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怎麼了?」

「你已經連續玩了5個小時的SAO了,難道你就一點兒都不餓嗎?」宋傑指了一下掛在指揮室的時鐘。

「已經5個小時了?!時間過得真快啊,是不是我們馬上就要到白青的鎮守府了?」曹永恆問向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宋傑。

「還·早著呢,我問過島風了,她說我們最少要再過2個小時,也就是在晚上6時才能夠抵達白青的鎮守府。」宋傑說出自己從島風哪裡得到了時間。

「這不是還有兩個小時嘛,我再玩會。」

就在這時曹永恆的身後傳來了海倫娜的聲音「宋傑提督,您能夠和其他人出去一下嗎?我現在要和加加她們處理一下我們鎮守府的『內部事務』。」

「沒問題,我們現在就走。」在丟給了曹永恆一個好自為之的眼神后,便帶著大家走出了這個指揮室。房間中就只剩下了曹永恆和他的艦娘們。

隨著響徹雲霄,經久不息的慘叫,島風的艦體也逐漸的接近了白青的鎮守府,遠處的海面上,一個燈火通明的龐大鎮守府出現在了大家的視野中。

「真不愧是太平洋第一土豪啊!」看著遠處的巨大島嶼,宋傑發出了感慨「港口的大笑都好趕得上總督府的港口了。」

「這裡就將是我的品牌崛起的地方。」看著島嶼的鳳條院聖華一臉的自信。

指揮室中的『鎮守府內部事務』也解決完了,掛著一張苦瓜臉的曹永恆捂著自己的腰走到了宋傑的身邊「你又坑我!」

「我可沒有坑你,我只是把沉迷於遊戲中帶來的不良影響告訴了你的秘書艦而已。」宋傑露出了一臉無辜的表情「我這可是在幫你!」

「那也沒有你這樣的吧?『漆黑的海面上,一群艦娘在漫無目的行駛著。每當她們遇到其他人的時候,都會詢問向她們,您有看到我們的提督嗎?,但是人們的回答都是沒有。』」

「知道她們問向了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少女是,她們才得到了答案。黑衣少女看著艦娘們『你們的提督已經回不來了,因為他已經沉迷於SAO中無法自拔了。』」

「你這個傢伙還敢說你沒坑我?!」曹永恆一臉憤怒的看著宋傑。

從空間中取出了一份文件的宋傑將這份文件遞給了曹永恆「你既然知道我去過了SAO的世界,那你就因該知道我第一次玩SAO時會經歷什麼。」

曹永恆脫口而出「茅場?」

「沒錯,就是茅場。躺在病床上兩年的我們在登出了SAO后的兩個月生活簡直就是地獄。幾乎喪失語言能力,完全喪失行動能力。你想想這是什麼樣的感覺。」宋傑將大多數重新回到了現實世界中的SAO玩家面臨的窘境告訴了曹永恆。

「帶著頭盔來到這個世界后,我就讓仁慈對完全潛行遊戲對人帶來的影響進行了研究。這份就是報告了,你仔細看看。」

「不了,你還是直接告訴我結論吧,我就不看這份報告了。」看了兩行就覺得無比頭暈的曹永恆選擇放棄。

「其實很簡單,就是玩多了會癱瘓,在玩完全潛行遊戲的時候,會降低對自己身體的掌控,隨著時間的推移,最後就會變成一個清醒的植物人。」

「我尼瑪,這個遊戲玩起來是要人命的啊!」曹永恆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色「原來SAO是這麼可怕的遊戲嗎!」 「星醬,我們就在這裡等著活動開始吧。」和太太來到了為了這次活動所建造的提督會議堂,由於這次的活動期間只允許帶一個艦娘,所以宋傑第一天就帶上了自己的秘書艦,太太。

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的太太坐在宋傑的身邊「達令,你這次想要造出什麼艦娘呢?」

沉吟了片刻,宋傑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什麼艦娘都行,只要是我們鎮守府目前沒有的就可以,不過還是有幾個特別想要建造出的目標的,大和和獅姐就不用說了,除此之外還有曉響雷電,齊柏林伯爵等想要造出來的艦娘。」

「德系唯一的那個航母艦娘嗎?聽說也是一個美人呢。」太太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宋傑「說起來達令你真的很喜歡航母艦娘,雖然大家都有了婚戒,但是直到現在也只有我和鶴醬跟達令造過小船了呢。」

「一說起這件事情我就來氣,也不知道你們兩個人究竟是怎麼想的,居然對我下藥。」宋傑臉上布滿了鬱悶的表情「星醬,你現在能告訴我你當時到底是怎麼想的嗎?」

太太的臉上掛上了紅暈「當時的我和鶴醬都把對方視為了大敵,紛紛找到了別人來解決這個『情敵』。我找到的是仁慈,鶴醬找到的則是長門,我是從仁慈哪裡得到的,鶴醬則是通過了陸奧前往了厭戰前輩的店鋪中得到的春藥。」

「接下來的事情就不用說了,我已經知道結局了。」宋傑回憶著當時的情況「看來以後可不能亂吃東西,不然是要出大事的。對了,也不能喝酒。」

就在宋傑和太太聊天的同時,大量的帶著自己艦娘的提督走進了這個巨大的提督會議堂中,成排的坐在了這座建築中的類似於禮堂構造的提督會議堂中,等待著活動的開始。

在提督會議堂中已經坐滿了提督和艦娘的時候,白青走到了整個提督會議堂最前方的講桌前「我是這裡的提督,也就是大家口中的太平洋第一土豪,白青。」

「非常榮幸能夠成為今年秋季活動的主辦方,我現在就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次活動的規則。」白青說著就在講桌上按了幾下,白青身後的牆壁上隨即出現了一個投影,投影的內容正是白青昨天給宋傑的文件。

「這就是這次活動的規則了,希望大家能夠在本次活動中取得一個好成績,也希望大家能夠利用這次機會,在深海的冬季攻勢之前提升一下自己鎮守府的實力,讓大家在冬季攻勢中更好的防守自己的鎮守府。」

將投影收起來的白青看著自己對面的提督們「本次活動的所有資源都由總督府和我來負責,現在你們有什麼問題可以問我,要是沒有任何問題,那我們等一下就開始活動了。」

在等待了一會兒,看著沒有人提出任何疑問后,白青看向了坐在第一排最最左邊的提督和他的艦娘「既然沒有人有問題了,那我宣布,本次秋季活動的第一輪現在開始,現在請第一名提督進入建造室。」手指指向了一間房門。

在白青和那名提督走進了建造室后,一個穿著白無垢的翔鶴艦娘走到了大家的面前「我是提督的秘書艦,接下來,就由我為大家介紹各位提督建造的艦娘。」

隨著翔鶴的操作,牆壁上的投影再現,顯示出了第一位進入建造室的提督的各項情報,第一個進入建造室的提督是一名隸屬於亞洲的提督,作為一個亞洲人的他造出了內華達和黃蜂,合計10分成功晉級……

————————————————–(分割線喵)——————————————————-

「現在輪到我們了。」宋傑請牽起了太太的柔夷,和太太一起走進了建造室中「希望星醬依舊能夠給我帶來好運,讓我出一個想要的艦娘吧。」說著就狠狠的吻上了太太的紅唇。

看著兩人的行為,白青不禁咳嗽了一聲「咳咳。你們兩個就不要在這裡秀恩愛了,趕緊建完趕緊走人,別在這裡呆著。」

這才想起這裡還有別人的太太羞紅著臉龐將宋傑推開「達令,你快去建造吧,早點完事早點回去,我下午還要在店裡當模特呢。」

「也對,那現在就讓我們開始建造吧。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能給我出個六驅四小就行了。」宋傑說著就走向了艦娘建造機器。

「喂,你這根本就是打算主動淘汰吧?!要知道驅逐艦可是只能加一分的!」白青一臉疑惑的看著宋傑「難道你不知道嗎?」

「知道啊。」宋傑點頭一臉平靜的說出了讓白青淡定不能的話「只要是原型艦不就夠了嘛,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原型艦?!你小子不是在說胡話吧?雖然曉響雷電的原型艦的確沒有人建造出來,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你能夠建造出原型艦把?」白青一臉擔心的看著宋傑「小心這次的活動你真的到此為止了。」

太太露出了笑容,望向宋傑的目光中流露出了滿滿的愛意和崇拜「這點就不用擔心了,到目前位置,提督建造出來的每一個艦娘可都是原型艦呢。」

「哈?!」白青臉上的表情凝固了「你這個傢伙,別讓我在手裡有矛的時候看見你!而且我現在要2成,以彌補你對我造成的傷害。」

宋傑臉上露出了崩潰的表情「還帶這樣的?!不是說好1成嗎?」

「我現在改主意了不行嗎?該死的白皮猴子!」白青一臉憤怒的看著宋傑「怪不得為什我家的太太不是原型艦,原來原型艦在你那裡!」

「算了,你開心就好。」無奈的宋傑按下了建造器的按鈕,等待著自己新的艦娘。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嗤!」在快速建造工具的幫助下,計時器上的時間只用了幾秒就變成了00:00:00,一個蘿莉的身影也透過白色的霧氣出現在了大家的面前。

一個穿著白色水手服,還露出了裡面的藍白紅三色連體泳衣,有著一頭白色長發,兩側的頭髮上還有著兩個藍色頭飾,腿上有著白色長筒襪,腳踩白色小皮鞋的小學生出現在了3人的視野中。

「Bonjour~我是空想號。」走出了艦娘建造器的空想向3人打著招呼,先是看了看白青,隨後又把自己的目光落在了宋傑和太太的身上。

在彷彿是確定了自己提督是誰的停頓后,空想跑向了宋傑「提督,我是空想,我可是最快的驅……」在3人的注視下「啪嘰」一聲,以面部著地的方式摔倒在了宋傑的面前。

「好痛。」揉著腦袋的空想從地上站了起來,在排掉了自己身上的灰塵后,歪著腦袋,吐出了自己的舌頭「空想,是最快的驅逐艦哦~」

看著面前的空想,宋傑的臉上露出了無奈的表情,走到空想的面前蹲下,為空想整理著她的白色長發「以後走路的時候一定要小心一點,不然會總是向今天一樣摔倒的。」說著還對空想使用了摸頭殺。

「謝謝提督哥哥。」看著宋傑的空想一副很是高興的樣子「空想雖然只是一個驅逐艦娘,但是一定會為提督哥哥的鎮守府做出自己的貢獻的。」

隨後又在宋傑的臉龐上親了一口「最喜歡提督哥哥了!」

宋傑的腦海中突然想起了系統的聲音「恭喜魔王大人獲得技能,摸頭殺。對各種蘿莉,幼女使用可以獲得大量的好感度,快去利用這個技能攻略蘿莉吧,魔王大人!」

無視了腦海中系統聲音的宋傑指著太太「空想,你先去星醬姐姐哪裡,提督哥哥還有事,等會我們就一起回家。」

「嗯。」點頭的空想向就在5步之外的太太走了過去,在只走了兩步后再次啪嘰一下摔倒在了太太的面前。看著再次摔倒的空想,宋傑捂著自己的額頭「以後要習慣小公舉的假摔了。」

另一邊的太太則是幫助摔倒在地上的空想站了起來「以後一定要小心。不可以這麼大意哦~」

「以後我一定會注意腳下的,這次只是意外。」揉著自己小腦袋的空想的眼眶中都能夠看到有著晶瑩的淚珠在打轉。

從空間中取出了一根棒棒糖的宋傑將手中范棒棒糖塞進了空想的手中「嘗嘗這個。」

「好吃!」空想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眼眶中打轉的淚珠也消失不見「謝謝提督哥哥。」

再次對空想使用了摸頭殺的宋傑走到了建造器的旁邊,再次按下了已經放好了資源的建造器的建造按鈕。

如同剛剛一樣,一個金髮穿著藍白配色的連衣裙、黑色的絲襪和黑色的小皮鞋,雙手用裙子兜起了一堆土豆的小學生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將所有的土豆裝進自己亞空間中的小學生徑直走到了宋傑的面前「提督哥哥,弗萊徹級驅逐艦奧班農向您報道。」元氣滿滿的奧班農在敬禮后從亞空間中取出了一個土豆「提督哥哥,要嘗一下奧班農的土豆嗎?」

獻寶似的將土豆送到宋傑面前的奧班農看著宋傑「雖然奧班農的土豆沒有多少了,但是提督哥哥還是應該嘗一下奧班農的土豆的,不知道提督哥哥你是想吃薯條還是薯片,這些奧班農都很拿手。」

宋傑從奧班農的手中拿過了土豆「謝謝奧班農,不過這些土豆還是種在我們的鎮守府吧,這樣以後我們的土豆就會有很多了。奧班農也不會擔心自己的土豆被吃光了。」

「提督哥哥好厲害,這樣奧班農以後就能有很多很多的土豆了,說不定還能用土豆擊沉一條魚呢。」奧班農的臉上露出了高興的表情。

「新人,以後要叫我姐姐。」站在太太身邊的空想走到了奧班農的面前「我是空想,主炮的口徑可是138mm呢。」

聽到空想說出了自己的口徑,奧班農對比了一下自己的5英寸(127mm)炮,發現的確是對方的口徑更大的奧班農向空想打招呼「空想姐姐好。」

宋傑在島風的腦袋上彈了一下「你也就比奧班農多在這個世界呆了那麼一會,你居然也敢說自己是姐姐了。」隨後一手拉著空想,一手拉著奧班農「我們回家咯,家裡面可是有好多姐姐要等你們認識呢。」

一臉笑容的太太在向白青道別後,便跟著宋傑一起離開了建造室,走出了會議堂。在4人離開之後,白青才長長的嘆了一口「這才是真正的歐洲人啊,不緊是從沒見過的艦娘,而且還是原型艦。」

隨後白青便將通過的消息告訴了自己的翔鶴,站在講桌前的翔鶴在得到了自己的通知后,便向著還在會議堂中的提督們宣布「隸屬於太平洋的宋傑提督通過第一輪。」

「怎麼看他身邊的那兩個新建出來的都是小學生吧?!為什他能夠通過,我就不能通過!」一個造出了兩個小學生的提督不解的看著翔鶴「這怎麼都說不過去吧?」

「說起來,那兩個驅逐艦娘到底叫什麼啊,從來沒有見過的樣子,而且看起來也狠可愛呢。」一個提督推了一下自己身邊的提督「哥們,你見過那兩個小學生嗎?」

「這個還真沒有,我也不知道她們叫什麼,我問問別人吧。」…….

看著議論紛紛的提督們,無論怎麼說都沒有辦法的翔鶴一臉無奈,就在這時,白青走到了講桌前,用手中的鋼塊狠狠的砸了幾下講桌「都安靜!我來對剛剛發生的事情做出解釋。」

看著安靜下來的提督們紛紛將目光投向了自己,白青這才開口「是的,宋傑提督只造出了兩個驅逐艦娘,但是她們都是5星稀有度的艦娘,而且是第一次出現在這個世界中。」 「白髮的艦娘叫空想,金髮的艦娘叫做奧班農,至於她們的屬性,你們可以在艦娘百科全書上查到,不過我說的是那個提督網路中的百科全書,而不是各大商場中售賣的那種人造的百科全書。」

「圖鑑?」一個提督不禁脫口而出。

白青點頭「沒錯,就是那個圖鑑、她們的屬性都會在圖鑑中有顯示。」在解決了空想和奧班農的身份問題后,白青清了清嗓子「我相信大家一定對為什麼宋傑造出了兩個驅逐艦就成功通過第一輪了。我現在告訴你們答案。」

再次投影出了活動規則的白青看著大家「要知道除了規定好的艦種分數之外可是還有一種加分方法的,剛剛宋傑建造的那兩個艦娘都是原型艦娘。」

聽到了白青的解釋,提督們紛紛把自己的目光放在了宋傑剛剛走出的門「該死的歐洲人!」

白青這時再次開口「他在建造艦娘之前和自己的婚艦接吻了,聽說這樣子會給提督帶來好運,現在還沒有進行建造過的提督不妨用這種方法試試。」

「還有這種事情,那我一定要試試。」一個接下來要進行建造的提督說著就走進了建造室中。沒過一會,這名提督就一臉興奮地走出了建造室「我成功了!我現在也是有女僕長的提督了!」

其他的提督們紛紛也開始了嘗試,有婚艦的就吻婚艦,沒有婚艦的就和自己的秘書艦或者帶來的艦娘商量了一下,更有幾個帶著小學生來到這裡的提督在棒棒糖的『協助』下,讓自己家的小學生在自己的臉上親了一下。

看著這幾個喪心病狂的提督用著棒棒糖忽悠小學生們的樣子,白青差點兒就要通知憲兵隊了。但是看著這幾個傢伙並沒有完全的把自己的節操丟掉后,便打消了通知憲兵隊的想法……

————————————————–(分割線喵)——————————————————-

帶著3個艦娘的宋傑回到了現在的居住地,那件3層的小樓,此時的鎮守府商業區由於已經有很多的提督已經被要淘汰,所以變得熱鬧了起來,這些帶著艦娘來到這裡的提督們紛紛陪著自己的艦娘在商業街中購物。

走到了3層小樓面前的宋傑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副熱鬧場面。整個一樓的店鋪中已經布滿了前來購物的艦娘和陪著自己艦娘來到這裡的提督。

「提督,你回來了。」穿著自己的那套學生制服的歐根親王看到了帶著太太3人回到小樓的宋傑,趕緊跑了過來「提督,你和星醬她們趕緊去找聖華吧。我們現在已經忙不過來了。」

歐根的目光又落在了2個小學生的身上「到時候也要辛苦你們咯,剛到鎮守府的小傢伙。」隨後就又回到了鎮守府中開始繼續營業。

「那我們也趕緊回去吧。」宋傑摸著兩個小學生的腦袋「今天就要辛苦島風和奧班農了。晚上我會為你們舉辦歡迎宴的。」隨後就帶著太太三人走進了小樓,來到了小樓的二層。

「提督,你回來的正好。」看到了宋傑的長門走到了宋傑的面前「你和太太快去找聖華,她正需要你們的幫忙呢。這兩個個新加入鎮守府的小傢伙就交給我吧,我帶他們兩個去幫夕立她們。」隨後就拉著奧班農和空想走下了樓梯。

和太太對視了一眼的宋傑便和太太走進了鳳條院聖華在二樓的工作室「聖華,你找我們有什麼急事啊?」

正在畫架前拿著鉛筆畫著什麼的鳳條院聖華在看到了宋傑和太太后一臉喜色「太好了,你們終於回來了,小傑去換執事服,星醬換上婚紗,這個世界的時尚雜誌要為宣傳我們的品牌而來我們的服裝照相。」

「好,我這就換。」拿起執事服的宋傑也顧不得其他的了,直接脫掉了自己身上的提督服,在工作室中換起了衣服。太太也是如此,直接在房間中換好了婚紗。

換好了服裝的宋傑和太太在聖華的帶領下找到了在三樓的一間房間中正在對穿著白無垢的翔鶴進行攝影的記者「愛麗絲小姐,這位就是我們鎮守府的提督了。」

穿著一身天藍色休閑服的愛麗絲轉頭看向了穿著執事服的宋傑「宋傑提督你好,我是時尚雜誌風尚的記者,我叫愛麗絲。」

「愛麗絲小姐你好。」看著愛麗絲的宋傑總覺著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於是開口詢問愛麗絲「恕我冒昧,愛麗絲小姐,你……」

「沒錯,我的確是一個後裔艦,我的父親也是一位提督,母親是艦娘,但是我卻沒能夠向我的母親那樣成為一個艦娘。」愛麗絲看著自己面前的宋傑「但是一些艦娘的能力還是能用的。」說著就展開了自己的亞空間,從中取出了一套衣服。

再次把這件衣服裝回空間中后,愛麗絲開口「雖然不像艦娘那樣有那麼大的空間,但是還是能夠裝下一些東西的。」

「我們現在就說說正事吧,相信大家已經拍知道我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了,那我也就不說別的了。現在就讓我們繼續拍攝吧。」拿著自己的胸前相機的愛麗絲看著太太「接下來就要拍攝列剋星敦的照片了。」……

在結束了對太太的拍照后,愛麗絲便將自己的目標放在了宋傑的身上。結束了拍攝任務的太太和翔鶴在換好了自己的衣服后也前往了樓下開始幫助大家,3樓就只剩下了宋傑、鳳條院聖華和愛麗絲。

「非常棒!要的就是這種感覺。宋傑提督,你的腦袋再稍微的低一點,這樣才更符合執事的身份。」拿著照相機的愛麗絲指揮著宋傑和鳳條院聖華。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這樣可以嗎?」稍微低了低自己腦袋的宋傑讓自己的樣子顯得更加恭敬一些。

愛麗絲有把目光放在了鳳條院聖華的身上「聖華,你的姿勢也是,不要看著宋傑的眼睛,你每次看到他的眼睛的時候,都會不自覺的流露出愛意,這可不是主人對僕人的態度,你要,嗯,更傲嬌一點兒才行。」

「這個聖華最擅長了,畢竟她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嘛,聖華,趕緊傲嬌一個給愛麗絲看看。」宋傑用期待的目光看著站在自己旁邊的鳳條院聖華。

此時宋傑的動作是一個低著頭,彎著腰腰,歡迎自己家大小姐回來的執事,右手做出了請的動作,而左手則是要從鳳條院聖華的手中結果她身後的背包的樣子。

鳳條院聖華則是那個回到了自己家的大小姐,腦袋微微上挑,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無法無天的大小姐,背後還背著一個背包。聽到了宋傑的話,頗為不滿的鳳條院聖華,抬起自己的左腳,狠狠的踩了宋傑一下。

對鳳條院聖華的行為頗為無奈的宋傑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兩人的行為完全就是一個心情不好的大小姐回家的模樣,這樣的精彩瞬間,愛麗絲自然是不會放過,在一通連拍之後,臉上露出了笑容「好了,我們換下一組動作,這個動作……」

在向兩人介紹完了動作之後,愛麗絲就開始指導宋傑和鳳條院聖華「這一組的動作是,大小姐已經逐漸的習慣了身邊執事的存在,對待執事也不像是之前那樣,而是開始向著從主僕到朋友的關係發展。」

「作為執事的宋傑自然是要盡到自己執事的本職工作。所有大小姐布置的任務都要認真完成……」手中不斷拍攝的愛麗絲口中依舊在說著自己的想法,進入了狀態的鳳條院聖華和宋傑完美的做出了一個又一個愛麗絲想要拍攝的動作

很快就完成了這組動作的拍攝的愛麗絲再次下達指令「兩人逐漸成為了朋友,又一次大小姐自己給自己過生日的時候卻得到了來自與執事的生日蛋糕,兩人的感情就此開始發生變化,從友情變成了愛情……」

「好了,我需要的材料至此就拍攝完畢了。」一本滿足的愛麗絲將相機掛回了脖子上,從口袋中拿出了一根錄音筆「現在我們就開始採訪吧。」

「聖華,你創立SaintRose的原因是什麼……」

看著開始採訪的兩人,宋傑走出了房間,來到了一樓,開始幫助大家分擔著客人們帶來的壓力。

「小傑,你快過來,幫我勾一下掛在上面的衣服,這套衣服我·夠不到。」正在努力的嘗試著從掛件上拿下一件衣服的亞絲娜看到了宋傑之後,趕緊向他求助。

「好的。」走到了亞絲娜身邊的宋傑將亞絲娜想要拿下來的那套白色連衣裙交給的她「現在誰那裡最忙不過來?」

「應該是冴子和那珂她們,雖然她們只是負責收銀,可是她們要應對的客人要比我們多太多了,小傑,你就去櫃檯那裡幫她們吧。」

順著亞絲娜手指的方向看去,宋傑也看到了在櫃檯前忙碌的兩人,趕緊走了過去,搶在那珂之接過了一位提督的付款。

「您買的衣服是我們的新款女僕裝,收您1300新元,找您50新元。」在將找零和收據交給了這名提督后,宋傑對被自己趕到旁邊的那珂開口「先休息一會兒,等下你來替冴子,這樣我們3人不斷輪換,大家就都能輕鬆一些。」…….

————————————————–(分割線喵)——————————————————-

「總算是結束了第一天的營業了。」宋傑一屁股坐在了店鋪一層中為大家提供休息的長椅上「我要歇會。」

冴子也坐在了宋傑的身邊「小傑,今天我們可是進賬了好大一筆收入呢!今天我們的純利潤應該在5萬新元左右。」

走到兩人身邊的聖華一臉興奮「5萬多?!太好了,這樣下去我們很快就·能夠自己的服裝工廠了。以後也不用再讓大家手工做衣服了。」

「我們現在說些別的吧。庫存量肯定已經所剩不多了吧?」宋傑問向聖華,卻從聖華哪裡得到了服裝的庫存都是由聲望在負責,於是找到了聲望「聲望姐,我們還有多少套庫存?」

「庫存大約還有一半左右,但是有些衣服已經所剩無幾了,比如說女僕裝、婚紗和白無垢已經只剩下了標準型號的最後幾件了,明天肯定會賣光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