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對於這個組來說,她們三才是拖後腿的人。

「既然沒意見,那就動起來吧,衣服鞋子,該換的都去換了。妝也得卸,不然一會兒流淚流汗花了更不好看。」

聽到要卸妝,武螢臉色有些難看。她皮膚不是很好,五官也不是多好看,全靠化妝撐著。一旦卸了妝,直播鏡頭切到她這,她還怎麼圈粉?

「我不想卸妝。」

余淺看她一眼:「可以,卸妝不是強制要求,卸不卸都是你們的事,但是如果妝花了不要怪我沒提醒。」

武螢不以為意,又不是沒看視頻,動作幅度又不是特別大,能出大多汗把妝都給弄花?

這份不以為意,在因為壓腿痛的大哭后一抬頭看到鏡子里那個妝糊的媽都不認后,飄得無影無蹤。 花了一個下午加晚上睡覺的時間,余淺將整支舞蹈完全學會,此時未學過跳舞的三人還沒法完美做到劈叉下腰。

她們能不能完美做到,余淺並不在意。

對她來說,能讓這支舞蹈完整呈現在評委面前就夠了,至於更細節的東西會不會讓她們扣分,那是她們的事。

想不扣分,自己練啊。

別人該教的已經教了,其他的,自己不努力,別人也沒辦法。

接下來一周的時間,余淺都在帶著她們練舞。

因為她已經學會,所以在她們還在反覆練習動作的時候,她還有時間去做個飯,健個身。

就連睡覺都比別人早。

每次鏡頭切到這棟別墅,網友都在猜余淺又在幹嘛。

雖然討論度是最高的,但是人氣來說,余淺並不是第一。

因為參加其他省有幾個參加比賽的人都是通過其他方式出道過的,或是雜誌模特或是廣告模特,甚至有人已經是演員。她們幾個的粉絲比余淺多很多。

如果不是還有周景琛以及工作室其他藝人的粉絲幫忙投投票,可能連前三都上不去。

可就算其他的人粉絲願意幫忙,可是從根本上來說這些粉絲並不太關注模特這個行業,給她投票也只是給自己偶像面子隨手的。

如果余淺想讓自己人氣穩定下來,還得靠自己的實力。

每天短短的直播鏡頭,她更多的是在健身做飯中度過,努力度都比不上同一棟別墅的女孩們,自然無法展現屬於她本身的實力。

同時,這種狀態下,不喜歡她的人也很多。

人氣投票在十月七號晚上八點結束,第一場比賽的直播在十月八號的早上十點。

省決賽第一場直播時間從十月八號早上八點開始,直到十月十四日下午四點結束結束。每天十二個小時,六個省各兩個小時的時間。

比賽期間,除了三位評委,現場還會有100名觀眾。

賽制採用兩兩對抗的形式,贏的那一組每個人額外加五分,輸的那一組不會扣分。每組個人評分評委各佔30分,另外十分來自現場觀眾。

淘汰的選手為現場評分的后五十名。

第一場就淘汰一半的人,這個賽制在一開始就知道,但是現在依然覺得很殘酷。

七號下午一點,已經結束當天工作的周景琛回到酒店,發現余淺的人氣排名還在第三位,與第四位差距並不大。

想了想,拍了正在看的直播,發到雲博上給余淺拉票去了。

周景琛v:「給小師妹打call,小師妹真的超厲害~」

語氣很是蕩漾,和他平時的畫風完全不一樣。

一些敏感的粉絲已經發現了不對勁,可更多的粉絲還是在哈哈哈調戲周景琛,然後再去給余淺投票。

這些粉絲只得壓下心裡那絲感覺,也加入調戲偶像,給余淺投票的隊伍中。

周景琛都出手給余淺拉票了,工作室其他藝人也只能跟著幫忙拉票。

到八點結束投票時,余淺的人氣排名已經超過前兩人,排在第一位。

這種別人幫忙拉票的行為自然引起了那兩位選手粉絲的不滿,可是她們的不滿對余淺的粉絲來說根本無所謂,反正余淺排名已經第一了。

有人願意主動給余淺拉票,那是余淺自己厲害有人脈。要是不滿,大可讓別人也給自己偶像拉票啊。

要是做不到,那就閉嘴自己去肝投票自己去安利偶像,讓偶像有更多粉絲。 網路上的熱鬧,余淺並不知道。

她早早的解散隊伍讓大家都回房間好好休息一晚,以報名明天能用最好的狀態上場。

十月八號早上六點,結束一晚教學的余淺從小洞天出來,起床收拾。

邊洗漱邊想著小洞天里的課程。

現在紅孩兒他們的課程早就跟上了余淺,高中知識已經教的差不多了,至於大學知識。

一來她還沒上大學,二來大學那麼多專業她也不可能都了解,所以她這老師生涯估計快結束了。

剩下的還是繼續交給各位聖人吧。

等結束高中課程,她再進小洞天就可以不用上課了。

到客廳發現沙發上坐了一排人,余淺嚇了一跳。

「你們坐這幹嘛?」

「緊張,睡不著了。」孟蘿語氣幽怨。

她們六人因為緊張,從三點過開始就陸陸續續醒來,只有她一覺睡到六點才起。

余淺嘴角抽搐,早知道她們這麼緊張昨晚就不讓人早睡了,還不如繼續聯繫,累著了就睡得著了,也不會因為緊張休息不好了。

見她還進廚房做早餐,蘇念大驚:「你還吃早飯餐,你不擔心肚子鼓起來嗎?」

「放心吧,按我們的舞蹈風格,節目組提供的服裝絕對不會是緊身或者露腰這一類性感的,完全不用擔心露出肚子。」

六人想了想,好像是這樣,那些古典舞者好像都沒有穿性感服裝的。

「如果不怕到時候體力不支表現的更不好,也可以不吃。」吸了口麵條,余淺又說了一句。

六人這才反應過來,她們其實昨天就沒吃晚飯了,如果現在還不吃早飯,真的有可能體力不支。遂一一起身,去廚房做吃的。

她們這幾天不是沒想過和余淺一樣大吃大喝,但是每次這種想法一出來,腦子裡就會循環余淺那句天生吃不胖。

最後還是怨念滿滿的吃營養餐。體質不同,還是不要作死的好。

七點,節目組的車到達山莊門口,這些別墅里的女孩兒輕裝上車。這個時候,川省的一百位選手才正式見面。這段時間,除了本別墅的幾個人,大家基本沒見過別人。

因為都在努力練習,沒空串門,自然也不認識其他房子里住的選手了。

坐在車上,余淺閉眼養神。有時間打量針對其他人,不如趁這時間調整狀態。其他六人有樣學樣,跟著余淺閉眼養神。

七點半,到達川省電視台。

因為是直播,而且還有觀眾,相比體育館,還是電視台的演播廳更適合這次的比賽。

到達演播廳,取了自己這組的服裝,余淺幾人就去換衣服了。因為動作迅速,她們這組是第一個化妝完成的。

待編導來通知準備上場的時候,第一組的人還沒化好妝,慌得手忙腳亂的。

上場順序早在昨晚就已經抽籤完成,余淺這組運氣不錯,第五個上場。

她們的競爭對手是另一個舞蹈組,排在第六個上場。

坐在後台,通過電視台提供的電視,其他未上場的選手也能看到她們的表現。

坐在對面的另一個舞蹈組,明顯的對余淺她們有敵意,而這邊除了余淺,其他人也對對方有敵意。

到現在為止,沒有人知道其他人的表演到底是什麼,只能通過服裝來判斷。

從服裝來說,余淺這一組最為顯眼,紅色漢服簡單利落,細節處又不失柔美。另一個舞蹈組白色裙子加高跟鞋,其他的,有穿禮服的,也有穿常服的。

互相打量間,第一組已經上場。 第一組手裡都拿著話筒,穿著禮服,不用猜都知道是聲樂。

果然,第一組是唱歌。

英文歌《Letmeloveyou》是有加國歌手JustinBieber唱的一首歌,整首歌旋律耐聽,由唱歌這方面厲害的人唱出來的確好聽,但是由模特大賽這群非專業人士唱出來就有些不忍直視了。

特別是唱得人裡面還有一個五音不全的,這就很頭痛了,從評委和現場觀眾的臉上可以明顯的看出不滿意。

其實余淺到現在都不明白,明明只是一個模特大賽,為什麼考評項目中還有才藝表演。

直到後來,她才明白,對於模特來說,樂感好會抓節奏才能在走秀的時候找到秀場音樂最合適的節奏。

模特不是單純的走路,而是台步配合音樂將服裝最美的一面展示出來。

余淺看得出來也聽得出來,第一組裡有人在努力的將節奏帶回正道,可惜還是敵不過跑調那姑娘的威力,最後全員跑調。

周蕊臉色難看,黑的跟鍋底似的。沒有多說什麼,和另外兩位評委迅速給她們打分讓人下場了。

第二組也是英文歌,可惜這一組更差。

「我現在很懷疑你們到底有沒有跟著老師好好學!據我所知,大賽組織給你們請的老師,每一位都是各大音樂學院的資深教授,有這些老師在,再五音不全的人認真學一周練習一周,不說一點不跑調,多多少少還是能抓到節奏的吧!但是第一組和第二組,我一點沒看出你們的努力!」打分前,周蕊拿過話筒就開始罵。

她也是個模特,也曾走秀抓不住節奏,但是她努力肯學,雖然現在不是多出名,但是至少越來越好。

最後前兩組的分數出來,都不高,沒有一個超過70的。就連第一組明明贏了,加上那額外的五分也還是沒有超過70.

第三組和第四組是音樂劇表演,從現場表現來說,余淺自己覺得並沒有多驚艷。

但是有了前兩組做對比,給評委和觀眾的感覺就好很多,所以分數都不錯,最低分也有七十多,最高的那位93分。

93的高分,給了未上場選手巨大的壓力。

第五組就是余淺這組。

雖然題目是舞蹈,但是她們這組選擇的是唱跳。看到她們帶上耳麥,第六組有些慌,忙拉著編導問什麼情況。

被拉住的編導愣了一下,回答她們,第五組自己決定唱跳的。

第六組的組長明美咬牙,本來就是簡單的舞蹈表演,還自己加戲唱歌,小心跳的大喘氣唱不出來就搞笑了。

她不知道,第五組這些姑娘,不止樂感好,而且都是常年鍛煉的主,氣息很穩,邊唱邊跳對她們來說只是小菜一碟。

看到余淺這個看好的選手,周蕊眼睛一亮,臉上明顯的帶著期待。在表演過程中,周蕊的臉色也越來越好,到了後半部分更是滿臉笑意。

余淺這組,整支舞蹈的完整度,整齊度還有技巧展示都完美hold住,在演播廳的燈光和妝容加持下,穿著紅色古服的女孩們美的驚人。

第六組看著她們的表演,心愈發沉下去。

「你們都學過舞蹈?」周蕊點評第一句是個問句。

本以為都會點頭,結果點頭的只有四人,周蕊有些詫異:「只有你們四個學過?」

「是,我們四個學過,她們三個是這一周現學的。」

余淺的回答讓周蕊更是高興。 一個組有近一半的人從沒學過跳舞,卻能在正式演出的時候表現的這麼好。

只有一個可能,努力了。

「如果事實如你如說,有三人沒學過,那你們這場完美表演的背後必定全是汗水。」周蕊毫不掩飾她對這一組的喜愛。

而她的表情和語氣卻讓第六組的人心更加沉了下去。

明美也算是川省賽區比較有背景的人了,當初分配別墅的時候就動用了關係,分到自己這組的不說全能,但至少每一樣都會一點點。

所以,在知道自己對手組的人還有從沒跳過舞的時候,她已經覺得自己這組必贏了。在她這種心態影響下,第六組的練習並沒有那麼認真。

現在臨到上場了,才開始後悔當初的輕視。

可是後悔又有什麼用呢?

在主持人串場詞講完后,帶著自己的隊員匆匆上場。

第六組的音樂是一首比較悲傷的純音樂,所以她們的造型是以漂亮清純為主。

畢竟,楚楚可憐的美人兒誰不喜歡呢?

疏於練習的後果就是齊舞的時候很是不整齊,只有每個人獨秀的時候看著還不錯。

「不可否認的是,你們每個人的solo都很不錯。」周蕊在她們表演后給了肯定。「但是,很抱歉,我沒看出你們是一個組,一個團隊。」

同時也給與了批評。

明美咬唇,知道這次輸給了余淺的組。她倒也是個豁達的人,知道輸的原因全在自己身上。如果她不輕敵,不偷懶,好好帶著隊員練習,也不會輸的這麼難看了。

結果顯而易見,舞蹈組贏的是第五組。

將額外分加上后,余淺、孟蘿二人的分數都超過了之前的93,分別是97和94。

其他人也不算特別低,就連本不會跳舞的三人最低也有80分。穩穩的將前面一些人壓在下面了。

「你好!」回到後台剛坐下,明美就過來找余淺打招呼,她看出來余淺才是第五組的隊長。

雖然長相看起來真的小,不像做隊長的人。

余淺這次是真愣了:「你好。」

「你很厲害,輸給你我心服口服。」明美一點都不吝嗇對她的誇獎。

余淺沉默一瞬,表情有些奇怪,又有些詫異:「過獎了,你也很厲害。」

這倒沒說假話,明美個人solo那段是真的很好,余淺看的時候都想衝上去安慰這個可憐的女孩兒了。

舞蹈功底強、情緒感染力也不錯,看外表長得好身材也好,算是勁敵。

這時候,韓霜語所在的組也要出去準備上場了,路過的時候狠狠的撞了余淺一下:「傻逼。」

「卧槽!」被這動靜嚇得愣住,反應過來后,明美炸了。要不是還在比賽,她就要把人揪過來好好教訓一頓了。

余淺失笑,被罵的人還沒說啥呢,無關的人反而先炸了。不過,這個明美有些可愛啊,看她台上表現還以為性格是比較柔弱的,沒想到私底下反而是個暴脾氣。

揉了揉被撞疼的肩膀,她笑著對明美說:「你好可愛!」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