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小傢伙瞪了雷正陽一眼,退開了,秦怡嵐開門,把雷正陽迎了進來,替她換下了布托鞋,笑著解釋道:,「小弟被慣壞了,沒有辦法」家裡兩個女兒,一個兒子,平日里當寶貝般的疼,你不要介意。」

雷正陽搖了搖頭,他對這些並不感興趣」抬頭的時候,一個系著圍裙的婦人走了出來,看到雷正陽,臉上倒是一喜,這就是秦母,雖然這婦人性子弱了一些,但對女兒的未來,還是很關心的。

只是看到雷正陽的時候,就有些欣喜,只是從表面上看,雷正陽絕對是任何婦人首選的女婿,那俊秀優雅的氣質,飄逸如風的神態,絕對不會太失禮。

「正陽,這是我媽」

雷正陽趕緊叫道:「伯母你好,我是雷正陽,冒昧打擾了。」,秦母走了過來,看著雷正陽,欣喜的說道:「沒事,沒事,正陽是吧,快進來坐,怡嵐,快給正陽倒茶,再去書房看看你爸,客人都來了,他還躲在書房裡幹什麼?」

這不是躲,這是給雷正陽一個下馬威呢?

「我爸說正在處理一份文件,要等會才能下來,讓我們不要打擾他。」小舅子開口了,臉上明顯的帶著一種得意的偷笑。

秦怡嵐一愣,似乎也明白了」秦母也是一瞬間的尷尬,說道:「正陽」怡嵐他爸經常這樣的」你不要太在意,等他做完事,自然會下來的」我去廚房給你做些好吃的」讓怡嵐招呼你。」

秦母一走,廳里只剩下三人子,除了雷正陽兩人,就只豐看電視的小舅子」倍受冷落。

秦怡嵐苦笑了一下,說道:「正陽,對不起,我爸一直對我有意見,估計是給你下馬威了,你不要生氣,等下我們吃完飯就走人,不理他們了。」

雷正陽願意陪她回來容易么,卻沒有想到,竟然得不到家裡人的歡迎,只是若是父親知道雷正陽的身份,怕是會馬上下來巴結吧,人性如此,世間冷暖,作為一個官員,她見到的實在太多了,也見慣不怪了。

小舅子抬頭,說道:「姐」等下二姐要回來了,二姐夫也要來」你還是見見吧,聽說這一次二姐夫家要幫老頭子再升一級,你說你當這麼大官有什麼用啊,家裡就占不到一點點便宜。」

秦怡嵐一怒,喝道:「誰教你的,姐當官難道就是為了給家裡佔便宜,這種思想很要不得「……」

「得了,我沒有時間聽你說教,你與老頭子討論去吧。」連小舅子也走了」空蕩蕩的廳里,只剩下兩人了。

秦怡嵐氣得嘴巴直打哆嗦」差點就想拉著雷正陽走人了。

還是雷正陽勸說:「既然來了,還是見一面吧,怎麼你也是女兒,我也是女婿,禮數還是要做到的,他們領不領情是他們的事了。

飯菜都做好了,雷正陽聞到了香氣,但沒有人叫吃飯,秦母偷偷的看了廳堂一眼,臉上有著幾許無奈,然後上了樓來,推開了書房的門,看到自己的男人,正在看著那本厚厚的易經」輕聲的問道:「別棟」怡嵐那男朋友都已經等很久了,你也應該下去露露面了,不能讓人家太尷尬。」

書放下,抬頭,這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人,方形國字臉,顯得倒是儀錶堂堂,身上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嚴厲」不知道的人看到他,或者以為他是一個正氣凜然的官員」但秦母卻是知道,自己的這個男人」可是一個對升遷有著狂熱的男人。

「。蘿」的一聲,秦別棟看了老婆一眼」說道:「又沒有人請他來,他不樂意就走吧,反正這大女兒早就姓馬了,我也管不上。」

這話明顯的帶著幾分怨意」秦母知道男人是不爽自己父親插手女兒的婚事,但她只是一個女人,這種事她一點也使不上勁,但剛才那男人,她卻是很滿意,而且她看得出來,女兒這一次是真的動情了。

不過對著這男人,秦母也無奈,只得說道:「你看飯菜都已經做好了,要不要先吃?」

秦別棟看了婦人一眼,說道:「等等老二吧,他們兩口子都要來,不要失禮,我還有事要求他幫忙呢?」

請二女婿幫忙,不用問也知道是什麼事,秦母嘆了口氣,應道:「那好吧」

一場本應該熱鬧的中飯,卻因為等,白白的浪費掉了,秦怡嵐看了看樓上」沒有絲毫的動靜,雖然母親在一旁相陪,但是她已經忍受不住了,問道:「媽,我爸呢?」,秦母也有些尷尬,吱唔的說道:「你爸還在忙呢,這人也是的,一忙起來就不知道時間了,我再上去催催。

兩個小時的時間,秦母已經上樓三趟了,雷正陽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既然伯父這麼忙,我們怎麼能擔擱他的工作呢,怡嵐,下次有時間,我們再來吧」,下次?絕對不會再有下次了,面子已經給了,秦家不領情,那也不能怪雷正陽失禮了。 耀眼的光芒閃爍而過,野蠻胡人終於能睜開雙眼,看到消失了的寶物,啊啊的大叫起來,手中帶著鮮血的狼牙棒對著夏羽劈頭砸來,夏羽嚇的雙腿一哆嗦,腳下一下沒站穩,軲轆著滾到草地上。

狼牙棒一下落空,打在祭台之上,頓時石屑飛濺,打在身上生疼,夏羽看著野蠻胡人邁著步子,一臉鬍子邋遢的大聲猖狂的笑著,神色有些懼怕,手中卻碰到一件冰冷的硬物,回過頭一看,原來是那個被割掉了腦袋的宋兵手裡的弩箭,夏羽雙手還有點顫抖的將弩拿起,歪著頭按動扳機,只聽嗖的一聲,那胡人的笑聲戛然而止,夏羽偷眼望去,那胡人的脖子上正插著一根鋒利的弩箭,胡人捂著咽喉,不甘的伸著手看著夏羽,終於搖晃著身體向後倒去。

呼,夏羽放下足有七八斤重的弩弓,目光掃過四周,嘔的一聲,扶著祭台大吐特吐起來。

溪水之中,夏羽洗乾淨了身子,望著遠處波光粼粼的湖泊,看起自己的英雄屬性來。

英雄:夏羽,零級,體質:3,力量:3,謀略:2,敏捷:1,統帥:2,魅力:1。

英雄天賦:野蠻血統,擁有此血統的人,體質+1,力量+1,英雄麾下士卒受血脈影響。

英雄裝備:雙龍護腕,屬性:犧牲部分防禦,讓士兵獲得更強大的力量。

算上天賦加的2點,總共才12點屬性,還真是小氣,體質代表血量和防禦,體質為3,血量為30,防禦為3點,力量代表攻擊力,1點力量代表1點攻擊,謀略代表著智力,謀略越高,使計的成功率也越高,敏捷代表移動速度和攻擊速度和閃避度,統帥代表著可帶領英雄數量和士兵多寡,1點統帥可帶英雄1,普通士兵100,魅力決定運氣,以及可觸發任務的幾率。

「誰,出來。」夏羽拿起手邊的一把鐵劍,看著身後的樹林,一個躲在樹后的窮秀才連忙跪倒在地,雙手作揖的道:「大爺,小的不是純心冒犯,請大爺開恩放過小的吧。」

夏羽看著地面的五十多歲穿身一身長袍馬褂的老者,皺著眉頭的問道:「哪個朝代來的,叫什麼。」

「大爺,小老兒是崇禎十七年的秀才,叫李德福,剛才有幸看到老爺雄威實在是佩服的五體投地,這才悄悄的跟著過來,小老兒說的可都是實話。」

「你跟我幹什麼?難道是想殺人搶奪我身上的寶物。」夏羽握緊了手中的鐵劍,板著臉厲聲的道。

「大爺,小老兒手無縛雞之力,手中更是沒有寸鐵,怎麼是大爺您的對手,小老兒只是想跟著大爺,也好保著一家人的性命而已。」

「你還有家人?」夏羽有些迷惑的望向林子,轉身走了進去,果然在林子里的草叢裡面藏著好幾十個人,好像都是剛才混戰的時候躲起來的平民。

「大哥哥!」一個三四歲的小丫頭仰著頭,睜著兩個水汪汪的大眼睛,軟綿綿的聲音叫的夏羽心裡軟軟的,哪裡還板的住臉,笑著將小丫頭抱了起來,這叫一個沉,心裡卻快速的盤算起來,好像獲得英雄身份的時候,還有一塊村落基石,應該是用來建造村莊的吧,如果有村子自然要有人口,看這些人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道:「如果大家信得過我夏羽,那就跟著我吧,以後我有一口吃的就絕對不會讓大家餓著。」

果然夏羽話音一落,一群人權都跪伏在地上,感激涕零的五體投地,這一刻,夏羽就好像是他們救世主一般。

「李德福,你過來,將這些人做個統計,我尋個地方看看哪裡適合建村子。」夏羽將懷裡的小丫頭放下,出了林子,前面不遠就是一個一眼望不到邊的大湖,順著湖邊往東走了沒幾里的地方,就看東岸一條寬三十多米的河流注入大湖之中,而河水兩側則是一片土地肥沃的土地,遠處不遠就是樹林,有水,有湖,有林,土地也肥沃,正適合建立村子,從英雄空間里拿出建村基石,直接挖兩個坑埋了下去。

「恭喜你,夏羽,你已經邁出了英雄第一步,獎勵村政中心一座,白銀50兩,糧食一百斤,基礎建築圖紙數張。」

夏羽看著眼前拔地而起的村正中心,眼圈裡滾滿了淚水,對著天空豎起了中指,靠,一個破茅草房子也拿來糊弄人,不過夏羽還是走了進去,茅草屋裡還是很乾凈的,只有一張木板床,一張桌子椅子,一個箱子,幾個摞起來的麻袋。除此之外,比臉都乾淨。

桌子上放著一本村薄,翻開第一頁,系統提示再次的響起:「請為你的村子命名?」

「華夏村?」

「對不起,此名字已經被使用,請更換其他名字。」

「夏村!」

「村莊夏村與烽火大陸紀元元年建立,是為夏村的起始,特此記錄。」村簿上自動的浮現出一條重大事件記錄來。

以夏村中心基石為原點,周圍十里都屬於夏村的範圍,可以進行建築,開墾,從桌子下的一個木箱子打開,一份份破舊的圖紙被夏羽拿了起來,這些都是村落可以建造的建築,上面都標示著建築的面積和需要的材料等等。

而玩過不少網頁網游的夏羽自然知道這些東西該怎麼建,在了解了一下圖紙上設定的比例,以10×10米為一個方格,每一個建築都有不同的佔地,而不象一些遊戲里,建造的位置都是設定好的,而這裡卻需要自己的來劃分。

土路,佔用方格1,連接建築的必備道路,夏羽出了正中的村子,看著自己的村落,一面是河水,一面是大湖,而村政中心夾在之間,佔去了大半可用的土地面積,看的夏羽直肉疼,土路建造只需要人工,甚至連工具都不用,將地面上的草拔乾淨有個模樣就算符合要求。

沿著村落中心前方,劃出一條土路出來,李德福也統計好了人手,跑到夏羽的身前道:「老爺!」

「別叫我老爺,叫少爺,我有那麼老么?」夏羽直接打斷的道。

「哎,少爺,算上老朽一共六十三個人,女人二十一個,孩子老人十二人,剩下三十個都是能幹活的壯勞力。」李德福樂呵呵的說道。

夏羽心裡想了一下,道:「讓那些女人去將那些人的武器都撿回來,孩子老人都該幹嘛幹嘛去,壯勞力一役十人,分成三隊,一隊負責整理土路,一隊去打茅草和竹子,另一隊人蓋房子。」

「少爺,那些孩子,老人都不容易,您這讓他們走了,怕是很難活下來,少爺你行行好!」李德福來自崇禎末年,生活可以說糟糕透頂,亂世人命如草芥,聽到夏羽說的該幹嘛幹嘛去,就誤以為是新主子要將人趕走,心裡不由地悲戚戚,想起莫名其妙的來到這麼一個陌生的世界里,腦袋裡還沒有清醒過來,就看到那些士兵相互搏殺血腥的樣子,心裡早就嚇破了膽,不過他好歹也是一個秀才,也算是這群窮哈哈里的主心骨,自然不忍看著那些老頭孩子被趕走,心裡自然有些忐忑的求情。

夏羽哪裡知道整個老頭子會這麼想,聽到李德福求情,不由地皺了下眉頭,道:「我有說過趕他們走么?」

李德福聽到夏羽這麼一問,連忙感激涕零的道:「少爺宅心仁厚,自然不會,老朽這就去讓他們幹活去,少爺您回屋休息。」

茅草房可以用竹或者木頭搭建架子,然後用草做頂做牆壁,現在的天氣還是夏季,不用擔心會凍死人,一個茅草屋佔用一格,分佈在土路的兩側,按照村子里的一些介紹事項,建造建築需要編成五人,十人,或者更多人的役,取為徭役的意思,如何分配人手也是一個學問,將三十人分成三役夏羽也是考慮過的,十個人搭建一個茅草屋只需要不到半個小時,旁邊山上有大片的竹子和高到腰間的茅草,而房子提供人口上限,並可以吸引附近的流民,而人口是發展的基礎,夏羽自然要多多的建造。

基礎轉換屬性點1 秦母急聲的說道i,這怎麼行呢,正陽,你多等一下吧。

秦怡嵐一下子站了起來,說道:「媽,你當正陽沒事啊,在這裡等了二三個小時,己經夠了,既然爸不想見到我們,我們走就走了,有時間我會再回來看媽的,就這樣了。」,雷正陽沒有生氣,秦怡嵐卻是生氣了,說實在話,這一次雷正陽願意陪她回來,她也想著借著這個機會,讓雷正陽幫老頭子一把,既然老頭子這麼清高,那就算她自作多情了。

有些話是放在心裡,不一定要說出來,全靠做人給面子了。

雷正陽是什麼人,秦怡嵐很清楚,這個世上能讓他這樣等的人還沒有出生呢,他既然說要走,那就鐵定不會再留了。

秦母也知道,這一次做得很過份,見女兒如此的生氣,她也沒有辦法阻攔,只是把兩人送到了門口,而在二樓,秦別棟站在窗戶前,看著兩人要走,滿臉的不屑,真是沒有禮貌,竟然連招呼也不打一聲就要走,他並不知道,短短的兩個小時,他錯過了一生最重要的機會。

兩人走出了院門口,一輛車子駛了進來,副駕駛室窗戶開了,一個清秀的女人探出頭來,看了秦怡嵐,叫道:「大姐,你這是幹嘛,我們才回來你就要走啊,正清難得送我回來,大家再好好的聊聊吧」

這就是秦悄嵐的妹妹秦鳳嬌了。

「算了」家裡不歡迎我,我先走了,以後有機會,我們在京城再聚吧」秦怡嵐這會兒真是一點心情也沒有,把雷正陽帶回家,竟然受到這樣的冷遇,早知道,她就應該拒絕了。

車門「啪」的一聲打開了,那年正清一下子就跑到了雷正陽的面前」臉上有著幾分激動,看著雷正陽驚聲的叫道:「雷少,你、你怎麼在這裡來了?」

雷正陽並不認識他,問道:「你是誰?」

「我是年家年正清,是宋文斌的兄弟,雷少,大姐的大姐夫是你啊」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這會兒年正清〖興〗奮的都快要找不到東南西北了,以前還覺得娶了這個老婆虧大發了,這會兒才知道,他撿到寶了。

只是與年正清臉上的〖興〗奮,雷正陽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說道:「原來是年家,行了,京城再見吧,我要回京城了」年底我結婚,你讓你家老爺子過來走動一下。」,「是,是,多謝雷少了。」,看著雷正陽與秦怡嵐離開,年正清〖興〗奮得不得了」這若是給老爺子知道,還不把他狠狠的誇一頓才怪呢,現在整個京城,哪個不想與秦家攀上關係,真是沒有想到,這一次是歪打正著了。

「正清」那是誰啊,看你〖興〗奮的?」秦鳳嬌知道這個老公很高傲,當時嫁給他也是為了給家裡聯姻」促使老頭子的提升,其實愛與不愛都不是很重要的」平日里這男人在京城還是混得不錯的,有一班來頭很大的兄弟。

此刻看著他在大姐男朋友面前如此的低聲下氣,心裡也覺得有些奇怪。

「鳳嬌,你家發了,你知道大姐夫是誰么?是雷正陽啊,雷家雷正陽啊,哈哈哈,我也跟著沾光啊」,「雷正陽?」秦鳳嬌心裡一驚,問道:「你說剛才的人就是京城一少雷正陽,正清,你不會看錯了吧」

年正清說道:「我就算是認錯老爸也不會可能認錯雷少啊,鳳嬌,快回去,讓你爸與大姐關係拉近一點,有了雷少在背後撐腰,不要說一個正處了,就算是正廳,也是一句話的事,千萬不要壞事了。」

秦鳳嬌心裡驚得不得了,雖然才嫁到年家才半年多,但是她也接觸不少關係京城各大家族的事情,京城大少雷正陽,那可是如神一般存在的人物,她當然聽說得最多,每次聽到老公提起來,那可是一臉的祟敬,卻是沒有想到,這會兒這大人物,竟然成了她的姐夫。

不過看姐的樣子,似乎不太高興,莫非家裡給氣她受了,不對,莫不是家裡冷漠雷正陽了,這、這可就壞事了。

顧不得車子還停擋在門口呢,秦鳳嬌快步的衝進了門,看著正在整理鞋子母親,急問道:「媽,姐姐與姐夫怎麼一下子就走了,你為什麼不留他們一下?」

大女兒這樣生氣的走了,秦母心裡也很不舒服呢,語氣也不太好的說道:「還不是你爸,人家總算是第一次上門了,從中午過來,等到現在,你爸推說工作忙,就是躲在書房裡不下來,他們連飯都沒有吃一口,真是太過份了,人家說要走,我又怎麼好意思挽留?」,秦鳳嬌覺得天昏地暗,一下子跌坐在沙發上,叫道:媽,這下子壞事了。」,「什麼壞事了,沒事,等下媽勸勸你爸,等正陽下次再來,讓你爸對他客氣一些就行了。」 離婚強制令,總裁別鬧 ,秦母輕聲的勸慰道。

秦鳳嬌說道:「媽,你不要想了,我可以這麼說,人家這輩子都不會再踏入我秦家的大門了,你知道他是什麼人么,我爸真是糊塗啊,這麼好的機會,竟然白白的錯過了,還千方百計的想讓年家幫他,這不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么?」

秦鳳嬌可以想象得到,人家完全是看在姐姐的面子上,才陪著一起回家,她更知道,這個雷少帶回家的女人可不少,京城四美可是被一網打盡了,姐姐能被看中,還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呢,沒有想到來到秦家,竟然受到這樣的待遇,不要說雷少這樣的大人物,就算是一般人,也受不住啊

看到二女兒回來,秦別棟下樓來了,這一次與年家商量好了,要運作提升正處的事,他當然不敢怠慢,看到女兒與走進來的年正清,熱情得不得了,招呼道:「鳳嬌,正清來了,快進來吧,飯菜都做好了,就等著你們開飯了。」

秦鳳嬌算是一個溫柔的人,但是這會兒,從母親嘴裡聽到這件事,她都快要發瘋了,這麼好的機會,與雷家攀親家啊,多少人羨慕著呢,老頭子竟然就這樣放棄了,就算是雷正陽不把姐姐拋棄,估計以後也當秦家不存在了,說句實在話,他要這麼做,誰還敢說他的不是啊

「吃,吃嚇)屁啊,爸,你怎麼這麼糊塗,怎麼可以把大姐與大姐夫放走了呢?」,秦別棟也沒有在意,說道:「走就走了,反正我也管不上他們,一切由馬老牟子作主,與我秦家沒有太多的關係。」

秦鳳嬌一下子站起來,說道:「爸,你難道不知道,與姐姐一起回來的男人是雷正陽啊,京城大少雷家雷正陽啊,你把人家冷落幾個小時不露面,連飯也不招呼一頓,人家沒有拆你的房子也算客氣了,正清,你說現在怎麼辦?」,年正清這會兒也是驚得兩眼圓瞪,不會吧,這岳父什麼本性他不知道么,想陞官都想瘋了,雷正陽這樣的大人物上門,他應該百般巴結才是,竟然讓人家枯等幾個小時不露面,強人啊

「岳父,你不會真的讓大姐他們等幾個小時沒有露面吧」,「整整三個小時又三十六分鐘,我算過時間的,還以為他想在家裡賴下去呢,沒有想到他倒是自覺,自動走人了,這人真是太吝嗇了,還做大生意的呢,讓他給幾萬錢來用用,竟然一毛不拔。」,聽到從樓上走下來的小舅子一說,秦鳳嬌與年正清兩人都是兩眼翻白了,秦家這一老一少,還真是強人啊,一個敢勒索雷正陽,一個不把雷正陽當回事,把他冷了幾個小時不露面,這一下,他們都不知道說啥了。

年正清苦笑了一下,也難怪剛才看到雷少,見他情緒不高呢,這種事若是他遇上,早就拍屁股走人了,也算是雷少修養非同一般,沒有當場發火。

「鳳嬌,我真是服了你們一家子,算了,咱們還是回去吧,岳父連雷少都不在乎,更不會在乎我這個小小的年家小子了,這飯我可不敢吃了。」

秦鳳嬌拿起自己的手提袋,一聲不吭的走了,年正清緊跟其後,片刻之後,馬達聲響起,才來的兩人,又很快的離開了,秦家廳里,一下子冷得如夜裡的湖面,沒有一絲的動靜。

只是秦別棟臉上白得嚇人,身體在抽搐般的抖動,似乎有些承受不住的沉重。

這會兒,秦母卻還是沒有聽明白,什麼雷少雷正陽的,倒底是怎麼回事。

「別棟,那雷家雷正陽是什麼人?」,秦別棟重重的喘了一口氣,說道:,「京城雷家雷正陽,雷雲暴的別子,揚天盟的老大。」

一聽這話,小舅子從沙發上彈了起來,驚聲的問道:「什麼,爸,你說那人是揚天盟的老大,那可是我的偶象呢,他、他是我的大姐夫,不行,我得去找他。」

正有火無處泄的秦別棟,一巴掌就已經下去了,「啪」,的一聲,落在了這個最疼愛的兒子臉上,冷冷的喝道:「給我滾上樓去,以後再敢出去鬼混,我打斷你的腿。」,看到父親發火,這傢伙捂著臉,不敢吱聲了,他也看得出來,老頭子這會是真的生氣了。

片刻,秦別棟無力的坐在了沙發上,痛苦的呻吟了起來,他當然知道,他剛才錯過的是什麼。 土路的建設很快,只不到一個多小時就清理出一條十格長的土路,眼看著日上三竿,李德福突然跑夏羽的身前,道:「少爺,日頭快到正午了,大家都忙碌了一個上午,是不是讓大家弄些食物回來,否則餓著肚子大家沒有力氣都干不動活。」

夏羽猛的一拍腦袋,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的荒,貌似系統給了一百斤糧食,不過好像沒有鍋,夏羽看向不遠處的河,快速的跑到村落中心,從箱子里翻出基礎建築漁獵小屋的建設圖紙來,雖然裡面還有農場小屋的圖紙,不過就算是馬上種糧食,也要一個月的時間才可能有產出,除了農場小屋外,就只剩下漁獵小屋和狩獵小屋兩個能狩獵到獵物的建築。

而狩獵小屋需要弓箭,現在就算建成了也用不了,只有漁獵小屋可以馬上建造,左邊就是河,南面就是一望無邊的大湖,自然不缺魚。

漁獵小屋:初級生產類建築圖紙,建築面積:4格,水陸各2,建造費用,白銀:10兩,木材:2單位。需要一級村落中心方可建造。

雖然無法砍伐木頭,不過利用揀回來的武器,砍竹子卻是很方便,而竹子也算是木材中的一種,將修建土路的一役派去收集竹子和藤蔓,並讓老人和孩子組成一役負責清理土路,雖然速度慢點,但聊勝於無了,至於那些女人都是幹活利索的婦人,編個漁網來跟玩似的,直接讓夏羽派去編漁網,揀木柴。

漁獵小屋被建在清澈見底的河水邊,烽火大陸上的自然環境沒的說,水,可以直接飲用,而水中更是游弋著大群大群的魚兒,河水普遍只有一米五深,剛沒過脖子,隨著竹子不斷的被運送回來,一個竹木架子很快就搭了起來,並用茅草覆蓋,雖然簡陋了點,但已經有了個大概的輪廓。

之後用藤蔓和竹子扎出兩個竹排來,十個人的役再次的分成兩組,一組撐著一條竹筏開始在和緩的河水上捕魚,不得不說這裡漁產豐富,幾乎網網不落空,只是半個小時的功夫,就打撈上四網活蹦亂跳的鮮魚,每一條都有小臂長,各個肥嫩的很。

女人們用編織好的竹簍裝著魚在河邊挖了數個坑,開始處理起魚來,因為沒有鍋,所以只能用火烤著吃,總算能填飽肚子,直到傍晚時分,二十座茅草房全部建造完成,一個茅草房可以住四個人,讓李德福這個臨時管家將房間分了,還空出幾間來,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吸引點流民過來。

晚上在失眠中滾著床度過,翌日的清晨,當晨曦的陽光照進茅草屋內,李德福突然沖了進來:「少爺,少爺醒醒!」

夏羽睜開還有點朦朧的睡眼,看著李德福道:「大清早的還讓人清凈不,外面是誰在大聲嚷嚷?」

「少爺,村外來了大批的流民,其中還有幾個受傷的士兵,我怕他們又歹心,讓他將他們堵在外面了。」李德福連忙道。

「流民!」夏羽聽了之後,一下子從床上蹦了起來,快步的走出屋子,好傢夥,之間土道的盡頭,三十個人堵兩三百號人,真不知道李德福那老頭是不是腦袋被驢踢了,三步趕兩步的跑到一個大石頭上,對著吵雜的人群大聲的喊道:「大家靜一下,我是本村村長夏羽,大家有什麼要求可以跟我說。」

「我們也要進村子,村長給口飯吃就行,我們都餓了一天了。」

「是啊!給我們口飯吃,我們以後就聽你的。」

夏羽呵呵一樂,大聲的道:「大家都先安靜一點,想進我們村子可以,不過要事先登記下名字,李德福馬上去統計去,另外讓那些女人把昨天弄的魚都烤了,送過來,昨天打漁的那十個人繼續捕魚去。」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好嘞,老朽這就去安排。」

一大早上在亂鬨哄中度過,到了正午總算是恢復了一些平靜,李德福作為村裡目前學問最高的人井然將自己當成了村裡的管家,畢恭畢敬的站在夏羽的身旁,跟夏天裡的蟬一樣嘮叨著:「少爺,人數都統計出來了,總共有人二百三十六口,其中能幹活的男人一百四十二個,女人六十七個,剩下的全都是老人和孩子,其中這裡面還有四五個傷兵,武器都收繳了,另外還弄到白銀十七兩,銅錢三千多枚。」李德福說著將一口袋重重的銅錢放在了桌子上。

我靠,人才啊!招募流民都能收刮出錢來,不過十七兩還真不多,聊勝於無了,不過那些銅錢,拿出來一看,發現這些銅錢雖然新舊不同,但形狀字跡都做了改變,上面大書烽火銅幣四個字,顯然是經過更換了。

「恩,乾的不錯,從男人裡面分出一個十人役負責土路建設,另外那些老人和孩子也繼續修土路,剩下的男人分成十三個役,七個負責砍伐竹子,四個修建房屋,兩個在河邊在修建兩座漁獵小屋出來。」夏羽直接做了任務分配后,李德福見沒有吩咐,轉身離開了木屋。

可能是因為夏羽天賦的緣故,來到村子里的男人好像都變的強壯了許多,雖然日頭正曬,但夏羽並沒有呆在草屋裡納涼,走在已經初具規模的村落內,幹活的農民們並沒有因為是來自不同的時代的人而感到有什麼不妥,很有可能是因為智腦對這方面做了一些改動也為不可知,反正中國老百姓適應能力超強,有口飯吃就很滿足了。

夏羽拿著鐵劍出了村落,想探探四周的地形,村落的南端是一望無際的大湖,西面是一條河,北面則是一片竹林,夏羽沿著河向東走,來到自己洗過澡的小溪,沿著小溪折向北,則繞過了林子,看到座高達兩三百米的山,在山腳下走過沒多遠,就看到了剛才自己待著的山崗,山崗下面是一片大草原,順著山再次拐向西面,則能看到一座連綿的山,顯然自己村落的河就是發源自這座大山之中,看來自己選的位置不錯,依山靠水,除了東面外,三面都比較安全,夏羽看著前面擋路的山和茂密的林子,想了想還是折返了回來。

再次回到村內,茅草房已經又建成十幾座,兩個漁獵小屋也有了模樣,不過走到一處茅草屋前,卻聽到幾聲痛苦的呻吟聲,不由地好奇的走了進去。

屋子內有一股刺鼻的藥草味,而在竹板茅草床上四個受傷的傷兵正發出一聲聲若有若無的呻吟,而一個身穿麻布衣服的少女正給其中一個傷兵灌著黑糊糊的藥水。

夏羽皺了皺眉頭,看著姿色上等,好像小家碧玉的少女問道:「你是大夫?」玩遊戲的都知道,醫生對一個村莊是很重要的職業,如果真的是醫生,那就不用擔心村子里出現病患了。

少女抬起頭,看著夏羽,微微的點了下頭,聲若黃鶯般的道:「落鶯見過村長,小女並不是大夫,只是跟著家父日久,所以略通醫書而已,讓村長見笑了。」

謙虛啊!夏羽嘿嘿一笑,道:「看小姐能治好幾個傷這麼重的士兵,怎麼可能是略通而已,這幾個士兵是怎麼傷的。」

落鶯嘆了口氣道:「小女到現在還迷糊著呢?突然之間淪落到這麼一個奇怪的地方,幸好遇到了大家,昨晚的時候,突然殺出一些號稱是義和拳的農民來,是他們保護了我們,為了躲避那些人,我們連夜向西走,到了前方几里的地方,腦海里又冒出一個聲音,說發現了夏村,大家雖然迷惑,但卻加緊了腳步趕了過來,後來的事情村長都知道的。」

「少爺,你在這啊!」

「怎麼了?」

「剛才打漁的時候,順著河水飄下幾具屍體來,老朽連忙跑來找少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