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此刻得到熟悉的感覺,他才覺得滿足。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世界上沒有絕對冷靜理智的人,男人在心愛的女人面前是沒辦法完全保持理智的。

司厲霆遇上顧錦,林均遇上譚洛汐。

有些事不是知道是劫是緣,總之就那麼開始了。

等你反應過來,你對她早就情根深種。

「均哥哥……」譚洛汐嬌聲嬌氣,「我快不能呼吸了。」

「笨。」

林均寵溺的颳了刮她的鼻子,「真想要了你,小妖精。」

「林特助,你載的誰啊?」

就在兩人打情罵俏之時,身後傳來一人的聲音。

譚洛汐心臟一緊,雖然他們已經分開了,不過會被人看到嗎?

她滿臉驚恐之色,林均捏了捏她的手,隨手關上了車門,將別人的視線阻絕開來。

「李助理。」

他的聲音平穩,沒有絲毫慌亂,這裡光線昏暗,他有十足的把握對方不會看到。

論起心裡素質來說,林均可是要比譚洛汐好多了。

「方便載我一程嗎?」

「不太方便,我們不順路。」

「我還以為是你車上多了女人的緣故,林助理藏的這麼緊,難不成是你女朋友?」

李助理試探性的問道,其實他一直都在跟蹤譚洛汐。

他想要看看她的男朋友是什麼樣子,自己會不會有機會。

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譚洛汐居然上了林助理的車子,要知道林助理一向冷漠,不管男女都不深交的。

譚洛汐是第一個上他車的女人,譚洛汐之前也說了是男朋友。

這兩人怎麼可能在一起?

看著他打開副駕駛,俯下身就沒有起來,兩人在做什麼想也能想到。

李助理不敢相信,他心中仍舊有些期望,希望林均否認。然而林均一字一句道:「是,我的女朋友。」 齊家人一大早就來了,足足等了三個小時,等待是每個人最厭煩的事情。

更不要說在這樣的節骨眼上,多等一分鐘公司的損失就會更加慘重。

齊爸爸的電話這一個早上就沒有斷過,全是傳來公司的消息。

各種中斷合作,提前結束合約,取消原材料供應。

從前大家都知道司厲霆厲害,不過真正領教過的才會刻骨銘心。

何止是厲害,簡直是慘不忍睹,猶如人間煉獄。

不過一個晚上而已,齊家就已經變成這個樣子。

「怎麼還不下來,都這麼晚了,這麼懶的女人還會有人喜歡。」齊嫣然有些不耐煩的說了一句。

「我家先生就喜歡我睡懶覺,礙著齊小姐了么?」一聲帶著笑意的女聲響起。

齊媽媽瞪了齊嫣然一眼,在這個時候她還亂說話!

有了上次的教訓,這一次顧錦穿著一條保守的裙子,外面披著一個小罩衫。

整個人流露出慵懶的氣息,分明沒有化妝,她的皮膚狀態卻十分好。

白潤的臉頰染上一抹嫣紅,天然的胭脂比起任何化妝品都要好得多。

一個女人過得幸福與否,從她的臉就能夠看出來。

顧錦被司厲霆照顧得很好,就想是一朵嬌艷的花,漂亮且艷麗。

她的頸項間還有一些暗紅色痕迹,證明著昨晚戰況的激烈。

本就到了夏天,又是在自己家,顧錦也就沒有刻意去遮掩。

當齊嫣然看到那些痕迹的時候心臟都在疼,她真的很難想象那個冷靜到極點的男人有一天會在女人身上留下痕迹。

「司太太,小女年紀小不懂事,她說的話你可不要放在心上。」

還是齊媽媽會做人,連忙笑臉相迎。

「二十一歲,不小了。」顧錦仍舊笑眯眯道。

「太太,先生讓你醒了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一會兒他忙完了下來陪你吃飯。」

「嗯。」顧錦朝著飯廳走去,「幾位請自便。」

齊家人等了這麼久好不容易等到她出現,齊家都急得火燒眉毛了,她還在氣定神閑的吃東西。

分明是她害得齊家人變成了這個樣子,她憑什麼!

齊媽媽看到齊嫣然臉色不好,趕緊拉了拉,現在齊家的生殺大權都在顧錦手中。

她就是神,自己得供著。

「司太太,相信我們來的用意你應該也知道,我們……」

顧錦喝了一口牛奶,放下杯子。

「齊太太,打擾人家用餐是你們齊家的禮儀?」

一句話雖然沒有帶著厲色,卻是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這是齊媽媽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

一直以來在她面前的顧錦就是溫柔的女子,現在齊太太覺得不太對勁。

「抱歉。」

齊太太說著就退到了一邊,之前人沒下來她們覺得著急,現在人下來了,你看著她慢條斯理進食會更難受。

估計現在每個齊家人都有一個想法,恨不得拿個大勺一口塞到顧錦嘴裡。

不管其他人在想什麼,總之顧錦慢慢吃完了東西。

等她吃完,悠哉悠哉往沙發上一坐,齊媽媽像個跟屁蟲似的跟在她身邊。

「司太太,你吃好了吧。」

「還行,齊太太,說吧,找我有什麼事情?」顧錦讓人泡了一杯熱茶,司厲霆最近都在喝這茶。

總裁的完美甜心 「司太太,今天來我們是來道歉的,昨晚的事情我們很抱歉。」

顧錦笑了笑,「給我們下藥,一句抱歉就可以了嗎?鬼知道你們下了葯想要幹什麼?殺人還是搶劫。」

「我們怎麼可能殺人?」齊嫣然憤憤難平。

「哦?不殺人,那給我們下藥想做什麼?」顧錦明知故問。

這齊家人還真是臉皮厚到了極致,明明知道司厲霆有老婆孩子,居然還做出這樣齷齪的事情來。

昨天她沒有說,不代表她不想說。

齊媽媽覺得自己要是不說實話,也太沒有誠意了。

為了打感情牌,她聲音更加溫柔:「司太太,我知道這件事是我們做的不對。

三年前你還沒有出現的時候,嫣然就很喜歡司先生,以前司先生經常來我們家吃飯。

在我們心裡就覺得司先生和嫣然是一對,我先生為了讓嫣然配得上司先生,將嫣然送出國好好讀書。

三年後回來司先生已經結婚生子,嫣然愛他太深,一時想不開才會走了岔路。

你也是女人,知道求而不得,誰沒有做錯過事情呢?司太太,如今司先生對我們公司遷怒,齊家就要滅亡了。」

她的話表面上聽著處處委屈,彷彿顧錦就是那個第三者,她家的女兒是受傷的那一個。

顧錦臉上笑意未減,「這麼說來齊太太覺得是我的錯了?」

「不不不,我沒有這麼說,我只希望司太太能夠理解一下,你幫忙給司先生說說好話,饒了我們齊家這一次吧。」

顧錦淡淡開口:「三年前我也在,我家先生和齊小姐並無男女之情。

不過是齊小姐救過他一次,我家先生對她,甚至對齊家頗多照顧。

你們捫心自問,如果沒有他的扶持,你們齊家這幾年能這麼順風順水?

不管齊小姐對他什麼心思,從頭到尾我家先生對她最多就是兄妹之情。

就算她對我家先生有愛慕之情頭腦不清醒,你們這些家長也不清楚?

分明我們已經結婚並且有一個孩子,你們卻包庇她來拆散別人的家庭。

如果你們成功了,那我這位司太太的位置是不是就要讓你們女兒了?

你們覺得我是聖母?你們害了我還要反過來幫著你們?」

顧錦一番話說得兩個大人臉上白一片紅一片,是啊,小的不懂事,他們都一把年紀了還幹這種事。

要是傳出去,她們還有臉見人?

「司太太,千錯萬錯都是我們的錯,你也是一個媽媽,你應該知道孩子的分量。

就算我們知道這是錯的,還是想要給孩子最好的一切,卻忽略了你的感受。」

「你們的對和錯和我無關係,要你們齊家破產的是我先生,你們要求就去求她。」

齊媽媽這才知道顧錦比想象中還要難纏,她臉色十分難看,「司先生的脾氣你也知道,他怎麼可能聽我們的話?

齊家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不過只因為一夜的時間公司股票崩盤,各方的合作商都要取消對我們的合作。

再這麼下去,根本就要不了三天我們家就會破產,你就大人有大量,給司先生求求情。

司太太,我給你跪下了,我媽心臟不好,如果齊家完了她也就完了。」

齊媽媽還真的雙膝一軟跪了下來,齊家如今這個樣子,她們是真的走投無路。

她本以為自己這麼慘了,顧錦一定會心軟,好歹自己是個長輩。

然而顧錦臉上的表情還是那麼淺淡,她將腿從齊媽媽的手中掙脫出來,雙腿交疊。

「齊太太,你是長輩哪有給我這個晚輩下跪的道理,你起來吧。」

齊媽媽聽她這麼一說,瞬間心情好了一些。

看樣子是自己的辦法奏效了,這個時候她要是再哭一下是不是效果就更好了。

「司太太,你就大發慈悲,你看你長得這麼漂亮好看,心腸肯定也好,就幫幫我們家吧,來世我當牛做馬也會報答你今天的恩情。」

顧錦放下茶杯,「齊太太嚴重,這件事是誰的主意?」

「是我女兒不懂事,一時鬼迷心竅才做了這些事。」

「既然是你女兒做的事情,為什麼她一副看仇人一樣的表情看著我?

要道歉,也是她來道歉吧。」

「你,你說什麼?」「我說啊……讓你跪下。」顧錦輕笑一聲。 李助理本以為林均會否認的,自己在公司也算老員工,對於林均和總裁都比較了解。

這些年來林均身邊連個母蒼蠅都沒有,更不要說是女朋友了。

他的身邊莫名其妙多了一個女人也就算了,這個女人還是辦公室的助理。

辦公室戀情這種事情李助理怎麼都很難和林均這種人聯繫起來。

「怎麼?我有女朋友很奇怪。」林均犀利的視線看來。

在司厲霆身邊呆久了,兩個人會潛移默化,林均冷起來其他助理也是很害怕的。

別看他的頭銜也是助理,其實人家真正的地位可要比助理高多了。

就憑司厲霆把公司所有重要的章都交給他蓋,可見他的地位。

「沒,沒有。」李助理有些不甘心,卻又無可奈何。

他很喜歡爽朗且大方的譚洛汐,可是李助理沒想到居然被林均捷足先登了。

現在回想起來,那一天自己給譚洛汐擦拭奶茶的時候,林均臉上那種表情。

他一直誤會了林均,以為林均是介意辦公室戀情,其實人家介意的不是辦公室戀情,而是吃醋。

所以他不讓自己叫譚洛汐洛洛,譚洛汐也說了她有男朋友的。

明明兩人是一對,可為什麼心裡還是這麼難受呢?

「早點回家。」林均向來就不是一個話多的人。

說完他直接離開,譚洛汐看著站在車窗外的男人。

她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外面是看不到裡面的,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她覺得李助理有些落寞。

「心疼了?」林均發現她在看李助理,帶著一些寒氣道。

「怎麼會,我和他又不熟,那個……林前輩,你剛剛是在吃醋嗎?」

林均向來都是酷酷的,很難想象他會吃醋的樣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