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在房間南側還有一間略小的玻璃房,用磨砂玻璃做成,大概佔了五分之一的空間,旁邊還有一個冷水池,水池周圍鋪着酒紅色的地毯,上面還擺着茶几和兩張躺椅。

張誠掃了一眼,沒發現有人,剛準備退出去,突然從磨砂玻璃上隱約看到了一個人影。

雖然隔着玻璃看不清,但是從火爆的身材上判斷,應該就是華凌菲無疑。

張誠乾咳了一聲,故意說道:“你讓我過來自己又跑來洗澡,到底是想鬧哪樣?”

磨砂玻璃後的身影一僵,隨即欣喜的聲音響起,“你來了?”

“呃……我先出去,等你弄好了再進來吧……”張誠轉身想走。

“不用!”玻璃門一聲響,隨即大量的蒸汽涌了出來,一道倩影緩緩走了出來。

臥槽!

張誠心中一驚,趕緊捂住眼睛,口中大喊道:“我什麼都沒看到!”

“你看過的還少嗎?行了,別裝了……”華凌菲款款的走了出來,沒好氣的剜了張誠一眼。

張誠從指頭縫裏偷偷往外一瞅,這才長鬆一口氣,放下了手。

此時華凌菲長髮盤起,露出白皙的長頸和香肩,身上裹着一條白色的大毛巾,因爲剛蒸了桑拿,全身的皮膚都泛着誘人的粉紅色,額頭上香汗淋漓。

見張誠偷看自己,華凌菲嫵媚一笑,“怎麼?失望了?”

張誠乾咳一聲,“你不是說過生日嗎?不會就請了我一個人吧?”

“誰規定過生日一定要請很多人的?”華凌菲走到了冷水池邊,伸出白玉似的長腿,慢慢坐了進去。

毛巾瞬間被浸透,緊緊的貼在華凌菲身上,將她火爆的身材顯露無遺。

更要命的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華凌菲是正對着張誠而坐,隨着水波的盪漾,毛巾的下襬也開始飄蕩,簡直是引人犯罪。

華凌菲俏臉緋紅,偷偷的打量着張誠的表情。

她原本就長得天香國色,以前因爲當慣了總裁,總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架勢,像朵帶刺的玫瑰,讓人近而遠之。

但是經過張誠的數次調教之後,華凌菲在張誠面前已經完全變了個樣。

特別是現在這副含羞帶臊、半遮半掩的模樣更是誘人至極,張誠只是瞟了一眼,就感覺自己陽氣開始不穩。

其實華凌菲心中也是萬分羞澀,以前她都是高高在上的,什麼時候做過這種事……

但是經過這麼久的接觸,她也知道張誠這傢伙是吃軟不吃硬的,如果自己真想爭取,就得努力改變自己。

這段時間華凌菲可沒閒着,除了儘量控制自己火爆的性格之外,還找到圈子裏的那些交際花請教,對於今天拿下張誠是勢在必得!

華凌菲雙臂一伸搭在池邊,絲毫不擔心纏在胸前的毛巾會突然脫落,眼波如水的看着張誠,媚聲說道:“蒸完桑拿再泡泡真是舒服,你要不要也來試一試。”

張誠全身一顫,壓制住體內蠢蠢欲動的陽氣,連忙搖頭。

“不用了!那什麼,我今天過來得急,也沒給你準備什麼禮物,要不我現在去買……”

華凌菲笑了笑,“你能來就是最好的禮物,能請動張先生大駕,可真是不容易啊。”

張誠撓了撓頭,“我算什麼大駕啊……那個……你能不能好好說話,你這樣,我有點不習慣……”

華凌菲聞言撲哧一笑,柔聲問道:“那你……喜不喜歡我這樣?”

“這個……我喜不喜歡都沒關係吧……”張誠小心翼翼的答了一句,隨即說道:“對了!你們華龍公司好像是在城南吧?你搬到這兒來……以後上班多不方便,我看還是搬回去得了……”

華凌菲剜了張誠一眼,“我是總裁,又不用天天上班……再說了,我住哪兒是我的自由,現在這兒就是我的家,你總不能硬趕我走吧?”

張誠一愣,猶豫了一下狠心說道:“我承認以前是我不對,我不該戲弄你,你就放過我吧……我跟婉兒情投意合,你這麼優秀,以後一定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人,何必在我這兒浪費時間?”

華凌菲的眼中閃過一絲哀怨,隨即說道:“比你更好?行啊,只要你找來,我就放過你。”

“這個……”張誠瞬間說不出話了。

見張誠語塞,華凌菲得意的說道:“行了,今天我過生日,你可是答應過要陪我的,只要你能讓我開心,以後我就不再纏着你。”

張誠一愣,“真的?”

“當然是真的,不過你今天不許再提林婉兒,也不能找藉口離開!”

“這怎麼行!那我今天不是還要住在你這兒……我只答應陪你過生日,可沒答應要陪睡!”

“放心吧……”華凌菲拋了個媚眼,“我不會強迫你的,當然如果你想……也可以考慮。”

張誠渾身一個激靈,心中暗暗叫苦,也不知道華凌菲是發什麼神經,怎麼今天變得跟胡玲兒上身似的。

不過爲了以後不再遇上這些破事,他還是心一橫,咬牙道:“成交!我今天就捨命陪君子了,說吧,你要怎麼纔開心?”

“急什麼……”華凌菲嫵媚一笑,伸出了手,“拉我起來。”

張誠猶豫了一下,還是走到水池邊,拉住華凌菲的玉手,觸手滑膩溫潤,如同羊脂美玉。

張誠不敢多摸,往回一拽將華凌菲從水池裏拉了起來,華凌菲款款走出水池,全身掛着晶瑩的水珠,那叫一個誘人。

華凌菲站在池邊,毛巾緊緊的貼在身上,雙腿微曲,緊緊的合在一起,玲瓏有致的曲線展露無遺。

對於張誠這種閱片無數的老司機來說,脫光不如制服、制服不如半露,像華凌菲現在這種半遮半掩纔是最撩撥人的裝束。 第二天一大早,衆人就紛紛出發了,他們都有自己的渠道,不過卻不可能是一個電話就搞定的,總要和辦事的人見上一面的,畢竟他們也不是什麼大牌,求到了人的身上,最好還是謙虛一點的好,否則人家不認真辦事,最終麻煩的還是他們這些執行者

不過也不可能讓每一個人都單獨出去,他們現在可是有人盯着的。雖然無恥二人組出山的可能性非常低,但是也要提防一下。而最應該擔心的,還是宋澤天這個傢伙。

雖然他的實力不怎麼樣,只有兩件中級詛咒之物,但是大不了人家有一件空間類的特異類詛咒之物啊!這種東西用來逃跑和偷襲都是神器,除非你也有空間類的詛咒之物剋制。

但是實際上,空間類詛咒之物好像非常容易出,但是數量卻並不多。因爲詛咒世界中存在一種執行者,專攻空間類的詛咒,就好像黑子一樣!只不過黑子現在,還缺少一樣東西,那就是空間類的血統。如果有了空間類的血統,那麼他就算是完美的空間類詛咒執行者了。

這種執行者,基本上每一個詛咒之島都會培養,像三巨頭的島上都有頂級空間類的執行者,那纔是玩空間詛咒的能手,就算是高位空間,都可以進出自如。當然,指的是層次比較淺的高位空間,要是頂級頂等的類似通靈者》這種任務裏的高位空間,就算是三巨頭都沒有辦法出來,更不要說一個小小的空間類頂級執行者了。

爲了防範宋澤天這個傢伙的偷襲。衆人都是至少兩個人一組。就算是兩人一組,也至少都有一個資深中級執行者。李澄婉,張斌。段新穎他們三個對應三個資深中級執行者正好,這樣就不信宋澤天還敢來偷襲!要是敢來,那他恐怕就走不了了。

資深中級執行者誰沒有點壓箱底的能力?就算是現在傷勢嚴重的陳創業,也不是那麼簡單就會死的。除非是無恥二人組這個級別的人來偷襲他,不過可能性太低了。

蕭晨和東方小白兩個人這一次是一起行動的,來到了銀行外面。然後兩個人直接走了進去,蒐集情報什麼的太麻煩了,所以蕭晨想要取個巧,那就是直接進到銀行存放保險櫃的地方!

蕭晨之前走入了思維的誤區。他想要從保險櫃裏偷東西,所以自然會想要偷偷摸摸的,打探消息,偷走櫃子什麼的主意他能想出來,但是卻沒有想過堂堂正正的走進去。

想要進去哪裏怎麼做?很簡單,存放東西就可以了!當然,也不是說你隨便存點東西就能進入那種保密的地方,但是在華夏,什麼事情都是看錢的!如果有錢。當然就可以去親自存放。

就比如說一些不方便被其他人見到的東西,只要打通了銀行的管理層,那麼親自去存放還是很簡單的。蕭晨猜測,張曉東應該就是親自存放的那件根源性詛咒之物。這種東西不可能轉交到其他人的手裏的,這可是關乎到張曉東的身家性命啊!

這個主意還是東方小白想到的,當蕭晨跟她說讓她去打探銀行保險櫃的消息時。她就奇怪的問:“想知道的話去問一下不就好了嗎?”然後就有了這次的行程。

蕭晨和東方小白來到銀行,沒有在外面的等候區停留。而是直接走進了vip貴賓室。恰好,蕭晨的天命者馬正基本上都是將錢存在這個銀行的。所以還混了過貴賓。

走進貴賓室,馬上就有銀行的服務人員過來給他倒上一杯熱茶,這就是貴賓的待遇啊,外面的人等的多,而且還有站着的,自己卻能坐在這裏喝茶。如果放在自己沒有來詛咒世界之前,這種情況他連想都不敢想。

正在感嘆着,裏面的門開了,走出來的應該就是這家分行的經理,於是蕭晨和東方小白兩個人都站了起來。和那個經理握了握手,蕭晨提出了自己的來意。

“你好,張經理。我來這裏主要是想要在銀行的保險櫃裏存放一些東西。”蕭晨說道。

“這個好辦,小王,去那一份存放文件來。”經理招收對着剛剛上茶的工作人員說道。

“呵呵,謝謝張經理了,但是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那就是想要親自進去存放這件東西。” 迫嫁豪門之億萬陷阱 蕭晨直接將話挑明瞭,他相信只要他想,這個張經理應該會滿足他的要求的。

“這個可以,只需要繳納一定的保證金,外加三名以上銀行工作人員的陪同就可以。而且存入的東西需要經過我們的檢查,不能是一些危險品。”張經理很快說道,看來不是第一次應付這樣的事情了,已經有了充足的經驗。

“放心吧,不是什麼危險品,只不過這件東西太過貴重了,所以其他人來我信不着。雖然如果弄壞了可以有賠償,但是這可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東西,就算是給再多的錢我都不賣,也正是因此纔想要親自動手的。”蕭晨說着,從隨身攜帶的包珍而重之的取出一個小木盒。

輕輕的打開木盒,是一塊黃色的錦緞。蕭晨小心翼翼的將那錦緞掀開,露出了下面的廬山真面目,那是一本書,一本好像風一吹都能吹成飛灰一樣。

“這可是一件寶貝,乃是唐朝李淳風和袁天罡所著的推背圖!幾千年下來,已經腐化的不成樣子了。我由於有事情要離開家裏一段時間,放在家裏擔心,所以纔想存到貴行的保險櫃中。”蕭晨好像真事一樣的說道。

張經理明顯沒有把這個當一回事,只是簡單的瞟了一眼就算完事。這種一眼就能看出來是唬人的東西,眼前這位還當成了寶貝,還不讓人碰。不過這和他沒有什麼關係,他還希望多出幾個這樣的傻帽呢,起碼今天他就能因爲這個東西,獲得不少外撈。

簽訂協議,交了保證金,蕭晨和東方小白跟着張經理外加兩個銀行的工作人員一起來到了銀行的櫃檯後面。銀行沒少來,但是這個地方還是第一次來,所以蕭晨也挺好奇的。繞過一個拐角,裏面竟然別有洞天。一座電梯出現在他的眼前。

走進電梯,發現裏面竟然沒有向上去的按鈕,只有一個地下三層。原來銀行保險櫃存放在地下,而且深度還不淺。要是讓殭屍分身搜索的話,蕭晨還真不一定會把殭屍分身放到那麼深的地下。

當電梯門再次打開的時候,他們已經來到了地下三層。蕭晨的殭屍分身一直都跟着,只不過沒有進到電梯的內部,而是在電梯外面的土地裏潛行。

在蕭晨進入到保險庫中之後,他狠狠的打了個哆嗦。真冷啊!這裏的溫度根據蕭晨的感知,應該在四五度左右。他跟東方小白不一樣,東方小白的血統直接作用在她的身體上,所以身體強度上其實要比蕭晨更強。

蕭晨雖然有一個血統,但是卻是體外血統,殭屍分身並不會直接增強他的身體素質,所以在此時寒冷的環境下,表現的還不如東方小白一個女人。

“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冷?”張經理也冷得直搓手,很顯然這應該不是這個地方的本來面目,“用對講機詢問一下保安,是不是空調開錯溫度了?”這麼冷的溫度很明顯不正常。

蕭晨也深知這一點,所以在張經理的話音剛落時,就想要衝回電梯裏。但是此時的電梯門已經合上了,蕭晨狂按開門的電鈕,卻是沒有任何作用。不僅如此,只見光芒閃爍之下,所有的燈光全部消失了!

蕭晨伸手一拉,卻是拉了一個空。蕭晨意識到不好,馬上開始練習自己的殭屍分身,但是卻發現殭屍分身和他只見好像相隔了千萬裏一樣,以殭屍分身的空間能力,卻不能進入到這裏來。

蕭晨知道,自己是中招了,很可能就是空間類的詛咒。封閉的空間,再加上殭屍分身的反應,他應該是被獨立了。因爲剛剛他就是要拉住東方小白,卻沒有拉到人。再加上此時沒有一絲聲響的奇怪的安靜,他知道其他幾個銀行的工作人員應該也不在這裏了。

蕭晨心中的警惕提升到了極點,他要是和東方小白在一起,那根本不需要擔心。憑藉東方小白手中的高級中等空間類詛咒之物,根本不需要害怕空間詛咒。但是他身上可沒有空間類的詛咒之物,除非他直接放棄這具身體轉生到外面的殭屍分身身上,否則就要被困在這裏了!

但是不到萬不得已,蕭晨是不會採取轉生的手段的。因爲太浪費詛咒之力,而且轉生屬於一次性手段,雖然有一件詛咒之物能夠彌補他殭屍分身的數量,但是也不是無限制的。

就在蕭晨想要沿着牆壁摸索前進的時候,突然一條軟綿綿的東西纏住了他扶着牆壁的右手,然後拽着他向牆壁內移動過去!。

ps:今天星期六,本來應該加更的。但是由於星期一學校通知會斷電,所以將週一和週六的課程串了一下。結果今天就是四節滿課,加更也就泡湯了。

還有,今天起就統一更新時間了,這也是爲了聽從讀者的號召。就是十點鐘準時更新,星期一停電,也按照這個來。如果十點鐘沒能更新,那就是一天都沒有電。

好了,就到這裏,順便求兩張推薦票。 更何況華凌菲是剛蒸完桑拿出來,不用想也知道毛巾下面什麼都沒有。

浸過水之後,毛巾變重下墜的同時露出大片雪白,讓人膽戰心驚,生怕毛巾會承受不住突然掉下來。

眼前的畫面實在是有些刺激,雖然張誠已經盡力控制,但是屍丹中的陽氣還是不聽使喚的往小腹下面匯聚,小兄弟大有揭竿而起之勢。

麻蛋的……真是不讓人活了!

張誠強行移開目光,往後縮了縮屁股。

華凌菲現在這摸樣,是個男人都把持不住,更何況是張誠這種一腔陽氣的鬼屍青年。

似乎是看出了張誠的窘迫,華凌菲眼中掠過一絲笑意,突然挺起胸脯往張誠這邊跨了一步。

“你……你想幹嘛!”張誠嚇了一跳,連忙倒退兩步。

“你說呢……”華凌菲媚眼如絲,伸手拉住毛巾的接頭,跟着竟然緩緩的朝兩邊打開。

“別衝動,有話好說!”張誠連忙移開目光,面對屍王時他都能面不改色,此時卻被華凌菲嚇得語無倫次。

華凌菲的動作緩慢而勾人,配合上她此時的表情,簡直讓人噴血。

張誠正在想着怎麼辦,突然眼前一暗,溼漉漉的毛巾就搭在了他的頭上。

“我換件衣服,可不要偷看哦……”

華凌菲的聲音響起,輕微的腳步聲從身前緩緩走到身後,動作之慢,張誠感覺簡直是百爪撓心。

你這是讓我不偷看嗎?明明就是想讓我看好不好!

張誠動也不敢動,過了一分多鐘,華凌菲的聲音才重新響起。

“好了。”

張誠扯下毛巾,轉頭看去,發現華凌菲已經換上了一件白色睡袍,腰上繫着一根腰帶。

只不過這件睡袍也不知道是哪個色狼設計的,上下的敞口大得離譜,晃得人一陣眼暈。

這尼瑪是睡袍嗎?明明是情qu內衣好不好!

張誠剛壓下去的心火瞬間又燒了起來,大有燎原之勢。

“過來坐吧,陪我說說話。”

華凌菲走到躺椅邊,率先坐下,兩條緊緻筆直的長腿疊在一起,解開了盤在頭頂的長髮,溼漉漉的長髮披散在雪白的香肩上,更添嫵媚。

張誠硬着頭皮走了過去,側身在躺椅上坐下,儘量遠離華凌菲。

華凌菲看着張誠身體僵硬,目光看向別處,笑了笑,拿起桌上的兩隻高腳杯,倒了少半杯紅酒。

“來,陪我喝一杯。”

張誠機械的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華凌菲卻是輕輕抿了一口,然後伸出香舌故意舔了舔嘴脣,俏臉飛上兩朵紅霞。

“今天是我22歲生日,很高興有你陪我……對了,以前一直都沒問過你,你的生日是哪一天?”

張誠苦笑一聲,沒有回答,就自己現在這情況,還過什麼生日,要過也是過祭日了……

見張誠不說話,華凌菲的神情露出一絲哀愁,長嘆一聲,“一個女人最好的年華就那麼幾年,別人都以爲我是個女強人,卻不知道我也想有一個可以依靠的臂膀。”

這種林黛玉似的自怨自嘆,以前什麼時候在華大總裁的身上出現過……

華凌菲原本就千嬌百媚,此時面帶哀愁,更是惹人憐惜。

張誠不敢看她,只是乾笑一聲,“依你的容貌身份,只要願意開口,估計你家門檻都要被踩爛……”

華凌菲瞟了張誠一眼,輕輕的說道:“你說得倒是輕鬆,一般的人我哪看得上眼,算了不說這個了,今天我生日,你打算送什麼禮物給我啊?”

“啊?”張誠一愣,“你剛纔不是說不要嗎?”

華凌菲嘟起小嘴,不滿的說道:“你怎麼這麼不瞭解女人,女人說不要的時候,其實就是要……”

咦……你這是在暗示我什麼嗎?

張誠心中一抖,假裝沒聽懂,“那你想要啥?我現在就去給你買。”

華凌菲眼波流動,突然探身湊到了張誠身前,透過睡衣巨大的敞口,一片如畫美景頓時展露在張誠的視線裏。

“我……想要你……”

what!

張誠心中一驚,一下就從躺椅上彈了起來,結結巴巴的說道:“這怎麼行……你……你換一個要求……”

“爲什麼不行?”華凌菲看着張誠,聲音媚到了極點,“你剛纔不是答應要哄我開心嗎?這麼快就不算數了?再說這是我自願的,又不用你負責,只要一次我就心滿意足了,以後也不再糾纏你,怎麼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