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喬隱盯著文件久久沒有起身,擔心自己招來懷疑的木兮,心跳飛快,後背溢出冷汗。

就在木兮緊張到不敢做出任何舉動時,半蹲在地的喬隱已經從地上起身,將手上的文件拍乾淨遞迴給木兮,「好久不見,木小姐。」

幸好,喬隱沒有翻動文件,鬆了口氣的木兮,接迴文件,「喬副總過得還好嗎?」

到底,也就只有這個瘋子會問他,過得好嗎?「老樣子。」除了那雙腿,不知道出什麼事了,看木兮圓.潤了不少,就連大衣下的小.腹也隆起,這四個月以來,她應該過得還不錯吧,畢竟,沒了紀澌鈞,她又遇到了紀澤深,還成了紀家的大少奶奶,別人夢寐以求的,她都得到了。

「是嗎。」

隨著木兮客套的回應后,忙著整理毛毯的木兮沒有再和他聊下去,周圍的氣氛也跟著安靜起來。

盯著木兮看的喬隱,在木兮看過來時,迅速挪開視線。

「我還有事,先走一步。」拿到東西,她還是去找李泓霖保險一些。

「好。」喬隱側身給木兮讓路,看木兮一個人,又坐著輪椅,喬隱問了句,「需要,我送你嗎?」

「電動的,很方便。」

「好。」 重生:嫡女上位 替木兮摁電梯的喬隱,點了點頭。

在木兮坐著輪椅進電梯時,喬隱的眼睛一直看著電梯門和地面的交界處,他並沒有關心這個瘋子,只是不想她在自己面前出事,連累了自己。

「喬副總,謝謝你替我撿文件。」

心裡正想著事的喬隱,猛地抬起頭看著木兮,意識到自己的動作有些刻意,喬隱揚起一抹溫和的笑容看著木兮,「不客氣。」

喬隱收回手時,電梯門緩緩關上。

在電梯門,即將關上那一刻,想到什麼的喬隱,沖著裡面說到,「我升職了,現在是總經理。」

「我記住了。」

哪怕電梯門的縫隙已經關剩到僅有拳頭大小,不用看到完整的表情,喬隱都知道她的笑容是怎麼樣的。

畢竟,這個瘋女人,沖著他笑的表情,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那種傻氣樣,誰會忘記呢。

被這個瘋子耽誤了一下,差點就忘記正經事了,喬隱趕緊拿著文件進去。

剛踏進辦公區域,喬隱就聽見前台兩個女的在議論木兮。

「哎,你看見沒有,那個木兮進了四少的辦公室。」

「她也太有手段了,不過是進了一趟辦公室,就成了董事會的成員還做了集團的總裁。」

「這公.告上不是說是股東和董事會決定的嗎?」

「你真以為有那麼簡單?以前啊,還以為她是個可憐的女人,現在看來,咱們都被騙了,她跳海假死以後,居然勾搭上咱們的前任紀董,還把股權和資產弄到手了,你說這種女人會是簡單的女人?」

「不管怎麼樣,她現在可是最值錢的寡.婦,成了咱們公司的第二個凌可萱了。」

「她比凌可萱手段高明多了,這會子肯定是在四少兄弟倆身邊周旋,找一個有錢有權的做自己的靠山。」

「天啊,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也太噁心了吧。」一臉吃驚的女人,正捂著嘴說話,就看到過來的人,趕緊放下手沖著進來的人點頭,「喬總。」

另外一個說木兮的女人,不急不慢轉過身,說話時用手撩著頭髮,「喬總,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

喬隱眼神冷漠瞪著眼前的兩個女人,「你們是什麼身份,總裁也是你們兩個有資格議論的?」

沒想到喬隱突然就翻臉,兩人嚇得趕緊道歉,「對不起,我們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不斷鞠躬道歉的兩人,看到喬隱走了,其中一個女的直起腰以後用手捂著胸口,「幸好是喬總,不是紀總,剛剛要是聽見咱們說話的人是紀總,恐怕咱倆小命不保了。」

「切!」另外一個女的抱著胳膊,一臉不屑說道,「你還以為,現在的紀總還是當初那個紀總,他也就只能動動嘴皮子,有什麼實權?」

「算了,別說了,等會又讓別人聽見,咱們就麻煩了。」怕事的女人一直拽著對方的胳膊。

從外面回來的費亦行,一進來,就聽到紀澌鈞在講電話,滿臉興奮的費亦行將辦公室門關上后,盯著對面在打電話的紀澌鈞看,等著紀澌鈞打完電話,告訴紀澌鈞好消息。

「紀總,我會支.持木兮,完全是看在您的份上,我希望您能藉助她的力量重返集團。」

「謝謝你的好意,我還有事,先這樣吧。」

紀澌鈞電話一掛斷,費亦行接了句,「紀總啊,我覺得肖董事說得對,您只要和太太聯手起來,還怕什麼簡家,根本用不著聯婚啊。」

「你是讓我吃軟飯?」瞟了眼費亦行的紀澌鈞,將掛斷電話的手機反面蓋在桌上,像是不想讓人看到手機里的某些內容。

他家紀總就是太要面子了,「這不叫吃軟飯,這叫強強聯手,您的就是太太的,太太的就是您的,將來這一切都是寶少爺的。」 總裁前夫玩夠沒 對哦,說起來,他怎麼沒看到寶少爺呢?這太太回來,太高興,一下就忽略了寶少爺的存在了。

「你給我閉嘴!」

「紀總,我……」

招來一記冷光的費亦行只能乖乖閉嘴,坐回自己的位置,這下好了,這個好消息看來也算不上什麼好消息了。

他要是紀總,就老老實實抱緊太太的大腿,反正關上房門,不也得聽老婆話,哪裡不是聽,有什麼所謂。

嘀嘀咕咕的費亦行低頭看手上的文件時,對面的男人重新將反面向下的手機翻轉,看著這條匿名信息發來的視頻,男人濃密的劍眉,一點點向眉心中間靠攏,緊皺成川。

這未必是全部真相,至少,是他終於找到的真相。

對面的費亦行,偷偷打量紀澌鈞的表情,發現他家紀總不知道在看什麼,表情嚴肅的嚇人。

算了,不管他家紀總了,他還是自己想辦法接近太太。

拿出手機的費亦行用地圖搜索距離自己最近的蛋糕店和花店,他該給太太準備點驚喜才行。

對了,最重要的是卡片。

拿過水筆的費亦行,在白紙上模仿紀澌鈞的筆跡,寫下給木兮的甜言蜜語。

【親愛的老婆大人,在你離開的這四個月來,我想你想的,寢食難安。往後,你願意,讓我給你洗一輩子的腳嗎?】

嗯,不錯,不錯,這句話無比感人,要是他是太太,他當場就給紀總打電話,約紀總回主卧,促膝長談。 噁心的人,不要再來打擾我!

害的爸媽還有嫂子哥哥都問她是不是被人欺負了。

葉紫涵有點哭笑不得,又刪了那個朋友圈。

卻沒想到,還是被楚蕭給看見了。

想到楚蕭擔心的表情,葉紫涵心裡有點樂呵。

蜜戀甜妻:撲倒絕色男神 涵意襲人:我說的那個噁心的人,是殷初夏。

紫意蕭蕭:我知道!

涵意襲人:你知道都不好奇我為什麼這麼說她嘛?

紫意蕭蕭:能猜到一點!

涵意襲人:你猜到了什麼?

紫意蕭蕭:她惹你不開心了!

葉紫涵看到楚蕭的消息,再也忍不住吐槽。

涵意襲人:何止是惹我不開心了,我感覺她就是個精神病,加了我好友,讓我看到她的朋友圈,全都是關於你的,只不過,我估計對你不可見,我看完之後,她又一個勁的跟我示弱,我讓她別噁心我了,結果她使勁裝委屈,我打算截圖讓她自己看看她發的東西,結果又看見,她的那些個關於你的朋友圈,對我不可見了,我可真是佩服她秒刪的本事,這不,我不開心了,也來了一手秒刪!

看著葉紫涵發的消息,都充滿了孩子氣。

楚蕭哭笑不得。

紫意蕭蕭:對我來說,她算是朋友,員工,再多的什麼都不是了,你不要吃醋,我心裡有分寸的。

涵意襲人:你有什麼分寸,估計最後還是被那個心機女套路。

紫意蕭蕭:我有你說的那麼笨嗎?

涵意襲人:你可不笨嗎?你認識她那麼久,居然還沒有看清楚她的本質,你不覺得,你已經不能用笨來形容了嗎?

紫意蕭蕭:那是什麼?

涵意襲人:蠢!

看到葉紫涵的消息,楚蕭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鼻子,他蠢嗎?

這個小丫頭,真的是一點都不會說話。

只不過,想到她的小模樣,他心裡更多的是無奈和寵溺。

紫意蕭蕭:你想錯了,我不是蠢,我只是記著以往的情分,她在我生病最嚴重的時候,照顧我,這算是一份恩情,我不能忘,而且,之前我沒有女朋友,她是個聰明人,也知道我介意朋友之間談男女之情,就很聰明的沒有表露出來,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有了女朋友,她也看到了你,她更是看到了我對你的好,她被刺激到了,一時間有點發狂發瘋都是能理解的,因為我記著她對我的恩情和這些年的情分,所以,我才沒有明確的指責她,但是,我的心,永遠都是向著你的,你懂嗎?

涵意襲人:你說的聽起來也有點道理,但是,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不跟她挑明,她估計寧願裝糊塗,就像是今天晚上的事情一樣,她選擇以退為進,還希望著以後能夠繼續挑戰我的底線,我怎麼能允許呢!

紫意蕭蕭:時間不早了,你早點休息,至於她的事情,我來處理,我會警告她,讓她明白自己的身份。

涵意襲人:你能警告她,這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可是,我睡不著啊!

紫意蕭蕭:女孩子睡太遲,會影響皮膚的,乖,早點休息!

涵意襲人:好吧,看在你這麼為我著想的份上,我就去睡覺了,拜拜!

紫意蕭蕭:晚安。

看到楚蕭的晚安,葉紫涵才乖乖的放下手機打算睡覺。

只不過,楚蕭喊葉紫涵去睡覺,他自己倒是沒有睡覺。

說實話,殷初夏今天的所作所為,的確有點越距了。

畢竟,葉紫涵才是自己的女朋友,她這樣子,始終是沒有看清楚自己的位置。

想到這裡,楚蕭給殷初夏發消息,打算給以警告。

紫意蕭蕭:睡了嗎?

初夏的雨:我沒睡,我猜到你會來找我了,我在等你!

紫意蕭蕭:你今天跟紫涵說了什麼?

初夏的雨:我什麼都沒有說,我只是跟她道歉,希望她不要記恨我才好,可是,她說話很直接,絲毫不給我面子呢!

紫意蕭蕭:那是因為你生出了不該有的想法,初夏,說實在的,以前在國外的時候,我的確沒有仔細去想過你對我的感情,我一直以為,你跟我一樣,把我當成朋友,卻沒想到,你這次回國之後,面對紫涵,做的某些事情,真的有些出格了!

初夏的雨:我有不該有的想法嗎?我怎麼不知道,你該不會自戀到以為我一直喜歡你吧,楚蕭,你真逗,我只是把你當成朋友而已,至於你說我對葉紫涵,做的某些事情出格了,說實在的,我還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出格的事情。

紫意蕭蕭:好吧,就算是你不喜歡我,那你為什麼要加紫涵的微信,為什麼要變著花樣的靠近她,她很單純,跟你不一樣!

初夏的雨:呵呵,她很單純,跟我不一樣,楚蕭,你可真說的出來,你知不知道,這樣的話,往往是最傷人的,只不過,就算是她跟我不一樣,那又如何,我只不過想多了解了解她,我也是為了你著想啊,楚蕭,旁人不知道你跟她在一起,將要面對什麼,我能不知道嗎?你真的能克服自己心裡的那些恐懼,真心的接納她嘛?你是真的喜歡她嘛?還是說,你現在是真的喜歡她,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就更不能允許了,如果你對她的感情越來越深,到後面,十幾年前的事情被抖出來,爺爺會同意你們在一起嗎?她爸媽知道了,怕是更不允許吧,我只是不想讓你深受感情的傷害而已,況且,葉紫涵看起來就像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女孩,你跟這樣的人,怎麼一起承擔哪些沉重的過往!

紫意蕭蕭:殷初夏,你越距了,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該我承擔的,我自己會承擔,你不用再這裡跟我提前提醒,還有,我找你,只是為了警告你,離紫涵遠點,我沒有時間聽你說教,希望你能適可而止!

初夏的雨:呵,我提到你的痛處了吧,說話突然這麼冷淡,我們好歹也認識那麼久了,我能不知道你什麼性子,就算是你不讓我說,我還是要說的,你現在越是喜歡她,你將來只會越痛苦,楚蕭,你不可能不知道,我才是爺爺心中,最佳孫媳婦的人選,你跟我在一起,不好嗎?我們彼此了解,也不用讓你再次去面對那些沉重的過往,難道不好嗎?

紫意蕭蕭:初夏,你自認為了解我,可逆真的了解我嗎?你若是了解我,你就應該知道,我這次既然決定了回國,把自己的遊戲公司總部遷到這裡,我的目的再明確不過了,我要跟她在一起,跟你在一起,一點都不好,因為那沒有愛情,就算是我明知道以後會痛苦,我也不想放棄,我從來都不是半途而廢的人,我希望你不要再費盡心思阻止我跟紫涵,不管是你自己的想法也好,還是爺爺的想法也罷,你都適可而止吧,不然那,我會安排人直接把你送回米國去,我說到做到,不會客氣的!

初夏的雨:楚蕭,你當真是不念及我們這麼多年的情分了?

紫意蕭蕭:如果真的不念這些年的情分,你現在不可能還安然無恙的待在臨海市,初夏,你從來都是知道我的手段的,別逼我對你動手,還有,我們今天的聊天,不要讓紫涵知道,還有那些我不想讓她知道的事情,你最好保密,否則,這些消息一點泄露出來,我第一個對付的人,就是你!

初夏的雨:既然你這麼無情,我還能說什麼呢,你自便吧,我會替你保密你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事情,但是,你也不能趕我離開臨海市,否則,我也只有魚死網破了。

紫意蕭蕭:最好是!

楚蕭發完消息,就把手機扔在了一邊。

這一夜,他又夢到了十幾年前那場車禍,父母拼盡全力將他護著,他看到了對面車裡的小女孩子,熟悉的眸子,充滿了驚恐和害怕。

血,夢裡滿滿都是血,父母的臉上全都是血,是死亡的顏色。

一顆愛恨交錯的種子,也是那時候,在他的心裡,滿滿的成長起來。

這些,爺爺都沒有察覺,可是,被照顧自己的那個小姑娘給察覺了,而那個小姑娘,不是別人,她正是殷初夏。

爺爺好友的孫女!

楚蕭從夢中驚醒,一個人站在陽台上,默默的看著窗外,心情沉重複雜。

這種沉重和複雜,是被人不曾體會的,不曾看到的。

他這次回國,爺爺堅決反對,可是,那又如何,他還是回來了。

這些年,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好像就從來都沒有做不成的。

只不過,他的想法和爺爺的希冀背道而馳,怕是要讓爺爺失望了。

楚蕭的心裡有些難受。

從夢中醒來,到天亮,他都沒有睡著。

第二天早上,葉紫涵來找楚蕭的時候,他一如既往,好像並沒有什麼不同。

上了車,葉紫涵開車,楚蕭閉目坐在一旁假寐。

葉紫涵這才發現了一點不同。

她擔心的開口道:"楚蕭,你的臉色看起來很不好,昨晚沒睡好嗎?還是有什麼事情?"

楚蕭搖了搖頭:"沒什麼,可能是昨晚睡得比較遲吧,對了,殷初夏那邊,我已經警告過了,相信她不會再做出太出格的事情,如果她找你麻煩,你直接告訴我就好!" 看著墨容清揚走遠,寧安對邊上的手下說,「去跟著她。」

手下有些不明白,「安哥,那個姑娘並不是賊,為何還要跟著?」

寧安嘆氣,「她比賊可厲害多了,我不能不防。要是在臨安的地界上出了岔子,咱倆的腦袋都要搬家。」

手下嚇了一跳,「這麼厲害,是什麼人啊?不至於吧,就是個小姑娘嘛。」

寧安搖頭,「別問那麼多,」那是他小時侯的夢魘,他聽不得那個名字。

寧安性子冷,平日里多數是面無表情,手下難得見他家副門主有如此豐害的表情,不由得八卦起來,「安哥,你和那位……有過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