲複雜之意,最終還是離開了目光。

三天時間不過轉眼就已經過去了,陸方在修鍊中,時光也是過得非常快。

在陸方專心修鍊的時候,天老的聲音突然響起:「小子,差不多就可以了,已經快到空間開啟的時間了,你還是先盯著再說吧。」

聞言,陸方趕緊停下手中的動作,從地上站起來,目光緊緊盯著處於中央的湖水。

陸方離那湖水起碼有上百米的距離,這個地方處於高勢,在這裡的視野十分寬闊,其他人早已經圍在了湖邊,看樣子隨時都有可能進入裡面,他們都是一些實力不是很高的人,也只是投機取巧。

想趁亂的時候爭取一個位置。

可惜他們都想多了,就在這時,一道道強大無比的氣息頓時傳了出來,這些氣息絲毫沒有掩蓋,那些實力弱的人不由自主的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道傳來,他們也在不停的後退,因為這種氣息實在是太強大了,硬是讓他們和湖面保持了十米。

只見五名身上散發出凌厲氣息的人出現在湖邊,他們每一個人都是臉色冰冷,目光如炬,緊緊的盯住那已經開始微微顫抖的湖面,這正是空間開始的前兆。

陸方眼睛眯了起來,因為從這五名強者的身影中,他發現其中一名正是他在找的藍正雍。 「這傢伙果然在這裡,這一點我倒是沒有猜錯。」

陸方冷冷一笑,也不準備隱藏,在他準備前往湖邊的時候,現場突然發生了巨大的變異。

原本開始動蕩的湖面,這一刻變得更加顫抖,就好像水杯中的水受到了搖晃一樣,湖面變得左右搖晃的,簡直堪稱神奇。

這樣的一幕硬生生讓陸方停止了步伐,說實在的,他還真的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如果是海邊的話也就算了,可在深山之中的一個湖泊,居然還有這種景象,的確算得上是奇觀。

更為重要的是,天空已經慢慢的灰暗了下來,電閃雷鳴,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有誰在這裡渡劫飛升了。

隨著湖面的震撼和搖晃,天空中的暴雷也越來越像緊,隨著一道如水桶般粗的雷電,突然迎面轟來,不正不巧,剛好轟打在這湖面之上,硬生生在這湖面之上,開出了一個如黑洞一般的口子。

這口子中還散發出一種讓人很為舒服的氣息,這一個黑洞中還傳來一股異樣的靈氣,讓人感覺心曠神怡。

看到這一幕出現,周圍的人不由自主的出現了濃濃的貪婪之色,這麼一個空間可是能讓人無視所有瓶頸,並且順順利利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那些實力低的人有巨大幫助,只要他們進入了這個空間,最起碼可以上升好幾個等級,對於他們來說簡直是致命的誘惑,而對於那些證道強者來說,簡直是一個通行證,只要進入了裡面,出來就可以有踏入證道大陸的實力。

在這裡每一個人都想得到進入裡面的位置,無奈,在這個空間當中,只要進入了十個人,就會直接關閉,這過程中還有人剛進入的話,會被這些能量風暴所擊毀。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黑洞洞的洞口,眼中的激動絲毫沒有掩飾,只有陸方驚訝的看著這黑洞,說實在的,他對這黑洞也沒有太大的興趣,畢竟天老告訴他,靠本身的實力進入那個境界是最為強大的。

以陸方的實力和天賦肯定能踏入傳說中的境界,但現在他必須要解決一些特殊人物,比如藏在人群中的藍正雍。

這一刻,陸方沒有任何猶豫,從這高地上一躍,往黑洞跳了下去,準確無誤的落在了黑洞邊緣,只見陸方身體上發出一股極其凌厲的氣息。

讓周圍那些強者感覺一陣心驚不已,從陸方散發的氣勢上,他們能判斷出來,陸方絕對是證道強者,如此年紀達到這種實力,絕對算得上是牛逼轟轟的。

不僅如此,連那幾名證道強者也感覺驚訝不已,在場這幾名強者,沒有哪一個歲數不超過50,陸方不過是20出頭,就已經到了證道實例,此等天賦簡直讓他們感到羨慕。

「藍正雍,你不要躲避了,躲避是沒用的,趕緊出來和我一戰,無論如何我也不會讓你進入這裡。」

陸方沒有理會其他人用什麼樣的目光看著他,只見他的目光落在了幾名證道強者其中之一,不過陸方看的這個人卻是一個看上去起碼有80多歲的老頭。

老頭聽到陸方的話后,眉頭明顯一皺,很快就舒展開來,也沒有說話,繼續裝瘋扮傻。

我喬裝打扮得如此之好,這小子是絕對不可能認不出來的。

藍正雍可是經過特意的喬裝打扮,也花費了巨大的本錢,才把自己喬裝打扮成為一個老頭,就算出現在這裡,也不可能被人認出來,特別是他體內的氣息也被特意隱藏,陸方是絕對不可能知道的。

因此,藍正雍也在鑽牛角尖,因為陸方根本不可能認出他。

可是下一秒,藍正雍就睜大了眼睛,因為陸方身體已經化為了一道殘影,迅速的往他攻擊而來,附帶乳白色光芒的拳頭上,帶著濃濃的凌厲氣息,期間還帶著一絲凌厲的拳風。

我去,這小子還真能把我給認出來,這小子果然不一般。

就算藍正雍再怎麼傻,也知道陸方把他給認了出來,也是二話不說,伸出手對著陸方的拳頭就是一拳轟出,兩者的拳頭瞬間撞擊在一起,對方卻不由自主的往後面倒退了好幾步。

說起來,陸方也算得上是吃了個小虧,因為他已經足足退了十米之多,反觀藍正雍,不過是小小的後退幾步,再怎麼說藍正雍也是證道大圓滿的實力,陸方剛剛晉陞證道強者,兩者之間的差距還是有那麼一點。

對此,藍正雍眼中充滿了驚訝之色,之前的陸方是一個十分弱小的凝神強者,轉眼卻變成了證道強者,這情況他不可接受。

也太不可思議了吧,才這麼一點點的時間,就已經到了證道實力?

藍正雍心中又是驚訝又是嫉妒,陸方的天賦讓他眼紅,若是他有這樣的天賦,早就已經統治了整個藍怒大陸。

「藍正雍,少給我在這裡裝瘋賣傻,別以為你喬裝打扮,並且限制了自己的氣息,我就發現不了你,我跟你說,你的氣息我永遠忘不了。」

陸方也不在乎剛才是不是吃了小虧,因為這早就已經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了,畢竟兩者之間的實力有一定差距,出現這種情況也是理所當然的。

藍正雍也知道陸方已經發現了他,喬裝打扮也不準備再隱藏,把掛在臉上的這些鬍子白頭髮之類的全都給拉扯了下來,原本的真正面目展露在大家面前,臉上卻帶著一絲冷笑:「陸方,你竟然還追到這裡是吧?難不成真的認為自己很牛逼了?認為打敗過我一次,就能打敗我第二次?」

藍正雍心中也十分的沒底,畢竟陸方這小子實在太詭異了,凝神期的時候就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實力,現在陸方的實力再度提升了,也不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他能確定對方肯定是使用了什麼特殊的秘法,強行提升本身的實力,要是陸方再次使用那一個秘法,他肯定鬥不過。

現在這一番話,說出來也是充充面子,不過他的話讓周圍的人驚訝,看陸方的目光更是帶著濃濃的恐懼。

畢竟藍正雍剛才表現出來的實力說明了是實打實的證道強者,方才的一個對碰中,他們也能發現陸方的身體後退了好幾米,說明他的實力一定是證道後期以上。

可藍正雍卻說曾經輸給陸方一次,說明陸方的實力絕對不僅只有這麼一點,這種事情發生在一個20出頭的小子,就如同做夢一般。

「嗯,如你口中所說的,我能打敗你第一次,也能打敗你第二次,藍正雍,今天我們就來做個了結吧,當初我看在藍櫻的面子上,想給你留一條活路,可惜你沒有珍惜,如今我們只能再次兵刃相見了。」

陸方的臉色變得徹底冰冷了起來,如果不把藍正雍給解決掉,天府以後肯定會受到這傢伙的威脅,他也明白野草吹不盡春風吹又生的道理,讓藍正雍繼續活下去的話,會是一個潛在威脅,如果到時挑起了什麼事端,就不好收場了。

陸方遲早有一天都要離開這裡,所以必須要解決這一個麻煩。

「留我一條活路?說的倒是這麼好聽,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麼,如果我留在現場,就算沒有被你殺掉,肯定也會被你廢去所有修為,你真把我藍正雍當是傻子是吧?」

藍正雍哈哈大笑了出來,就好像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

「藍正雍,你已經失去了原有的良知,一味追求權力,還可以手足相殘,你這種人,就不該擁有這樣的修為,應該讓你喪失所有能力,見識一下這個世界的人情冷暖,我這麼做完全是為了你好,但你依舊是執迷不悟,我只能對你痛下殺手。」

貼身狂醫俏總裁 說著,陸方身上的凌厲氣息再次展露了出來,眼中出現了濃濃的戰意,自從達到證道實力之後,陸方再也沒有嘗試過指本身的實力,藍正雍剛好是他練手的對象。

要知道陸方原本就有越級殺敵的能力,再配合上他那特殊的鬥技,雖然差距兩個小等級,說不定還真的能有一戰之力,就算打不過,陸方也絕對能保證不會被對方殺掉。

況且陸方手中還有一個特殊的寶貝還沒有用呢。

「好啊!既然你小子都已經追上門來了,我要是不應戰實在是太浪費了,我就倒要看看你陸方到底有什麼樣的能力,也剛好可以一雪前恥。」

感受到陸方濃濃的戰意,藍正雍也出現了濃濃的殺意,對於陸方,他已經恨到了心裡,因為陸方統領天府把整個皇朝都給推毀了,這對於他來說簡直就如殺父之仇一般。

對此,藍正雍作出了一個防禦的姿勢,並沒有主動攻擊,目光緊緊的盯住陸方的一舉一動,絲毫沒有想攻擊的意思,讓陸方感覺到奇怪不已。

不過陸方也沒有多想,快速衝擊而去,拳頭不斷的擊打而出,配合著那靈活的身法,一時之間也和藍正雍打了個你來我回的。

現場的人也不著急進入哪個空間,因為他們知道,在沒有人進去之前也不會關閉,況且現在有這麼精彩的戰鬥,他們也想八卦一番,倒要看看是證道後期大圓滿的強者比較厲害,還是年紀輕輕的天才厲害。

兩者如今的戰鬥不斷擊起,戰鬥異常的激烈,招式層出不窮。

經過了五分鐘的打鬥后,兩者非常默契的分開,目光緊緊的對視的對方,可陸方心中卻升起了一絲異樣,總是感覺有哪裡不對勁,但具體哪裡他又想不明白。

「天老,你有沒有發現有哪裡不對勁?剛才在攻擊的時候,這個傢伙一直處於防守的狀態,好像並沒有想主動攻擊的意思?」

對於天老,陸方是極其信任的,遇到不懂的立馬詢問,希望天老會給他提出什麼看法。 「小子,你這都看不出來嗎?這個小子之前突然逃跑,不過那時候他已經被我限制住了內力,而且身負重傷,照道理來說,他已經完全失去了戰鬥力,可在事後,他竟然能破除身體的重傷,還有能力離開,說明他肯定是觸動了什麼秘法。」

聞言,陸方睜大了眼睛,不說還不要緊,一說起來他還真的想起了這麼一回事,當時的藍正雍可是身負重傷,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可是在那種時刻,他塞進了一顆藥丸,身體的傷勢就已經被壓抑住,還徑直轉身逃跑。

速度只增不減,肯定是觸動了某些秘法,剛才他看到陸方的時候,眼中也帶著一絲心虛,很明顯,這個秘法讓他產生的巨大的副作用,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如此喬裝打扮,說明他心中非常虛,也害怕再次遇到陸方。

想到這裡,陸方的嘴角不由露出了一絲邪邪的笑容,身體的氣息也淡了幾分:「我就奇了怪了,藍正雍,你現在怎麼就不還手?你應該恨不得喝我的血扒我的皮才對,怎麼就這麼平靜,這可不像你的性格哦。」

知道了這一點之後,陸方也不著急,也想看看藍正雍會表現出什麼樣的態度。

藍正雍眼中不由自主的出現了一絲慌張,不過很快就平復了過來,隨後冷哼一聲:「要不是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我一定會動手把你給殺掉。」

雖然口中這麼說,但藍正雍的心中也不知有多麼慌張,如陸方口中說的,他的身體的確沒有恢復過來,之前吃下的藥丸,屬於那種極其極端的葯。

雖然能壓制他身體的傷勢,也能加強他的實力,但唯一致命的缺點就是讓他這一段時間裡實力減弱一大半,當然,也可以強行把自己的實力給提升上去,但會讓他的身體越來越糟糕。

所以,在剛才戰鬥的時候,藍正雍能做的也就只有被動的防守,表現非常的吃力,不過被他緊緊的掩蓋住,其他人並沒有發現罷了。

「是嗎?既然如此,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將我制裁。」

說到這裡,陸方也不準備和藍正雍多客氣,只見他拳頭上出現了濃濃的凌厲之氣,緊隨著整個人的氣息再次狂暴湧出,身體也出現了一個極其詭異的動作,下一秒,身影消失在原地,連殘影都沒有留下,周圍圍觀的強者睜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小夥子也強得太離譜了吧,不過是20出頭就有了這樣的實力,太牛逼了吧?」

「對呀,如果我有這樣的天賦,肯定會成為絕世強者,說起來可真的是人比人,氣死人了。」

…………

周圍的人一陣感嘆不已,在場的這幾名證道強者卻是皺起眉頭,他們的實力自然能看清楚陸方如今的速度,也能捕捉到陸方的身影,不過陸方展現的速度也讓他們感到驚訝。

換做是他們的話,和陸方進行對抗,的確會感覺到濃濃的壓力感,因為他的速度比起他們這些老傢伙來說更快了些。

藍正雍也是被嚇了一大跳,雖說實力限制了,但他也能捕捉到陸方的身影,可惜的是,在他反應過來的那一刻,陸方已經出現在他面前,拳頭帶著絲絲勁風,在他的胸口部位轟來。

藍正雍心中大驚,快速的舉起手中的拳頭,想和陸方幹上這一拳,讓他沒想到的是,兩者的拳頭碰撞在一起的時候,陸方嘴角突然微微上揚。

此時,藍正雍感覺到一股激烈痛意從拳頭上傳來,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拳,卻感覺自己受到了20次以上的攻擊。

砰!!

一擊下來,藍正雍被打飛出去,還撞倒了好幾顆樹,口中的鮮血再也忍不住狂噴而出。

看到這樣的一幕,陸方更加堅定心中的想法,藍正雍這傢伙是真的沒有完全恢復,這對陸方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好機會。

對此,陸方也沒有多想,身形再次一閃,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把五彩光刀,這正是陸方的本命武器,只見陸方手中的武器上發著濃濃的黃色光芒,直奔藍正雍的心臟部位刺去。

要是藍正雍被這一劍刺中必死無疑,畢竟他正處於受傷的狀態,根本就無力躲避,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陸方已經來到了他面前,手中的佩劍更是來到了離他心臟不到一厘米的地方。

獵戶出山 眼看就要刺進藍正雍的心臟。

「不!」

藍正雍也知道他已經躲不了這一劍,臉上出現了濃濃的不甘心,口中的怒吼更是直接爆發而出。

只可惜,這把劍已經進入了他的身體,穿過了藍正雍的心臟。

噗!!

一口鮮血狂飆而出,藍正雍眼睛睜得極其的巨大,他如何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如此窩囊的死在這裡,這是他永遠也沒有想到的一點。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