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決定原諒容父和容母,不是因為她真的對他們做的那些事釋懷了,而是她不想讓子澈夾在兩邊為難。哪怕平日裡子澈對他父母再怎麼冷酷,但那終究是把他養育大的父母,怎麼可能不心疼呢?

她愛容子澈,所以決定為了他,和自己的敵人和好。

反正,她有那麼愛自己的容子澈就夠了。

溫如意挽著容子澈的胳膊,笑著走向眾人。 第1543章如意卷:老婆,么么噠!

原本溫如意沒指望,容母能給出多好的態度,畢竟在她眼裡,自己是配不上她兒子的。哪怕後來容母意識到自己錯了,在她眼裡,自己大概也不配,讓她在眾多媒體面前賠禮道歉吧。可出乎意料的是,在容父登門拜訪后的第二天,容家二老便召開了發布會。

容母在所有媒體面前痛哭流涕,承認自己做錯了很多事,對不自自己的兒媳婦。

溫如意看著新聞里,蒼老了不少的容母和容父,心裡五味陳雜。最終,她拉著容子澈,讓他跟自己一起看了容母道歉的視頻。

容子澈神色平靜,看不出任何異樣,但從他緊握的雙拳,溫如意知道他還是心疼了。抬手,輕柔的扣住了他的手腕,溫如意說:「子澈,你媽媽已經認錯了,我們原諒她吧。」

「可是……」

容子澈擰眉開口,想說什麼話,卻被溫如意堵了回去,「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怕我受委屈,所以一直堅持不肯跟你媽和好,但子女和父母哪有隔夜的仇?她當初那麼做,出發點也是為了你好,如今她受了那麼多的苦難,也意識到自己做錯了事情,這樣的懲罰足夠了。」

容子澈沉默不語。

溫如意牽起唇角,笑了笑說:「你不是說,什麼話都聽我的嗎?現在,我都原諒他們了,你難道要違背我的意思?」

容子澈搖了搖頭。

溫如意不容置疑的拍板道,「好了,這件事聽我的,等周末你休息時,咱們一起回容家,去看望他們。」

容子澈心頭頓時湧起了一股熱流。他明白如意原諒他父母,是為了他考慮。她這般寬厚仁德,更讓他心疼,同時也越發為自己母親的作為感到羞愧。

自己何德何能,能讓她傾心以對。

容子澈抱住了溫如意,低聲的喃喃:「如意,我這輩子一定不會負你的。」

若是他負了她,那便讓他下半生,不得幸福,眾叛親離……

「你敢負了我,我一定帶著月兒改嫁,找個比你更好的男人,過的幸福美滿,氣死你……」溫如意俏皮的調侃,話未說完,便被他堵住了唇瓣。

溫如意『唔』了聲,提醒他現在還在白天,月兒也隨時會下來。

可容子澈管不了那麼多了,只想狠狠地吻她一番,讓她知道,此刻自己的心情。

溫如意提心弔膽,眼珠子不停地往四周看。容子澈察覺到了她的不專心,捧著她的腦袋,正對著自己,不讓她再有機會,看向別的地方。

情到深處,他恨不得把她揉到自己的骨子裡。可顧及到家裡還有孩子,還是硬生生的剎住了車,戀戀不捨的撫摸著溫如意緋紅的臉頰。

溫如意把他的手打開,「別毛手毛腳的,下次再敢在客廳這麼放肆,我就……」

「你明明就很喜歡。」容子澈笑嘻嘻的說。

溫如意羞窘的抬腳,踹了他一下。

她根本沒用力氣,所以容子澈沒覺得疼,抱著她說,「老婆,你中午想吃什麼?我給你煮吧。」

「就你那廚藝,還想給我煮飯吃?」溫如意不敢相信的斜乜著他。

除了水煮蛋和粥,容子澈幾乎沒有能做好的飯菜,好幾次,她都發現,他給月兒煮半生的飯菜。那之後,她就不敢讓他再進廚房了。

偶爾要出去,她也叮囑家裡的廚子,別給容子澈下廚的機會。

現在他提出要做飯,溫如意當然不同意。

容子澈有心討好溫如意,這會兒心潮澎湃,也沒那麼輕易放棄,說:「你在旁邊教我,我慢慢學嘛。」

「等下,你別把廚房給燒了。」

「不會的,我保證不會的!」容子澈信誓旦旦的說。

溫如意微微收緊了懷裡的抱枕,曲著腿,拖著下巴,認真的考慮了片刻說,「那好吧,今天就破例一次,讓你進廚房。」

「老婆,你對我診室太好了!」容子澈抱著她,又是一通啃。

容月兒做完作業,跑出來,看到這一幕,嘲笑容子澈說,「羞羞臉,爸爸羞羞臉~」

溫如意連忙推容子澈。

容子澈卻沒臉沒皮的霸著她對,容月兒說:「去去去!小爺親自己老婆,有什麼可害羞的,倒是你,小姑娘家家的,看到男女親熱,你得迴避,知不知道?」

「你胡說什麼呢!教壞了月兒,我跟你沒完!」溫如意一腳踹在了他臉上,把他踢到了一邊,然後把月兒抱到自己跟前說,「月兒,別聽你爸爸胡說,把剛才他說的,都從腦子裡洗乾淨。」

容月兒笑眯眯的點了點頭。

容子澈看著倆母女,覺得格外的悲涼,以前有溫如意在,他排老二,現在有月兒在,他排到老三。

這個家真是一點都沒他的地位!

容子澈在心裡默默的發誓,自己一定誓死捍衛老三的地位。

可他不知道,不久的將來,他連老三的位置都保不住了。

當然,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

中午,一家三口開車去了附近的大型超市,把需要的食材都買回了家,容子澈擼起袖子,躍躍欲試。溫如意指使他,把該洗的菜和該切的肉都準備好,然後開始指導他做飯。起初都好好的,但真的菜下了鍋,容子澈開始慌手慌腳了起來,一直不停地問,要做什麼。

溫如意被他問東問西的,吵得頭痛,思緒也亂了。

而就在這時,鍋里的油蹭的一下躥出了火苗,容子澈下意識的抓起手邊的碗,往裡面潑過去。

「別,不能用水潑……」

溫如意話提醒了一半,水嘩啦下了油鍋,非但沒能把火撲滅,反倒將油澆的更旺盛了。

容子澈嚇了一跳。

溫如意淡定而無奈的拿起鍋蓋,蓋在了鍋上,然後關掉了煤氣閥,環抱著雙臂,回頭看向容子澈。

容子澈:「老婆~」

「出去!這個家以後禁止你再踏入廚房半步!」溫如意指著門口,聲音嚴厲。

容子澈耷拉下肩膀,委屈的往門口走。

溫如意等著火徹底熄滅了,把鍋清理乾淨,然後利用剩下的食材,快速的做了幾道菜。

一家三口坐在桌子前,容子澈看著擺在跟前色香味俱全的飯菜,深深的覺得,自己以後還是少做飯菜的好。真的想討好如意,還是給她買珠寶鑽戒吧。

……

做飯的事情就此揭過,溫如意也沒怎麼放在心上。隔天中午,容子澈給她打電話,說:「有沒有時間,過來萬達這邊一下?」

「什麼事情?」溫如意奇怪的問。

「有點小事,趕緊過來吧。」

村花小妻凶又甜 在他的催促下,溫如意坐車趕到萬達廣場。到了一層的商場,容子澈看到她,拉著她的手,徑自走到了最大的珠寶專櫃前面。

溫如意感覺到莫名,他們的婚戒早就準備好了,又來珠寶專櫃幹嘛?

而就在她狐疑的目光中,服務員拿出幾款超大克拉的鑽石項鏈,和耳環出來,笑著對她說:「溫女士,你看看喜歡哪一款?」

溫如意:「……」

容子澈摟著她的肩膀說,「老婆,我還沒給你買過什麼首飾呢,你看看喜歡哪些?咱們今天都買下來,當你的嫁妝。」

溫如意白了他一眼,「你覺得我很喜歡這些嗎?還是你錢多的花不完了,非得敗敗家?」

容子澈說,「你們女人不都喜歡漂亮的首飾嗎?你若是不喜歡這家的,或者不喜歡鑽石,那邊還有賣玉石的……」

「謝謝,不用了。」溫如意客氣的對服務員說了句,拉著容子澈離開專櫃。

走了老遠了,容子澈還在回頭望著那個專櫃說,「老婆,你是不是捨不得花錢買呀,不怕,我們容家有的是錢。別說買幾條鑽石項鏈了,就是把整個商場的鑽石都買下來,也綽綽有餘。」

溫如意臉上拉下一排的黑線,「我不喜歡那些,你給我買那些,還不如多買幾身衣服呢。」

「原來你喜歡衣服,那我們過去買吧。」

他說著,轉身要去衣服的專櫃。

溫如意戳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等他察覺到不對,回過神來,她這才盯著他問:「你這兩天是腦子抽風了?幹嘛無緣無故的想討好我?」

做飯,買鑽石珠寶,買衣服……

整出這麼多的幺蛾子,想要討好她。

難不成他在外面,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了?

溫如意眯起了眼睛,仔細的打量著容子澈的神色,想從他的臉上找出一絲的端倪,「容子澈,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別的女人了?」

「怎麼可能?我就是把自己閹了,也不可能做對不起你的事情!」容子澈咧開嘴,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自己的頭髮,說:「我這不是因為你原諒我媽的事情,覺得對不起你嗎?我想讓你開心開心,可好像,我把事情都搞砸了。」

溫如意聞言,心尖一下變得又酸又軟,「你這個傻瓜,我們是一家人,有什麼對得起,對不起的?只要你跟月兒平平安安,就是我最開心的事情了。」

「老婆……你怎麼就這麼好。」容子澈抱住了溫如意,下巴在她的頭頂蹭了兩下。大街上膩膩歪歪,溫如意有些接受不了,推了他一下,有些彆扭的說:「別以為說幾句好話,你就什麼事都不用幹了,中午你請我吃飯吧,我最近想吃火鍋了。」

「好,老婆大人說的話,我一定做到!我請你吃最貴最好吃的火鍋!」 第1544章如意卷:乖乖躺好

眨眼到了周末,已經十分臨近婚期,饒是有葉簡汐和慕洛琛幫忙,溫如意和容子澈也忙的昏天黑地的。但兩人還是忙裡抽出空閑時間,帶著容月兒回了容家老宅。

聽到管家彙報,說容子澈三人回來了,容父激動的趕緊把容母叫了起來,「兒子、如意和月兒回來了,你趕緊收拾一下,咱們出去見她們。」

容母剛躺下午休,聽他這麼一說,原本昏沉的意識,立刻變得清醒,從床上坐起來,她著急的指揮容父從衣櫃里拿出衣服,穿在了身上,緊張的問:「我穿這件好不好看?」

「好看,你穿什麼樣的衣服都好看。」容父笑著催促,「趕緊的,別讓他們等著急了。」

「我臉色不怎麼好看,還是化化妝再過去吧。」容母拿出化妝盒,想往自己的臉上補一些妝容,容父一把搶了下來,「你化那麼好看,兒子他們會以為咱們這段時間過的不錯呢。我看你現在這樣挺好,讓他們知道咱們的確知錯了。」

容母稍微想了想,覺得他說的有道理,於是放棄了。

容父小心的把她抱在了輪椅上,推著她往前廳走。

……

到了客廳門口,容母越發的惴惴不安,「你說如意真的原諒我了嗎?她會不會是在跟你開玩笑的?」

「當然是真的,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

容父再三的安慰。

容母卻怎麼也無法放下心,手絞著衣服,擰的皺巴巴的,像是做錯了事情,要面對家長的孩子。

兩人踏入客廳,坐在沙發上的三人聽到輪椅滾動的聲音,紛紛扭頭看向門口。溫如意推了容子澈一把,說:「還愣著幹嘛?不幫你爸爸推輪椅?」

容子澈坐著一動也不動。

溫如意瞪了他一眼說:「你不去,我去。」起身,想要親自去推容母。

容子澈哪裡捨得,趕緊站起來攔住了她,然後快步走到自己父母的跟前,對容父說:「爸,我來吧。」

容父聞言愣了愣,隨即讓開,把輪椅交給了容子澈。

容子澈推著輪椅,穩穩噹噹的到了客廳中央。

容母在靠近溫如意的那一刻,泛紅了眼圈,說:「如意,對不起,以前是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你還大人有大量,原諒了我,我真的沒有顏面再見你了。」

容母淚止不住的流淌。

溫如意出聲說:「都是一家人,何必說這種話。以後,我們都把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忘記,好好的過日子吧。」

簡單的三兩句,引得容母的眼淚決了堤,她後悔,自己怎麼就被鬼迷了心竅,覺得溫如意不好。

溫如意扭頭對月兒說,「月兒。拿一些紙巾給你奶奶。」

「好的,媽媽。」

月兒跑到了茶几跟前,抽了三張紙,踮著腳尖,一點點的給容母擦眼淚。容母握住她的小手,不停地說:「月兒乖……」

容父壓抑著胸口的悶痛,說:「你快別哭了,孩子們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你哭哭啼啼的像什麼樣子?」

「嗯,我不哭。」容母擦乾了眼淚,問:「你們吃過飯了嗎?要不要讓家裡的廚子給你們做點晚餐?」

「不用,我們吃過了才來的。」

「哦……」容母失落的應了聲,「那你們只是坐坐就走呀?」

好不容易回來了一趟,那麼快就走了,容母心裡是千般不舍萬般不舍,可如今她已經沒有資格再挽留他們,偶爾能過來看他們一次,她就已經知足了。

溫如意點了點頭說:「嗯,等下還有事情,所以不能長待。」看了一眼旁邊跟木頭樁子戳著的容子澈,又道,「子澈,把請帖拿出來。」

容子澈這才有了一絲的反應,從西裝的衣兜里,掏出兩封請帖。

溫如意接過,客客氣氣的說:「我們三天後舉行婚禮,如果你們有空,就過來參加吧。」

容父顫抖著手,接過請帖,「有空,一定有空,哪怕天大的事情,也比不上你們結婚的事大。」

溫如意挽了挽唇角,「嗯,那希望你們準時參加。」

幾人站著說了會兒話,容子澈抱起了月兒說,「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回去了,還是別說了吧。」

這兒子不像兒子,反倒像女婿了。

溫如意有些無奈,但也實在無話跟容母和容父說,於是點了點頭道:「那我們走了。」

「我們送送你們。」

容父推著老伴兒,跟在他們旁邊,親眼看著他們上了車,佇立在原地片刻,他這才跟容母一起折回老宅。

容母坐在輪椅上,不停地摩挲著紅色的請帖,不知不覺間,眼淚再次掉下。

她是真的對不起如意呀。

那麼好的孩子,自己怎麼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