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金清石和在不遠處等著他們的魏運強快步向著B區走去,,十多個押漲的人開始在B區里挑選著毛料,金清石剛剛走進裡面,就看到那個袁總帶著兒子和女兒正蹲在那塊福祿壽跟前,拿著手電筒向裡面照著,他頓時大吃一驚!煮熟人鴨子難道就這樣飛了嗎?

正準備挑石頭的魏運強,看著金清石一動不動的望著前面,他馬上跟著望了過去,當看到袁董正在看金清石曾經喜歡的那塊毛料時,他拍了拍金清石的肩膀,然後小聲的道:「如果那塊毛料真的被人挑走了,那就說明這塊毛料跟你無緣!強扭的瓜不甜啊!」

「現在他們只看,並沒有拿走,我過去直接拿走行嗎?」金清石急著道。

「不行!這是玉行里的行規,你就是搶走了,趙玉龍也會讓你交出來!這是自古傳下來的規矩,是不能破壞的!」魏運強連忙搖頭道。

「唉!」金清石無奈的嘆了口氣。

總裁別太壞 「你先別急!姓袁只是在那裡看,你先過去在邊上守著,只要姓袁的一走,你就馬上搬走它!姓袁的就是反悔也沒用了!」魏運強小聲的道。

「嗯!現在只能這樣了!」金清石點了點頭,然後一邊看著其它石頭一邊向著那裡靠了過去。

蹲在福祿壽跟前袁董拿著手電筒看了好久才向著身邊的兒子道:「小宇!你覺得這塊石頭怎麼樣?」

「爸爸!這塊石頭我們不是看過一遍了嗎?這塊石頭的賭性不大啊!蟒帶這麼松,裡面肯定不會出高翠的!」那個年輕人搖了搖頭道。

「如果蟒帶緊,我早就毫不猶豫的拿下了!不過這塊料子品像非常不錯,而且還是高翠坑的料子!」袁董皺著眉頭道。

「爸爸!我們還是看其它吧!姓魏的已經來了,如果這塊是好料,姓魏的早就拿下了!」那個女孩看到魏運強正在那裡看毛料,她急著道。

「爸爸!這塊毛料個頭又不大!就是出翡翠也不會出太多,我們還是看大塊一點的吧!」那個年輕人急著道。

「那…那…那好吧!」袁總猶豫了一會才點了點頭道。

三個站起身來,剛剛轉身,就看到人影一閃,一個年輕人出現在了那塊石頭前,他二話不說,彎腰抱起這塊毛料就向著附近放著手推車的方向走去。

袁總看著這個年輕人焦急的表情,他心裡頓時有了不祥的預感,因為這個年輕人可是跟魏運強在一起的人,如果毛料里沒有好東西,魏運強不可能讓他拿走啊!

金清石將石頭放在了手推車裡,這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他滿面春風的推著車子,開始慢慢的尋找著另外三塊石頭。

一個小時后,金清石將最後一塊只有三公斤重,裡面卻有一團色澤鮮艷、質地光滑細膩的紅翡翠放在了手推車裡,老廣一邊推著車一邊嘆著氣道:「那個思思長得可真漂亮!胸挺、腰細、屁股翹!而且兩條腿還夾得挺緊的,不知道會不會是原裝貨!」

「你就別做夢了!胸挺是因為裡面放了硅膠!就你這大手,搞不好一下就把硅膠給捏爆了,那可夠成傷害罪了!」金清石鄙視著道。

「少在那裡嚇唬我!韓國那裡人造美女那麼多,也沒有聽說捏爆硅膠是犯法的!而且我又不是那種粗魯的人!」老廣撇著嘴道。

「既然你喜歡她,那晚上我把她扎暈,讓你樂一樂怎麼樣?」金清石笑著道。

「這樣不太好吧?萬一我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警察一做DNA,那我不是貪事了嗎?」老廣擔心的道。

「小樣!你還當真啊?這種拉皮條的事情,我絕對不會為你做第二次了!」金清石冷笑著道。

「靠!你已經有了案底!想玩浪子回頭?恐怕很難吧?」老廣瞪著眼睛道。

這個時候魏運強和高師傅推著一輛裝了三塊料的車走了過來,魏運強微笑著道:「毛料都挑好了嗎?」

「挑好了!反正都是不用自已花錢買的!」老廣笑著道。

「你們兩個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你們兩個趕緊把毛料搬到車去,我把另外兩塊的錢付了,就馬上離開這裡!」魏運強小聲的道。

「切!難道他還會半路把石頭搶回來啊?」老廣冷笑著道。

「這個還真難說!」魏運強小聲的道。

「走吧!多一中不如少一事!先把毛料運走再說!」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四個人推著車子來到了大門口,這個時候大部份人已經挑好毛料,在櫃檯前稱著重量和付款。

趙金龍和思思站在那裡,思思皺著眉頭看著一個個手推車,擔心的道:「龍哥!這次的交易量可不大啊?A區交易的毛料才一百多公斤,這樣下去我們投下的本錢,根本收不回來啊!」

「這次交易量不大,跟緬甸年底的公盤有很大的關係!等他們去了緬甸就會知道,今年毛料的價格比我這裡還貴上三分之一,他們還是會乖乖的回來的!」趙金龍小聲的道。

「可是這批玉石會押我們太多的資金啊!公司的其它項目怎麼辦?」思思擔心著道。

「這有什麼好擔心的!去銀行貸款啊!只要過了公盤,我們的毛料就不愁賣不出去了!」趙金龍微笑著道。 由於每一塊毛料的上面都有編號,金清石和老廣的四塊石頭,需要登記后才能拿出倉庫,四個人排在隊伍的最後面,一邊聊著天,一邊等待著。

這個時候袁總帶著兒子和女兒推著一輛裝滿毛料的車子走了過來,袁總看著金清石車裡的那塊福祿壽,頓時一股酸意湧上心頭,他指著福祿壽向著魏運強微笑著道:「運強!你朋友這塊毛料不錯啊!」

「袁董也看上這塊毛料了?」魏運強微笑著道。

「嗯!這塊毛料很有可能出高翠啊!我只猶豫了一下,就被你朋友拿走了!看來你朋友也是一個行家啊!」袁董點了點頭道。

「袁總!說實話!這塊毛料我還真沒看好,只是我朋友對這塊毛料有了眼緣,本來早就想買下的,可是價錢太貴了,所以才放棄了,沒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竟然贏到了免費的機會!他跟這塊石頭還真是有緣啊!」魏運強微笑著道。

「哦?小兄弟!你能告訴我為什麼會喜歡這塊毛料嗎?」袁總疑惑的道。

「呵!呵!這是我第一次碰玉石,以前對這個是一無所知,我買這塊毛料只是因為看著它喜慶!」金清石微笑著道。

「喜慶?這話說得好!我也看著它挺喜慶的!把這塊毛料買給我怎麼樣?我給你六百萬!」袁總微笑著道。

「不買!我還靠著這塊石頭髮大財呢!」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800萬怎麼樣?」袁總馬上微笑著道。

「沒有二千萬我是不會出手的!」金清石認真的道。

「靠!二千萬?你窮瘋了吧?」站在袁總身邊的那個年人冷笑著道。

「我是窮瘋了!可是我也沒*著你爸買啊?而且想出這麼點錢就想買我的毛料,看來你們也富不到那裡去!」金清石冷笑著道。

「開玩笑!我們家的錢可以買下這裡所有的毛料!我父親出800萬那是看得起你!」那個年輕人黑著臉道。

「你們也不用看得起我!現在這塊毛料你們就是給我五千萬我也不會賣給你們!」金清石冷冷的道。

「切!只有傻B才把這塊垃圾料當寶貝!」那個年輕人冷笑著道。

「唉!只有大傻B才錯過了這裡面的寶貝!」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不如把石頭解開來證明一下誰是真傻B啊!我來開個盤口大家賭一把怎麼樣?」老廣這個時候微笑著道。

「可以啊!我們就按這位小兄弟所說的二千萬來賭!這塊石頭值二千萬,那我就給你們二千萬,如果不值,你們給我二千萬,而且,切出來的翡翠也歸我們所有!怎麼樣?」袁總微笑著道。

老廣聽到袁總押二千萬在這塊毛料上,他連忙向著金清石小聲的問道:「跟哥說實話,這塊毛料里的翡翠,能不能超過二千萬?」

「我也不知道啊!這裡面又不是帝王綠!」金清石苦笑著道。

「靠!狗日的!你吹牛也要跟我提前打個招呼啊?我還以為真的有寶貝呢!這回我的老臉可讓你丟盡了!」老廣咬牙切齒的道。

「我那裡知道你會在這個時候開盤啊?」金清石鬱悶的道。

「唉!賭吧!這兩千萬我們一人出一半!」老廣嘆了口氣道。

「為什麼要出一半啊?又不是我要賭的?」金清石急著道。

「因為你裝大尾巴狼!因為你是罪魁禍首!因為你是一個大坑貨!」老廣瞪著眼睛道。

「那..那..那要是賭贏了呢?」金清石苦笑著道。

「如果真贏了!錢和石頭都歸你!我只要回這張老臉!」老廣黑著臉道。

「那就賭吧!我的一千萬啊!」金清石心疼得道。

老廣轉身走到袁總的身前黑著臉道:「這個條件我們接受!」

「好!不過大家最好把錢先準備好!萬一賭輸了卻付不起錢,那就沒有什麼意思了吧?」袁總高興的道。

「不就是二千萬嗎?這點錢我馮世民還沒有放在眼裡!」老廣冷冷的說完,馬上拿出現金支票寫下了二千萬!

袁總跟著也拿出現金支票寫好了兩千萬,這個時候前面的人已經全部辦完了手續,開始向外推著石頭,袁總拿著支票走到趙金龍的身邊微笑著道:「趙董!我和一個朋友賭毛料,您能幫我們做個見證嗎?」

「哦?賭多少?」趙金龍好奇的問道。

「二千萬加一塊毛料!」

「好啊!最好能再次大漲!呵!呵!呵!」趙金龍開心的笑著道。

袁總聽了一咧嘴,心中暗暗冷笑著道:「漲你大爺!我詛咒你這裡的石頭全賭垮!」

艦載特重兵 這個時候老廣也跟著走了過來,他向著趙金龍微笑著道:「趙董!袁總可是押你的毛料賭垮啊!我相信趙董的毛料,所以我押漲!既然趙董是見證人,那我就把支票交給你!」

「袁董你押我的毛料垮?」趙金龍的臉色立即黑了下來。

「趙董!我押的可不是那種垮,而是那塊毛料值不值兩千萬!要不然我也不會請您來做見證人啊!」袁總連忙解釋著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這個賭得好!你們押得是那塊B區里的那塊毛料啊?」趙金龍聽到袁總的解釋,臉色立即多雲轉晴的道。

「一塊十多公斤的帕崗料!」袁總連忙回答道。

「嗯!帕崗料值得一賭!拿過來讓大家瞧一瞧!如果不錯,我就再做一次莊家!」趙金龍興緻勃勃的道。

趙金龍的召喚下,買下毛料的人又全部回到了庫房裡,大家圍著切石機上的那塊福祿,一邊用手電筒照著,一邊小聲的議論著。

趙金龍看完這塊福祿壽,心裡開始猶豫起來,這塊毛料里能不能解出二千萬的翡翠,他真的不能確定,這個莊家不好當啊!

十多分鐘后,大家離開福祿壽開始三五成群的小聲議論起來,賭垮的聲音慢慢佔據了上風。

老廣聽到大家都在說會跨,他焦急的向著魏運強小聲的問道:「運強!你跟哥說實話!這塊毛料到底怎麼樣?」

「這..這..這個可真不好說啊!如果是一千萬,那我還敢保證,可是二千萬有點多啊!不過毛料里到底有什麼,誰也無法預知,說不定會解出帝王綠呢!」魏運強苦笑著道。

「唉!這次可真的虧大了!」老廣聽到魏運強都這麼說,他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道。 金清石站在切石機前,他可不放心將福祿壽交到別人的手裡,萬一把其中一種顏色切掉了,那可就變成椿帶彩翡翠了!

切刀快速的旋轉起來,金清石緊緊的抓住刀柄,一刀切了下去。

除了老廣這個不懂行的以外,在場的所有人看到金清石不畫線、不擦石直接下刀開始切割,全部皺起了眉頭,這個人瘋了嗎?這樣切下去,萬一切壞了翡翠那可就虧大了!

金清石這次沒有緊貼著翡翠的邊緣切割,而是一刀一刀將毛料的四周全部底石慢慢的清理掉,石頭裡的白霧開始一點一點的冒出來,大家看到白霧,馬上明白翡翠開始出現了,所有人的眼睛緊緊盯著刀口。

袁總看到毛料一點一點的變小,從臉盆大小變成了足球大小后,他的臉上開始露出了笑容,這個時候都沒有出翡翠,看來裡面的翡翠並沒有多大,價值自然也不會高到那裡去!

金清石深吸一口氣,將這塊足球大小的福祿壽固定住,然後慢慢的擦起來。

一片正陽、顏色鮮艷的綠色一點一點的出現在了大家的眼裡,人群中立即有人大叫著道:「好艷麗的正陽綠!如果全是這種綠恐怕要值幾千萬吧?」

「這個很難說!如果眼色不均勻,這樣的料子也就值一千萬!」馬上有人搖了搖頭道。

綠色慢慢消失了,而一種濃郁的紫色開始顯現出來!

「啊?是綠和紫的椿帶彩翡翠? 穿越后和王爺一起去種田 這個價格可要翻倍了!」有人大聲的叫了起來。

濃郁的紫色開始慢慢消失,一股亮紅色慢慢慢的露了出來!

「啊?是福祿壽!」周圍的人全部大叫起來!

「運強!這種亂七八糟的顏色,很值錢嗎?」老廣聽到大家激動的喊聲,他皺著眉頭道。

「我靠!你懂個屁!這是難得的三彩翡翠,福祿壽!它代表著「長壽、陞官、發財」的吉兆!而且紅、綠、紫三種顏色分配均勻,色彩又很鮮陽,再加上種好、質地好,這樣的天然翡翠料中很難尋覓得到,所以這塊福祿壽翡翠可以說是無價之寶啊!」魏海運激動的道。

「呵!呵!呵!我這老臉終於找回來了!」老廣聽到這塊亂七八糟的翡翠竟然是無價之寶,他馬上高興的大聲喊道。

趙金龍看到切出了福祿壽,他緊握雙拳,瞪著發亮的眼睛,向著站在身邊的思思顫抖著道:「這可是難得的極品福祿壽!一定要想辦法得到它!你馬上去安排人手!」

「好的!」思思點了點頭然後快速的向著門外走去。

袁總和兒子、女兒看著金清石用水將這塊色彩均勻又鮮陽的福祿壽,臉色立即黑了下來,這塊福祿壽的價格已經超過了七千萬,如果再雕刻成成品,這塊福祿壽的翡翠過億完全沒有什麼問題。

金清石拿著福祿壽走到趙金龍的身前,擔心的道:「趙董!這塊翡翠值兩千萬嗎?」

「當然值得!這可是難得的極品福祿壽翡翠!你贏了!這是你們的賭注!」趙金龍微笑著將押在他那裡的兩張支票還給了金清石。

「謝謝!趙董!我以為這裡面會出蘋果綠呢!沒想到整出了三彩的,趙董這裡毛料真是太給力了!」金清石接支票后微笑著道。

「朋友!我拿A區里十五塊毛料,跟你換這塊福祿壽怎麼樣?」趙金龍突然開口道。

「對不起!趙董!這塊石頭我沒想過要賣,我準備做幾副手鐲送給長輩!」金清石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道。

「嗯!福祿壽的手鐲可是難得的寶貝!朋友這份孝心真是令人佩服!」趙金龍點了點頭道。

「那是必須的!百善孝為先!在我眼裡親情比福祿壽更加珍貴!」金清石微笑著道。

「既然朋友把話說到這個份上,我就不再強人所難了!」趙金龍笑著點了點頭道。

這個時候老廣衝到金清石的身前,一把將福祿壽抱在懷裡,然後高興的道:「呵!呵!我還以為這亂七八糟的翡翠不值錢呢!沒想到這麼值錢!走!我們趕緊去好好慶祝一下!」

「今天一定要吃好的、喝好的、玩好的!」金清石開心的說完,推著車子向著門外走去。

魏運強和高師傅連忙推車跟了出去,趙金龍看著金清石和老廣的背影,微笑著掏出手機撥通了思思的電話。

電話一接通,趙金龍馬上問道:「飯菜準備好了嗎?」

「龍哥!我這邊都已經準備好了,張龍和孫錢親自掌勺!」思思微笑著道。

「好!告訴他們不要用急火,這道菜用小火慢燉!只要明天中午能吃到就可以了!」趙金龍笑著道。

「那剩菜怎麼處理?」思思小聲的問道。

「我們要環保!一定要深埋才行!」趙金龍微笑著說完,就掛斷了手機,這個時候袁董帶著兒子和女兒走到趙金龍的身邊,袁董向著趙金龍微笑著道:「趙董!我一會再去挑一批貨!這次的二連漲,可是增加了我們不少信心啊!」

「好啊!我的毛料出現了極品福祿壽,這個可是好兆頭!說不定袁總還能找到帝王綠呢!」趙金龍微笑著道。

「借趙董吉言!如要真的開出了帝王綠,我一定跟趙董平分這份喜悅!」袁董笑著道.「袁董的話我可記下了!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哦!」趙金龍笑著點了點頭道。

袁董微笑著向著B區走去,走在他身邊的袁柯宇小聲的道:「爸爸!我們為什麼還要買毛料啊?這裡的毛料並不便宜啊?」

「哼!我不是繼續買毛料!而是給那兩個人上點眼藥,趙金龍是肇東的地頭蛇、黑道的老大!他能讓到嘴的肥肉溜走嗎?我只是在上面加點材,讓火燒得更旺些!」袁董冷哼一聲道。

「最後趙金龍直接將兩個人滅了!這樣才能解我心頭之氣!」袁柯宇咬牙切齒的道。

「很多人都看到了這塊福祿壽,想出手已經很難了,要不然怎麼可能輪到趙金龍!」袁董冷笑著道。

金清石和老廣將福祿壽和三塊毛料搬到車上,魏運強向著金清石小聲的問道:「金總!這塊福祿壽你真的不轉讓嗎?」

「魏總有想法嗎?」金清石微笑著問道。

「我太爺爺馬上就到108歲的大壽了!我想把買下這塊福祿壽送給他人家!」魏運強說完眼巴巴的看著金清石。

金清石猶豫了一下后,向著魏運強道:「那魏總能出多少錢呢?」

「我這人絕對不會虧待朋友!我出一個億怎麼樣?」魏運強激動的道。

「石頭!運強又不是外人!而且這一個億也是白得的!你就賣給運強吧!」老廣聽到魏運強出一個億,他馬上勸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