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瓏五白了他一眼,三下兩下把粥吃完,一卷被子睡了。

騰梟摸了摸鼻子,看來以後還是要稍微克制一點,不然萬一哪天真的惹把小丫頭惹生氣了,那以後的福利可就沒有了。

騰梟小心的掀開瓏五被子,自己躺進去,然後把秒睡的小女人圈進自己的懷裡,讓自己的周圍都是她的味道,才滿意的閉上眼睛。 對於使團的歡迎儀式,固國公主主動搶著去,騰梟乾脆就交給她全權處理。

好在皇帝對這位公主也算是「寄予厚望」,一直帶在身邊和其他皇子一起教養,所以她處理起事來倒還是得心應手,沒有出什麼紕漏。

瓏五也收到一份邀請函,固國公主說是城主不能來參加,她作為城主夫人去參加也能表示對使團的尊重。

瓏五想到宴會就想到了好吃的,有點想去。

可是這個固國公主明顯不安好心,瓏五最怕麻煩,還是拒絕了。

固國公主捏著信件一陣氣悶,這個夫人油鹽不進,約她出來一向都是拒絕,好不容易有一次正當理由,她居然還端著身段。

不就是當上了城主夫人,等她也坐上那個位置的時候,看那個女人還能囂張什麼。

要知道,即使是一樣的位分,她可是會有皇室做娘家,而那個女人,不過是個來路不明的野女人罷了。

公主在心裡安慰了自己后,才哼了一聲,轉身去準備宴會。

伊克拉受了傷自然是參加不了歡迎儀式,三皇子只說她是水土不服,別人也沒懷疑。

不過這個宴會就如瓏五所料,沒能消消停停的舉辦結束,固國公主中毒了。

這可是大事,作為接待使團的領導,她中毒那自然是轟動全場。

據說當時場面一度混亂,皇上給她配的衛兵把宴會團團圍住,又請了全城的大夫去幫忙。

直到拂曉帶著人去了,才算暫時維持住了秩序。

一直折騰到第二天,公主也沒有救醒,出來的大夫一個個束手無策,都說是不中用了。

騰梟也派了人去,倒不是他擔心固國公主,而是她就這麼突然死在了五城,皇帝那邊肯定要借題發揮。

「你不覺得她中毒中的太巧了,她住在著兒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想給她下毒什麼時候不行?而且防衛都不會有今天這麼森嚴,偏偏今天守衛森嚴的時候,她就中毒了。」瓏五趴在騰梟的桌子前跟他討論。

「你的意思是跟這個奧圖的使團有關係?」騰梟看她。

瓏五覺得可能不是跟奧圖的使團有關係,而是和偽女主有關係。

偽女主不搞事情那就不是偽女主了。

「也許是有人想要破壞兩國的關係呢?」騰梟提出疑問。

「那他更應該給對環境不熟,剛剛抵達,防衛步周密的使團下手,這樣即不容易被人察覺異樣,也不容易留下線索,難度也行對降低了。」瓏五去看過使館的防衛,防衛嚴密但派去的人和奧圖使團自己的護衛之間,兩邊交接的不是很好,很容易有可乘之機。

「的確,使團有人中毒,就算查出來是誰做的也不能改變是這邊防衛不嚴,而若是固國公主中了毒,即便是在迎接的宴席上,也不能說就是跟使團有什麼關係,這樣反而達不到破壞邦交的效果。」騰梟點點頭也覺得瓏五說的有道理。

「你有懷疑的對象了?」他看著瓏五的樣子就知道她肯定是知道什麼。

「是那個准皇后做的。」瓏五篤定的道。

「你怎麼知道?」騰梟並不記得她和奧圖的人認識。

「我猜的。」瓏五一臉坦然。

騰梟:……

猜的你還一臉的篤定。

瓏五神秘一笑:「等著吧,要是我沒猜錯,過不了幾天哪位準皇后就會有奇方能治好固國公主。」

「那萬一你猜錯了呢?」騰梟問了一句。

「我不會猜錯。」瓏五又變回一臉肯定的樣子。

騰梟失笑,「好,你說什麼都是對的。」

「拂曉。」騰梟叫了一聲。

「主人。」拂曉似乎總是一天二十四小時等著騰梟的命令。

「派人密切關注奧圖皇后的行蹤。」

「是。」



幾天後,瓏五的話應驗了。

伊克拉給固國公主獻上了一份藥方,說是能夠醫治她的毒,果然沒多久,原本還病的起不來身的固國公主又活蹦亂跳的了。

拂曉來回報消息的時候看瓏五的目光明顯帶上了一點欽佩,之前大夫和影衛都沒有回稟消息的時候,瓏五的猜測他也聽到了。

但是主人的事一概不是由他過問的,所以他只是聽著。

瓏五正在捏著小鯨魚一天天長大的犄角逗它。

壞女人你放開我!

小鯨魚撲扇著翅膀想要反抗,可它那點力氣,瓏只需要一隻手就能摁住它。

「夫人,固國公主又給您送來了請柬。」沉音進來稟報。

「她倒真是好了,這麼快就又開始舉辦宴會了?」瓏五鬆開小鯨魚。

小鯨魚趕緊非得遠遠的,捂好自己的小犄角,都要被那個女人弄歪了。

「那固國公主奴婢以前聽說過,她一直惦記著主人,奴婢覺得她不安好心,夫人不比搭理她就是了。」沉音自從跟了瓏五漸漸的也敢說話了,不在想以前一樣只是一昧的忍讓。

「她現在和哪位奧圖皇后的關係怎麼樣?」瓏五伸了個懶腰。

夫人好好看,沉音眨眨眼看著瓏五,「回夫人,自從那位奧圖皇后救了固國公主,公主待她就極好,如今聽說兩個人形影不離的,公主有什麼東西都能想到她呢。」

沉音提到和固國公主關係好,語氣就不太好了,雖說救人沒有錯,可她就是覺得那位什麼皇后救了固國公主就是讓人喜歡不起來。

「那就去唄。」瓏五道,不去怎麼能欺負偽女主呢。

「夫人,」沉音不解,「您明知道她不安好心幹嘛還要去呀?」

「宴會有吃的啊。」瓏五回答的理所當然。

沉音:夫人怎麼眼裡就只有吃的!

不行,夫人自己去太危險了,沉音思來想去決定去找騰梟。

但是去想要去欺負人的瓏五當然不可能帶著他了,連帶著原本準備帶著的沉音也被她扔下了。

到了固國公主辦宴會的院子,這裡原本是個戲檯子,後來被改了花園,不過戲檯子留下來了,辦個活動,聽個曲兒都不錯。

瓏五拿出請柬,門口迎接的侍女仔細的看了她好幾遍,最後還是將信將疑的去稟報了。

固國公主聽說人來了,還是一個人來的,心裡閃過一絲激動,「去請。」

侍女帶著瓏五左左右右的轉了半天才到了。

瓏五還是第一次見這位大老遠來找騰梟的公主。

皇室遺傳還算不錯,她相貌端正,氣質高貴,算是典型的公主的姿態,當然,要是她眼底的惡意沒有那麼重的話可能就更好了。

「城主夫人就是這麼沒有禮數嗎?見了本宮連行禮都不知道?」看著端莊的女孩,開口卻是刻薄。

瓏五噗嗤一下笑了,「顧夜見了你還行禮了?」

「你!」公主和她第一次見面,本來想給她個下馬威,誰想到反而被她給嘲笑。

「顧城主是朝廷棟樑本宮自然免了她的禮數,你不過是個命婦,見了本宮也敢這般無理,簡直是放肆!」固國公主拿出她從小養出的氣勢。 瓏五沒有受到半點影響,更沒有她想要的瑟縮恐懼,跪地求饒。

「行了,你也別墨跡了,你有事沒事的就說要找我出來喝茶,有什麼目的直接說了吧。」瓏五坐到旁邊的椅子上。

「你!」固國公主伸出手指指著瓏五。

「敏萸這是幹什麼?」一個女子從後面走出來,「不是說有朋友要給我介紹,怎麼還吵起來了。」

伊克拉一副知心姐姐的樣子,安撫這固國公主,敏萸是固國公主的小字。

「伊克拉姐姐。」固國公主拉著伊克拉,用極小聲問她「你真的確定這方法可行?」

伊克拉給了她一個你放心的眼神。

若是以前,這麼遠的距離,瓏五自然是聽不到的,可她現在是條半人魚。

這就有意思了,偽女主和這位公主勾結在一起了。

固國公主的目的基本不用猜,那偽女主大人是想幹嘛?

在這之前她可並不知道她和騰梟的關係。

「城主夫人這般無禮,本宮就罰你去院子里跪三個時辰。」固國公主斜著眼很不屑的看瓏五。

瓏五坐在那裡一動沒動,不反駁也不行動。

伊克拉這才仔細大量起瓏五,竟然是她!那那位城主豈不是就是……

「來人,把她給我拿下。」固國公主見她無視自己,真的有些動氣了。

她今天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羞辱她,讓她動怒。

伊克拉給她準備了一份藥物,吃出去後會如同身中劇毒,只要在吃下解藥,迅速就能復原,不會留下任何蹤跡。

如今以她自己的能力,想要嫁入城主府已然是不可能了,唯一的辦法就是讓父皇和人民的輿論施壓。

她深知父皇不會為了自己去得罪顧夜,那她就只能給父皇一個理由。

今日,她在這裡以瓏五不敬為由與瓏五結下矛盾,明天這件事就會傳遍大街小巷。

同時,瓏五嫉妒她與顧夜有一點過往故意頂撞的消息也會放出去。

三人成虎,到時候瓏五妒婦的名聲穿出去,她再在那個時候中毒,第一個要被懷疑的人自然就是她。

而她只要拿出大度容人的態度,表示只要能做顧夜的平妻,就不在追究她的責任。

父皇自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再有百姓和輿論的壓迫,不管顧夜想不想娶自己,他要是不想留下惡名都得娶她。

只要她進了城主府,自然有辦法抓住顧夜的心,那個時候在處置了她不遲。

固國公主的算盤打的很好,只可惜,瓏五不是會按照她想法去走的人。

瓏五本來只是想來看看戲,順便吃點零食的,可惜壓根就可以零食。

侍衛還沒有靠近瓏五的身邊,就被一個身影踢開。

院子里一下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個撐著個木棍的女孩子身上。

不光是固國公主,連伊克拉也驚了,這個女人竟然這麼厲害!

「看來公主殿下你的手下不行啊。」瓏五笑眯眯的看著她,和旁邊的伊克拉。

「你,你竟敢在本宮面前動用武力,你這是大不敬,本宮可以讓父皇砍了你的腦袋!」敏萸聲音顫抖,不知道是被氣的,還是被嚇的。

「你想砍了誰的腦袋!」一個冰涼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敏萸下意識的看過去,騰梟冷著臉站在那裡。

她整個人僵住了,她敢在瓏五面前叫囂,是因為私心裡看不上瓏五,認為她不足為俱。

可是顧夜,那是連父皇都不敢輕動的人。

「我不是不叫你一個人來。」騰梟無視她們,走到瓏五身邊,語氣溫柔的簡直能滴出水來,那裡有半點剛才對固國公主的冷酷。

瓏五抬抬手,「我這不是好好的,除了有點餓。」

伊克拉悄悄地往後挪了挪,這個男人的氣勢太強,不是她現在可以應付的,她懂得避其鋒芒。

「固國公主倒是說說,你想對我夫人做什麼?」騰梟回頭看著她。

固國公主只覺得渾身冰涼,騰梟的目光像是兩道冰冷的箭一樣扎在她身上。

「她打傷了本宮的侍衛,這是大不敬,本宮難道還不能訓斥她一下了?」她直接把問題推倒瓏五頭上,

她反應很快,大不敬那是大罪,她只是訓斥一下,就是顧夜也說不出什麼來。

那裡料到,騰梟根本就不在乎瓏五是對是錯,「我自己的夫人不會無緣無故的動手,倒是公主殿下,邀請夫人來遊玩,剛到了不到一刻鐘,就開始為難我夫人,你怕是忘記了,這裡是五城。」

固國公主咬著下唇,說不出話來。

「既然無事,我們就回去了。」騰梟也不理固國公主,帶著瓏五離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停了一下,「還有一件事忘了說了,皇后既然是奧圖的皇后,最好就不要摻和別國的事物,否則顧某若是以為皇后喜歡留在楚國,自然也樂意幫著皇后永遠留在楚國。」

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伊克拉在騰梟走了以後才發現自己已經出一身冷汗,那個男人,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強大。

是她大意了,看到固國公主在,她便以為她是權利最大的一個,現在才發現,這位城主的權利遠高於公主殿下。

她現在想要再得到他的信任恐怕不那麼容易了。



瓏五賴在街上不回去,騰梟跟著她轉了好幾家店,身後跟著的下人手裡全是她的零食。

「沒在宴會上吃到東西就這麼不高興?」騰梟好笑的看著她。

瓏五一口咬掉糖人的腦袋,表情有點可怕。

忽然一個人急急忙忙的跑過來,匆忙之間裝上了瓏五,瓏五沒有退開,任由他裝上自己。

「撞了人怎麼連一句道歉都沒說!」沉音在旁邊氣憤道。

「大概是怕被發現吧。」瓏五彎下腰拿著手帕在從裙子邊上捏下一片白色的東西,和她的裙子一個顏色,不細看跟看不出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