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錦兒,看來我一直以來都太小看了你,你比我想象中要厲害。

你要真是我的妹妹,那麼顧家就有救了。」顧南滄如釋重負。

「顧家又怎麼了?」蘇錦溪一頭霧水。

她覺得自己就像是走了走入了一張巨網之中,牽扯到的人越來越多,事情也越來越複雜。

「顧家的事情很複雜,三言兩語我也說不清,那就先依你的意思,我們直接去做鑒定。」

「嗯。」

蘇錦溪比誰都迫切想要知道結果,這關係著她和司厲霆的將來。

兩人秘密到了顧南滄的家裡,已經有私人醫生恭候多時。

蘇錦溪打量著那個儒雅的私人醫生,顧南滄介紹道:「這是蘇小姐,這是顧家專屬醫生韓晨。」

「韓醫生,麻煩你了。」

「蘇小姐客氣,顧少,我已經準備好了。」

「那就開始吧。」

要做親子鑒定並不複雜,只需要採集兩人的一些頭髮和指甲什麼的就可以。

不痛不癢,蘇錦溪卻像是心中缺了一個口子。

「錦兒,你不要擔心,結果最快也有一會兒才能出來,你先過來吃飯。」

「我吃不下。」

「吃不下也要吃。」顧南滄已經給她添好了飯。

重生之我真是富三代 「滄海,你能不能幫我一件事?」

「什麼事情?」

「我放心不下三叔,現在無法告訴他我還活著的消息,你可不可以幫我去看著他?」

蘇錦溪擔心的除了結果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司厲霆。

三叔錯了固然要受到懲罰,但她傷了他的心又該怎麼辦?

顧南滄無奈的嘆口氣,「好,咱們吃完飯我就過去,我都要餓死了。」

他連哄帶騙,讓蘇錦溪吃了小半碗,飯還沒有吃完蘇錦溪便催促著讓他趕緊去看看了。

司厲霆從蘇錦溪走後就一直在找戒指,然而始終沒有找到另外一隻。

大廳的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也都是蘇家和唐家的人。

蘇媽媽怒氣沖沖的痛罵司厲霆,「你這個畜生,連你表妹都要娶,你簡直不是人……」

過去司厲霆數次打她的臉,不給她面子的仇她終於報了。

而且還是名正言順報的,蘇媽媽覺得心中舒爽了很多。

蘇父表情卻有些複雜,「別說了別說了,出了這樣的事誰都不好受。」

蘇父將蘇媽媽拉走,等到周圍沒有人的時候蘇父才開口:「你明明知道錦溪不是我們的女兒,剛剛我要起來澄清,你為什麼要阻止我?」

原來蘇父當時看到蘇錦溪被人指指點點,情緒崩潰的樣子之時有些於心不忍。

明明是一樁喜事活生生的變成了這樣,蘇唐兩家都要被人嘲諷許久了。

蘇媽媽瞪了他一眼,「說?我為什麼要說?」

「寧拆十座廟,不拆一樁婚,就算錦溪不是咱們的孩子,這些年她乖巧懂事,為蘇家也做了不少事情。

本來她嫁給唐茗我就有些愧疚,好不容易她找到了真愛,我們應該祝福她。」

「祝福她?那誰來祝福我們?蘇錦溪要嫁給唐茗那是她自願的。

咱們供她吃供她穿,辛辛苦苦將她養大,那算是報了我們養她的恩情,天經地義。

她再嫁司厲霆你也看到了的,蘇家都這個樣子了,她可有往家裡拿一分錢的彩禮錢?

不給彩禮錢就算了,上一次蘇家大宅她和司厲霆又做了什麼?

他們寧願將錢拱手給外人也不給我們,況且她早就說過和蘇家斷絕關係,我幹嘛要幫她?

司厲霆過去是怎麼對我們的?連正眼都沒有給過一眼,這就是他們不尊重長輩的報應。

這個秘密我一輩子都不會說,我要讓蘇錦溪和司厲霆一輩子被折磨。」

看到蘇媽媽那痛快的樣子,蘇父狠狠的嘆了口氣:「當真是唯女子和小人難養也!」

他今天算是看到了,變成小人的女人更難養。

「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去當老好人,我就讓娘家的人也撤了資,徹底斷了蘇家的後路。」

「好好好,我不說,我什麼都聽你的。」蘇父一臉無奈。

蘇媽媽則是滿臉的得意之色,「這還差不多,走,回家。」

大廳中,唐老爺子走到司厲霆身邊,「霆兒,我早就說過不要這樣做,你非要一意孤行,現在這個後果誰來擔?」

唐鄀一臉看好戲的表情圍了上來,「嘖,三叔還真是會玩,明知道蘇錦溪是你表妹還要娶她。

我是不是該說一聲三叔用情至深,值得我們好好學習呢?」

「鄀兒,事到如今你還要落井下石?這件事可不止一次是霆兒一個人被影響,還有整個唐家的聲譽。」

唐老爺子出言制止,他知道此刻司厲霆應該是最難受的。

唐鄀冷哼了一聲:「三叔,唐家的聲譽就毀在你手裡了。」

唐茗也過來打圓場,「誰都不想發生這樣的事情,事情已經發生,現在我們要做的是怎麼減少惡劣影響。」

頹廢坐在花瓣中間的司厲霆彷彿沒有聽到其他人的話,他只是茫然的將戒指套到了手上。

司厲霆緩緩從地上起身,口中一字一句道:「我的錯誤我來擔。」說罷他徑直離開。

唐家人慾言又止,這件事中最受打擊的就是司厲霆。

華晴一臉諂媚的朝著司厲霆走來,「我早說過,你和她不合……」

司厲霆一把揪住了華晴的衣領,此刻的司厲霆比從前更為冷漠,雙眸通紅一片,猶如一隻暴走的獸。

才只是和司厲霆對視了一眼,華晴就嚇得渾身膽戰。

好,好可怕的眼神。

「看來我過去說的話你並沒有放在心上,既然你毀了我的幸福,我百倍奉還!」

說著他狠狠將華晴往地上一推,華晴驚叫一聲摔在了冰冷的台上。

那點花瓣根本就無法給她減輕多少痛苦,她又痛又氣。

那個保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彷彿從沒有來過一樣。

司厲霆渾身散發著冷意,「林助理,不管你用什麼辦法,把那個女人給我找到!」

「是,爺。」

他唾手可得的幸福就被人狠狠給撕裂,那麼他也不會再心慈手軟。

司厲霆大步離開,唐老爺子開口叫住了他:「霆兒,你要去哪兒?」

「找回我失去的幸福。」司厲霆毫不猶豫的回答。

「霆兒,你和蘇丫頭的事情很快全國的人都知道了,你覺得他們會說什麼?」

「我不在乎……」

「就算你不在乎,那蘇丫頭也不在乎么?她是女人,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名聲。

你要讓她這一輩子都和你過著被人戳脊梁骨的日子,你說你可以不要孩子。

那她呢?你的決定能夠代替她么?你也不敢肯定,所以你一直不敢告訴她真相。

霆兒,放手吧,你和蘇丫頭真的不能在一起,如果真的是為了她好,你就放棄。」

司厲霆的腳步微頓,今天的情況和以前大不相同,他會做出什麼決定?

司厲霆緩緩轉身,沉著臉聲音響亮到足矣讓大廳每個人都聽到的分貝。

「我不管她是誰,我只知道,蘇錦溪是我司厲霆的女人,這一點永遠不會改變。

她生是我的人,死也只能是我的鬼,哪怕是死,我也不會放手。什麼親情什麼血緣關係,若是為她,這倫我司厲霆亂定了!」 司厲霆撂下這段話后直接離開,再沒有停留。

唐老爺子深深嘆了一口氣,司厲霆的性子他再熟悉不過了,只要是那人決定的事情誰也不能改變。

如果他會介意的話一早前在得知自己和蘇錦溪的關係之時就會放棄了。

他毅然決然繼續和蘇錦溪在一起,還辦了如此盛大的婚禮。

天下人的流言蜚語他也置之不理,老天爺為什麼要這麼殘忍的對待一對相愛的人呢?

華晴雖然達到了自己的目的,拆散了兩人。

但這個結果也和她想象中不同,她本以為蘇錦溪和司厲霆兩人都不知道自己身世的情況。

總裁照綁:惹火黑街太子爺 沒有想到司厲霆竟然一早就知道了真相,在明知道真相的情況下他竟然還要娶蘇錦溪,這份深情讓她妒忌的發狂。

華晴被他推到地上,身體雖然很疼,但更疼的是心。

唐鄀走到她面前朝著她伸手,華晴委屈巴巴叫了一聲:「鄀。」

唐鄀微笑著扶起她,兩人離開了當場。

華晴本來還感動呢,誰知道一上車,她就被唐鄀狠狠推到了車上,頭撞在車窗玻璃上。

「鄀……」

唐鄀毫不憐香惜玉的扯過她的長發,華晴被強迫抬起頭,「鄀,你鬆手,好疼。」

「你這個賤人,我早就提醒過你,看來我的警告你一點都沒有放在心上。

怎麼,你就那麼想要重新回到司厲霆的身邊?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模樣。

你比得上蘇錦溪一根手指頭?你這種賤貨就算是送給他他也不會要。」

唐鄀的每句話都帶著極大的侮辱性,華晴覺得自己頭皮都要被他扯掉了。

「鄀,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華晴知道這男人骨子裡的暴戾。

別看這男人表面上笑的親和,骨子裡的狠毒她是了如指掌的。

「聽不懂?我倒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你有這麼笨了,這次是不是你搞得鬼?」

唐鄀可沒有忘記之前華晴幫著那個什麼保姆給說了一句話。

「我搞得鬼?鄀你也太看得起我了,連蘇錦溪都不知道的秘密我會知道么?

當時我聽到這個消息也很震驚,這表哥和表妹怎麼能結婚呢?

一旦結婚給唐家帶來不好的聲譽誰來負責?我一心一意都是為了唐家。」

「呵,好一個為了唐家。」唐鄀冷哼一聲,下一秒竟然將華晴的臉直接按在了玻璃上。

他一把撩起華晴的裙子,沒有任何前戲,毫無預兆的進入。

華晴疼得冷汗都出來了,「鄀,你別這樣。」

「在酒店的時候你那雙眼珠子都快貼在司厲霆身上,你還說你對他沒有存著其它心思?

華晴,我告訴你,就算我不愛你,你也別想要給我戴綠帽子,我的狗哪怕是死也只能死在我身邊。」

華晴聽到他將自己比作是狗,眼中泛出點點淚花。

想著之前司厲霆在人前對蘇錦溪的霸道宣言,再聽聽唐鄀對自己說的話,淚水一顆顆砸落。

「怎麼?現在就迫不及待想要去找司厲霆了?就這麼不想我碰你?」

「不,我只是有點疼,鄀,我求你輕點。」

「輕點你怎麼會長記性,你的賤可是骨子裡就帶來的。」

司機早就懂事的下了車,車子里只有華晴壓抑的痛苦呻吟。

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她眼前,司厲霆急沖沖跑來,臉上帶著緊張惶恐之色。

華晴看到司厲霆的身影越來越近,眼中的淚水也越來越多。

她多想要司厲霆能夠出手相救,將她帶離這個牢籠。

「怎麼,看到你老情人身體都變得這麼熱情了,華晴,你還真是個賤骨頭。

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和我滾床單,現在和我結婚了,還念念不忘他。」

華晴有苦難言,當年要不是她一時昏了頭,如果她再陪著司厲霆熬上幾年,自己會比現在還要風光。

他對蘇錦溪的那種態度換在自己身上,自己還用過這樣的苦日子么?

歡影 表面上是大家高高捧起的影后,只有她自己才知道過得什麼日子。

哪怕唐鄀不專一,只要對她好也就夠了,關鍵是唐鄀對她不好還不專一。

在美國的時候他就隔三差五的換女人,甚至還過分的將女人帶回家。

從前華晴想男人大概都是這樣花心,自己睜一眼閉一眼就好,畢竟唐太太只有自己一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