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傅父也二話不說的幫他的忙。

可在方樂蓉這件事上,傅父實在看不下去了。

自己的兒子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自私自利呢?

方樂蓉對他掏心掏肺,哪怕做不到喜歡,也用不著這麼傷害吧?

他絕對不會讓靖安,在方樂蓉受傷的時候,跟安清歡拜堂結婚。 第2069章雙生花:我會幫你的

傅靖安面無表情的跟自己的父親對視,半晌后,他拉著妞妞的手說:「我們不管他了,自己拜堂成親。」

沒等妞妞回答他,傅父勃然大怒,三步並作兩步,衝到了院子里,將中央擺放椅子和喜果的桌子,全都踹翻,又將到處掛的紅色綢帶和喜字扯了下來。

「我讓你拜堂成親!你給我滾!我們傅家沒你這麼薄情寡義的人!」

傅父隨手抄起一根棍子,抽打傅靖安。

村子里的人見狀,膽小的都被嚇得退出了院子。

剩下膽子大的在一旁勸傅父。

「你這是幹嘛?大喜的日子,打自己的孩子,多不像樣?」

「就是啊。靖安對你那麼孝順,你幹嘛打他?」

「樂蓉受傷,也不是靖安想要的結果。」

「有什麼事,咱們和和氣氣的談。」

眾人圍著傅父,令他動彈不得。

妞妞低聲對木然不動的傅靖安說:「今天的事,是我錯了。你先跟傅叔叔認錯吧,回頭,再算我們倆的恩怨。」

她厭惡傅靖安和方樂蓉,但傅父沒什麼錯。

何必因為她,搞得他們兩父子不和?

妞妞是好心勸解。

可落在傅靖安的眼裡,就成了她巴不得拜不成堂。

傅靖安目光森冷的盯著她,說:「你想都別想!我告訴你,今天我就要跟你拜堂成親!安清歡,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這輩子,我都要定你了!」

妞妞的眉頭擰成了一團。

他到底講不講理了?

說好的拜堂成親就告訴她,喬崢的住處,之後好聚好散。

怎麼現在又說這種胡話?

跟他在一起一輩子,還不如去死!

妞妞心裡不滿到了極點,只不過,現在所有人都在氣頭上,她不想火上澆油,所以沒說。

傅靖安看著父親,轉身,帶著妞妞要離開。

傅父急了眼:「你個孽障,要去哪裡!」

傅靖安沒有回答他。

傅父推開身邊的人,撿起一塊磚頭,想也不想就朝著傅靖安的腦袋,丟了過去。

所有人都沒想到,他會有這樣的舉動,當場傻了眼。

咚!

磚頭正中傅靖安的腦袋。

他身體微微震了震,隨即,無聲無息的倒下。

妞妞被他拉拽的趔趄了下。

等回過神來,看著身邊倒下的傅靖安,手無足措的站在原地。

其他人圍上來,扶起了傅靖安,七手八腳的把他抬去療傷。

等人群都散開,妞妞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去哪裡。

傅父經過妞妞的身邊,沉聲說:「安小姐,我家兒子跟你不合適,你還是儘快離開吧。」

以前,是他錯了。

幫助兒子,禍害人家的女兒。

可經過今天,他明白了,自己太過縱容靖安,他才會變成現在這樣。

從今以後,他都不會再為虎作倀,幫兒子任何事情。

傅父邁開腿,要去追那些人。

妞妞忽然伸手,拉住了傅父道:「傅叔叔,我沒辦法離開。你兒子綁架了喬崢,我只有留在他身邊,滿足他的要求,他才會告訴我,喬崢的下落。傅叔叔,若是您不喜歡我留在你們家,麻煩你告訴我,喬崢在哪裡。」

傅父眼裡閃過震驚,幾秒后,攥緊了自己的手,道:「我會問他的。」 第2070章雙生花:父子決裂

「多謝叔叔。」

妞妞感激道。

傅父聽言,心裡五味陳雜。

鬧到如今的地步,自己有很大的責任,哪裡能擔得起她一聲謝謝呢?

傅父嘆了聲氣,快步離開。

妞妞站在院子里,看到所有人都用古怪的目光,遠遠地看著自己。

沒再留在外面,而是徑自回了房間。

她不能走。

哪怕傅叔叔答應了幫助她,最後也無法確定,能不能套到喬崢的下落呢。

她得繼續等下去。

……

傅靖安的傷口被包紮好,沒看到清歡陪在身邊,眼裡閃過失望。陪在他身邊的人,勸說道:「靖安,你快把你爸氣死了,趕緊去跟他認錯吧。」

傅靖安沒出聲,走下了床。

踱步到門口,恰好看到了父親一臉陰沉的站在那裡。

而旁邊是神色蒼白的方樂蓉。

傅靖安看到後者就來氣,冷冷的哼了聲,打算直接走人。

方樂蓉眼淚啪嗒啪嗒的掉下來。

傅父沉喝:「你給我站住!」

「我為什麼要站住?你不是說,我們斷絕父子關係了嗎?從今天開始,你跟我再無瓜葛。」傅靖安冷漠的說完這番話,繼續往前走。

傅父氣的眼前發黑。

方樂蓉趕緊攙扶住他,說:「傅叔叔,你別為了我,跟他置氣了,不值得。」

「孽子,孽子!」

傅父除了這兩個字,再說不出別的。

……

傅靖安回到自己家,看到妞妞躺在床上休息,心裡憋著一團火,隱忍著沒發作,走到跟前,推了她一把說:「起來,把東西收拾好,我們馬上回A市。」

「不拜堂成親了嗎?」妞妞低聲問。

「你不是不想嗎?」傅靖安滿是譏諷道,「不拜堂成親,剛好遂了你的心愿。」

妞妞聽出來他話里的火藥味,沒有回答。

傅靖安也不想在這時候,再節外生枝:「趕緊收拾行李。」

「嗯。」

妞妞起來,把所有的東西都收拾好,放進了自己的行李箱里。

走到院子里,傅靖安已經找了一個村子里的年輕人,開車載他們回A市。

兩人坐進了車子。

正準備發車時,傅父帶著方樂蓉,急匆匆的趕回來。

「你要去哪兒?」

傅父扒著車門,著急的問。

方樂蓉哭喊道,「靖安,我錯了。我不該瞞著你,答應跟安清歡交換。求你原諒我,我再也不敢了。」

她害怕失去傅靖安。

若是知道,自己偷偷地代替安清歡拜堂成親,會鬧到如今的地步,打死她,她也不會答應安清歡的!

可不管他們怎麼懇求,傅靖安都不看他們一眼。

妞妞有些於心不忍,「你對你爸,幹嘛那麼絕情?」

王妃是隻貓 剛說了一句情,傅靖安惡狠狠地瞪著她說,「我對他們絕情?那你對我呢?安清歡,我為你做了那麼多事,你為什麼不肯回頭看我一眼?」

哪怕她只是施捨給他一個眼神。

他也不會那走到這今天!

妞妞囁喏道:「那不一樣的……」

「在我看來,就是一樣的!」

傅靖安冷聲命令開車的年輕人,「你給我開快點!不然,休想拿到錢!」

坐在駕駛座的年輕人,馬上加快了車速。

漸漸地……

傅父和方樂蓉,被遠遠地甩在了後面。

直到,再也看不到。 第2071章雙生花:跪下來,求原諒

傅靖安帶著安清歡回到A市,躲在郊區的公寓里,整整三天三夜都沒出門。除了給妞妞吃的,其他的……他什麼都沒做,也沒同她說話。

妞妞有些惴惴不安。

他是怎麼了?

難道跟父親斷絕父子關係,對他的打擊太大了嗎?

她很想問傅靖安,到底在想什麼。

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走到今天的田地,她已經不知道,該同他說些什麼了。

……

第四天早晨。

傅靖安明顯比之前開心了許多,特地早起做了一桌子吃的,並把她叫了起來。

妞妞坐在桌子跟前,有些食不下咽,咬著筷子,有些溫吞的開口:「傅靖安,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你是在擔心我嗎?」

「……」

妞妞沒點頭也沒搖頭。

傅靖安卻不在乎這些了,給她舀了一碗湯,語氣輕快道:「清歡,不用替我擔心。 盛世強寵:純禽老公梟寵妻 我爸跟我斷絕關係,只是一時氣糊塗了。等他冷靜下來,斷斷不會為了方樂蓉,跟我這個兒子鬧翻臉。誰讓我是傅家,唯一一根獨苗了呢?」

妞妞聽言,眉頭擰了擰,沒去動他端到自己跟前的湯。

傅靖安催促道,「你的胃不好,多喝點湯呀。等會兒,我們去把書瑤接回來。」

「接她做什麼?」妞妞心裡生出警惕心。

「我們是一家人,當然要在一起了。難道,你不想看到自己的親生女兒嗎?」傅靖安問。

「我……」妞妞頓了兩秒鐘,微微點頭:「我想見到書瑤,可我現在的狀況,不適合撫養她。」

「沒關係,我來照顧書瑤即可。」傅靖安溫柔的說,「清歡,你不用擔心。只要有我在,絕對不會讓你們母女倆受委屈。」

妞妞心裡湧出一股奇怪的感覺。

傅靖安怎麼好像,把她跟書瑤,當成自己的家人了呢?

可他們明明說好了……

拜堂成親后,就告訴她喬崢的下落,再也不糾纏她。

「傅靖安……」

妞妞想要張口說話。

傅靖安卻拿起勺子,舀了一口湯,送到她嘴裡。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