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本來他是以為自己都已經算是自信過頭以至於到了有些自戀的地方。

但是,怎麼都沒有想到的是,這個世界上,真的就是強中自有強中手的。

或者說就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就連眼前這位胖得出奇,走路都要面紅氣喘心跳加速的仁兄,也還會是有這樣的雄心壯志。

或者說,也可以如此的深具自信。

甚至,就可能就是更加一廂情願的自我感覺良好。

也還不管呈現在面前是事實還是臆想,又是什麼樣的,或者具有多大程度真實性的事實,本人反正就那麼信了。

還是深信不疑的那種呢。

只是那得是要克服多少與現實生活以及世俗的審美標準的矛盾衝突以後,同時又得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夠實現心理的重新建設,或者才能夠一再地說服自己啊?

就是那樣的情況是真實存在著的,是在真實世界裡面也有樣本的。而不是只存在於自己的臆想當中呢。

醫行天下 他這就是很有些佩服對方的了。

不過也沒有想到什麼話去反駁,更不會想到要去反駁什麼。

只是靜靜的聽著對方,扯完這些明顯有些言過其辭的夸夸其談。還真的是有那樣的感覺,就是對方剛才整個一系列的話。

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自己才有這樣的錯覺。

但就是非常真實的在心裡浮現出來。不管人家表現出來的都是什麼程度的懇切和誠實。

就是不管對方是說了些什麼不可思議的神奇事迹,也不管對方的描述是有多麼真實或者出奇離譜。

反正聽了也就是聽過了。

只是選擇不相信也不多想什麼。更不會想到要表什麼態。

好像是那些話風,只是嗖的一聲,就從左邊的耳朵一下子穿過另外那邊的耳朵。

然後突然就徹底消失不見了。

(三)

另一方面,倒是在自己的心裏面信馬由韁,想東想西。

他覺得自己其實已經是表現很好的了。之所以還是要遭遇到這些不順利的事,完全就是因為運氣不夠的緣故。

或者是因為運氣不夠好。

因為他是很不幸的和本地人的思維方式完全不搭界,或者就是根本就是想法相反的南轅北轍。

比如,就拿剛才人家傳授的逗女孩子開心快樂的經驗之談吧。

他是一直覺得,真是要那個樣子的去做,不過就是在插科打諢啊。

或者就是毫無營養的神情語氣都很輕佻的調笑而已。

而且那樣就會是非常愚昧,同時也很輕薄的行為。

但對方卻偏偏要說成,那樣的手法才會是包含著真實貼切的愛的力量。

反而是自己一直希望她能夠理解和接受的,也是自己一直很得意與擅長的,輕車熟路而且還是收放自如的那些情真意切的直抒胸臆的表白方式和手段,倒是成為別人眼裡無知無畏的肉麻和鄙薄了。

這都是些什麼樣的道理啊?

簡直就是來自於另外一個世界,另外一片星空的文化嘛。

他覺得自己是越發的困惑了,感覺就是進入了層層的迷霧。

當然自己本來就是從迷霧的森林裡面跋涉過來請教於人的。

目的就是要走出那一片的迷幻世界呢。

只是幾乎就是完全沒有達到目的啊。

他心裏面就想,看來這次還是沒有請教到正確的人,也還沒有在一個正確的時間和地點。

心急火燎之下的問道於盲,不過就是會讓自己變得越來越迷茫而已。

真實的情況,一分半分都緩解不了的。

可能唯一聊勝於無的地方,就是和對方自說自話那樣,各自都是把自己狠狠地誇獎了一番吧?

反正這裡也都是和天底下其他的地方差不多的,吹牛既不用交稅,也還不用承擔什麼法律上的責任和後果。

就是簡單的從聊天解悶打發時間這個角度來說,胖子同學也都是和他自己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那樣的絕配呢。

而且傷心的人,遇到那種自以為是的話簍子,往往就真的會是如同黃河泛濫那樣,一發不可收拾的了。

就當是兩個無聊的人,在一起胡天海地神吹鬼聊混時間的吧。

他嘆了一口氣,不過心裏面還是有些不甘心。

就想,反正都是白費力氣和口舌那麼久了,乾脆還是死馬當活馬醫吧。

就是再怎麼對自己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幫助,聽聽別人那些有趣的想法總還是不錯的啊。

於是就再次向對方發問到,

「那為什麼她又是會覺得我是那種目的性很強的人,而且還動不動就說成是程度很嚴重的那種?說起來我都需要在規定的時間裡做好什麼事情的了呢。」

「那明明就是和真實的情況一點不符合。因為我的生活節奏,的的確確就已經是很緩慢的了。」

「不要多想什麼。人家都說了,那只是你給人的一種感覺而已。而感覺嘛,總是既有對的也還有不對的。而且既是有真實的,也都有不真實的。」

「所以,你為什麼就還覺得有必要那樣子的去看重和在乎呢?」

「也許人家只是隨便說說,心裏面當時想到了就直接衝口而出罷了。就是所謂的有口無心呢。」

「而且你是最清楚自己每天的生活或者每天的節奏的了。那麼對自己的生活,也總是你自己才最有發言權的嘛。」

「雖然你也沒有什麼辦法可以阻止,然而別人要說些什麼就能改變得了真實的情況嗎?」

「或者別人說什麼,你也能夠聽得進去嗎?你也能夠接受得了的嗎?尤其是如果那些說法確實是很明顯地和事實相距太過於遙遠的話。」

「那倒是差不多的。」

他想了想,接著對方的話說到。

「估計那真是因為她太不了解我的緣故。」

「她其實根本就不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所以嘴上說的也是以為或者覺得那樣的措辭,而不是說我一定就是那樣的人,那樣篤定無疑的說法啊。」

「而且就算是在這件事情上面,是她有錯而你自己並沒有什麼錯。或者她就是多多少少也還對你有所了解的。出現這種情況也都是情有可原的。」

對方插話道,

「因為這種事情,最後也總還是要取決於她能不能夠真正地理解和接受你。到了那樣的一個層面,才能夠是談得上什麼合適與不合適的話題吧。」

「不過呢,」

對方也刻意的頓了一頓,然後又嘆了一口氣,像是很突然地想起來要賣一個關子。

就只是拉長了聲音,簡單的說了那麼幾個字。

「不過什麼?怎麼又來了啊?」

他也是有些著急的催促道,心裏面卻全是厭煩。

自己幾乎想要罵人的了。

重生六零:農女種田有空間 不過也就是在心裡暗暗的罵上幾句,

這裡的人為什麼一個個都是不能夠好好的說話呢?

要麼就是話裡有話,東拉西扯。

要麼就是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

甚至就是不斷的變過來變過去。

能不能試著變得簡單直接一點啊?那樣的話,不知道可以節約大家多少時間啊? 本是該沉浸在相親成功的喜悅畫面,可是因為一個男人的到來,整個場地,突然就變得凝重而肅穆幾分。

「你想要幹什麼?她都說不願意跟你走,你又何必再糾纏?」

哈根達冷冷的瞪了一眼梁景銳,自然是認為,像喬語這麼漂亮的姑娘,肯定有大把的追求者。

梁景銳只是其中一個愛,而不得又喜歡死纏爛打的狗男人罷了!

可是伴隨著對方囂張的氣焰,梁景銳還當真就咽不下這口氣。

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喬語,沒有多說些什麼,反倒是將目光移到了哈根達的身上,「都跟你說她已經名花有主,糾纏不清有意思嗎?」

聞言,哈根達卻不由得嗤之以鼻,「的確是名花有主,接了我的音樂球,自然就是喜歡我。不像某人,和那舔狗有什麼區別?」

這番話說的,實在是有些過分。

喬語下意識的捏緊拳頭,若是在平時,必然是咽不下這口氣,可是此時此刻,不就是個大好時機嗎?

「不行,我絕對不能出面,只要和他感情破裂,哪怕走的時候,能為他減少一點痛苦,也是值得的。」

喬語深深的吸了口氣,一想到離別的時候,梁景銳會為了自己痛不欲生,茶飯不思的場景。

喬語實在是有些於心不忍,所謂長痛不如短痛。

既然不得長久相愛,那又為何要固執糾纏。

現在讓他恨自己,以後說不定還會忘卻,重新找一個新的歸宿。

然而,哈根達也不是什麼善茬,看他那魁梧的身材,黝黑的皮膚,應該是從某個少數部落來的。

此刻直接玩起了自己的短袖,露出了十分強健的肌肉。

這才又拱起自己的肱二頭肌,在他的面前秀了一把,「你看你,瘦的就跟個火柴似的,有本事咱們就用男人的方式來決鬥一場,看看誰配得上!」

看著兩個人的身材差異,梁景銳雖然個子上佔優勢。

不過對方這麼發達的肌肉,看的卻有些讓人唏噓。

聞言,梁景銳微微嚅動手腕,下意識的搬動了幾個手關節,只聽得啪啪作響。

隨即,這才又跟著冷笑一聲,挑眉問道:「你確定要以男人的方式嗎?我怕你輸不起!」

他梁景銳,這高個子可不是白長的!

對方沒有回答,直接脫了衣服,露出自己那壯碩的八塊腹肌,直接將在場的人看懵了。

尤其是那少女,眼睛更是直勾勾,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的慾望!

「天哪,早知道這麼厲害,我剛才就應該去搶的!」

「現在有些後悔了,好羨慕搶到球球的那個女孩子!」

在場議論的,大多都是一些姑娘。

所謂人不可貌相,鬼知道這一副平凡的外表下,居然會隱藏頗深。

所謂喜歡健身的男人最優秀的,這一點無論到哪裡,似乎都行得通。

梁景銳淺笑一聲,隨意的扯了扯自己的休閑T恤,這突然順著脖子一拉。

瞬間的功夫,男人赤裸著上半身,同樣是八塊,塊塊分明,而且凹凸有致,堪稱完美。

既不顯得太過於壯碩笨重,又不會顯得瘦小,正好將她的身材襯托的淋漓盡致。

「哇,我想要嫁給這個男人!」

「天啊天啊,這樣的腹肌我愛了!」

一瞬間的工夫,在場響起一片嘩然。

那少女們瘋狂的尖叫聲,差點沒有讓喬語當場去世。

下意識的一隻手堵住耳朵,卻沒來由的多了幾分鬱悶,「公共場合脫衣服,一點也不注意形象!」

說白了,就是心裡有些吃醋,捨不得讓別的女人看罷了!

哈根達卻一臉輕蔑的看著對方,「像你這樣的,不去參加那些選美大賽,真的是有些可惜了呢!」

赤裸裸的諷刺,梁景銳確定不生氣,直接一手化掌沖他微微勾了勾。

哪怕是毫無聲息,也將對方給挑釁了個透徹,這明顯是看不起他呀!

他跟他甩了一眼主持人,這才又跟著說道:「主持人,麻煩你替我們倆做個公證!」

聽聞此言,主持人連忙點頭,這可是一場難得的大好戲!

正規的比拼不算打架!

隨即,忙不停將話筒堵在水邊,這才站到二人中間,一副裁判員的架勢,估計以前有經驗。

跟著忽然大喊一聲,「開始!」

一瞬間的功夫,還跟他毫不猶豫,赤手空拳就沖了上去。

這拳頭出的又快又狠,如同豆沙包一般。

然而,看著這樣笨重的步伐,梁景銳微微一個側身快速的躲了過去,手直接在他的後面推了一把。

還沒有用任何的技術含量的招式,這傢伙就一個踉蹌,一把單膝跪地。

就差一個女人站在他面前,至少能保持個求婚的姿態,還不算是這麼丟臉。

場子下面響起了一陣嘩然,有些人情不自禁的開始了漫無目的的嘲笑。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