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傅歆愣了,這是他們結婚以來第一次莫琰將她介紹給他朋友,心跳的很快,傅歆感覺到自己心慌了。

「快快收拾好,我一會找人來接你。」莫琰輕笑著說,隨後便將電話掛了。

傅歆還想說啥,卻發現那頭已經掛斷,她撫摸著這件短尾禮裙,簡單的洗了個澡。

當穿上的時候她發現還挺合適的,在臀下五公分處,不露骨,不保守,這正是她喜歡的長度。

到了莫琰說的地方,傅歆卻撞見了上次遇見的那人,錢穆,當時自己還在他面前哭的稀里嘩啦的,想想就丟臉,傅歆下車后故意等那人先進了電梯她才走進去酒店。

不知道為什麼,傅歆就是不想尷尬的面對他。

可是進了電梯的傅歆尷尬了,她忘了問莫琰在哪,而且司機也沒告訴她,傅歆懊惱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真蠢。」

「喂,阿琰,我們的包間是哪啊。」傅歆緊急無奈的時候給莫琰打了個電話,才按了樓層,她覺得今天的智商為負數,竟然連地址都沒問清楚。

電梯門打開的時候傅歆就迎來了一個大大的熊抱,嚇得她愣了好一會。

才反應過來抱著她的是誰。

「你怎麼來了。」傅歆看著莫琰,臉紅得問。

「我來接我老婆啊,不然又丟了怎麼辦。」莫琰笑著傅歆的呆萌。

「我有丟么。」傅歆裝傻的問。

「沒有,我家小歆可聰明了。」莫琰邊帶著傅歆邊問。

「小歆,現在走哪邊?」莫琰莫名的問了一句。

「啊?」傅歆不知所云,不解的看著莫琰。

「小歆不是很聰明么,現在猜猜我們在哪邊。」莫琰好笑的看著傅歆。

傅歆尷尬的站在原地,而莫琰則伏在牆上,一副你猜不對就不走的態度。

傅歆也無語了,看著眼前兩條一模一樣的道路,還真不知道往哪邊走,只好賭一把隨便指了一條。

莫琰看到后大笑不已,隨後在傅歆額頭上親了一口。

「我們家小歆真棒。」誇獎的摸了摸她的頭。

這樣一說傅歆就知道她猜對了,長呼一口氣,對著莫琰驕傲的說。

「我一直都聰明。」

莫琰抿嘴一笑,摟著她就往相反的方向走。

「二分之一都能猜錯,也是服了你。」

傅歆瞬間尷尬了,臉紅的都快炸開了,隨著莫琰的牽引走了過去,她發誓,在也不在莫琰面前亂自大了。

著坐在窗邊的男子,傅歆覺得很尷尬,剛剛還想著繞開他的說,沒想到他就是莫琰說的那個不可不見的好朋友。

錢穆看著傅歆也是驚奇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原狀,微微笑著看著傅歆:「這麼快又見面了。」

傅歆點點頭,握上了錢穆的手:「是啊,又見面了。」

隨後兩人便是相視一笑。

莫琰看著這兩人離不開視線感覺很不爽,傅歆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錢穆又是最近才回來,這倆人會認識讓莫琰很不解。

「錢穆,你們認識?」莫琰疑惑的問錢穆。

「是啊,就在前幾天吧。」錢穆如實回答。

「前幾天?」

「是啊,前幾天在大街上遇見的,當時小歆不知道因為什麼很傷心。」錢穆看著精神狀態不是很好的傅歆。 莫琰想到前幾天傅歆會不高興應該就是她父親被人打斷手送醫院的事吧。聽張嬸說過那一天小歆就沒笑過,只是去看一下父親怎麼那麼傷心呢,難道那個看東西又讓小歆拿錢了?

莫琰怎麼想都不對,傅肇新也不是第一次找傅歆拿錢了,按理說不應該會那麼傷心的啊?

看著傅歆的笑,莫琰忽然覺得自己這個阿琰當的不稱職,連妻子的反常都沒有看出來。

「錢穆,既然你們認識我就不在過多介紹了。」

莫琰看著小歆:「這是我好哥們,在集團裡面他的股份可不小,別看他這麼年輕,已經算是元老級的人物了,在商場也是出了名的笑面虎啊。」

傅歆震驚的看著錢穆,怎麼看都應該是溫文爾雅的那種人才對,怎麼會是莫琰說的那種人啊。

莫琰看出傅歆的想法,忍不住笑了:「你可別被他的外表給騙了。」

傅歆尷尬的笑了。

錢穆倒是沒大多意外,理所當然的接受莫琰對他的評價。

「別站著了,做吧。」錢穆似主人請莫琰他們上座。

吃飯的時候傅歆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任憑莫琰怎麼跟她說話都是微笑,愛理不理。

傅歆看著錢穆的側面真的和那個人很像,她沒想過,能有一天和他坐在一起吃飯聊天,可是分開這麼久后,發現還是想他,哪怕是一個和他像的人。

「莫琰,你這次可賺了,得到這麼個淚美人。」錢穆調侃著說。

傅歆尷尬了,沒想到上次在他面前哭過一次,現在記得那麼清楚。

莫琰摟著傅歆看著她沉思:「淚美人?這麼形容挺貼切的,是挺愛哭的。」

聽他這麼一說,傅歆還真的是無地自容,耳根子都快紅了去。

「哎呀,討厭。」傅歆推開莫琰,起身去了洗手間。

她怕在這麼做下去說不定一會還真的炸了,想到上次還真的丟死人了。

等到臉降溫了,不那麼紅了的時候才出去,兩人都已經喝上了,看到傅歆走過來,錢穆非常暖的遞給她酒杯,還很體貼的只到了一點點。

傅歆看見那杯子裡面的酒,覺得暖心,因為她發現錢穆很顧及她的面子。

「你們聊什麼呢,那麼開心。」傅歆看著酒桌上實在是太冷清了就問。

莫琰飲了一口,暢快淋漓。

「說你呢,愛哭鬼。」莫琰這麼一調侃傅歆,傅歆的臉就更紅了起來,不樂意的看著他們。

「叫什麼不好,非要聊我。」臉紅著說。

「誰叫我老婆大人這麼誘人呢。」莫琰的臉倒在傅歆的肩頭。

「有人呢。」傅歆尷尬的推開莫琰。

她敏銳的感覺到錢穆在聽到莫琰叫她老婆的時候,錢穆的笑僵在了臉上,不知道怎麼回事,傅歆就是不想讓錢穆知道她和莫琰的關係。

「你們是情侶啊。」錢穆恍然大悟,第一次是這麼後知後覺,初見傅歆的時候,不像是有男朋友的,不過能在聚會的時候被莫琰帶出來,相必也是內人吧。

誰知莫琰搖了搖頭,嘴角勾起彎彎的角度:「錢穆,她是你嫂子。」

錢穆看著兩人恩愛的樣子才後知後覺的慶祝,他表現的很開心,莫琰這個光棍終於從良了,用開心來掩飾著心裡的那份酸楚。

「可以啊莫琰,什麼時候丟棄我們的傳統了,竟然一個人先找了一個這麼漂亮的可人兒。」

傅歆被錢穆誇得臉紅了起來,不知道怎麼回事,今天特別容易臉紅,尤其是錢穆誇她的時候臉會不由自主的紅起來。

菜桌上三人聊的可嗨了,今天莫琰特別的開心,喝了很多酒,而錢穆則是關心著傅歆,時不時給她加點菜,看的莫琰可不爽了。

喝了點酒的他脾氣有點古怪,他打掉錢穆給傅歆夾得菜,佔有慾極強的抱住傅歆,順口在她臉上偷了點香。

「小歆是我的,你快去找你的。」莫琰孩子氣的說。

在錢穆面前,莫琰還真沒什麼野蠻,如果在這個一同想大的好友面前還在算計,那人生過得還有多累啊。

「喲呵,這是有了媳婦忘了穿衣服啊,當初的是怎麼說的,我們四個要一起結婚的,結果你小子和他們倆都有了喜歡的人,就留下我一個光著,你好意思說。」錢穆笑著打斷莫琰的話。

「當初的話你就當我是個屁,放了的了。」醉酒後的莫琰說話皮的很。

傅歆還沒見過這樣的莫琰,聽他說那話的時候差點忍不住想看一下,這人還是那個雷厲風行的總裁么,每次都對她宣誓著主位的人還是他么,這讓傅歆很懷疑,不過她還是不敢真的這樣對莫琰,只好忍著笑呆在一邊。

錢穆也是對莫琰無語了,這小子一喝酒就亂來。

吃到差不多的時候錢穆送傅歆他們回了家,莫琰這個樣子也開不了車,莫琰這人也不輕,兩人廢了好大的勁才將他弄了上去。

傅歆給錢穆安排了間客房,這麼晚了她也不好意思趕人家走。

「穆大哥,今晚太晚了,不如就呆在這裡睡一晚,明日等莫琰酒醒后你們在暢聊。」傅歆看著錢穆說。

原本以為要好一頓勸,沒想到錢穆非常痛快的答應了。

傅歆這才知道原來錢穆經常來這裡休息,而且也有固定的房間,只是近兩年出國進修才會沒時間過來。

傅歆沒多問,就讓他自己去休息了,回到房間的時候擔心莫琰難受,給他弄了點冷水打濕的帕子放在他額頭,誰知道剛放上去的時候手就被抓住。

而莫琰此時目光炯炯,哪裡還有半分醉意。

「你沒醉。」傅歆看著莫琰的眼神被嚇了一跳。

莫琰醒了后雙手撐在腦後,看著傅歆手中的帕子拿了過來貼在臉上,傅歆看著莫琰,總覺得不對勁。

「怎麼了,你幹嘛裝醉啊。」傅歆不解的問。

莫琰隔著帕子問:「錢穆對你好感挺大的啊。」

傅歆從這口氣中聽出了另一番意味,好笑的看著莫琰:「你該不會是吃醋了吧。」

聽到自己的小嬌妻這麼嘲笑,莫琰忍不住勾起嘴角,這小妮子越發的大膽了,不過看著她肆無忌憚的笑著,心裡也像是被填滿。

伸手將她攬了過來,吻著她清香的頭髮,身上像是有一團火漸漸升起,連嗓音也變的渾厚富有磁性。

「小歆,我好像生病了。」莫琰俯下頭在傅歆耳邊說道。

嚇得傅歆轉頭去看,卻正好和俯下臉的莫琰嘴唇碰在了一起,時間彷彿在剎那間停止,傅歆從沒見過這樣的莫琰,以往都是從電視上才能看著他的帥,霸氣,這樣近距離接觸卻發現還有另一層韻味,讓她沉迷卻不敢淪陷。

莫琰看著傅歆的小臉從淡粉慢慢變得緋紅,最後一碰就快要滴出血了,莫琰覺得很有趣。

這麼近距離接觸傅歆,發現她其實也不是很普通,和他在一起的這兩年變的成熟也有韻味了許多,莫琰看著這樣的傅歆,覺得腹下有一股燎原之火燃氣,看著傅歆的目光也就更迷離。

今日的小歆很可口誘人,莫琰忍不住的傾身上前將她給壓在了身下,小歆伸手想推開他,但是動作不敢太大。

「莫琰,你喝多了。」傅歆慌亂的說。

「我沒醉。」莫琰一嘴酒味的說,小歆覺得特無語。

「沒說你醉了,只是覺得今晚就不要了吧。」傅歆尷尬的臉紅說。

莫琰一下就笑了,沒想到傅歆這麼可愛,那羞紅的小臉讓他都想咬上一口。

「放心,阿琰一定把你喂得飽飽的。」說罷便堵住傅歆喋喋不休的嘴。

當他每次一碰到傅歆腰腹附近的時候任憑再怎麼倔強,都會化成一灘水,這兩年莫琰已經將傅歆的敏感地方都摸得一清二楚。

每次看見她在床上時的銷魂姿勢,都會使他獸性大發。

「不要。」傅歆呻吟的說。

眼神已經迷離的傅歆不知道此刻的她是多麼的誘人,莫琰咽了口水,邪氣彎了彎嘴角,將她圈在懷裡,一夜春光。

等傅歆起床的時候莫琰已經起床了,傅歆看著身上滿是歡愛的痕迹滿臉哀愁,忍著滿身的痛楚起身,在床頭櫃的最下方找到那板避孕藥給吃了下去。

便邁著步伐去洗澡,她抵在牆上,淚水早已縱橫,忍不住哽咽,花灑落在身上的冰冷使她感到清醒,她不能懷上莫琰的孩子,哪怕這場交易包括這一項,可她就是受不了。

收拾好自己下樓吃早餐的時候張嬸端上了一碗很重的藥味的湯上來,傅歆聞到后便感到一陣反嘔,捂住嘴跑道了廁所嘔吐起來,張嬸替她撫平著背。

傅歆擦著嘴難受:「難受死了。」

張嬸擔心的看著傅歆:「歆小姐,你這是怎麼了?」

傅歆搖搖頭:「沒事。」隨後嫌棄的看著那碗湯:「那是什麼東西啊。」

張嬸看著那碗湯,笑的很奇怪,將小歆扶到椅子上做好把那碗葯移到她面前,傅歆一聞到那湯便忍不住的反嘔難受。

「歆小姐,這是早上走的時候特地吩咐我煮的。」張嬸一張老臉笑的都快看不見眼睛了。

傅歆疑惑了,莫琰幹嘛叫張嬸煮這麼難吃的。

「張嬸,我最近是不是得罪他了。」傅歆愁著臉看著張嬸,撒嬌的將頭放在她的肩上,一臉的欲哭無淚:「不活了我。」

「呸呸呸……」聽到傅歆這麼說可嚇壞了張嬸:「你這傻菇涼說什麼呢,別老是把死掛在嘴邊。」

傅歆笑著看張嬸罵她,張嬸對她有多好是知道的,沒有媽媽的她更依賴張嬸。

「哎喲,有張嬸在,小歆是自然不害怕這些的。」傅歆甜甜的笑。

「你啊。」張嬸很慈母的伸手在她額頭上憤恨推點著。

「張嬸,我可以不喝這東西嗎。」傅歆感覺越來越難受:「聞著就很難受。」

沒想到張嬸聽到后不禁沒有妥協,反而更是將那碗葯放在了她的眼跟前:「不行,你必須喝。」很堅決的看著傅歆:「沒有友情價可講。」

傅歆嘟著嘴喝了一口,感覺藥味太重了:「張嬸,這是什麼啊。」

邊喝著邊問好轉移注意力,不然這樣專註著這碗和葯能媲美的湯她一定會吐的。

在廚房收拾的張嬸聽到傅歆的問題便說:「是當歸啊。」

傅歆點點頭,果然是葯,想著便忍著難受一口接一口的喝著。

「特補。」張嬸接著說。

「補什麼啊。」傅歆漫不經心的問,她發現這東西雖然難聞,但是和雞湯互燉喝起來還是不錯的,她想找張嬸經常煮點這東西。

「喝著喝著還是不錯的,張嬸你可以經常煮點吃。」傅歆用筷子夾起一根長長的當歸津津有味的吃著:「只是這個當歸不要放這麼多了吧,我現在吃的整個人發燙,虛汗都出來了,太補了吧。」

聽到傅歆這麼說,張嬸出來看了一下,嚇了一跳,傅歆此時額頭虛汗很多,而她面前的碗已經空了下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