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看到紀優陽眼裡半分震驚都沒有好像早就知道會這樣,祁任興皺眉問了句:「怎麼,你都猜到了?」

瞧祁任興那表情,只要他說是,恐怕他的小侄子就少了一個「好玩的老師」,紀優陽捂著良心替木小寶說好話,盡量美化木小寶,把木小寶從一個小惡魔塑造成一個可愛無害的小天使,「怎麼會呢,我覺得你太誇張了,小寶可是一個很乖的孩子,特別有愛心,等你和他相處久了,一定會恨不得自己生一個那麼可愛乖巧的孩子。」估計別人和小寶是八字不合相剋,反正他和小寶是很玩得來,兩個人相處的也不錯,如果有得選,他也願意做小寶的父親。

確定?剛剛紀優陽笑的樣子他可沒忘記。祁任興夾起一個鳳爪進嘴,茶點吃多有些膩,端起桌上的菊花茶喝了一口,唇腔里淡淡的香味讓祁任興想起木兮。

「你小子給我發信息那會,早就到景城對吧?」現在想起來,他在景城,祁任興沒可能不知道,十有八九是故意轉移他的注意力。

「那你回景城也沒跟我打招呼。」祁任興一句話好像在說,你不能怪我說謊,你也有錯。

「行,我錯了,給你道歉。」紀優陽夾起牛百葉放在祁任興碗里。

夾了東西后,紀優陽低頭繼續吃,吃到一半就聽到對面的人問了句讓他有些意外的話:「那個木兮,紀澌鈞跟她是認真的?」

「有些東西看著認真,未必是真。」這個祁任興,怎麼問起木兮了,難不成……?

「這樣啊……」祁任興的眼神隨著拉長減弱的尾音開始走神。

紀優陽看到祁任興心不在焉的樣子,喝茶時,故意用漫不經心的語氣問了句:「你該不會是對她一見鍾情吧?」祁任興來景城算上今天封頂就兩天,能和木兮見幾面?有多了解?所以紀優陽故意用一見鍾情來形容。

從小在國外長大的祁任興,性格有些豪爽,對於自己喜歡的事情直接就表達出來。有何不可?「書上都有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她只是拍拖,又不是結婚了,就算是已婚,我也有喜歡她的權利。」

說起喜歡木兮,紀優陽就想起那個愛的令人心疼同情的梁帥,梁帥是無法給木兮未來,所以不敢表達自己對木兮的喜歡,而祁任興呢,直接就不管那些合不合適,張嘴就表達愛慕之意,有年少輕狂在裡面,也有自信,只可惜,他的木姐姐心裡只容納得了紀澌鈞一人。 看到祁任興認真的眼神,紀優陽忍不住有些擔心,祁任興對木兮有意思,會不會為了接近木兮把項目給紀澌鈞?不管有幾個可能,對他來說,這都算是一個危機,紀優陽用手輕輕敲了敲桌面,在提醒祁任興堅守原則的同時也在試探他的話:「記住了你說的,不走後門,別因為一個女人就毀了一視同仁的公平原則。」

「你放心吧,我為人處世的原則你還不知道嗎?你們兩個和所有人一起公平競爭,至於要選誰,也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最後還是和股東討論,難不成你覺得你還不如紀澌鈞?」

紀優陽擺擺手撇清關係,「不是我,是高博文,有什麼你和高博文去談。」他和祁任興是朋友沒錯,但關係並沒有鐵到能告訴祁任興沈呈和他關係存在那種信任程度,與其說是朋友,倒不如說是利益相交,紀優陽端著杯子的手輕輕轉動杯子,望著祁任興的眼神若有所思。

聽到紀優陽這句話,祁任興忍不住笑了,回眸看向紀優陽,「怎麼,那麼捨得讓高博文去表現,就不怕高博文搶了你風頭?」

在祁任興看過來的時候,紀優陽收斂住複雜的眼神,「就他?」紀優陽聽到這句話忍不住笑了,「除了會拍馬溜須高博文還會做什麼?」

兩個人提起高博文的時候,眼裡都有那種對高博文這種用骯髒卑鄙手段上位的嫌棄和輕視,言語中更是帶著譏諷,「不過就是一條狗,也不知道你家老頭子怎麼想的,怎麼會把高博文派過來壓著你。」

「管他怎麼想,我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夠了。」他來景城那麼久,一直沒動靜,沈東明早就打過幾次電話來,除了責備更多的還是失望,他不管沈東明說什麼,計劃該怎麼進行就怎麼進行,不會因為誰的一句話就改變什麼,高調做事,迫不及待邀功這種事情還是留給高博文干吧。

紀優陽話音落下的時候,看到對面的祁任興給木小寶發微信問木兮的情況。

是祁任興手腳快拿到微信,還是木小寶主動加的?

不管怎麼樣,看到祁任興喜歡木兮,紀優陽心裡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吃味,嘴裡的菊花茶也變酸了。

有時候,真羨慕祁任興的個性,愛恨分明,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能做的那麼乾脆。

「叮咚……」放在桌上的手機傳來響聲。

【方朵:高博文出去了,沈先生還在這裡吃飯。】

一句話,紀優陽瞬間明白什麼意思了。

沈呈在賭氣。

他沒去,沈呈心裡一定很失望吧,可是如果他不這麼做,下一次,高博文就會變本加厲,希望沈呈能明白他的苦衷。

祁任興抬起頭看到紀優陽眼神有些傷感,「怎麼了你?」

紀優陽將手機屏幕關掉,拿著筷子繼續吃東西,「吃吧。」

「神神秘秘的,在搞什麼?」祁任興嘀咕一句后給紀優陽夾了一塊黃金糕。

紀優陽裝沒聽見,低頭吃東西。

……

景城有名的私廚會所。

歐式裝潢的餐廳里,擺放了一張餐桌,餐桌上的菜式一道接著一道撤換。

賴太眼神含笑優雅的舉起酒杯,但是說話的語氣卻有些嫌棄和替自己打抱不平,「雅寧啊,不是我說風涼話或者是故意針對木兮,現在事實擺在眼前,且不倫那些報道有沒有誇大事實,可大家都有眼看,紀總並不排斥和媛媛有接觸,那看來紀總和媛媛還是有可能的。」

董雅寧放下刀叉,輕輕點了點頭,「不管他選誰我都會祝福他,不求他的另一半家世有多好,人有多漂亮,我只希望能陪著他白頭到老。」

董雅寧說話時故意放低自己和紀澌鈞的姿態,好像她從來都不要求門當戶對,選兒媳婦完全沒要求,只要紀澌鈞這個做兒子的喜歡她就同意,就是這種錯覺令賴太心裡很不爽,董雅寧就是個性軟弱,如果換做是她做紀澌鈞的母親,她們母子得到的絕對不比今天少,「雅寧啊,我覺得你還是不要那麼快替他們籌備婚禮好,萬一這件事有變卦,傳出去對紀總和紀家都不好,說不定還會害了木兮。」

那些話就是一個煙霧彈而已,為了隱藏自己對木兮的厭惡以及引來賴太的反感。「還是你考慮周道,這件事看來還是不宜過快以免引起反效果。」

「對,這種事急不得。」說完后賴太撿起桌上的包包,翻開包包拿手機時說話的語氣隱藏不住喜悅的心情,「媛媛和紀總也該吃完飯了吧,我給她打個電話問問。」

「嗯。」

賴太並沒有離開餐廳出去打電話,而是故意當著董雅寧的面打,就是想讓董雅寧聽聽誰更有機會成為JS集團的總裁夫人。

電話撥通后,賴太一臉高興問了句:「喂,媛媛啊,和紀總吃完飯了嗎?」

「剛要開始吃就散了。」

怎麼會這樣,紀澌鈞不是很重視海域項目,還要靠她家媛媛和祁氏搭上關係嗎?「出什麼事情了?」

聽到賴太突然音調升高,假裝繼續吃東西的董雅寧眼眸輕抬看向對面留意情況。

「具體是什麼情況我也不清楚,出去的時候就看到紀總抱著木兮,好像和任興發生了矛盾,我現在正去醫院路上了解情況。」

還用問,肯定是那個女人怕紀澌鈞被人搶了故意跑過去攪局的,「任興什麼時候到的?」

「我也不清楚,我去醫院了解清楚情況,晚上再給任興電話邀請他過來吃飯。」

「我讓你父親給他電話吧,你先去醫院。」這個該死的木兮,居然破壞她的好事,饒不了這個賤人!

「嗯。」

在賴太掛斷電話時,董雅寧眼眸垂下看著面前的盤子假裝自己什麼都沒聽到。

電話剛掛斷,對面的人還未說話就給人一種氣急敗壞的感覺,拿起刀叉的動作特別大,整個餐廳都是她的聲音。

「怎麼了?」董雅寧目光關懷故意詢問。

「雅寧啊,我實在是忍不住要說一句,不管你說我是針對她還是什麼,我都要說了。」賴太氣得用力放下刀叉。

「是不是澌鈞欺負媛媛了,如果是你一定要說,我回去就教訓他。」

「不是他,是那個木兮,紀總和媛媛吃飯,她跑了過去,還想方設法把紀總引出房間,先不說這個了,她居然導致紀總和任興發生矛盾,這不是故意砸了這次合作是什麼,我懷疑她就是怕媛媛和紀總接觸久了把紀總搶走,所以故意這樣做,她明知這個項目是紀總在乎的還這樣做,這種心眼狹窄,不顧大局,自私自利的女人只會害了紀總。」

電話里的內容她都聽見了,賴毓媛也沒說是木兮把人引出去的,但是經賴太的嘴這麼一說,所有的事情聽起來就是那麼一回事,佳期和她說過幾次木兮可疑,從前不放在心裡,現在不得不注意,說不定那個木兮和紀優陽就是一夥的。

心裡對木兮的殺意更濃,勢必要除掉這個禍害,只是這麼久以來,她從未間斷過派人除掉她,可卻沒一次成功,想要通過挑唆,誤會讓他們感情破裂,卻又失敗了,如今,她得再想一個辦法才行。心裡已經開始醞釀辦法的董雅寧臉上帶笑,「也許這只是個誤會,木兮不是那樣的人。」

「什麼誤會!」董雅寧到現在還替木兮說話,她真懷疑董雅寧是不是被木兮下了什麼毒否則怎麼會那麼偏袒木兮。

「好了,不要生氣了,今晚我打算在紀公館設宴,到時你和賴董還有媛媛一塊過來吃飯,有什麼誤會咱們講清楚別影響了兩家的感情,好不好?」

既然董雅寧都這麼說了,那就給董雅寧這個面子,「嗯。」

「來,快嘗嘗這個,味道不錯。」董雅寧安慰賴太心情之餘,站在董雅寧身後的吳玲聽到這句話早就在心裡翻了無數個白眼恨木兮恨到咬牙切齒。

飯局結束后,因為今晚還要去紀公館,賴太先行離開回去準備。

董雅寧和吳玲從樓上下來時,忍不住擔心的吳玲嘀咕一句:「夫人,你約了她們過去紀公館吃飯,老夫人知道了怕是……」

「我已經給知秋髮信息了,她會安排好的。」說完后,還替這件事找了一個借口,「畢竟,海域項目是公司的事情,公司也就是紀家的事情,知秋和老夫人都會支持的。」那個駱知秋不是喜歡做夫人管家嗎,既然如此,那就讓她做個夠,像個傭人一樣,忙前忙后好好準備今晚的晚宴。

「有時候,我真看不下去,那些財產都是她們的,可是只有夫人你和紀總盡心儘力,而紀家那些人只需要坐享其成就能得到這一切,真是不公平。」吳玲替董雅寧母子打抱不平發了句牢騷。

「這些話自己知道就行,別說出來。」她聽著享受是一回事,可讓媒體聽見又是一回事,她可不想讓人抓住把柄說是她慫恿吳玲敗壞紀家名聲。

「是。」夫人就是好心腸才會一直讓人欺負。

董雅寧準備上車的時候,包里的手機傳來簡訊通知聲,掏出手機看到這條簡訊內容后,董雅寧唇角帶笑,眉宇間帶著喜悅和得意。

……

木兮被送到醫院后,岳鴻泰親自為木兮處理燙傷。

在木兮處理傷口時,所有人都在外面等候,來的路上聽到木小寶肚子餓的直打鼓,費亦行就讓人準備了快餐送過來。

木小寶和梁棟坐在休息區吃飯,兩個人餓的狼吞虎咽。

站在病房門口的紀澌鈞目光擔憂一直盯著門口看。

半蹲在木小寶腿邊的費亦行替木小寶系好鞋帶后從地上起身,「寶少爺,你先吃飯,我過去看看。」

掉了一粒米,木小寶撿起塞進嘴巴,「我媽咪出來了你要告訴我啊。」要吃飽才有力氣照顧媽咪。

「是,那我給紀總送……」費亦行拿起另外一份快餐。

木小寶立刻伸手摁住眼前的飯盒,「我餓的很,這份也要吃。」

「是。」剛剛在包房,紀總什麼都沒吃,不過一時半會也還能頂得住吧。

費亦行離開后,木小寶打開飯盒,將飯盒推給梁棟,「吃吧,都是你的。」

小寶弟不是說他要吃嗎?為什麼又不吃?「可是我有好多了,如果咱們不吃,為什麼不給紀叔……」話沒說完就被木小寶掃了一眼。 梁棟一臉無辜,他都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了,為什麼好端端的小寶弟會突然變臉,不敢問,不敢多說一句話,梁棟低著頭默默吃飯。

哼!

給老紀吃?

休想!

這個老紀,居然瞞著媽咪帶那個姓賴的女人出來吃飯,太過分了!和外面的女人吃飯很香是吧,那這種快餐肯定看不上了!臭老紀,一下不看就想跟外面的女人眉來眼去,真是不知道像誰,他怎麼會有這種老子,真是讓人煩惱。

費亦行來到病房門口,看到紀澌鈞在病房門口來回踱步臉色焦急,過去的時候,費亦行在旁邊的飲水機取了一杯溫水。

「紀總,木小姐沒事的,別擔心。」雙手把溫水遞給紀澌鈞。

紀澌鈞伸手擋住,表示不用。

就在費亦行剛把水杯往自己這邊端回的時候,紀澌鈞兜里的手機傳來響聲,掏出手機看到是董雅寧打來的電話,就在紀澌鈞準備接電話的時候,病房裡傳來,「砰……」

紀澌鈞猛地抬起頭將電話掛斷後直接把手機丟給費亦行推門就進病房。

「紀……」水杯被手機打翻,被水潑了一身,趕緊接住手機,掏出手絹擦乾淨自己身上的水珠,守在一旁的保鏢蹲下撿起地上的一次性水杯又掏出紙巾擦乾淨地上的水跡。

紀澌鈞進到病房后準備左拐走向病床時,那邊傳來岳鴻泰嘆氣的聲音,也許是談話內容提及到他,所以紀澌鈞才下意識停住腳步沒有繼續前進。

「木小姐啊,不是我對紀總有偏見,大家都有目共睹,之前你跟著紀董的時候,紀董哪裡捨得你受傷,現在倒好,跟著紀總渾身都是傷,三天兩頭就進醫院,你不心疼,我們看著你長大的心裡都跟著難受。」岳鴻泰彎腰撿起被木兮不小心打翻掉在地上的東西。

「他對我很好,是我不小心才受傷的,你不要告訴李助理,不然他會……」告訴深哥,木兮的這句話還沒說完就被岳鴻泰打斷。

「就算我不說,大家都有目共睹,木小姐啊,聽我一句勸,既然紀總不珍惜你,那你就離開……」

木兮說話的語氣很快,努力為他辯解,「他很珍惜我,不是你們想的這樣,我會守著他……」直到離開為止。

那些關鍵的話總是在快說出口的時候被打斷。「那你又能守他多久,我們都知道,老夫人和紀家到底不會承認他,總有一天紀董會重回紀家,到時紀總就會被趕出紀家,紀總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屬於紀家的,難道你要跟著他受苦受累?」

「從紀心雨出事那天,紀家的人來紀公館那天我就知道了,不,準確來說,從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他的家族不會接受他的存在,如果我介意,就不會和他在一起,鴻叔,我知道你是關心我才和我說這些,可是請你看在我的份上,這些話咱們說了就算了,你不要說出去,特別是不要在他面前說這些,深哥出事了,他一個人扛著紀家也很累,我不想讓他不開心。」儘管要離開他,可是在別人面前,她因為愛他還是處處維護他,還得裝作不知道深哥要帶她走。

「我又能說些什麼,只是怕他辜負了你,你值得擁有更好的。」

她說話的時候言語中帶著女人得到幸福那種甜蜜的笑容,「好的東西很多很多,可我只想要他一個,我會一直陪著他……「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隨之是停頓三秒過後讓人聽到有些心酸的話,「如果真有那一天,大不了我就找你唄,打一針忘掉一切,離開這裡,重新來過。」這不就是最終的結果嗎?

「罷了,勸不動你,只是下回如果哪兒不舒服了,給我打電話,我私下去看你,別過來醫院,不然我不說都會傳到李助理那裡去,讓他看見你屢屢因為紀總受傷,恐怕對你們這段感情不利。」

「我知道了,謝謝你鴻叔。」木兮滿臉笑容,舉起胳膊,「那你就跟別人說,我燙的不嚴重,特別是一會紀總問起來,你就說我沒事。」

「好,我怎麼敢說不是呢,我的木小姐。」木小姐還是從前那個單純善良的木小姐,只願紀總能待她好些吧,畢竟為了紀總,木小姐可謂是付出了許多許多。

岳鴻泰給木兮處理完傷口後進浴室洗手。

坐在床邊的木兮低頭看自己燙傷的胳膊時,臉上的笑容已經隨著時間逐漸僵硬,想起他瞞著自己和賴毓媛吃飯,木兮心裡就悶悶不樂。

說好學著不愛他,卻不知為何,在放棄他的過程,會越來越愛他,愛的那樣刻苦銘心,愛的無法放下。

胳膊一碰就痛,那陣痛蔓延到胸口,導致胸口像扎了針一樣,眼眶也是濕噠噠的,生怕被岳鴻泰看到,木兮胡亂用手背擦去眼眶的淚水。

就在她擦完淚水的時候,感覺自己面前的光線變暗了,木兮放下胳膊就看到黑色的西褲出現在自己眼前,順著那燙的沒有一絲褶皺的褲子往上看時,眼前的男人也微微俯身。

「一會出去,讓小寶看到你眼睛紅紅,還以為我欺負你,又把備註改成老紀那死老頭了。」

好久沒聽他用如此輕鬆愉悅的語氣說話,木兮想笑卻又笑不出來,最後只能撅著唇望著眼前一臉嚴肅的男人,「小寶呢?」

「在吃飯。」男人雙手捧住女人的臉,擦乾淨她眼角的淚水,他那一臉嚴肅的表情全都是為了壓制住自己眼角的濕潤。

她和岳鴻泰說的話他都聽見了,也意識到了自己一直以來錯的有離譜,怎麼就會誤會她不愛他,背著他和紀優陽有來往,如果不是今天聽到這些話,恐怕連她最後怎麼離開他,他都不知道了。

孩子的事情,或許是她為了挽留他,而撒謊吧,和愛她比起來,沒有任何事情能比她重要,如果那是一個為了挽留他的善意謊言,他會原諒她,當做沒發生過。

木兮以為,他會問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他不問,但卻一臉嚴肅看著她,看得她心裡更是難受,木兮別過臉,將臉從他掌心挪開,「我……」

在她話沒說完的時候,眼前的男人已經伸手拉來一張凳子,坐下后,往前挪到她面前,雙手握住她有些不安的掌心,「我和她只是吃飯談公事,除此之外,再無其它,費亦行和保鏢也在裡面。」

他居然主動跟她解釋了?他突然的反常和之前完全不一樣,木兮的臉偏向一邊,一直看著紀澌鈞,想要知道他為什麼會反常,「……」

她眼神里充滿疑惑的打量讓紀澌鈞有些不適應,怕她知道他曾經懷疑過她對自己的愛而傷了她,紀澌鈞故意來了句:「我是怕你吃醋,往我咖啡杯里再下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我才沒吃醋,你愛跟誰在一起是你的自由。」木兮冷哼一聲用力抽回自己被他握在掌心的手掌。

「以後,想幹什麼別鬼鬼祟祟的,這一次還好只是燙到,下一次如果掉進高湯裡面,小心連渣都不剩。」木兮的手抽離后,紀澌鈞的手搭在木兮胳膊上把人往前拉。

「誰鬼鬼祟祟了,我只是路過,我也是去吃飯的,誰知道你在那裡。」她感覺紀澌鈞變得怪怪的,說話的語氣就像曾經那樣,話里溫柔還帶有幾分明明是關心卻像不會說話那樣,說出來的話有點譏諷的成分在裡面。

越來越感覺他很怪,特別是看自己的眼神,木兮有些無所適從,故意找借口想要和他拉開距離,「我有點餓,想要……」身體往後不讓他往前帶。

話剛說完,男人隨著座椅下的滾輪來到她面前,比她高出許多的腦袋,在她低頭時,他跟著低頭,臉龐來到他垂落的臉龐前,微微昂起頭吻住她的唇瓣。

他突然的溫柔驚的女人肩膀不自覺微微聳起。

從浴室出來的岳鴻泰看到這一幕,頓了一下腳以後,立刻轉身出去。

「砰……」房門口傳來的關門聲令木兮緊握成拳的雙手用力捶打男人胸口。

在木兮推開他胸口后,兩個人的唇瓣拉開一些距離時,男人意猶未盡的眼神裡帶著無法掩藏的深情,低聲說話的聲音令人面紅耳赤,「既然他給我們製造機會,那我們就別辜負他的一片好意。」

「我……」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