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蘇可歆立刻從顧遲的懷裡躍起,衝到手術室門口,就看見醫生和護士,一臉疲憊的出來。

「醫生,我、我媽媽……」蘇可歆此時此刻,話都說不清楚了。

醫生看著蘇可歆,淡淡一笑,「恭喜你,蘇小姐,你母親的手術很成功。估計明天就能醒過來了。」

媽媽能夠醒過來了?

蘇可歆只覺得,這一剎那,緊繃的神經終於鬆開,她想笑,想跟醫生說謝謝,可突然,膝蓋就一軟,整個人就跌下去。

可迎接她的,卻不是冰冷的地面,而是一個溫暖結實的胸膛。

蘇可歆一抬頭,就看見顧遲的俊龐。

是他的輪椅及時劃過來,穩穩地接住了她。

顧遲總是清冷的臉上,此時也染著一絲淡淡的笑意,他的大手覆上蘇可歆的頭頂,揉了揉她柔軟的髮絲,低聲道:「太好了。」

簡單的三個字,卻讓蘇可歆一直忍著的眼淚,奪眶而出。

蘇可歆胸腔里的柔軟和喜悅突然洶湧而出,她伸手,一把抱住顧遲的脖子,破涕而笑,「是啊,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顧遲陪蘇可歆吃晚飯時,接到好幾個工作的電話。

蘇可歆知道顧遲賠了自己大半天了,心裡有些不好意思,主動道:「你回去工作吧,媽媽這裡,我陪著就好。」

顧遲看著蘇可歆,看著她因為吃飯吃的太急,嘴邊都沾上了醬油,伸手替她擦去。

「我先走了,明天再來。」他低聲道,「如果有什麼需要,馬上告訴我。」

蘇可歆點點頭,卻不見顧遲起身,不由蹙眉,「怎麼了?」

顧遲若有所思地看著蘇可歆,隨意地將站著蘇可歆嘴邊醬油的手指,含住嘴裡舔舐乾淨,「沒有,我只是在想,你剛才這個點頭,有幾分認真。」

蘇可歆看見顧遲這個舔手指的動作,腦袋裡轟的一聲,根本都沒聽清他的話。

這、這……未免也太親昵了吧?

而且如果別人做這個動作,恐怕蘇可歆還會覺得有些不講衛生。可偏偏,顧遲這樣做,修長的手指配上薄唇,竟做出一副性感的姿態來。

「什麼認不認真?」她臉蛋兒發燙的別開眼,胡亂地問。

「就是,你以後有需要,是否會真的都告訴我。」顧遲看著眼前小女人躲閃的目光,眼底閃過一絲不悅,隨意地擒住她的下巴,逼著她與自己對視,「蘇可歆,我希望你是真的,把我當做你的丈夫來看。」

真的當做丈夫?

蘇可歆看著顧遲深不見底的黑眸,一時之間有些失神。

「嗯。」很快,她低眸,「我答應你,如果以後我有需要,我一定第一個告訴你。」

顧遲的唇角,這才勾起一個滿意的弧度,「乖。」

鬆開了蘇可歆的下巴,他轉身離開。

可當他到門口時,蘇可歆突然叫住他,「顧遲!」

他微微側首,就看見蘇可歆微微發紅的小臉,有些扭捏道:「這次真的謝謝你。」

這樣簡單的一句道謝,可不知為何,顧遲聽了,嘴角也是止不住的上揚,「不用。」

這一晚,蘇可歆在醫院裡守了一夜,所幸有顧遲給她媽媽換成了私人病房,她在旁邊搭了一個小床,這夜守的才不太難受。

第二天早上,蘇可歆是被一陣咳嗽聲吵醒的。

她睜開惺忪的眼,就看見媽媽已經醒過來了。

「媽媽!」蘇可歆立刻撲倒床邊,「您怎麼樣了?還難受么?要叫醫生嗎?」

「我沒事。」蘇雅芬的臉色依舊很蒼白,看著眼前的蘇可歆,她眼神閃爍,顫抖著手撫摸過蘇可歆的髮絲,「可歆……我的可歆啊……讓媽媽好好看看你,這都多久……多久沒看見你了……」

蘇可歆的眼淚奪眶而出,哽咽地點頭,「兩年了……媽媽……你已經兩年沒醒過來了……」

兩年前,那噩夢一般的一夜,她被奪走了作為一個女人最珍貴的東西。不僅如此,她最愛的兩個人,也都離她而去。

一個是她最愛的男人,顧以寒,突然之間杳無音信。

一個是她唯一的親人,她的媽媽蘇雅芬,突然病危,昏迷不醒。

蘇雅芬苦笑地輕咳幾聲,握住蘇可歆的手,「真是對不起,可歆,都怪媽媽的身子骨不爭氣,這兩年都沒好好照顧你,反而給你添了那麼多壓力,你一個人——」

蘇雅芬話說到一半,突然愣住,因為她看到了蘇可歆纖細手指上的鑽戒。

「可歆。」蘇雅芬一下子有些激動起來,「你……你結婚了?」

蘇可歆一愣,但很快笑道:「是啊,媽,我結婚了。」

蘇可歆知道,媽媽自己沒有一個美滿的婚姻,所以一直希望自己能嫁個好人家,因此她也不想瞞著自己結婚的事。

「好,真好啊……」蘇雅芬高興的掉眼淚,「是阿寒嗎?你們倆畢業后終於結婚了?」

蘇可歆的身子不可抑制地一顫。

是啊,媽媽昏迷了兩年,根本就不知道兩年前發生了什麼。

她扯了扯嘴角,「不是顧以寒,我們已經分手了。」

蘇雅芬一愣,趕緊道:「可歆,不好意思,媽媽不知道……沒事,都過去了,現在你不也已經獲得幸福了么?」

蘇可歆笑著點點頭,努力不讓媽媽看見自己眼底的苦澀。

蘇雅芬細細打量了一下蘇可歆手上的戒指,露出更滿意的笑容,「看起來是個踏實的好男人。」

蘇可歆眼神閃爍。

她知道,媽媽從來不希望自己嫁給一個有錢有勢的人,相反的,她只希望自己嫁給一個普通人,所以看到這樣簡陋的戒指,她反而高興。

可是如果媽媽知道,自己嫁的人,是顧以寒的小叔,還是堂堂顧家的二公子,不知道會怎麼想呢……

算了,先別想這些了。

蘇可歆正準備給蘇雅芬去買午飯,可突然,門外傳來敲門聲。

蘇可歆一愣。

媽媽在S市都不認識什麼人,會是誰來看媽媽?

她走過去打開門,就看見顧遲和楊佐站在門外,顧遲依舊坐在輪椅上,而楊佐手裡提著水果和飯盒。

「顧遲?」蘇可歆呆住了。

「可歆,誰啊?」房間里,蘇雅芬問了一句。

蘇可歆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門內,不知道怎麼答。

倒是顧遲,聽見門內傳來的聲音,挑了挑眉,主動開口:「伯母,我來拜見你了。」

蘇可歆的臉蛋兒不可抑制地發燙,只好打開了門,讓顧遲和楊佐他們進去。

顧遲緩緩將輪椅推到床前,看見蘇雅芬訝然的看著自己,便淡淡一笑,禮貌的開口:「伯母,我是顧遲。理應早點來看望您,只是可歆說您身體一直不好,才耽擱了一陣子。」

蘇雅芬看了看顧遲,又看了看旁邊臉蛋通紅的蘇可歆,明白過來,「哎喲,你就是可歆的丈夫吧,真是,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樣啊……」

顧遲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只是示意楊佐將飯盒和水果放下,道:「伯母應該還沒吃午飯吧?我準備了一些家常菜。」

蘇可歆忙走過去,將飯盒打開,果然看見是王媽做的菜,都是湯湯水水的,她便小心翼翼的開始喂蘇雅芬。

蘇雅芬昏迷了兩年,吃了一點胃就吃不消了,便不再吃了,只是好奇地打量著眼前的顧遲,開口:「那個……是顧遲對吧?能不能問下,你是做什麼的呀?」 「媽媽!」蘇可歆瞪了蘇雅芬一眼,語氣似是責備。

「哎喲,我也是關心你啊,畢竟是婚姻大事,在我沒清醒之前,就定下來了。」蘇雅芬小聲埋怨。

「不礙事的,可歆。」比起蘇可歆的尷尬,顧遲倒是很平靜,「伯母,這是我的名片。」

蘇雅芬接過名片,看到上面的「首席執行官」和「股東」,不由一愣。

「遲曜集團……這個公司,我倒是沒聽說過。」她遲疑道,「那你父母呢?父母又是做什麼的?」

蘇可歆這下子有些急了,想攔住自己媽媽,可顧遲已經不急不慢地回答:「我父母都不在了,我爺爺是顧遠雄。」

「顧遠雄?」蘇雅芬頓時愣住了,「顧家老爺子?」

遲曜集團是這兩年新起的公司,所以她沒聽說過。但顧遠雄,整個S市誰不知道這個名字?

「不錯。」顧遲顯然並不打算隱瞞。

「所以……你是顧家的……」蘇雅芬努力回想,「二公子?」

顧遲頷首。

蘇雅芬的臉色更白,一句話都說不出。

「那個……顧遲。」蘇可歆自然知道蘇雅芬在想什麼,只好對顧遲道,「那個……顧遲,我想回去洗個澡,你能送我么?你先去車上等我。」

顧遲點頭,對蘇雅芬道:「伯母,那我明天再來看您,您先休息吧。」

蘇雅芬慘白著臉點點頭,目送顧遲離開。

顧遲一走,蘇雅芬立刻看向蘇可歆,語氣虛弱卻決絕,「可歆,你不能和這個男人在一起,你趕緊和他離婚!」

蘇可歆身子一震,難以置信地看著蘇雅芬,「媽媽,你在說什麼?」

「我說,你不能和他在一起。」蘇雅芬捉住蘇可歆的手,「難道從我的身上,你還沒有看明白,和這種有錢人在一起的下場么?你怎麼知道他對你是真心的?他對你,說不定就和你爸爸對我一樣,根本就只是玩玩!」

蘇可歆臉色微微發白,「媽,不可能的,他都已經和我領證了。」

「領證又如何?說不定他只是需要一個名義上的老婆罷了。」蘇雅芬雖昏迷了兩年,人卻不迷糊,「不然以他的條件,憑什麼看上你這樣平凡的女孩子?」

蘇可歆說不出話來。

真相其實的確是如蘇雅芬說的一樣。蘇可歆剛結婚,就知道顧遲只是需要一段婚姻罷了。但蘇雅芬不知道,自己嫁給他,其實也只是為了一個S市戶口罷了。彼此各取所需,誰也沒資格斥責誰。

「媽。」她只能避重就輕道,「顧遲他……對我很好。」

她這話說的也算是真心實意。雖他倆至今也說不上熟悉,但顧遲對她真的不錯,一次次在她最需要幫助時出現,就如同這一次媽媽的手術一樣。

「可歆,你怎麼就那麼糊塗呢!男人的好,都只是逢場作戲罷了。」蘇雅芬急了,「難道我就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么?媽媽只是希望你擁有最平凡的幸福啊……我真的怕,怕你和我一樣,最後被一個男人毀了一輩子。」

說著,蘇雅芬泣不成聲。

蘇可歆看著很心疼,抱住蘇雅芬,「媽媽,你剛做過手術,情緒不要那麼劇烈。我實話跟你說吧,我和他結婚,只是為了戶口和給你的醫保,我對他,沒有任何那方面的感情。」

蘇雅芬這才止住哭,訝異地抬頭看向蘇可歆,「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蘇可歆看著蘇雅芬,「媽媽,你難道還不了解我么,我喜不喜歡一個人,你會看不出來?」

的確,蘇雅芬一手蔣蘇可歆拉車大,她們母女相依為命,她最了解蘇可歆,如果她喜歡一個人,比如當年對顧以寒,她的確可以一眼看出。

蘇雅芬這才放下一些心,但還是不忘囑咐:「好,可歆,那你答應我,找個合適的機會,就和他離婚。」

蘇可歆其實從未想過和顧遲離婚。不論結婚的初衷是什麼,也不管顧遲的身份如何,既然結婚了,除非顧遲要求,她都是不會主動提出離婚的。

可看著眼前蘇雅芬乞求的蒼白臉色,她心裡一軟,還是鬆了口,「好,媽媽我答應你。」

蘇雅芬這才鬆了口氣,但還是止不住地感到愧疚,「可歆,是媽媽連累了你,你這就算離了婚,以後再要找好人家,恐怕也難了……」

蘇可歆眼神閃爍,抱住了蘇雅芬,「沒事的,媽媽,只要你還在我身邊,我就很開心了。」

蘇可歆安慰蘇雅芬睡下,正收拾東西準備離開時,看到床頭柜上的一個文件袋,不由一愣。

這好像是顧遲帶來的,是他忘了拿?

蘇可歆將文件放進包包,就離開了病房。

另一邊,顧遲的輪椅滑進車子,副駕駛座上的楊佐一愣,「顧少,你怎麼去了那麼久?不就是回病房拿個文件么?」

顧遲沒有回答。

楊佐好奇的轉頭看了一眼,就看見顧遲冰冷,他頓時嚇出一身冷汗。

這是怎麼回事?之前顧少不是心情還挺好的么,怎麼去拿了個文件,就突然跟吃了冰塊一樣的,嚇死人了簡直。

十分鐘后,蘇可歆也鑽進了車子,手裡拿著文件袋,「顧遲,這是你忘在我媽媽病房的么?」

顧遲卻沒有伸手去接蘇可歆手裡的文件,只是側首,看著蘇可歆,一雙深潭般的眸子看不出情緒。

蘇可歆被他看的發毛,不由小心翼翼地試探了一句,「顧遲?」

顧遲看著眼前誠惶誠恐的小女人,耳邊彷彿又響起剛才他回病房拿文件時,無意間在門口聽見她的話——

「我和他結婚,只是為了戶口和給你的醫保,我對他,沒有任何那方面的感情。」

呵。

對自己的母親,還真是坦誠啊。

雖然早就知道這個小女人跟自己結婚的理由,可此時親耳聽見她說出,他還是不可抑制地感到煩悶。

該死。

他好像越來越容易被蘇可歆這個女人給左右情緒了。

「蘇可歆。」顧遲依舊沒有去接文件,只是驀地開口,聲音冷徹,「你想和我離婚么?」 副駕駛座的楊佐,聽到這話,嚇得差點撞上擋風玻璃。

蘇可歆也是嚇得一愣,難以置信的看著顧遲,「你在說什麼?」

「你跟我結婚,就是為了戶口吧?」顧遲不急不慢道,「如今戶口也拿到了,就算離婚,你的戶口也不會再改了。」

蘇可歆面無血色。

顧遲……竟知道她結婚的目的。

不過想想也是,他既然母親的事都調查到了,會想到這一層,也是理所當然的。

看著顧遲黝黑的眸子,蘇可歆咬唇,低聲道:「按你那麼說,你娶我也是有所需求吧?如果有一天,我對你沒用了,你會和我離婚么?」

顧遲沒想到蘇可歆會反問那麼一句,怔了片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