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不,既然這是一個局的,那肯定不止一個人在謀划,他們一定會提前對各種可能做出預案的,無論我們什麼樣的反應都有可能落在他們的計劃之中。」蕭寒搖頭道,光明聖教這樣一個龐然大物,他的教宗身後一定會有一支專業的智囊團隊為他謀划的。

「那我們怎麼辦?」

「吃到嘴裡的東西,當然不能吐出來,既然夫人已經賠了過來,那我就不妨收下!」蕭寒微微一笑道,「蕭雪這麼聰慧,一個老師怎麼夠呢,得多找幾個才是。」

「你是想把克里斯韋伯也留下?」寧馨兒吃驚的道。

「知我者,馨兒也!」蕭寒大笑一聲,翻身將寧馨兒壓在了身下。

「別鬧了,明天還要挑戰比試呢?」寧馨兒躲過蕭寒湊過來的嘴唇道,「剛才聖女殿下沒能滿足你?」

「她那剛剛破身,那禁受的住我肆意的放縱?」蕭寒嘿嘿一笑道。

「不行,今晚不可以,保持體力,明天你一定要把那個尤麗娜給我打贏了!」寧馨兒抓住蕭寒使壞的雙手道。

「真的不行?」蕭寒認真的問道。

寧馨兒搖了搖頭。

「算了,我去冰雲那兒。」蕭寒爬起來說道。

「回來!」寧馨兒一把將蕭寒拉了下來,「死壞蛋,就知道欺負我!」

「嘿嘿,別人送給我欺負,我還不欺負呢!」蕭寒嘻嘻一笑,手一劃,寧馨兒睡衣前的活扣就解開了,然後,然後就少兒禁止了,嘎嘎……

「聖女殿下,你安歇了嗎?」直到被蕭寒悄悄的送回房間,蘭依水心還怦怦的跳動著,破瓜那一刻撕裂的疼痛永遠的停留在她的腦海里,那如潮水般的快感更是令她生出一種欲罷不能的感覺!

「是韋伯嗎,什麼事,我已經歇下了。」蘭依水身子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沒有,都在剛才激烈的歡娛中給折騰光了。

「聖女殿下,你聲音怎麼有點不對勁,是不是生病了?」克里斯韋伯聽著蘭依水的聲音比平時多了一絲嘶啞,猶疑的問道。

「我沒病,剛才泡溫泉來著,嗆了一口水而已。」蘭依水急中生智道,下身之創,光明魔法力一運轉就不疼了,比什麼葯都好使,可是剛才叫喚的時間太長了,這嗓子有點累了,聽起來聲音自然有些不對了,這還是身邊的人才能聽的出來。

好好的,怎麼會嗆水呢?克里斯韋伯不太明白,不過蘭依水既然這麼說,他也不好追問,只好道:「那聖女殿下就早點休息吧。」

「嗯,韋伯,你也去休息吧。」聽到克里斯韋伯離去的腳步聲,蘭依水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要是被他發現自己的異樣,那可就糟糕了,克里斯韋伯雖然對聖教愚忠,可不是傻瓜笨蛋,自己現在這副模樣,若是還看不出點異樣來,那真的是白長了一雙眼睛了。

一宿無事,第二天一早,看到蕭寒從寧馨兒房間中走出來,克里斯韋伯似乎鬆了一口氣,當然這一細微的反應並沒有人看到。

蘭依水起床梳洗打扮,依舊是那個外表冷艷逼人的聖女,又有誰知道,在冷艷的外表之下,會是怎樣一顆火熱騷動的心靈!

雖然眉宇間還殘留著一絲春情,但是被蘭依水刻意的一冰冷的姿態給淡化了,克里斯韋伯根本沒有發現,聖女還是那個聖女,只不過心中裝了男人的聖女,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聖女。

政治家都是天生的演員,聖女也算是一種政治家,所以演戲的功夫根本不需要去學,二十年的歷練下來,這已經成就了一種本能了。

用過早餐,一行人出了舒府,浩浩蕩蕩的朝獸人帝都競技大廣場而來。

今天是獸人勇士大賽的最後一天,人類十大高手挑戰獸人十大勇士,被譽為是「世紀之戰」,競技廣場內外早已經是人山人海了!

藍澤等人比蕭寒還早到一步,衣甲鮮明的光明騎士簇擁著英俊瀟洒的藍澤矗立在人群中,到真是有點鶴立雞群的味道,相比而言,蕭寒總是一襲青衣,普普通通,若非衣料不凡,那就是一個很平凡的賬房跟班!

「來晚了,來晚了,恕罪,恕罪!」蕭寒含笑抱拳打著招呼道。

「還沒有開始,蕭公爺,你來的不算晚!」自然商盟的柳一條熱情的招呼道。

「客氣,客氣!」蕭寒回禮道,這柳一條對自己倒是不錯,生意上,兩家也有不少合作,關係很融洽。

「蕭兄,剛才我們在討論,這誰第一個上場,我們一直爭論不下,不如你給拿個主意?」藍澤越過眾人,一臉虛偽的笑容對蕭寒說道。

「這個我就不好說了,看咱們這裡誰最有把握能贏第一場,我看誰第一上怎麼樣?」蕭寒呵呵一笑,模稜兩可的把問題推了出去。

「蕭公爺的挑戰的對手是尤麗娜,不知道有幾分勝算呢?」雪崩問道。

「這個,這個我不太好說,但凡有三分勝算都不該放棄是不是?」蕭寒含糊其辭的說道。

「蕭公爺有三分勝算,那咱們也是不是估測一下自己有幾分勝算了,咱們把心裡的估測說出來,排個高低,不就知道誰第一個上場了嗎?」雪崩提議道。

說來說去,藍澤就是想把自己給繞進去,想讓自己第一出場,贏了無話可說,輸了呢,自然可以大做文章了。

「蕭公爺只有三分勝算,那我看我只有兩分了。」雪崩看眾人都難以啟齒的模樣,自己首先開了頭說道。

兩位矮人高手和浮沉都已沒看過對手比試,難以判斷,剩下的就都是看過獸人比試過的,算的上是了解的,估算一下子的勝算這應該不難的。

選擇豹頭人林沖的伽羅說道:「我有五分的勝算,前提是這個林沖在這之前沒有保留任何實力。」

「我跟蕭公爺一樣,只有三分勝算,不過我會儘力的。」劍神辛普洛特說道,他的對手是白薔薇,這是一個韌性很強的對手,對上她,勝負實難預料。

「我也有三分的勝算。」藍澤硬著頭皮說道,對戰金鷹,他本來還有幾分把握的,但是現在基本上除了沒有辦法估計的外援三人之外,其他人的勝算都在五分以下,他也變得心神不定起來,懷疑自己之前是不是高估了自己的實力了。

桑迪太鬱悶,他的對手是十大獸人高手中屬於第二弱的一個,還是一個女流之輩,他要是說的勝算太低,估計都沒有人相信,這樣一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桑迪大人,這第一戰恐怕還非您莫屬了!」雪崩身為協調人說道。

「好吧,這第一場就由我桑迪出戰!」桑迪說動,他是土系魔法師,對付娜迦族也有一定克製作用。

議定之後,通報給了獸人帝國負責挑戰比試的官員。

除了要上場比試的桑迪之外,其餘人都上了觀戰台,今天一戰雖然沒有獸人宣傳那樣的是「曠世一戰」那麼驚心動魄,不過對人類和獸人肯定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再一次碰到寒儒,蕭寒微微一笑招呼道:「寒總督今天氣色不錯,只是可惜你只能在這檯子上觀戰,卻不能下去一戰,對嗎?」

「這都還要拜你所賜!」寒儒微怒道。

「我,嘿嘿,就算你沒有受傷,今天這一戰,你還能代表誰,人類還是獸人?」蕭寒犀利的問題直指寒儒內心。

「蕭寒,你別得意,那天只是平手而已,下一次你一定不是我的對手。」寒儒雙目欲噴火道。

「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蕭寒呵呵一笑,從他身邊走開了。

「你今天的對手是誰?」寒儒轉過身來問道。

「看下去不就知道了。」蕭寒頭也不回的走上三層了。

「主公,上面那些老傢伙已經對你很不滿意了,若是我們再招惹他的話……」老鷹勸說道。

「我知道,這些老傢伙一個個鼠目寸光,實在是太礙手礙腳了,要不是我還需要他們的支持,早就把這些人除掉了!」寒儒恨恨的說道。

「老傢伙,還除掉?」蕭寒喃喃自語一聲,這個寒儒野心還真是不小,不過寒儒到底屬於哪個組織,難道是獸人聯盟?

可獸人聯盟背後不是有獸人支持嗎?他所說的老傢伙又是些什麼人呢?

先不管這些了,反正暫時寒儒還威脅不到他,可以放一放。

小青是娜迦族族長白素素精心培養出來的年輕一代的高手,雖然因為比試的某些限制,娜迦族一些特殊的技能不能再比試中施展出來,但那時面對的是獸人同胞,可對人類,小青就沒有那麼多顧慮了!

「此次挑戰可能會有生命危險,所以請兩位簽下生死契約,任何一方戰死都不得向對方的親戚、族人以及勢力尋仇,否則靈魂永墮地域,受萬載煉魂之苦!」負責簽署生死狀的獸人族官員大聲的對挑戰者雙方說道。

小青毫不猶豫的拿起筆簽下自己的名字,並咬破手指,在契約上滴下了一滴鮮血,桑迪猶豫了一下,也拿起筆來,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後割破自己的手指,滴下一滴血液,兩滴血液通過一道小凹槽匯聚到一起,只看到兩張契約書在一道藍光中合二為一,成為一張生死契!

「契約已成,兩位可以入場了!」契約官鄭重的收起契約,將它交給身邊身著黑色祭司袍的祭司,這些契約都將交給祭司神殿保管,違反契約者將會被懲罰。

小青一頭青色的長發,姣好的臉蛋,看上去有些青澀,不過長大了一定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娜迦族美女。

「爺,我聽說這位小青姑娘跟娜迦族的族長白素素姐妹相稱,兩人相差一千多歲呢。」冰雲依靠著蕭寒坐著說道,那麼多高手,除了浮沉夫婦,就只有蕭寒一個左擁右抱的,簡直羨慕的讓人流口水,要知道他左擁右抱的還是人類大陸上最著名的兩位大家,無數男人的夢中情人。

「白素素嫁人了嗎?」蕭寒想起了地球上著名的愛情故事,白蛇傳,隨口問道。

「沒有,據說白素素已經有一千七百多歲了,她是憑藉實力當上娜迦一族的族長以及蛇人一族的頭領的,小青是她收養的一個娜迦族的棄嬰,只是奇怪的是,她們為什麼不是以母女相稱,反而一直是以姐妹相稱,要說她們是一對姐妹也沒有人會相信呀!」冰雲分析道。

「為什麼白素素沒有嫁人,是因為她作為族長不能夠嫁人嗎?」蕭寒問道。

「不是,白素素只當了七百年的族長,之前一千年沒有人知道她是從哪裡來的,但是她的的卻卻是娜迦一族的族人,這一點連娜迦族自己都無法否認的,當上族長之後,就收養了小青。」寧馨兒道。

「小青會不會是她的親生女兒?」

「不可能,如果是,她怎麼會不認呢,就算怕被人說閑話,也可以認作乾女兒,為什麼要以姐妹相稱呢?」

「這恐怕得問白素素本人才知道答案吧。」

「比試快開始了!」

桑迪法神打的非常謹慎,即使對方的修為還遜色他一籌,他先是升起了十六面土牆,將自己嚴嚴實實的護住了之後,才開始了進攻。

「落石術!」

不愧是土系法神,這一首的「落石術」就讓無數的土系魔法師汗顏了。

與普通的「落石術」雜亂無章的攻擊不同的是,桑迪法神的落石已經精確道每一塊石頭的落下的軌跡以及砸向對手的弱點,同時控制數百的石頭精準無比的朝對手身上各處砸下,這一手怕是很多土系魔法師無法做到的。

更何況,土系法神施展的「落石術」威力不是一般的可比的,那一塊石頭落下來,砸的競技大廣場上一個坑接著一個坑,連廣場的觀戰台也都被震動的搖晃了起來。

觀戰台上,獸人皇帝奧博一世也不禁咂舌不已,這一通石頭砸下來,要是獸人大軍話,估計沒幾下就等被砸的潰不成軍,死傷無數了,難怪要制定那個神級高手不擴散條約,這要是神級高手參加了戰爭,死的人可就多了,弄不好把大陸徹底整滅絕了。

小青也不甘示弱,雖然她不會魔法,只能被動的防禦,可她有八條手臂,區區幾百塊石頭還上不了她,只見她八臂亂舞,化作一道道青色的殘影,將空中落下的石塊一一的推了出去,推成一座小山狀,然後八條手臂一起發力,向前一推。

石頭形成的小山丘平地飛起,高速的撞向了桑迪釋放的十六道土牆! 「你說我以後會不會找個女強人當老婆?」

「怎麼?你不願意嗎?」

「哪有,我的理想就是這樣。」

「真的假的?我怎麼沒有看出來你的理想這麼偉大?」

「家裡一切都是老婆大人說了算,這就是我的理想,我的偉大。」

……

蘇沐和葉惜的每次通話都是如此,在小小的不經意間找尋樂趣。像是如此樂趣是最為美妙,蘇沐很為享受這種美妙,葉惜也是這樣。兩人是沒有可能經常見面,除非葉惜將盛世騰龍的重心往天朝這邊遷移。

但要知道這樣的動作是何其麻煩,何其繁瑣。絕對不是說說話就能成功的,所以說一段時間內他們還要這樣。

「還要謝謝你做的事情。」葉惜說道。

「多大點事,只要咱爸的位置穩固,我才有著大靠山不是。」蘇沐知道葉惜說的是陳氏集團過來投資的事情,也知道陳紅頂這次代表的陳家,到底給出了什麼樣的誠意。

一座現代化汽車生產基地,這個基地將會給燕北省帶來前所未有的大發展大機遇。陳青祖這樣做,別管原因是什麼,這筆政績都要落在葉安邦頭上。葉安邦是斷然不會拒絕,也不能拒絕。

有著這筆政績,他就能夠真正奠定在燕北省的地位,將會成為名副其實的省政府執掌者。

陳氏集團,盛世騰龍。有這兩大商業巨鱷撐腰,誰人能擋?

和葉惜聊完后,蘇沐便開始準備處理這段時間遺留下來的工作。不過話說來,現如今的殷玄縣已經處於最為蓬勃發展的狀態,很多事情都是不必去操心去理會。

杜鳳的到來,將很多事情能夠都安排的妥妥噹噹,有著她在,是能夠解決掉很多麻煩。不過要是說殷玄縣這時就真的再沒有任何危險,也是沒有可能的。

隱藏在下面的危險因素,也是有的。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蘇沐自認為為國為民辦的好事。可不意味誰都會領情。

對於這些潛藏的威脅如何做?

蘇沐的態度很明確,那就是發現一例處理一例,只要你們能夠安然無恙的向前走,我是不會對你們動手。但要是誰敢在這時候擾亂整個殷玄縣的發展。是必然要追究到底。

中午。

婆婆媳婦小姑子 蘇沐原本想要自己吃飯。但卻沒能做到。因為皇甫青蜂過來了。水槳鎮的金礦已經是開採的差不多,只要再有段時間,差不多就能夠全都開採完畢。

「其實那裡真的沒有你所想的那麼多。真要是有那麼一座金礦在,那你們殷玄縣就要出大名了。」皇甫青蜂坐在蘇沐對面,隨意吃著道。

「你過來不是只想要給我說這個吧?」蘇沐笑道。

「就知道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是的,我這次過來是有著其餘的事情和你說。那座金礦是開採的差不多,但這並不是說我們就要撤走。如果可以的話,我們想要承包那片山脈的開採。在那裡,我們發現了其餘的礦產。和金礦相比,那些礦產的儲量是驚人的。」皇甫青蜂說道。

「什麼礦產?」蘇沐好奇道。

「暫時還沒有確定,不過等到確定下來后,我們希望能優先開採。還有我們會向殷玄縣繳納稅收的,這點你放心。」皇甫青蜂說道。

「好吧,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答應你。」蘇沐笑道。

像是這樣的事情,能夠不多惹麻煩,蘇沐是不會想多惹。皇甫家族從頭到尾在進行開採,那就一客不煩二主。再說誰開採都是要給縣財政繳納稅收,這點是毋庸置疑。

「對了,你爺爺現在怎麼樣?」蘇沐問道。

「他身體很好,他還想讓我問問你,要是有時間,可以過去轉轉。」皇甫青蜂說道。

「轉轉嗎?最近是沒有時間,不過我也有點想皇甫老人家,等到我有空肯定是要過去拜訪。」蘇沐笑道。

「你這次在港島真是風光無限,沒有想到會為了那樣的人動手。」皇甫青蜂話題一轉。

「你都知道了?」蘇沐意外道。

「只要是想要調查,總是能夠調查到。再說紫荊花經濟論壇也有著我們皇甫家的人在,所以說發生這種事,我們當然會第一時間知道。」皇甫青蜂說道。

「隱世家族真的是底蘊深厚。」蘇沐感慨道。

像是皇甫這樣的隱世家族,蘇沐知道還有幾家。只不過這些隱世家族是以隱世的,他們不想要干涉現實中的俗事,擁有很大的社會能量。要是說有誰能夠掌握這些隱世家族,那就厲害。

蘇沐自問現在的他是沒有這個實力,不過通過皇甫家族能夠和其餘隱世家族搭上關係,也是很不錯。

「你現在才知道嗎?隱世家族的底蘊真不是你所想象的那麼簡單,我們皇甫家族不敢說,但要說到在東三省的底蘊,是沒有誰能夠和我們相比。只要我們想,在東三省就沒有什麼事情是我們想做而不能做成的。像是這樣的隱世家族,在高層並非是什麼秘密,他們都是很清楚。

當然別管是哪個隱世家族,他們都是愛國的。我們對這個國家是有著無比熱愛的情懷。在我們的心中,國家是永遠不可分割,我天朝的威嚴是永遠不能被挑釁,我大天朝是應該崛起於東方,成為亞洲的領導者。誰要是敢和我們天朝挑釁,那就是雖遠必誅。」皇甫青蜂凝重道。

隱世家族的世界,蘇沐突然發現是一點都沒有深入了解過。但這並不妨礙蘇沐對隱世家族擁有好感,要是說這種情懷就是隱世家族的情懷,蘇沐會舉雙手鼓掌。

午後。

和皇甫青蜂的聊天很快結束,蘇沐開始上班。在上班之餘,蘇沐接到了慕容勤勤打過來的電話。蘇沐在臨去港島前吩咐她做的事情,現在已經是順利的做完。那片屬於大地房產公司的土地,已經如數被萬象風投拿下。這時候只要按照蘇沐的想法去做,那裡很快就能夠建設起來。

「很好,我這邊有著一份設計圖,我讓人給你送過去。現在就可以破土動工建設,我的要求很簡單,在最短的時間內建成。至於說到樓房倒是沒有必要,全都是平房就好。嗯,設計成九座獨立的四合院。」蘇沐說道。

「好。」慕容勤勤道。

成了。

蘇沐手中是有靈石,然後再在那片地區布置下來靈石陣法,可以想象一個誰都不可忽視的療養院就會建成。那樣自己再讓幾個有名的人過來住下,想要將殷玄縣的名聲打響,便成為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