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眾人也是有眼色的,一看這樣了,也只好紛紛告辭離開!

這頭,辛理抱著橙子到了醫院,身後跟著喬語和梁景銳!

梁景銳本不想來,但是喬語非要來看看,他也只好跟著來了!

三人看著橙子被推進急救室,一時沉默,都不知道要說什麼!

許久,喬語才艱難道:「對不去,辛理,是我們梁家的錯!」

辛理苦笑著搖頭道:「不怪橙子,是我大姐太衝動了,她也是著急,請梁總裁不要太在意!」

梁景銳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很快,醫生就從急救室走了出來,立即道:「誰是孩子的父親?」

辛理立即走了上去,道:「我是,醫生,她怎麼樣了?」

「你這個父親是怎麼當的?你的妻子都人流多次了,子宮已經太薄,無法再懷孕了,這次這個孩子是保不住了,你們年輕人啊,真是胡鬧!」醫生斥責著,然後立即道:「簽手術同意書吧,要把孩子拿掉,她的子宮根本承受不起一個胎兒的成長,否則,子宮破裂,就是一屍兩命!」

辛理聽到最後,腿一軟,立即坐到了椅子上!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呢?」他喃喃念叨。

喬語見他這樣,已經無法簽字了,於是苦笑著對醫生道:「我是她的嫂子,我可以簽字嗎?」

醫生看了看喬語,臉色也是不好,道:「可以,要快,你們家長也是,都不知道勸勸她!」

說著,拿著喬語簽好的手術同意書離開了!

喬語和梁景銳對視了一眼,最終還是梁景銳擺下陣來,對著喬語道:「那我和辛理聊會,你去看看媽,我就怕媽不知道具體的情況,就聽人亂說,你回去看看吧!」

喬語點點頭,道:「那我回去把林媽叫來,她畢竟有經驗!」說完,就轉身離開了,頭疼問題還是交給景銳罷!

看喬語走了,梁景銳咳了咳,清了清嗓子,道:「辛理,現在決定權完全在你,你決定要怎麼做?」

辛理心裡亂急了,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沒想到在自己眼裡純潔自愛的橙子,是這樣呢的人,可是,自己喜歡她啊!

想到這裡辛理艱難道:「我還是會和她結婚的,我決定~」

「不行,我們不同意!」就聽不遠處辛氏夫妻在大兒子和大女兒的攙扶下走了過來!

一走進,辛先生就對梁景銳道:「梁總裁,實在抱歉,我們決定退婚了,這門親我們不結了!」

梁景銳看著憤怒的夫妻兩,心裡一陣苦笑,很明顯,這兩口子是以為他們故意隱瞞橙子的為人,好讓他們辛家當遮羞布!

雖然事實不是這樣,但現在卻沒法解釋,只好道:「辛先生,辛夫人,對不起,我們真的事先不知道,但無論如何是橙子的錯,這樣吧,我們完全尊重你們的決定,絕對沒有任何意見!」

聽了梁景銳誠懇的道歉,夫妻兩才緩和了臉色,然後轉頭對著自己兒子道:「那走吧,小理,我們回家,準備退婚!」

「可是,爸爸,媽媽,我~」辛理不情願道。

梁夫人立即回頭對著兒子道:「小理,今天如果你不和我們走的話,那我們就不認你這個兒子!」

辛理看著憤怒的父母,心裡湧起一股愧疚,只好低頭道:「好吧,媽!」

說完,就轉頭對梁景銳道:「梁總裁,我先回家和父母商量下,您先帶橙子回家,讓她放心,我會去接她的!」

梁景銳點點頭,就看著辛理心酸無比的離開了!

梁辛兩家的婚事很快就傳了全市皆知,果然,梁母聽到后,當場就暈了過去!

幸好喬語即使回來了,趕緊給吃了救心丸,這才緩了過來!

梁母一醒來,就拉住喬語的手道:「小語,到底是怎麼回事?」

喬語為難的看著婆婆,只好將婚禮上的事說了一遍!

聽完喬語的話,梁母難過的嘆息道:「這剛開始的時候明明很好的姑娘啊,怎麼會成這樣呢?」

喬語沒有說話,她知道,婆婆只是在發泄,果然,嘮叨了一會,就轉頭對喬語道:「那辛家是什麼態度?」

「剛才聽景銳說辛家想退婚,辛理還不太情願,等橙子出院,是要接回家來的!」

梁母嘆息一聲,道:「也好,在家裡好好休養一下吧!」

喬語見婆婆到了此時仍然關心橙子,心下不免一陣感動,婆婆也是真心疼愛橙子的!

帝都一時間流言四起,卻被梁景銳用強硬手段給壓下去了!

過了幾天,橙子就被梁家給接回來了!

經過這一次,對橙子的打擊也很大,只見她神色憔悴,臉色蒼白,看到梁母,立即撲到懷裡,哭道:「媽,是我錯了,對不起,媽!」

梁母摟著她,安慰道:「好了,好了,不能哭,哭了對眼睛不好,先好好休息吧,等你銳哥哥和辛家商量好了再說!」

橙子聞言,心裡立即鬆了口氣,這幾天,折磨她的不是身體,也不是那個已經失去的孩子,而是怕梁家不要她了,那她可真就什麼都沒有了!

但看現在梁母的樣子,她仍然是關心自己的!

橙子安心的睡了過去! 試戲的時候,夏熏溪基本上就是在化妝室裡面等,看著他跟小寒慢悠悠的走過來的時候,將那緊張的心給掩藏了下去,迎了上去!

「現在就回去嗎?」

「嗯!接下來已經沒有我們什麼事了,交給小寒處理,我們先回吧!」

說著,蕭閻雲已經伸手牽著夏熏溪往外面走!

看著迎面走過來的陳玉,蕭閻雲笑眯眯的上前。

「阿玉!聽說你是這部戲的女主角呢!雙女主的角色哦,真是期待你的表現!

名門寵婚:陸少的掌上嬌妻 「演什麼都一樣,只要不是太過份的就好!」

陳玉淡淡的一笑,有些不在意的揮了揮手,視線落在了一旁的夏熏溪身上!

「夏小姐!你好!」

劫逆乾坤 「你好!」

「還沒有恭喜兩位呢!」

說著陳玉有些埋怨的看著蕭閻雲數落到:「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就沒有跟我們說一聲呢?這是不拿我們當朋友了不是!」

「怎麼會!」

蕭閻雲突然滿是無奈的看著身邊的夏熏溪說到:「只是她想要一個二人世界!」

「哦……啦啦啦……不要這麼甜蜜啊!這是在欺負我孤家寡人嘛!」

陳玉忍不住調侃了蕭閻雲一句,在夏熏溪滿臉疑惑的時候,輕聲的解釋到:「我們搭檔過幾部戲,彼此欣賞就一來二去的成了好朋友!」

「陳小姐根本不用向我解釋的,我只是高興,原來我們家雲還有這個巨星的朋友啊!」

「說什麼巨星啊!夏小姐真是會抬舉我。就以夏小姐的身份,又怎麼會將我們放在眼裡呢!」

「怎麼不敢放在眼裡啊!都是國際巨星了!可不是我們這些普通小老百姓可以比的!」

說著,有些無奈的攤了攤雙手說到:「我現在已經不是夏氏總裁了,陳小姐說話不用這麼小心翼翼的!」

「習慣了!這個圈子說話總是這樣!」

陳玉頗為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神色有些暗淡的一笑,就告辭到:「我下午還有廣告呢!就先離開了!」

「等一下,中午一起吃個飯吧!」

蕭閻雲滿是興奮的對著夏熏溪介紹到:「以前沒有什麼好資源的時候,陳玉可是幫了我不少忙呢!得好好的感謝一下!」

「是嗎?」

夏熏溪有些意外的看著陳玉,難怪總覺得有點怪怪的,帶點敵意,原來在這裡啊!

不過也不奇怪。蕭閻雲這樣全身上下都散發著光芒的人,如此吸引人是很正常的事!該驕傲的!

一想到這麼受歡迎的人現在已經是自己的了,夏熏溪就更高興了!

「對不起,對不起!」

「你沒事吧?」

三人在附近的餐廳訂了位置,出電梯的時候,夏熏溪只覺得腳下一扭,不小心就碰到了旁邊的人!

蕭閻雲有些緊張的去扶她,看著突然有些失神的夏熏溪,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站在那裡整理衣服的男子!

看著他滿臉不耐煩的彈了一下身上不存在的灰塵,罵了一聲晦氣就要轉身離開!忍不住有些氣憤的皺起了眉頭!

正要出言訓斥的時候,卻不想旁邊的夏熏溪動作更快!

夏熏溪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出現的人,雖然有一個聲音告訴自己,不是他,不可能是他!

可是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更控制不住自己那一顆狂亂的心!

眼見著還沒有弄清楚,眼前的人就要再一次從自己的眼前消失,夏熏溪想也沒想,就一把抓住對方的手,在他甩開之前,攔住了他的去路!

毫無懸念的就看到他不耐煩的皺起眉頭,冷漠的一笑道:「我可沒有叫服務!」

如此的侮辱,氣得蕭閻雲牙痒痒,就要動手去教訓這個幾度侮辱自己妻子的傢伙,卻被身邊的陳玉拉住了!

陳玉有些擔憂的看著明顯有些失常的夏熏溪,對著蕭閻雲搖了搖頭,然後示意他冷靜,自己看!

蕭閻雲從一開始就發現了夏熏溪的不正常,只是不安的情緒讓他只想要忽視夏熏溪的反常!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好像要在自己的腦海中炸開一樣!

夏熏溪不知道蕭閻雲現在是什麼表情,也不清楚一旁站著看戲的陳玉想要幹什麼!

她只是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男子,連聲音都有些顫抖!

「阿宇?真的是你嗎?」

「放手!我不認識你!」

男子有些不耐煩的皺了皺眉,冷漠的扒開夏熏溪的手,滿是譏諷的一笑!

「不要跟我上演久別重逢的戲碼,你這樣的女人我見多了。不就是看中我的錢,想要靠上來嘛!呵……麻煩你下一次出場的時候,設計好一點,指不定我還會給你機會!」

「混蛋!」

蕭閻雲有些憤怒的上前就給了對方一拳,怒斥到:「你嘴巴給我放乾淨點!」

男子看了看蕭閻雲再看了看夏熏溪,更加鄙夷的一笑!

「這還是吃在碗里的看著鍋里的啊!」

男子摸了摸自己有些火辣辣的嘴角,罵了一句晦氣,有些陰冷的說到:「下次走路記得長眼睛!」

說著就毫不留戀的轉身離開了!

那樣的決絕,那樣的堅定!

夏熏溪忍不住眼淚就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

真的是他,真的是那個熟悉的人回來了!

只是他再也不記得自己了。再也不記得他的那個小溪兒了!

為什麼心會這麼痛,為什麼這麼難受,他回來不是就已經很好了嗎?只要他安然無恙就已經很好了嗎?為什麼……

「不!不是他!不是他!」

夏熏溪忍不住失魂了退後了一步,有些不敢去看那個背影!

怎麼會是他,怎麼可能!

那可是自己親眼所見送完最後一程的人啊!不可能是他的!

幻覺,一定是幻覺!

是他的話。就不會不認識自己的小溪兒!

蕭閻雲臉色不明的看著那決然離開的男子,根本就來不及多想,直接拉著夏熏溪就急沖沖的離開了!

獨留下陳玉一人孤獨的站在電梯的門口,看著兩人消失的背影,眼中閃過了几絲欣喜!

陳玉慢悠悠的轉身,優雅無比的往餐廳裡面走去,踩著驕傲的步伐!

他只能是我的! 第2天,橙子安心的在家休息,可是喬語和梁景銳卻要去收拾爛攤子!

兩人商量了一下,喬語就在家照顧梁母和橙子,還要看著孩子們,梁景銳就去辛家處理兩人婚禮的事!

「去了辛家,你要注意態度,畢竟是我們家橙子有錯在先,你好要注意想辦法讓兩人的婚禮繼續,我看橙子這樣子,也是不願意取消婚禮的!」喬語叮囑道。

梁景銳整理著衣領,無奈道:「我知道,你就放心吧,不就是賠禮道歉嗎?」

說完,就和兩個孩子說道:「左左,右右,這幾天家裡很忙,你們要乖乖的,還要幫媽媽照顧好奶奶,知道了嗎?」

「知道了,爸爸!」兩個孩子乖巧道。

梁景銳一個親了一口,就直接出門了!

來到辛家,梁景銳一進門,就看到辛家一家人齊齊坐在客廳里,那架勢,就和三堂會審似的。

辛家人一看來的是梁景銳,集體楞了下!

還是辛老爺反應快,迅速起身道:「沒想到是梁總裁親自來了,您快請坐!」

梁景銳接道:「辛總裁,真是不好意思,因為橙子的關係,讓我們兩家的關係這麼尷尬,回去后我已經狠狠的收拾了她,等她身體好點了,就親自來賠禮道歉!」說著,放下了手裡的禮品!

梁景銳態度很誠懇,本來想嚴厲收拾下橙子的辛家人也不好意思再說什麼,辛總裁只好道:「道歉什麼的就不必了,我看我們家辛理也沒有這個福氣娶梁橙了,這樁婚事就算了吧!」

辛家人商量好了,這個親事一定要取消,否則還不知道要被人笑話成什麼樣呢?

梁景銳聞言,沉吟了一下,試探道:「不知道辛理是什麼意見?」

在座的有辛總裁夫妻兩,還有辛家大少爺,和那位在婚禮上大鬧的辛大姐,就是沒有辛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