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我父親是一個商人,前些日子,他的一個合伙人坑了一筆錢,逃到了國外,這筆債就落到了我父親的頭上,我父親也因為涉嫌詐騙被抓進去了……」黃丹玲慢慢的說。

「這筆債多少錢……」黃然輕輕的說。

婚後霸愛:槓上特工甜妻 「十個億……」黃丹玲這個時候慢慢的說。

「哦,別擔心,這筆錢我先墊出來,你父親我找人把他放出來,不用擔心,騙你父親的那個人,我會給你揪出來的……」黃然輕輕的說。

貓面少女 「這……」黃丹玲看著黃然,不知道說什麼了,她知道黃然有錢,但是十個億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好了,休息一會兒,明天又是一個好日子……」黃然輕輕的笑了笑,看了一眼李宇豪,然後拿起電話…… 前後想了想,她還是捨不得錢,張文玲挽著席錦榮的手臂,「我們走吧!我們要是在她手裡買衣服,那她不是有提成拿了嗎?給她賺錢,不是便宜她嗎?」她才沒這麼笨蛋呢!

是啊,要是在陶紅雲手裡買了衣服,那就是陶紅雲掙錢。

席錦榮覺得張文玲說得很有道理,於是他就跟張文玲離開了店裡。

席秋怡還站在原地,「他們兩個的事,你也別放在心裡上。」

「我沒放心上,或許你二哥就是需要像張文玲這樣的女人捧著吧!」想想她以前對席錦榮兇巴巴的日子,彷彿已經離她很遠了。

「其實我一點都不喜歡張文玲,我老覺得張文玲惺惺作態,怪讓人覺得不舒服了。」

陶紅雲見她這麼老實說出自己心裡,便不由自主地也跟著說:「我也不喜歡她,我看到她,我實在受不了,手指會發癢。」

「啊?」席秋怡有點不太明白她為什麼會手指發癢。

「我想打她。」

話一落,兩個人彼此看了對方一眼,同時笑出聲:「哈哈哈!」

張文玲他們走遠了后,才發現席秋怡沒有跟上來,而他們又不認識回宋家的路。

礙於面子,又不想回去,只能在外面乾等席秋怡。

半個小時后,席秋怡提了兩個袋子走了出來。

席錦榮一臉不高興地質問席秋怡,「你沒事幹嘛在她店裡買衣服?」

「我喜歡不行嗎?我覺得她店裡的衣服款式很特別,我就想在她這邊買,難道不行嗎?」

「你……」見她老跟自己做對,席錦榮心口的一股悶氣無法發泄,只干瞪著她。

回到家以後,席錦榮氣呼呼的坐在沙發上,誰也沒搭理,電視都不看了。

宋大媽看見這樣就偷偷的問席秋怡,這是怎麼會回事。

席秋怡讓宋大媽別管他,「他就是在發神經。」

就這樣,席錦榮干坐到杜美華和席國強下班回家。

然後跟杜美華告狀。

還氣憤地指責席秋怡胳膊往外拐,向著外人。

杜美華和席國強對視一眼,誰也搭話。

「爸媽你們就偏心。」

杜美華轉移話題問他工作找的怎麼樣。

席錦榮說自己不想打工就想做生意。

杜美華直接說,「我跟你爸可沒錢給你。」

「爸媽你們不是在工作嗎?有工資呀,你們可以先放在我這邊,就當是投資,當我賺了錢以後,我就會高利息還給你們。」

雖然他說得讓自己心動,可是呢,她只要想到席錦榮當初不聽自己的話,而非要跟陶紅雲離婚,還把錢都給了陶紅雲,她就覺得席錦榮說的話,就不怎麼讓她心動了。

「我倒是覺得,錢放在我自己的口袋裡是最安全的。」

「媽!你這就不懂了吧!錢放在銀行里才生多少利息?你投資在我身上,那就是高回報……」

「算了吧!你別跟我提了什麼高回報,我不信,想當初我花費多少心血在你身上?你跟陶紅雲離婚,我怎麼勸你,你都不肯聽,我可告訴你,錢,我跟你爸是不會再給你了,你自己要重新創業,你自己去想辦法,你什麼時候弄到了錢,那就什麼時候再創業。」

「媽,我是你兒子,你怎麼可以眼睜睜地看著我一事無成呢?」

「我覺得吧!只要有一口米飯吃,那就比什麼都強。」而這一口米飯到最後還是靠她自己的雙手,才有得吃。

席錦榮見杜美華鐵了心,不肯定給他錢重新創業,他也只能悻悻坐到另外一邊去。

杜美華斜看了他一眼,「要我說,你也真是連陶紅雲都不如,最少人家陶紅雲是有本事開了店子。」

「什麼?那服裝店是她開的嗎?」

「是啊!你不知道嗎?」杜美華還以為他去那裡,總該知道的。

「我哪裡知道,我還以為陶紅雲是打工的呢!」

「哪裡,陶紅雲是自己掏錢開的,這還是拿了你的錢,你要是不跟她離婚,這不,這錢也是你的嗎?現在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了。」

「陶紅雲來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她哪知道開什麼店子,哪知道那個地方開店好?」席錦榮沒辦法接受陶紅雲如此大的改變,就一直在找說服自己的那個點。

杜美華也不隱瞞他,都一一跟他說了。

聽完后,席錦榮沉默了片刻,面色越來越陰沉。

張文玲一直坐在這邊,他們的對話一字不漏聽進去了。

她是真的沒辦法,陶紅雲既然會有本事,讓宋多金和席秋怡對她伸出援手,還幫陶紅雲在粵城立足。

再說了,陶紅雲都已經跟席錦榮離婚了,跟席家也沒有半點關係了,她就搞不明白,席秋怡他們為什麼要幫陶紅雲。

而自己才是席家未來的二兒媳婦呀!

他們怎麼不幫幫她在粵城開店子呢!

想想,就覺得很不公平。

目光一掃,看向了廚房的方向。

席秋怡過得如此幸福,想工作就工作,想不工作就不工作,想逛街就去逛街,想買什麼買就什麼,為什麼就是非要針對她呢!

如果……

如果席秋怡的幸福屬於自己的,那該有多好!

是啊,她可以把席秋怡的幸福搶過來的!

她心裡開始盤算著……

今天晚飯比以往都還要安靜,卻也是宋多金和席秋怡最舒服的一次了。

飯後散步,席秋怡特地將今天的事都告訴了宋多金。

「看來你今天玩得很開心!」

「啊!」不過就是剛開始被席錦榮給氣到了。

「開心就好,反正你也知道張文玲是什麼樣的人,你自己小心一點,最近這一陣子我可能會很忙,晚飯估計也不會這麼按時回家吃,你跟媽他們說一聲,別等我了,我會在外邊吃飯。」

「你又打算忙什麼?」

「夏天都快過完一大半了,我總得要把秋天的衣服敲定啊!還有冬天的羽絨服之類的,我也要開始準備了。」

「你一天怎麼這麼忙呢!要不我也公司幫你算了。」

宋多金笑著搖頭:「不用了,你還是待在家裡帶孩子吧!公司那邊我就再讓人多招幾個人就行了。」

散完步回去,剛經過大廳,席錦榮就把宋多金喊住了。

「二哥喊我有什麼事?」

「我看你都是黑色小車比較多,那輛白色小車能不能給我開開?」

「不行!」宋多金一點停頓都沒有,很直接地拒絕了席錦榮。 「為什麼?」

「這是我給嫂子買的。」

一旁的張文玲還以為他是在說自己呢,剛一高興,隨即又想,難道是給陶紅雲的嗎?

反正不管了,陶紅雲現在已經不是席家的人了。

「誰?」席錦榮有點困惑了。

「唐、小、芯!」

「什麼?你給她幹嘛呀!那個女人一天到晚就是知道炫耀,她不是開了滷味店,開了工廠有錢嗎?她哪需要你給她買小車呀!」

「……」

席錦榮並沒有發現宋多金面容陰沉,還繼續說:「啊,我知道了,一定是唐小芯沒賺什麼錢,有錢樣子都是秀給咱們看的,對不對?也是,多金你服裝公司應該都賺很多錢的吧!比唐小芯還要多,對不對?」

「二哥……」席秋怡哪怕不用看宋多金,她都知道宋多金心裡不快,她正要阻止席錦榮再繼續往下說,卻又席錦榮不耐煩打斷了:「行行行,我就知道你想說,你跟唐小芯關係好,對不對,讓我不要說她閑言碎語,是不是?」

「我覺得嫂子賺錢多少,那也最少比你我都還要強。」說完后,宋多金冰冷板著臉,回自己房間去。

席秋怡生氣瞪了席錦榮一眼,「你怎麼一天到晚就嘴巴這麼多呢!你不說話,你不會死嗎?」

「席秋怡你說什麼呢!」

啪的一聲。

是杜美華打了席錦榮,「秋怡說的沒錯,你一天到晚就知道說一些亂七八糟的話,盡惹我不高興,你再要是敢亂說話,你就給我滾回魚山村去,不要再留在這裡了。」

現在就連她都不敢隨意唐小芯的閑言碎語,一說,准要看宋多金的臉色。

這個小王八蛋,竟然連宋多金的臉色都看不了,也難怪會鬧現如今這個地步,那都是他活該的。

「我怎麼啦?我又沒說錯,我只不過就是說唐小芯沒賺到什麼錢,就一天就知道擺架子吧!」

「嫂子哪擺什麼架子了?」席秋怡氣憤質問他。

「我都還沒說呢,席秋怡,我是你二哥,陶紅雲是外人,你倒好,跑去幫陶紅雲,你讓我把臉往哪擱?」

「你愛往哪擱就往哪擱,最好是不要了,反正你也不是一天兩天不要臉了,乾脆不要算了。」

「你……」

「閉嘴!」杜美華沒好氣對席錦榮低吼了一聲,「你身為哥哥,你就該讓著你妹妹。」調頭看著席秋怡,又說她:「你是當妹妹的,你總不能一天到晚就知道跟你哥頂嘴,你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是大人了,都是孩子的父母了,還這麼不懂事。」

「我們的不懂事,不正是因為媽你慣的嗎?」

「你說什麼?」

席秋怡毫不畏懼杜美華瞪過來的眼神,「我說,我們之所以這樣,全都是因為你慣的。」

「席、秋、怡!你別以為你嫁人了,我就不敢打你了!」竟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這麼說她。

「我又沒說錯,席錦榮會這樣,一事無成,還都是因為你同意他們離婚,不離婚,家裡還有錢,現在他呢!就知道跑來我這裡住,我給他找工作,他還敢挑三揀四的,你現在我不過跟他吵幾句嘴,你都偏幫他,你既然這麼你這個兒子這麼好的,那乾脆讓他給你養老好了。」

「你……席秋怡你太讓我傷心了,我對你,比對他們還要好,別人可以說我偏心,但你就是不行!」

「行了,都是一家人,一人少說幾句,秋怡你也是的,她是你媽,你跟頂嘴,你就是不孝。」眼看她們都要吵翻了天,席國強趕緊當和事佬,勸席秋怡。「我知道,你也看不慣你二哥這樣,但沒辦法,他找不到工作,你逼他去都沒用,幹不了幾天又會跑回來。」

「就是,秋怡你好歹也要幫我找到合我心意的工作才行!」席錦榮陡然跟著來了一句。

「你閉嘴,這裡沒有你說話的份。」席國強喝斥他。

張文玲也知道自己這個時候開口,可能會更加引起他們的不快,不過為了達到了目的,她甘願冒險:「錦榮就是想找輕鬆一點的工作,宋先生不是開服裝公司的嗎?秋怡你也是可以安排你哥哥到哪裡上班的。」

「是啊!反正都是自家人公司,我去了,我肯定會替你好好管理公司的。」這麼張文玲這麼一提醒,席錦榮立即就覺得特別對。

幸好席秋怡咬住了唇,不然『放屁』兩個字差一點就要脫口而出了,席錦榮是什麼學歷,還敢誇下海口,說是去給他們家管理好公司,這也是她聽過最好的笑話了。

「謝謝,你的『才能』我們家公司用不上,太大材小用了,你還是去別家公司找事做吧!」

「秋怡你別這麼快就拒絕我了,你想啊,我是你親哥,我無論做什麼都是幫你的,以後萬一公司有什麼風吹草動之類的,我都會告訴你的。」

「……」席秋怡對他翻白眼。

「你還真別這樣,你想,你一個人在家裡待孩子,宋多金又要應酬,還要出去喝酒,這其中肯定也會接觸不少人,萬一……」

「你閉嘴吧!你今天是吃屎,還是沒刷牙?嘴巴這麼臭!你以為人人都是你嗎?」連一朵白蓮花都瞧得上。

「是,你是瞧不起我,可你不要忘了,宋拾元就是宋多金出軌的女人生的。」

啪的一聲,席秋怡氣極了,甩了席錦榮一個耳光。

「你難道不知道有些事不能隨便亂說的嗎?」尤其還是當著張文玲的面,以及宋拾元的面。

呵呵呵,席錦榮還真是她的好哥哥,這裡是宋家啊,他居然都敢說出這樣的話,這不是存心她跟宋大媽和宋多金的關係又一次鬧僵嗎?

「我……我又亂說,我說的就事實。」

「你現在立即給我滾出這個家,你要是不走,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杜美華跟席秋怡頂嘴的氣,也因為席秋怡打了席錦榮一巴掌后,而消失不見了,她還趁他們兄妹鬧僵時,陡然開口:「席錦榮我剛才就說你了,讓你不要什麼話都亂說,還趕緊跟秋怡道歉。」

席錦榮抿著嘴,很不高興,他剛才又沒說錯話,憑什麼又要給席秋怡道歉呀! 黃然輕輕的笑了笑,拿出電話撥了出去。李升雲的聲音很快就從裡面傳來出來……

「小傢伙,怎麼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啊!有什麼事情要我幫忙啊……」李升雲的聲音傳了出來,還是顯得那麼有精神。

「呵呵,是有點事情需要你幫忙,我的一個朋友,他父親和別人做生意,結果這個合作人坑了一筆錢跑到國外去了,我朋友的父親就當了替罪羊,現在被詐騙罪起訴,關了起來,李叔能不能想辦法把他弄出來啊!那筆錢我可以掏出來……」黃然輕輕的笑了笑,而李宇豪這個時候看著黃然,眼睛裡面充滿了憤怒。

「這件事情啊! 宋先生今天又等不及了 你這個朋友的父親叫什麼啊,我讓下面人給問問,應該很快就有結果的……」李升雲笑著說,這件事情對於他來說就是小菜一碟,能讓黃然欠一個人情,這是多好的事情啊!

「丹玲,你父親叫什麼名字……」黃然看著黃丹玲說。

「黃海濤……」黃丹玲趕緊說到。

「李叔,叫黃海濤……」黃然輕輕的說。

「呵呵,知道了,我現在打電話問問,一會兒給你消息……」李升雲的聲音慢慢的傳了出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