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黃琬看看四周,微微俯身,壓低著聲音,道:「子師,某在外聯繫好了涼州馬騰和韓遂,在內董承,楊定,樊稠幾人可以調集一批兵馬。你呢?」

王允端起茶湯吃了一口,目光投向太師府方向,道:「我準備施展美人計。」

黃琬眉頭微皺,對於王允這個迷人呢他有些不太看好,道:「據我所知王鈞尚未娶妻,這真的可以嗎?」

王允冷笑道:「哪個男人不好色,只是看他有沒有自控力罷了。」

「要我說王鈞也是個男人,自然也好色,只是還沒有遇到心儀的女子,所以我給他準備了一個。」

黃琬也知王允的為人,也不多勸,道:「那麼我們分一明一暗,一起動手。」

「可以,小心行事。」王允點點頭道。 烏雲密布,狂風暴雨突然來臨,傾盆大雨下了一夜未停,長安城中已經有些積水。

王鈞站在走廊望著電閃雷鳴,道:「典韋,傳令徐晃過來見我。」

一刻鐘后,典韋帶著披著蓑衣,全省的水嘩嘩滴下來的徐晃過來,拱手道:「拜見主公。」

王鈞點點頭,道:「我有些擔心城外的難民的情況,帶你部將難民轉移進城內空房安置起來,多出來的暫時安排住進軍營里,同時注意衛生,不要引起瘟疫,多熬一些薑湯給他們驅寒。」

「諾。」徐晃崇敬的看眼王鈞,心裡覺得這一生沒有遺憾,王鈞是個值得效忠的人。

隨著徐晃的離去,進了大營傳達王鈞的命令,一頭頭三角龍,甲龍,劍龍被放出來,走至難民營,幫助難民轉移安置。

書房中王鈞正在讀書,典韋拿著一份名刺走了進來,躬身將請帖奉上,道:「司徒王允派來管家送信,邀請主公前往他府上參加晚宴。」

王鈞接過請帖放在一旁,敲起書桌,心中暗道:「王子師不會想對我用美人計吧?」

「鬼厲,最近有什麼人去了王子師家裡?」王鈞靠在椅背上問道。

站在角落陰影之中的鬼厲,道:「主公,有黃琬,侍中楊琦,黃忠將軍,徐晃將軍四人。」

「其中黃琬和楊琦是自行上門,黃忠將軍和徐晃將軍都是王允邀請上門。」

王鈞沉吟不語,過了一會道:「我知道了,多注意黃琬和楊琦的人動向。」

「諾。」

……..

入夜,王鈞到了王允府中,王允一早就帶著管家在門外等候,一見王鈞到來,拱手道:「歡迎并州牧光臨寒舍。」

王鈞也是堆起笑臉,拱手道:「司徒大人說笑了,晚輩應該登門拜訪才對。」

王允笑笑,做了一個的請的手勢,道:「并州牧,請。」

「請。」

兩人肩並肩走到客廳,廳中已經擺上了八仙桌,桌上放著各種美食,幾名侍女站在桌后隨時伺候。

王允熱情的招待王鈞坐下,舉杯喝酒,吃菜。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王允放下酒爵,望著王鈞笑道:「王大人,在下府中有一批舞姬,最近編了一個新的舞蹈,大人想看看嗎?」

王鈞放下筷子,端起酒爵慢慢喝了一點,帶著一絲笑意,道:「當然想,說起來我挺喜歡歌舞。」

王允鼓鼓掌,一隊穿著淡藍色雲鑼長裙,披著紗衣的女子款款而來,隨後兩列分開,最後一位女子現身,

此女頭髮上插著一根金釵,瓜子臉,柳葉眉,雙鳳眼,有種說不出的誘惑,小巧精緻的鼻子看起來有些可愛,身上帶著一股楚楚動人的氣息,好像想要將她保護起來。

琴音響起,只見此女隨著琴音而舞,好像靈動的風之精靈,時而跳躍,時而旋轉,好似插上一對翅膀,她便能飛翔一般。

王鈞餘光瞥到王允緊張的眼神,一絲笑意閃過,隨即眼中一變露出一絲欣賞,痴迷。

儘管這個世界的女孩都是天然美,以她的美貌可以打九十分,不過經過現代社會的洗禮,王鈞的眼光自然高了不少。

王允附身在王鈞耳邊輕輕說道:「此女乃是某的義女貂蟬,她聽聞了大人的經歷,對大人升起一絲崇拜,因此懇求某,讓她在今日的宴會為大人獻上一支舞蹈。」

王鈞把玩著酒爵,心裡冷笑道:「如果不知道這個美人計,或者我沒見過什麼漂亮女孩還真可能會中計。」

王鈞裝作注意力被貂蟬吸引,漫不經心的點點頭,道:「哦,不知貂蟬姑娘可曾婚配?」

王允心裡一喜,他猜的不錯,王鈞終歸是個男人,連忙道:「小女至今未曾婚配,大人可願意與我結成秦晉之好?」

王鈞故作遲疑,一臉猶豫的道:「在下當然願意和大人結成秦晉之好,可是令女並非親生女,這……」

王允清楚此時的風俗,任何一家權貴都不可能娶一侍女為妻子,裝作巴結的模樣,道:「大人,小女只求留在大人身側侍奉大人。」

王鈞心中感覺好笑,要不是知道你的為人,我還真信了你的話,道:「那麼過些日子,安排人過來迎親,一切用度按照妻子的身份辦理。」

說完之後,裝作色眯眯的樣子,親切的和王允喝起酒來。

吃完飯,又和王允鬼扯了幾句,跑去和貂蟬聊天,到了深夜才離開。

雨依舊未停,大街上已經毫無一人,望著窗外的雨景,王鈞淡淡地說道:「讓黃忠和徐晃來見我,隱蔽一些不要讓人察覺。」

鬼厲的身影瞬間消失,出現在旁邊的屋頂上,向黃忠和徐晃兩人的臨時住所趕去。

書房外全是天龍衛,所有的僕人婢女全部被趕回房間,膽敢接見書房的一律殺無赦。

王鈞坐在椅子上,望著剛剛到達的徐晃和黃忠,道:「前幾天司徒王允,請你們吃飯的吧?」

兩人同時點點頭,道:「是的,主公。」

「他有沒有和你們說什麼?」

王鈞對黃忠有救子之恩,知遇之恩,他的忠心程度堪比典韋,毫不猶豫的道:「他想將他的義女嫁給我,不過屬下已經拒絕了。」

徐晃一愣,轉頭看著黃忠,滿臉錯鄂

道:「王允也是說介紹他的義女給我,說是他的義女崇敬我的武勇。」

黃忠也傻眼了,轉頭望著徐晃,驚訝的道:「不會吧,王允還想一女二嫁?」

王鈞心裡已經確定無疑,王允又玩美人計了,道:「典韋,把今晚的事情說下。」

此時典韋聽到黃忠和徐晃的話也有些蒙圈,一聽王鈞的話,道:「王允這老賊今夜請主公吃宴,宴席途中說他的義女貂蟬崇拜主公,還想和主公結秦晉之好。」

此話一出,徐晃和黃忠兩人哪裡還不明白這是美人計,要不是王鈞說出來,弄不好他們真的中計了,兩人同時一拜,道:「屬下知錯,還請主公降罪。」

王鈞擺擺手,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哪裡有什麼罪不罪的,公明這次一要受委屈,本官需要將計就計。」

徐晃眼中露出一絲羞怒,想不到被王允這老傢伙算計了,咬牙切齒地道:「主公請說,區區委屈某將受得了。」

王鈞傳音將猜測告訴了徐晃,徐晃眼睛一亮,躬身道:「主公,屬下明白了。」

王鈞點點頭,道:「明白就好,回去做好準備。」

「諾。」本書明日就要上架,說實話真的一點沒有察覺,還以為要到月底才有希望上架,沒想到這麼早就上架了。

在這裡感謝編輯蜻蜓大大的推薦,還有各位讀者投的推薦票,打賞。

本人不太會說話,鞠躬致謝。今天是國慶節和中秋節同屬一天的節日,祝賀大家兩節快樂,全家團圓美滿,出入平安。 太陽初升,連綿的陰雨天終於過去,深秋的楓葉隨風飄舞,帶來一種凄美的景色。可是這秋風,給普通人帶來的只是一絲寒意。

太師府兩側堆起一堆竹子大火燒著,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的響著,門口的迎親隊抬著四人轎走向司徒府。

一個時辰后,迎親的隊伍在爆竹聲中回來,轎子剛剛停在門口,正等著王鈞接下新娘。

「報…..徐晃叛變,正領兵攻打南門,守將支撐不住,前來救援。」一名探馬騎著馬,一路飛奔過來喊道。

王鈞神色不變,心中暗道:「終於開始了,哼哼,這一次一定要將那些所謂的保皇黨一網打盡。」

故作震怒的樣子,道:「傳令黃忠,將徐晃的叛變鎮壓下來。」

探馬還未下馬,一聽王鈞的命令,一調馬頭立即趕往黃忠大營。

「報…..西涼楊定,樊稠,董承召回昔日舊部,集體叛變正在攻打皇宮。」又一馬探馬飛快地跑來,喊道。

王鈞好似接受了這個眾叛親離的消息一般,平靜的到:「命高順帶領陷陣營平叛。」

自嘲的笑笑:「本官大喜之日還有這麼多叛亂,看來要清洗長安城內的污穢了。」

話音剛落,又來一個探馬,報道:「報….李傕,郭汜二人召集舊部,正在朝太師府打來。」

王鈞眼底冰冷,心裡冷笑道:「大魚還沒有上鉤,小魚小蝦米先吃餌了。」

「典韋,帶一半天龍衛鎮壓李傕,郭汜二人。」王鈞鐵青著臉道。

典韋聞言頓時有些為難,他還記得郭嘉的命令,要時刻保護王鈞的話。

王鈞回過頭看到典韋臉上的表情,自然明白他的想法,道:「速去,本官的安危不需要你擔憂。」

「諾。」典韋一臉的不情願,卻又不能違抗王鈞的命令,只能依依不捨的帶著天龍衛去平叛。

王鈞見王允這些老狐狸還未跳出來,知道他們是顧慮程昱,那就再給你們加一把火,道:「來人,去向仲德傳令,長安城戒嚴,任何人等不得留在街面,違者全部抓為民夫,送去修建祭壇。」

說話之後,一名天龍衛從王鈞身後走出,騎上馬去向程昱傳令。

一刻鐘后,王鈞注意到兩邊街道口開始有人匯聚,眨眼間黃琬,朱雋,皇甫嵩淡然騎馬走出。

黃琬劍指太師府門口的王鈞,大吼道:「今日吾等為陛下除賊,還望諸位同心結力奮勇爭先,殺。」

「殺啊!」這些家丁瞬間怒目而視,舉著刀槍沖了過來。

王鈞一揮手,道:「王濤上,皇甫嵩和朱雋二人盡量抓活的,其餘人生死不論。」

王濤拔出虎頭刀,大喊道:「弟兄們上,除了朱雋和皇甫嵩,其餘人生死不論。」

又一批天龍衛跟著王濤殺了過去,此刻王鈞身邊只有十來個護衛,表面上看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馬三上前一步,躬身道:「主公此地不安全,還是先退回太師府里避上避。」

王鈞略有深意的看眼前方的院子,點點頭道:「回府。」

馬三順著王鈞的眼神望去什麼都沒有,掃了一眼接親隊,問道:「主公,夫人未出轎子,這該如何是好?」

王鈞撇眼花轎,一臉笑意的道:「將花轎抬進府里,等忙完再接新娘出來。」

說完之後,王鈞不管花轎內的反應,轉身就向府中走進去。

突然花轎的帘子掀開,從中竄出兩個手持短弩的刺客,抬手就向王鈞扣下機扣。

馬三看到突然出現的刺客腦中一蒙,下意識閃身擋到王鈞身前,鐺鐺兩聲弩箭射在天龍鎧上,留下兩個白點。

馬三竄了過去,揮刀就砍,嘴裡大喊道:「保護主公,退進府中。」

迎親隊見狀嚇得四處逃竄,不敢再留在太守府門口。

說話間,街對面的屋頂上冒出一排弓箭手,張弓射箭,人數雖少,個個都是百步穿楊的高手,射出的箭矢始終籠罩著王鈞。

院子門一開,沖著一夥士兵,紅著雙眼,舉著刀劍筆直的朝王鈞衝來。

王鈞見狀哪裡還不知道這是王允的手筆,揮掌打出,無數掌影飛出,印在這些士兵胸口瞬間所有人全部倒飛回去,口中鮮血直噴,摔在地上沒有生息。

王鈞放下手掌,淡淡的道:「馬三發信號。」

馬三掏出一個信號筒一拉,「吱……啪。」一個紅色的煙花在空中綻放。

隨即場中的形式突變,本來一副勉強抵抗朱雋等人的天龍衛,大發神威以一擋十,以一擋百,有幾個躺在地上裝死的天龍衛,瞬間生龍活虎的跳了起來,就在這些精壯中間廝殺起來。

黃琬三人見狀哪裡還不知道中計,可是現在三人已經沒有了退路,只能一條路走到黑,黃琬扯起嗓子喊道:「給我殺,你們這幫廢物給我殺啊!只要殺掉一人,我賞百金。」

儘管這些精壯聽到的黃琬的話,可是使出吃奶的勁也未曾傷一人,反倒很快被天龍衛殺潰。

………

皇宮的戰鬥也是打的熱火朝天,兩邊同時注意到了天上的煙花,樊稠,楊定和高順三人同時高呼道:「弟兄們信號到了,給我殺。」

只見三人默契地調轉攻擊方向,攻向董承,鄭公業,楊瓚,士孫瑞等人,一時間幾人被樊稠和楊定這兩個內應殺個措手不及,轉眼間便被殺潰,董承幾人也被高順刺死。

徐晃和黃忠等人一見信號,同時擺手,反手掃清軍隊中的細作,隨即城門一開,黃忠毫不猶豫迎接徐晃軍入城。

兩人同時按照王鈞計劃好的,黃忠的本部人馬負責四處支援,捉拿逃兵,同時鎮壓城中的混亂。

徐晃取出一張名冊,上面皆是在這一次策劃誅殺王鈞的主謀,第一家便是王允,皇甫嵩,朱雋等等。

馬不停蹄的趕向王允府中,命令士兵放出甲龍,砸開大門。

一頭甲龍再士兵的指揮下,甩起如同流星錘一般的尾巴,在大門上輕易的砸開一個大洞,沒多久便將大門摧毀。

隨後軍隊一貫闖進王允府中,在書房中找到正在練字靜心的王允,徐晃冷笑道:「司徒大人你們中計了,帶走。」

接著徐晃一家一家的衝進去,將他們的家小全部抓了起來,最後更是衝進皇宮,當著劉協的面押走楊琦,畢竟劉協還是皇帝,因此把主謀之一的劉協暫時關進伏貴人宮中。 三個時辰后,長安的各種廝殺聲才得以平靜,躲藏在屋內的百姓,才能壯氣膽子伸頭探腦查看外面的情況,生怕屠刀沖向他們。

就在這時幾對士兵一邊敲鑼,一邊喊道:「這是并州牧成親,王允一干失勢之人,不甘沒有權勢,起兵謀逆,爾等今日躲在家中,自可無恙。」

「這是并州牧成親,王允一干失勢之人,不甘沒有權勢,起兵謀逆,爾等今日躲在家中,自可無恙。」

瞬間所有輿論一邊倒向王鈞,百姓們議論紛紛,道:「這等奸賊,董卓在時一個個老實的和鵪鶉一樣,好不容易過上兩天安穩的生活,他們又起兵謀逆。」

「是啊,本來還有以為王允等人都是忠臣良將,并州牧剛剛擊敗董賊,又是開倉賑災,又是分發土地,還把董賊的財產分給我們。」

「聽說前幾天下暴雨,并州牧生怕城外的難民受凍挨餓,特意將他們安置在軍營里,還有據說根本就不需要什麼祭壇,并州牧只是不願意他們和乞丐一樣乞討為生,給他們找了一個活計生活下去。」

又一個年輕的青年,張頭四處望望,小聲地說道:「俺聽說王允都是投靠了董卓,要不然怎麼可能輪到他當順司徒,就像尹夫子說的這叫什麼男盜女娼。」

「滿嘴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

「對,對就是這個。」

一堆人說著說著便散了,各回各家害怕在這個時間被當作亂賊一員殺了。

………

太師府大堂,堂內擺著宴席,王鈞麾下眾人皆在此,大肆慶祝勝利。

王鈞端起酒爵沖著眾人,道:「這一次將這些心懷鬼胎之輩一網打盡,還多虧眾位齊心協力,本座敬各位一杯。」

「謝主公,(大人)」眾人齊聲道。

眾人吃喝了一會,見王鈞不再動筷子,也放下筷子。

王鈞環視了一眼眾人,朗聲道:「這一次你們的行動讓我看到了各位的忠誠,本官自當不吝嗇封賞。」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