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你想什麼呢你!」喵靈娜紅著俏臉道:「結婚之前,我還是不會讓你和我發生關係的,你不要痴心妄想!」

為了震懾葉修,喵靈娜晚上睡覺,把她的小獅子也搬到了床前。

大小床鋪合在一起,寬度一口氣增加到五米左右。

喵靈娜擔心葉修晚上亂來,把獵槍和刺刀放在「三八線」上面,只要葉修敢越線,立刻就得死!

這也太殘暴了吧?葉修看著床上的獵槍軍刀,渾身上下都是一個哆嗦,今晚一定得把持住啊!

喵靈娜看葉修很緊張,還特意安慰道:「老公你放心吧,母妃說了,就算你不小心碰了我,只要你不是故意的,我們也會原諒你的!」

「還是母妃大人通情達理。」葉修心頭一松。

「但是!」喵靈娜話鋒一轉獰聲說道:「母妃說了,你敢不小心碰到我的話,我們就切了你,把你變成一個太監,讓你一輩子不能再碰我!」

卧槽!葉修大吃一驚,後退了好幾步說道:「七公主你不要亂來,我還是去樓下住好了,告辭!」

這尼瑪不是要命嗎?

萬一半夜不小心翻滾一下碰了你的話,那老子命根子都要沒了!

「站住啊你!」喵靈娜急匆匆追了上來,抬手保住葉修的手腕,嬌聲說道:「老公我和你開玩笑了!只要你不對我做那種事兒就行了,我遲早都是你的人嘛。」

這還差不多,不然的話,老子無論如何也不會繼續在你這兒逗留半分鐘,不然我連做你男人的資格都沒有了。

「你先出去!」喵靈娜說道:「等我們兩個人脫衣服鑽進被窩之後,你再出來,去吧去吧。」

「你不是說不脫衣服的嗎?」葉修詫異道。

「啊!」喵靈娜公主大驚,臉色漲紅道:「我的確是不會脫衣服的,但是我還要脫鞋子,你不許看,快走!」

你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你不脫衣服,還讓我出去做什麼?

葉修也不想點破,轉身要走。

喵蓮臘王妃突然開口了:「葉修,你可不可以以幫助我做一點兒小事情嗎?」

「母妃您想做什麼?」葉修恭敬問道,「只要我可以做到的事情,我一定幫您。」

喵蓮臘紅著臉頰說道:「葉修,我和娜娜在獵場跑了一天,我們想洗澡……」

「這屋內沒有浴池!」葉修攤手說道,「如果你們願意的話,我可以用盆子給你們打來一盆水水,你們在樓上洗澡,我下樓。」

「不用了不用。」喵蓮臘連連搖頭道:「我們今天可以不洗澡了,不過我們兩個人跑了一天,累得腰酸背痛,我們想……」

說到這兒,喵蓮臘紅著臉頰,無論如何也說不出來下面的話了。

葉修眉頭大皺,難道說王妃大人,是寂,寞難耐,想……

喵靈娜搶過來話頭說道:「葉修,我們想讓你給我們兩個人洗腳,可不可以。」

「你說什麼!」葉修大吃一驚,「七公主你可不要開玩笑,我可以讓女翻譯給你們洗,我自己說什麼都不行的!」

男兒膝下有黃金,這麼蹲下來給你們洗腳,我彎不下腰啊。

葉修轉身要走,喵靈娜急匆匆走上前,攔在葉修身前,她捂著臉說道:「葉修你不是真的愛我,你只是看中了我的身體……嗚嗚。」

「你別哭啊,你不要哭啊!」葉修被喵靈娜的哭聲鬧騰的心煩意亂,但想走又走不掉,因為小公主死死的抱著他的手臂。

葉修被小公主的哭聲刺得心頭一痛,給自己婆娘洗洗腳,也沒什麼丟臉的,反正這是房子內,別人看不到。

葉修靈機一動說道:「我的小公主,您不是要洗腳嗎?我下去給你端水呢,你坐著。」

「真的嗎?」喵靈娜這丫頭也是現實,立刻就不哭了。

甚至於她剛剛哭了半天,一滴眼淚都沒有掉下來。

葉修走到樓下,拎著兩個盆子上來,還拎了一桶太陽曬得熱騰騰的洗澡水。

葉修支起來兩個盆子,準備倒水,喵靈娜突然說道:「老公,不用這麼麻煩了,我們兩個人用一個盆子!」

這更加省事兒,葉修現在對喵靈娜是非常無語,但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葉修幾乎是被她逼著做的。

喵蓮臘含羞帶臊要脫下鞋子,喵靈娜說道:「母妃,你不要動,讓他幫你歇下來,你現在是顧客,他是服務員!」

卧槽,老子身價幾百億,你竟敢說我是服務員,你真能扯?

兩個女人四隻腳,一隻腳洗了五分鐘,一直到二十分鐘之後,才算是完事兒。

喵靈娜小公主滿臉幸福,喵蓮臘王妃卻是滿眼淚花。

喵靈娜解釋道:「葉修,自從我母妃嫁給父王以後已經有十七年沒有男人給她洗腳了。」

說道這兒,她話鋒一轉說道:「當然,我從小到大十七年,也沒有被男人碰過腳,你是第一個,我不希望這是最後一次哦!」

「呵呵,那以後再說!」葉修現在真是怕了這個小妮子。

「老公,上來休息吧!」十五分鐘后,樓下的葉修終於接到了小公主的命令。

跑上樓,大小兩個美女已經鑽入被窩,小公主特意和葉修湊在一起,距離非常近。

不過隔著一層被褥,葉修什麼也看不到。

趕緊睡覺吧!結婚之前,葉修沒想過要砰喵靈娜公主的身體,至少要等到她十八歲,結婚了以後再說。

關燈睡覺,葉修也忙了一天,現在很累。

……

喵靈娜還在葉修耳朵邊兒嘀咕,但是葉修卻進入了夢鄉。

門外,一群黑影鬼鬼祟祟的進入了獵場,來到葉修的小樓前。

「顏狼,這就是葉修那小子的老巢,正好他和那個小賤人分開了,我們先殺死他,再去殺死那個賤人!」

如果葉修在場的話,肯定能夠聽出來,這個聲音昨天射擊他的那個漢子。

「嗯!」另一個粗獷的聲音響起:「顏奎,你小子還算機警跑得快,可惜了顏素那個騷貨,真是可惜啊……」

粗獷聲音說的顏素,是昨天被葉修和雲嵐圍攻幹掉的那個女人。那個母夜叉是神仙島的公眾情人,男朋友數量極多。 風玫在公司附近買了一套房,將蘇黎安頓進去。

「你看看有沒有喜歡的。」

蘇黎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風玫從外面進來,扔了幾個劇本在茶几上。

蘇黎目光往茶几上一掃,看到幾個劇本的名字時,就呆住了。

「你……」他一時間竟失了言語。

他是真喜歡演戲,不然也不會一直堅持著。但是他知道,大多數上流社會的人都看不起演戲的,若她不喜,他想他願意放棄的。

他不會真的讓她成為他的金主,靠她養著,他已經計劃著等感冒好了就出去找工作,卻不想,她會將劇本送到他面前來。

而且,還是《帝凰》、《玄月之境》!

另外兩個劇本名字壓住了他看不見,但就這看得見名字的兩個劇本他都聽說過,一個是皇宮帝王權謀,一個是玄幻仙俠,都是明年檔期的大製作。

《帝凰》男女主已定,但據說最為神秘的男二還沒有定下來,這也是這部劇遲遲還未開拍的主要原因。

而《玄月之境》,為大IP火熱小說改編,其作者發出將要選演員的消息,公布該劇導演是業界內最有名的于波導演,立即受到眾多當紅明星關注。

於導要麼不齣戲,一出必是精品,他的每部戲都能捧紅一批人,簡直是神話一般的存在。

如今這部《玄月之境》連演員還未定下來就已經備受關注,可據說這劇本目前還在編劇也就是原作者的手中修改完善,現在怎麼會……

風玫看著他呆愣的模樣,微微挑眉:「都沒看得上的?」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這些是顧閱挑選的,然後她依照曾經在寧非那個世界的經驗看了一下,再次篩選之後挑出來的。

她走到蘇黎身邊,低頭翻著茶几上的劇本,從下面抽出一本來:「這五本劇本,分別包括宮廷、玄幻、青春、懸疑破案以及驚悚,但是只有這本青春校園的男主還沒定檔,人物設定我覺得也十分符合你的外形。至於其他的,男女主都已經定下來了,但是裡面配角也不比男主差多少,而且你剛剛起步,還是走穩一些好。」

蘇黎突然伸手抱住風玫的腰,將臉頰貼在她的小腹上:「覃總,你真好。」

她竟然自己還研究了一番,只為為他選出最適合的,她怎麼能這麼好呢。

風玫:「……」你丫的是花樣吃豆腐吧?!

「讓你挑劇本幹什麼呢!」風玫粗聲粗氣地扯開他,「真不喜歡我讓顧閱再給你換。」

被扯開,蘇黎乖乖巧巧地盤膝坐在沙發上,一股腦將茶几上的劇本都抱進懷中:「誰說不喜歡了,每個我都想要!」

她為他跳的,他每個都喜歡。

風玫看著他,宛若看一個智障:「還每個都想要,你咋不上天呢?立馬摔死你!」

蘇黎:「……」他也覺得自己智障了。

這五個劇本都是一個檔期,他只能選一個的。

伐開森!

「我……我先看看劇本,明天再告訴你我想要哪個好嗎?」金主就金主,反正他已經是她的小白臉了,有大腿不抱的是傻子! 顏奎說道:「大人,九江國的一個王妃,還有一個公主,都在小樓裡面呢,如果能夠殺死葉修,那……我要王妃,公主給你怎麼樣?」

「什麼?」顏狼驚訝道,「九江國的王妃和公主怎麼會在這兒?她們是王室人員,我們不能夠攻擊她們的!」

「哎!」顏奎說道:「大人,這深更半夜的,我們抓了她們之後,好好爽一次,然後幹掉丟進河裡餵魚,神不知鬼不覺,怕什麼?」

「這……」顏狼還是有些猶豫。

後面顏康說道:「大哥,你要是不敢的話,我們兄弟幾個上了,回頭我們兄弟吃到肉了,你可不要後悔啊?」

「去你媽的!」顏狼厲聲喝到:「都他媽別和老子搶,王妃是和公主都是老子的,等老子玩爽了之後,給你們玩二手貨就不錯了!」

顏奎說道:「大哥爽了之後,她們的屍體交給我來處理。」

「哈哈哈哈……」一群人爆出一陣兒猥瑣的笑聲,甚是陰森。

葉修現在可是築基期高手,警惕性非常高的,寂靜的夜空中,樓下有腳步聲傳來,那是非常清晰的。

「老公,我……」

「噌!」喵靈娜一句話沒有說完,葉修突然從床上挺起了身子。

喵靈娜被嚇了一大跳,張開嘴巴要喊,葉修急忙出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葉修小聲說道:「不要吭聲,一會兒樓下不管有什麼動靜,你們都不要下去,知道嗎?」

「嗚嗚……」喵靈娜急忙點了點頭。

她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葉修穿起來妥協起身下床,非洲天氣本來就熱,葉修穿的衣服單薄,晚上睡覺也根本就沒有脫。

公主在跟前呢,脫衣服那不是耍流氓?

葉修小心翼翼來到樓下,有人在撬門閂。

肯定不是什麼好人,要真是雲嵐她們過來的話,肯定會敲門,或者直接站在門口喊門的。

深更半夜有人來撬門,葉修要是再遲疑的話,那就是個傻子!

「嘟嘟,嘟嘟……」門閂真在逐漸鬆動。

撬門者的手段還算高明,動靜非常小。

門閂開了,房門「吱」的一聲開了,一個碩大的腦袋從外面伸了進來。

「啊!」這傢伙一扭頭就看到了埋伏在門側的葉修,驚叫一聲回身要退走。

「砰!」葉修全力一掌沖著此人的腦門打了過去。

雲嵐她們幾個人都是女人,如果是女人露頭進來的話,葉修肯定不會立刻動手。但這個人是男的。

那就肯定是陌生人了,陌生人撬門進來,我不往死里整你,我就得死。

一巴掌拍下去,此人悶哼一聲仰面朝天躺倒在地,當場七竅流血掛了。

「排雲掌!」門後面都是高手,眼見敵人出來,顏狼立刻爆出全力一招。

「砰!」葉修一掌迎過去,卻是未能擊退敵人,被敵人震得後退了幾步。

顏狼一招擊退葉修之後,自己也跟著退了兩步,但是他身後的顏康卻沖了上來,進了門內。

這些傢伙都是高手,葉修不敢怠慢。

「天崩拳!」葉修卯足了一口氣,發出來自己最為狠辣的一個招數。

顏康立刻舉手格擋。

拳頭打中之後,顏康臉色大變,這他媽不正常啊!這哪是什麼練氣小修,這分明是一個築基高手啊!

顏奎給顏狼的情報說,葉修是一個練氣後期高手,顏狼帶著兩個練氣後期,加上他自己築基初期。

再加上顏奎這個練氣後期,對付葉修一個練氣後期小雜魚,還不是手到擒來?

顏康錯判了葉修的實力,結局可想而知。

一拳打下來之後,直接打斷顏康手臂,重擊在顏康的胸口,顏康噗的一口老血噴出,身負重傷!

葉修衝上前一步,要解決了顏康,後面又傳來一聲怒吼:「賊子,休要傷我兄弟,納命來!」

葉修急忙側身躲避,嚴俊一招撲空,身軀一個趔趄衝到了屋內。

眼看顏狼也要衝進房間,葉修縱身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抬手一把死死關閉了大鐵門。

「砰!」顏狼在門外用力一擊,未能擊破大門,被擋在了門外進不來。

小別墅的大門,要抗擊草原上的鬣狗侵襲,實木門外面蒙了一層厚厚的鐵板,防禦力十分強大。

不然顏康他們也不用撬門了,直接一次性破門而入,豈不是很爽?

門鎖是被撬開的,並不是暴力破壞掉的,葉修再次關閉,門鎖閉合,葉修抬手把下面的安全鎖也給鎖死。

無論如何,不能讓顏狼衝進來,不然的話他們兩個高手一輪夾擊,咱們可就真的是沒命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