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如你所料,是關於案的另外兩個歹徒。我翻查起三年的案子後就讓得力的下屬去追蹤調查之前的案,當年被緩刑釋放的樑啓明和馬德彪,我一直就覺得案子奇怪。沒想到這兩人會在當年同一個地點被分屍。更令我詫異的是當年歹徒不知兩個,還有兩外,一個是首富獨子嚴奇,之前給兇手緩刑的就是他,另一個則是殺人入獄後,被判刑爲終身監禁的馬志偉。”

終身監禁?

我再聽不懂他們話裏的術語,物業能明白這四個字的涵義。

先參與這件案子,被逃脫後又殺了人入獄。

這個叫馬志偉的還真是喪盡天良的命。

“馬志偉?終身監禁,怪不得我們查不到他。”

慕桁眯着眼睛若有所思。

車子拐入警局的地下停車場後,我們逐一下了車。

一路上慕桁都沒有說話,我更是選擇了沉默緊隨其後。

期間有人告訴了林峯,他屬下十幾名應公殉職的警察,林峯聞言後臉色驚變,但卻沒有多說什麼,想來是回憶起當時經歷的鬼事。

以至於他一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後,就詢問起我和慕桁那晚的事情。

我一開始以爲他是計較起十幾名警察的殉職事件。

始料未及的是他竟然毫無感覺不算,還覺得他們作爲警察卻貪生怕死而感到可恥。

“身爲人民公僕,卻棄械而逃,面對危險不迎難而上,反而選擇自殘逃生。我爲有他們作爲屬下而感到慚愧。只是……”

林峯的臉色出現彷徨。

我因爲一直關注着他的微表情,沒放過他臉上一絲一毫的情緒改變。

“只是什麼?”

慕桁出聲,示意林峯繼續說下去。

聽到林峯提起那晚遇到的光怪陸離,慕桁沒有任何的意外,想來是猜到了。

“我知道你們是比我們普通人厲害的靈力者,會點斬妖除魔的本事,所以能看到鬼怪都是很正常的。只是我爲什麼會被那隻女鬼給纏上,還能看到他?我感覺腦海裏老有個女人在那裏晃來晃去。”

林峯遲疑了很久,還是決定將這事告訴我們。

我先是一愣,緊接着緩緩告訴林峯:“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那晚的女鬼?那是女鬼的虛影,在你昏迷後,他進入你的身體,雖然鬼力不強,但是足夠擾亂你的心神。”

聽到我說女鬼虛影進入自己的身體,林峯的臉色立馬變得慘白。看深夜福利電影,請關注微信公衆號:okdytt 那股子騷味兒越來越濃,讓人難以呼吸,隨着胖子肥厚的手掌輕輕扇動,氣味兒一點點的向屋子裏擴散,那個大蛤蟆馬上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渾身上下的疙瘩一下子全部都凸了起來,彷彿瞬間從夢中驚醒,腮幫子一鼓一鼓的,樣子顯得十分興奮。

胖子猥瑣的笑了笑了:“老馬看見沒,這性慾是世間萬物都逃避不了的東西,看見這孫子沒,已經蠢蠢欲動了!”

胖子說罷,那個大蛤蟆就開始一跳一跳的從神龕上跳將下來,往門外爬來,我心中暗喜,目標已經上鉤了,就剩下我們進一步的行動了。

胖子悄悄的用一張銀行卡把那個密室的門兒給劃開,從他熟練的手法上看,我深深的懷疑,這孫子以前當真只是做道士嗎?我看他這兩下子,怎麼跟做賊的一樣呢?

那個大蛤蟆一下一下的跳越了出來,胖子小心翼翼的引着它往院子外面兒跑,胖子一邊引一邊兒說道:“這蛤蟆蠱只要逃到了街上上,就跟這家主人沒有任何的關係了,所拉的屎也會反噬到這家主人的身上!”

說罷,一個五雷轟天咒劈向了這個尾隨在後的大蛤蟆,當下這個害人的蛤蟆蠱被炸成了一坨爛肉。

這個時候,我遠遠的看見一羣黑乎乎的影子由遠及近的往這個方向走,知道是那些撿錢的鬼物回來了,胖子老遠就看到了這個情景,一個驅魂咒就把這些鬼物全部都轟散了。

看見胖子的這前後的操作,我心中好生的佩服,這孫子藝高人膽大,跟着自己媳婦當真是沒有少學本事。

胖子笑着說道:“老馬,我們下一步就去看看那個店老闆,明天早晨就能看到效果!”

說罷,我們兩個人回到了飯店的客房之內。

第二天整整一天我們也沒有見到店老闆和老闆娘的身影,卻到了中午的時候,聽到急救車120的聲音,店老闆和老闆娘兩個被相繼的擡上了單價,胖子笑着告訴我:“這蠱術啊,一旦被人破了,那麼所有的害人效果都會反噬自己,所以任何事情都是有風險,不敢輕易的下蠱,這個店老闆碰見了我們,算他比較倒黴!”

回到公司之後,我們發現老陳居然來了,我們閒聊了一會兒後,老陳發愁的說道:“哥們兒又遇見麻煩了!”

我疑惑的看着他問道:“老陳如果還是女人方面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提了,你自己作!”

老陳一臉發愁的說道:“哪裏是什麼女人方面的事情呢?完全是孩子的問題!”

“孩子的問題?”我驚訝的看着他,心說我的那個大侄女兒現在已經都快上三年級了,她能有什麼問題。

老陳長長的嘆出一口氣道:“孩子一天好好的上學,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一天回家以後就開始說胡話,連聲音都變了,說是什麼什麼村兒的一個啥,再問就不吭聲兒了,每天就在家裏發呆,動不動還傻笑,行爲舉止跟以前完全不一樣,明顯是鬼上身了,我和她媽媽又不懂,這不是纔來找你們嗎?”

胖子一聽就樂了,行啊,這事情簡單,可能是誰家的老太太出殯的時候,小孩子好奇到跟前兒看,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們現在就回北京,我和老馬,隨便一個人就能擺平這件事。

我也是嘴角微微一咧:“我們這出來都快一個月了,我也正好回家看看孩子,我說陳哥,你也真是的,你們陳家是那麼牛逼的一個道門世家,到了你這一代,落魄到這個程度,你有責任啊!”

老陳懊惱的搖了搖頭:“兄弟們啊,快別說廢話了,咱們趕緊回去看看吧,我和孩子的娘都快愁死了!”

當天晚上,我們就坐飛機回了北京,其實根據老陳的描述,我那大侄女兒就是一個簡單的鬼上身,對於我和胖子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只是這個不長眼的鬼居然閒的蛋疼敢找老陳家的麻煩,這不是沒事兒找事兒嗎?這鬼這次估計要被胖子給好好的虐待一番。

可是當我們到了老陳家的時候,看見他家的那個丫頭盤着兒小腿兒,坐在牀上,一副老太太的姿勢,胖子居然傻眼了。

我仔細盯着這個眼前這個鬼上身的大侄女兒,對胖子的反應有點兒好奇,於是問道:“胖爺,怎麼了?這個鬼很難對付嗎?比鬼母娘娘還難對付?”

胖子皺眉不說話,把我們給叫了出去,小聲說道:“老馬,老陳,這個有點兒麻煩啊,你閨女沾惹的根本就不是什麼鬼,而是馬家仙兒!”

我一聽就樂了:“死胖子,我用不着你拍馬屁噁心我,我們傢什麼時候出過神仙!”

“我呸!”

挖掘地球 胖子鄙視的看了我一眼道:“老馬你懂個茄子,在東北家家都有保家仙,有時候是黃鼠狼,有時候是狐狸!”

我也鄙視的看了胖子一眼:“你少吹牛逼,老子就是東北人,我怎麼不知道!”

胖子無奈的說道:“那可能是因爲你們那裏比較窮不興這個,但是正兒八經的大戶人家都是有保家仙兒的,在東北有三大最厲害的妖仙兒,一個是黑龍家的黑貓老奶奶,一個吉林的龍大蛇,還有一個就是你老家遼寧的花狐狸!”

我愣住了,心說胖子最近怎麼回事兒,怎麼神神叨叨的,簡直跟農村兒裏的神漢一樣,它們再牛逼不也是動物變成的妖精嗎?我就不相信,能比我媳婦兒麗麗還要厲害?

我笑着問胖子:“這東北兒的三大仙兒,跟握媳婦兒比,哪個更加厲害一點兒!”

胖子聽見我擡槓,無奈的說道:“麗麗的本事雖然強大,但是還不能位列仙班,這些祖宗可都是妖仙啊,相當於散仙,只能供奉輕易得罪不起的,它們平時遵循天道,並不會出來害人,這次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竟然到了北京盯上了老陳家這丫頭!”

胖子的話,我半信半疑,笑着說道:“那胖子,你的意思是,這個祖宗現在在屋子裏坐着,我們還要求他了不成,那你倒是告訴我,它是這三大仙兒裏面的哪一個?”

我心講話,死胖子連這些妖仙兒的諢號都能叫出來,證明裏面的這個一定就是其中之一了。

胖子皺着眉道:“東北黑龍江的黑貓老奶奶!”

我一聽覺得有點兒古怪,這老陳從來沒有去過黑龍江啊,還有她家的姑娘是在北京出生,更不可能去黑龍江招惹什麼是非,這究竟是怎麼一會事兒!”

“胖子你會不會認錯了,事情會不會這麼巧?”我不解的問道。

胖子肯定的回答到:”絕對不可能有錯,麗麗的妖氣再濃,但是達不到仙家的級別,這個傢伙的妖氣幾乎已經到了黑的發亮的程度了!”

胖子這般解釋,可能也就我能聽得懂,他對世界上的壞人進行了三種評價,第一種人又黑又臭,這樣的傢伙,別人避之不及,第二種人,又黑又硬,雖然很操蛋,但是一般人卻也不敢惹他,第三種境界就了不起了,黑的發亮,對於這樣的傢伙,火候已經到了某種程度,你反而覺察不出她的妖氣了,就好像最狡猾的壞人,你還以爲他是好人一樣。

這個附身的老黑貓因爲自己的妖氣太過霸道,居然已經返璞歸真,達到了我們覺察不出的程度。

胖子低頭不語,皺眉走進了裏屋,竟然一下子就給老陳家這個臭丫頭跪下了,然後十分客氣的說道:“奶奶,您老人家好!”

老陳媳婦看見平時囂張跋扈的胖爺竟然給自己的女兒下跪,連忙慌張的去把胖子給扶起。

那老陳閨女,耷拉着眼皮說道:“終於來了一個識貨的人!”

那聲音晦澀難聽,拐來拐去的,當真不像是活人發出來的,驚得老陳和他媳婦兒出了一身的冷汗。

“奶奶,您降臨在這個凡胎小姑娘身上,可是有什麼事情,或者有什麼指示?”

胖子的樣子依然是十分的謙恭。

老陳閨女長長的嘆出一口氣道:“世道不太平啊,我們之前雖然都是妖物,但是位列仙班之後,卻各個安分守己,從來不招惹世上的是非,可是無奈外來的妖精叨擾,讓我們也不能安生啊!”

她的話十分的奇怪,外來的妖精叨擾,我好奇的看着這個十歲的小丫頭,不知道她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

“奶奶,你能說的詳細點兒嗎?”

胖子追問道。

“我們以前都是保家仙,保佑一戶人家,平安多福,少災避難,後來呢,就成了保佑一方百姓了,但是這國外的妖精過來佔領我們的山頭兒,我們實在沒辦法,只好遷居到了中原,我並不是要難爲這個丫頭,而是我一直在等着你們出現,你們的事蹟我多少已經聽說了一些,我需要你們的幫助來收拾這外來的妖精啊,畢竟現在懂得道法的人不多!”

老陳閨女的一席話把我們都驚呆了,這已經位列仙班的黑貓老太太,竟然不是外來妖精的對手,這外來妖精從哪裏來的,只能是俄羅斯啊! 老毛子的妖精直逼黑龍江黑貓老太太,讓他不遠千里來到了北京附身在老陳女兒的身上,只是爲了引我們出來,我和胖子感到一陣陣壓力,沒想到我們在妖界的名頭居然這麼大!

胖子聽了老陳閨女的介紹,輕輕的咳嗽一聲道:“奶奶,話是這麼說,但是你也別一直佔着人家小閨女的身子,這樣兒吧,我們一起回東北,你先從小女孩兒的身上下賴吧!”

老陳女兒微微的點了點頭:“好吧,猴崽子,我跟你們說清楚,這可是關乎到我們中國妖精的尊嚴,你們要把它當成一件大事兒來做!”

說罷,但見老陳女兒的身子一抖,一團黑影兒從老陳女兒的後背緩緩的飄了出來,在地板上凝結成了一隻黑貓的樣子,那黑貓有九條尾巴,眼睛炯炯有神,身上雖然是黑毛,但是都閃爍着五彩的光芒,讓人一看就知道這東西不是尋常妖物。

老陳的女兒被黑貓老太太解除了控制之後,馬上就恢復了正常,哇哇的大哭,老陳媳婦兒趕緊上前抱住了閨女,驚恐的看着地上的黑貓。

“猴崽子,我們幾時動身啊!”黑貓老太太說道。

胖子笑道:“奶奶,您彆着急啊,我們這就走,這就走!”

我和胖子帶着這個黑貓出了門,老陳則是嚇的在一旁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說起來,這黑貓老太太的辦法選擇的真不咋地,幹嘛是在孩子身上做文章,你都是妖仙了,有什麼事情是辦不到的,有啥想法可以直接找我們,或者找麗麗都可以。

我十分委婉的把我的想法問那黑貓老太太,她怪聲怪氣的說道:“小猴崽子,我不是不想找你們,你們這些人最牽掛的是孩子,我怕你不答應我所以纔出此下策,誒喲,我本來想找你家孩子下手來着,結果你家孩子是佛爺轉世,嚇的我不敢動啊,這才老陳家的孩子!”

我一聽,心中一凜,心說你個老不死的竟然還想打我的孩子的主意,孃的,得虧胖子家沒孩子,要不然也要着了你的道兒。

話說到這裏,不得不提一句,這張胖子跟王佳佳結婚也有些年了,但是不知道是爲什麼兩個人一直沒孩子,我看胖子的樣子好像也不怎麼着急,不知道他心裏是怎麼想的。

這一次出動,我們沒有叫上王佳佳,因爲對付的是妖精,她的蠱術全然沒有任何的作用,依舊是我和麗麗還有胖子這鐵三角。

我們坐上飛機一路到了東北,那黑貓老太太根本就不用做什麼飛機之類的東西,人家是仙班啊,直接可以騰雲駕霧,我們到了哈爾濱之後剛在酒店裏住下,這個老貓就聞風兒而來了。

黑貓老太太跟我們講述了這外國妖精的具體情況,鬧了半天竟然是一個人熊精,這黑龍江的老林子,一直都是黑貓老太太的勢力範圍,不管你多麼牛逼的妖精,到了這一畝三分地兒,都要給老太太登門送禮燒香的,但是最近有一夥兒俄羅斯妖精,直接跨過國界,做事情也一點兒不講究,直接跟中國的妖精對着幹,而且殺戮成性,只要是被它們給捉住,一定沒有好下場,不是剝皮抽筋,就打死取內丹。

國內的妖精鬥不過,就紛紛的來找黑貓老太太,但是黑貓老太太跟人家過了幾招兒之後,架不住對方實力強悍的妖精衆多,也敗下陣腳來,這次到內地找我們幫忙。

這片外國妖精鬧事兒的原始森林就在中俄邊境的附近,我們商議好,休整一天後就出發,跟這羣俄羅斯的妖精們一決死戰!

回到自己的房間內,麗麗悄悄跟我講,這黑貓老太太的妖法堪稱一絕,即使自己吃了內丹,修煉了這麼多年,但是跟黑貓老太太的妖法相比較起來還是天壤之別,連她都感覺到觸頭的事情,我們還是多加小心爲妙。

我深知這件事的嚴重程度,類似於這種妖精犯境的事情只能我們圈子裏面的人去解決,公家是幫不上什麼忙的。

第二天,我們就開上租來的汽車,一路向中俄交界的原始森林開去,到了森林的邊兒上,停下車子,我們一路向前走進了林子。

黑貓老太太,直接變成了一個碩大的黑貓在前面兒開路,看她的體型,足足就像是一個小牛犢子,如同一個黑色東北虎一般,哪裏還像是一隻貓,背後的九根兒貓尾巴不停搖晃着,一團團黑色的霧氣縈繞期間。

胖子小聲衝我說道:“老馬,你看出來沒有,奶奶這本事可比麗麗的強太多了,實話實說,這妖氣,簡直有股壓倒一切的架勢!”

黑貓老太太走了一會兒後,回頭衝我們說道:“等一會兒啊,我就把猴崽子們全部都給叫出來,誒喲,其實說實話,你們若是在打鬥方面是幫不了什麼忙的,我這次叫你們來主要是因爲那個姓馬的,他不是半人半妖的狼精嗎?他的天狼吼可以提高我們的實力,若是真的打起來,你們幾個根本就幫不上什麼忙!”

說罷,它看了看麗麗道:“丫頭啊,遇到危險的時候,就用你的幻術把自己人給保護起來,奶奶要跟那些老毛子拼命,不一定能騰出手來保護你們,懂嗎?”

麗麗認真的點點頭,從麗麗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對黑貓老太太的話十分遵從,就像是在聽自己祖母訓話一般。

我們走了大概一個多小時,已經到了林子的深處了,黑貓老太太仰天一聲淒厲的貓叫,那聲音簡直就像是火車鳴笛一般,只是音調高了很多,刺的我耳朵一陣陣的生疼。

不一會兒,但見遠處的妖氣開始升騰起來,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緩緩的靠近,我偷眼一觀瞧,但見各種型號都大了一圈兒的動物一步步的向我們走了過來。

世界上的很多東西,沒有親眼見到過,很多人是不相信的,我們遊歷了那麼多的險境,見過各種精怪,但是今天所見,則是我有生以來最爲震撼的一次。

我記得以前聽張嬸兒說過,動物成了精是會學着人一樣直立行走的,今天所見果不其然,這些東西有些是以巨型的動物形態呈現在我們的面前,比如狼蟲虎豹之類,而有些則是以半人半獸的樣子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比如黃鼠狼子這些東西,竟然一個個長着人臉動物的身子在我們面前跳來跳去,讓人看到以後感到一種說不出來的邪性。

不過這些妖精們一個個好像對黑貓老太太都十分的尊敬,見到黑貓老太太全部都彎腿兒跪了下去。

黑貓老太太扭頭對我說道:“一會兒啊,若是我們打起來以後,你們用不着幫忙,你就一直爲我們吶喊助威就可以,那老毛子的妖精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只是他們殺到一半兒的時候,只要那人熊精一嚎叫,那幫傢伙,就跟吃了煙兒泡一樣的衝了上來,把我們殺的沒有招架之力!”

我聽完之後,微微的點了點頭,我就是個拉拉隊長,在一旁喊加油助威的。

過了十幾分鍾,黑貓老太太的人馬已經全部都聚齊,我看見其中像麗麗這樣的九尾狐竟然有六七個之多,而且毛色都不一樣,還有當年火狐狸的那種顏色。一個個妖氣縈繞逼人。

黑貓老太太又是一聲聲淒厲的貓叫後,遠處的老林子漸漸的開始升起一團團的黑霧,一種強大的壓迫感傳來,我想一定是那些老毛子人熊精快到了。

對面兒的樹林好像一下子就陰暗了下來,而這邊兒確實十分晴朗的天氣,我心說這俄羅斯的妖精還會呼風喚雨不成?

然而須臾之後,我就知道之前的一切都是我沒有看清,遠處傳來一陣陣樹木被推倒折斷的聲音,幾個如同三四層樓一般高的棕色巨熊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饒是我剛纔被黑貓老太太這邊兒的隊伍感到驚奇,但是看到眼前的這些巨熊時,內心還是強烈的被震撼。

黑貓老太太冷笑道:“你們現在看到的還是他們沒有爆發時的形態,若是它們全部都進入狂暴的狀態,要比現在至少大一倍!”

黑貓老太太的話讓我感到恐懼了,這妖精的體型雖然可以自由的變小變大,但是力量卻不會發生太大的變化,比如麗麗,她也可以變成跟這些人熊一般大小的模樣,但是力量則是要差遠了去了,若是麗麗很自然的樣子,就是比一般的狼狗稍微大一點兒的原型狀態。

然而妖精的力量確實也是跟着體型的變大而變大的,若是這些人熊精原本的身形就是這麼大,那它們的力量將會是多麼的驚人啊!

我粗略的數了一下,這些人熊精的數量有七八個之多,並排站在一起,直接把面前的樹木地毯似的推平,確實如同一片黑雲壓頂一般,而相比較之下,黑貓老太太這邊兒的妖精們,則一個個顯得瘦小可憐! “她進入了我的身體,那我豈不是離死不遠了?”

林峯是個靈異迷,不然也不會在慕桁一昭示身份就相信了慕桁。

因爲本身的喜好,以及相信世上有鬼神說,這才第一時間接納我和慕桁。

也正是如此,當我們提到女鬼的虛影進入他的身體以後,他立馬被嚇得不清。

眼神忽閃忽閃的,全是對女鬼的提防,以及淡淡的小興奮。

我好笑地看着被嚇得不清的林峯,直覺他的性格並不像表面上看去那樣正兒八經。

“要是你離死不遠了,你會那麼輕易從醫院出來?你是不相信醫生,還是不相信慕桁?沒有他的醫治,你會那麼輕鬆醒來?”

我一連幾個反問,問得林峯連回話都不知道回哪個,一臉蒙圈兒的看着我,又看着慕桁。

最後我看到一拍腦門,幡然醒悟。

“你這麼一說,我瞬間覺得安全了,倒是忘了有這麼個厲害的人物,那我就放心了。”

說着笑着,我們離開了警局的地下停車場,前往局長的辦公室。

我和慕桁是決定讓林峯帶頭先進入局長辦公室,與局長攀談讓慕桁改裝代替馬志偉,並且關押嚴奇入獄,以防止今晚女鬼會來偷襲分屍。

畢竟是女鬼阮童語對生前遭受的苦難是極其怨念的。

只是當我跟林峯說起關押嚴奇的事情,林峯的神情有些不對勁。

“代替馬志偉,我還能幫忙替你們跟局長協商下,只是關押嚴奇,你們應該知道,如果當初我們有能力的話,就不會只抓住嫌疑犯馬德彪跟樑啓明,卻在獲刑時得到緩刑又被提前釋放。我想以你們的聰明才智,應該已經猜到是誰保釋的他們,嚴奇背景雄厚不是我們能隨意逮捕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