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們這還是第一次干這樣的事呢,有點小齷齪呢。

童嘯卿說,「我們試試吧,先試一下媽咪的生日。」

重活一次 童嘯卿輸入了童阮阮的生日。

可是輸入錯誤,然後又輸入了一下自己的生日,輸入還是錯誤。

試了一下童蘇喬的生日,還是錯誤。

「哥哥,要不然偷偷的用媽咪的指紋解鎖吧?」童蘇喬軟糯糯的提出了意見。

童嘯卿說,「不到萬不得已,先不要用媽咪的手指解鎖,要不然媽咪驚醒了怎麼辦?我再試試一個密碼。」

「什麼密碼呢?」童蘇喬好奇的問。

「媽咪最愛我們了,我來試一下我們兩個人的生日加在一起。」

童嘯卿靈機一動,然後將她和妹妹的生日的數字合在一起,輸入了進去。

屏幕上面,瞬間顯示到了桌面。

歐耶!

童嘯卿激動的差點跳了出來,「解鎖成功了,我就說媽咪最愛我們了,用了我們兩個人的生日做密碼,嘻嘻。」

「……」

童蘇喬也開心不已,「哥哥,快點干正事吧。」

兄妹兩個人可是個機靈鬼呢,拿童阮阮的手機,自然是有大事要幹了。

他們兩個人點擊了一下手機裡面的電話簿,裡面有很多人的號碼。

他們輸入了「慕淵臨」這三個字,可是,沒有搜索到。

童蘇喬疑惑,「咦,難道媽咪的手機里沒有他的號碼嗎?」

童嘯卿說,「我不認為哦,我覺得媽咪一定有他的號碼。」

「可是哥哥,咱們這樣一個個找,能找到什麼時候呢?媽咪好像沒有給他備註哎,這號碼太多了。」

童嘯卿說,「我有辦法。」

童嘯卿將自己的手機拿了過來,然後將童阮阮手機上面所有的電話號碼都拍了下來,拍完之後,童嘯卿說,「我去把手機還給媽咪,你在這裡乖乖等哥哥喲。」 童蘇喬用力的點點頭,「好呢,哥哥你快一點哦。」

童嘯卿拿著手機離開房間。

他又回到了童阮阮的房間,像之前那樣躡手躡腳的進去,然後將手機放在童阮阮的床頭,再離開房間,一切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童阮阮也沒有察覺,她睡得很沉,絲毫不知道自己的手機被拿走過。

童嘯卿又回到自己的房間,然後兄妹兩個人開始拿著小本本和筆進行排除法了。

童嘯卿說,「我們先把這些不可能的號碼都給排除掉,然後再慢慢找。」

兄妹兩個人先把那些已經備註過的號碼都排除掉,那些肯定不是慕淵臨的號碼,還有一些備註比較奇怪的,他們就先記下來,因為這裡面說不定是有慕淵臨的號碼,還有一些沒有備註的他們也記了下來,這麼進行一番嚴格篩選之後,大概選出了十幾個號碼。

篩選完畢之後,兄妹兩個從床上坐了起來,靠在床頭,「哥哥,這些號碼裡面一定有慕淵臨的手機號碼。」

童嘯卿說,「不知道呢,不過我們可以一個個打過去試試。」

「那我們現在打嗎?」

童嘯卿說,「是呀,我們現在就要打。」

「可是哥哥,現在都已經很晚了呢。」

「晚也要打,媽咪受委屈了,我們要教訓大壞蛋,跟他進行一場男人之間的談判。」

童蘇喬一聽,覺得非常有道理,「哥哥說的對,那現在就打,喬喬陪著你。」

然後童嘯卿開始一個個的撥打這些號碼。

「喂,你好,請問你姓慕嗎?」

「我不是,你打錯了。」

對方直接掛了電話。

童嘯卿淡定的劃掉了第一個號碼,然後繼續打。

絲毫都沒有因為第一個失敗了,而覺得不舒服。

第二通電話打通后,他開口,「喂,你好,請問你姓慕嗎?」

「我不是,你們是誰?」

「抱歉,打擾了。」童嘯卿又掛了電話,劃掉了第2個。

然後開始打第3個號碼,每個號碼挨個問,一直打到了第10個,都不是姓慕。

兄妹倆打到這裡都有些累了,童嘯卿像個小大人似的嘆了一口氣,「哎呀,怎麼還不是他呀?」

「哥哥,萬一這十幾個號碼全都不是怎麼辦呢?」

「先別管這麼多,先把這十幾個號碼打完,如果都不是到時我們再想辦法。」

童蘇喬點點頭,「好的,那哥哥你繼續打。」

然後,童嘯卿又開始繼續打。

第11個也不是,第12個也不是,直到打到了第13個。

手機那頭,很久才接通,傳來一道男人慵懶又陰沉的聲音,「喂。」

童嘯卿心頭一震,這聲音,讓他強烈的感覺,就是要他要找的,「喂,你好,請問你是姓慕嗎?」

聽到電話那一頭稚嫩的孩子聲音,慕淵臨皺了皺眉,覺得有些奇怪。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來電顯示,是一串陌生的號碼。

隨後,他又將手機放在耳邊,「你是誰?」

童嘯卿一聽對方這麼問,心裡更加確定,他開口道,「你是慕淵臨嗎?」

「我是,你到底是誰?」

童嘯卿一陣激動,他立刻轉過頭對身旁的小東西說,「終於找到了,就是他。」

童嘯卿立刻點擊了外音,這樣童蘇喬也能聽到聲音了。波波小說

手機那頭傳來慕淵臨不耐煩的聲音,「你到底是誰?再不說我掛了!」

「別掛,慕淵臨,我是Even,是凱伊的兒子,我旁邊的是Jo。是我的妹妹,我們今天費了好大功夫才找到你的號碼打給你,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找你。」童嘯卿一本正經的說,明明才4歲的小奶包,可是硬要裝成大人的感覺,有點搞笑,可是卻很可愛。

「……」

慕淵臨怔了怔,「你是她兒子?你打給我幹什麼?」

慕淵臨心裡很不爽,一想到這兩個孩子是顧寒琛的,他滿腔的惱火。

雖然這只是童阮阮的一面之詞,可是他就是生氣。

這時,童蘇喬開口,「慕淵臨,你們欺負我媽咪,我們都知道了,現在大家都在罵我們的媽咪,我們特別的氣憤,我們要和你決鬥,和你來一場男人之間的談判,你敢嗎?」

童蘇喬奶聲奶氣的聲音,稚嫩的就像剛萌芽的小草似的,簡直不堪一擊,可是卻又充滿了一股倔強的力氣。

慕淵臨愣住,「你說什麼?」

他以為自己聽錯了,這兩個孩子是要向他宣戰,他們才多大?還不到5歲,就這麼囂張了?

現在的孩子都這麼中二?

童嘯卿奶聲奶氣的聲音有些兇巴巴的,「呵呵,那我們見一面,你敢不敢跟我們來一場面對面的交談?」

「……」

「你們開什麼玩笑?兩個小屁孩,睡你們的覺,我掛了。」

心頭竄出一股惱火,慕淵臨不想與他們多說,每多說一句話,心裡的惱火就會多一分。

他剛準備掛了手機,忽然,童嘯卿說,「你是不是不敢了?你這個大壞蛋,你只會欺負我媽咪,現在我們要找你來一場男人之間的對決,你就怕了是嗎?就知道你是一個廢柴,只會欺負我們的媽咪,呵呵噠,我們鄙視你哦,你在小朋友的心裡,真的是一個low到爆的男人哦。」

童嘯卿說著,還吐出了舌頭,而童蘇喬也在旁邊吐舌頭,發出怪聲,表示鄙視。

「……」

即便慕淵臨在手機那頭看不到兩個小傢伙的表情,但是也能感覺到他們是在吐舌頭鄙視他。

他剛準備掛斷手機,瞬間,臉上湧出一絲陰沉,「你們想見我是不是?行,什麼時候?」

看來這兩個小東西不見棺材不掉淚。

慕淵臨成功的被這兩個四歲的孩子給激怒了。

童嘯卿和童蘇喬膽子大的很。

童嘯卿說,「我剛才查了一下地圖,我們就約在老大爺卷餅店吧,就是江東路的那條,24小時營業的,現在都還在開呢,在那裡比較方便。」

童嘯卿咽了咽口水,實際上,他是想吃那裡面的卷餅。

慕淵臨微微一愣,「你確定?」

「當然了,怎麼,你不敢嗎?」童嘯卿又挑釁他,「如果你不敢的話,那就算了,看來你連小孩子都怕呢,呵呵噠。」

慕淵臨的火氣再次竄了上來。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居然會被一個孩子給氣倒了,甚至是牽著鼻子走。

「行,我答應你。」

「那好,一個小時之後約到那裡見,萬一你要是沒有去的話,那麼就代表你是一個廢柴,我們代表全天下的小朋友鄙視你。」說完,小傢伙掛了手機。

「哦耶。」童嘯卿激動的說,「終於聯繫到他了。」

「哥哥,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過去呢?」

童嘯卿說,「噓,我們要小心一點。我們去找戴迪叔叔。」

……

童雨馨洗完澡之後,穿的非常的漂亮,性感,來到了慕淵臨的房間門口。

她抬起手,敲了敲門,「淵臨哥哥,你在嗎?」 可是,裡面沒有回應。

童雨馨再一次敲門,「淵臨哥哥,你在不在裡面?我進去了,有點事想跟你說。」

「……」

可是裡面依然沒有回應。

童雨馨有些疑惑,不知他是不是睡著了。

她小心翼翼的打開房門,房間里的燈還亮著,可是卻已經空無一人。

童雨馨找遍了房間,甚至是洗手間,可是還是沒有人。

他去哪裡了?怎麼會不在房間呢,明明他們今天一天都呆在一塊兒,一起來這裡的,怎麼會這樣呢?

她還打算今晚和他一起,一定要想辦法和他過夜,懷上他的孩子呢,可是……

童雨馨心裡很著急,她立刻拿起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慕淵臨的手機號碼。

很快,那頭接通,「喂。」

「淵臨哥哥,你去哪裡了?」童雨馨著急的問。

慕淵臨正開著車,冷聲道,「我有點事情要出去,你早點休息吧。」

「有什麼事情你怎麼突然就走了,也不跟我說一聲。」

慕淵臨說,「我以為你睡著了,就沒打擾你。」

「淵臨哥哥,不是說了今天一天我都會陪你的嗎?我……」

「行了。」慕淵臨打斷她的話,「你早點休息,我先掛了。」

說完,慕淵臨直接將手機掛斷,甚至不等童雨馨的回應。

童雨馨整個人都愣在原地。

他居然直接掛她電話?

楚少的二嫁閒妻 可惡!

童雨馨氣得恨不得摔手機,可是她現在不知道慕淵臨在哪,該去哪找他。

他是不是又去找童阮阮了?

……

慕淵臨坐在老大爺卷餅店裡,他還是第一次來這樣的小店,這店很小,桌上的油漬甚至都沒有擦乾淨。

慕淵臨有些嫌棄,用紙擦了很多次椅子才坐下來。

卷餅店值夜班的服務生,看到這麼帥的一個帥哥,激動壞了,立刻上前,「先生,請問你想吃點什麼?」

慕淵臨來這裡不是吃東西的,是來等人,不過也只能象徵性的點一些。

他隨便指了幾個東西。

服務生立刻說,「好的請稍等。」

服務生一邊盯著他,一邊去做卷餅,臉都紅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