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到家之前,她先去附近超市買了些菜,到藺時家的路上,路過花店,林清茶停了停腳步,腦海中想起她傻乎乎送花的畫面,不禁笑了笑,然後走進花店。

她在這也來過好幾次了,店主的記性似乎很好,看她進來彷彿熟人一般打著招呼:「又來啦,這次要買些什麼?」

林清茶淡淡笑著回道:「我自己挑挑看。」

「好的。」

店主笑著點頭,任林清茶在店內挑著,不過兩分鐘,店主的聲音再次響起:「又來啦……」

林清茶認真選著花材,並未回頭看後來的客人,只是聽店主口中這熟悉的話,讓她不由得思襯著,店主到底是記性好呢,還是每個進來的都會這樣說呢~

不過也只是隨意想了想,沒有想要個答案的意思,她也不可能跑去店主面前問吧,林清茶自顧笑了笑。

買了些落新婦和丁香,最後想了想,又挑了幾支白色鈴蘭。

心情很好的她抱著挑好的花材,轉身,正在她身後不遠處同樣挑著花材的女人的側臉,她定了一下。

這人,與她並不算認識,但林清茶知道她是誰,甚至還間接有過些交集。

采葑菲。

如今的當紅大花旦之一,興和少東家的女朋友,噢,也是屠思晨的老闆,手中握著九月傳媒。

興和本就擅長營銷,而旗下由采葑菲主導的九月傳媒在這一方面更是如魚得水,並且早早看到了圈內流量化的趨勢,手下藝人幾乎都是朝著這方向培養的。

其中已經大火的屠思晨便是她最為滿意的一個作品。

林清茶和采葑菲間接的幾次交手,說不上輸贏,畢竟算起來最後誰也沒真正吃虧,但林清茶很確定,這個女人,非常厲害。

與她,還是少接觸的好。

只是看了一眼,林清茶便收回了目光,抱著花從采葑菲身後走過。

「老闆,麻煩幫我包一下。」

「好的。」

挑著花材的采葑菲此時偏頭看了一眼林清茶的背影,眼中透出些許思量。

不過很快,林清茶便拿著包好的花材離開了花店,采葑菲便也收回了目光。

……

終於到了藺時家,開門,熟悉的貓叫聲,一個橘色的胖團團緩速向門口挪來。

藺時不在家的時候,都會安排人每天來喂橘胖,這一段時間不見,感覺它似乎又胖了些。

林清茶現在也沒手去抱橘胖,將花材放好,又提著食材去廚房。

橘胖就這麼一直跟在她腳邊,黏黏糊糊的。

看了眼時間,現在下午兩點,藺時的航班要下午四點到,到家也差不多五點多了,還早。

林清茶便也不急著處理食材了,把腳邊的橘胖撈了起來抱到懷裡,擼了幾把走到客廳,橘胖在懷裡蹭了蹭,終於滿意的眯了眯眼。

她抱著橘胖在客廳轉了轉,也沒閑著,把花瓶還有剪子之類的都給找了出來,打算乾脆先把花材給處理了。

被放下的橘胖又不滿了起來,小爪子拍了林清茶好幾下,最後見她實在太專註,乾脆也不管了,自己又跳到了她腿上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趴了下來。

粉白的落新婦,夢幻柔和,淡紫的丁香,朦朧細膩,純白的鈴蘭,優雅清純,被林清茶一一搭配起來插入幾個白瓷花瓶。

客廳放一個,餐桌放一個,剩下一個,林清茶想了想,放到了藺時的書房。

只是簡簡單單幾束花,頓時讓整個房子溫馨不少。

林清茶頓時滿意了起來,將東西收拾了一下,想著即將要回來藺時,嘴角的笑意呀,怎麼都下不來。

休息了一下,林清茶又去將食材處理了,然後看著時間,四點半時,尤俞發來消息,藺時已經在回家的車上了。

她算算時間,便也去了廚房準備煮菜了。

……

藺時到家一進門,便察覺到了家中的不一樣。

看著客廳的花,還有廚房飄來的香味,他頓時想到什麼,嘴角勾了起來,放好箱子躡手躡腳往廚房走去。

果然是他朝思暮想的身影。

悄悄走到她身後,抱住她的腰。

專心煮菜的林清茶沒注意身後動靜,霎時驚了一下,但感覺到那熟悉的懷抱后,又放鬆下來,將鍋里剛煮好的菜盛了出來,關上火,轉身也環住藺時的腰,笑著仰頭看向他。

看著林清茶望著自己那溫柔而明亮的雙眸,藺時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是暖的。

低下頭,一個輕柔吻烙在了林清茶的眉心。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那輕柔的吻慢慢下滑,最終落到了那柔軟的唇瓣,一切等待與思念都融這個綿長的吻中。

黏了好一會兒,還是林清茶想到菜都要涼了,兩人這才分開,端菜去吃飯。

吃著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會兒各自的近況,林清茶突然想到今天在花店遇見采葑菲這事兒,跟藺時提了一下。

「采葑菲啊,以前合作過,她確實挺厲害的,很有手段,不過也不用擔心,就算她知道了也不會拿這事兒來做文章的,對她沒什麼好處。」藺時這樣道,「沒好處的事情她不會做。」

「再說,有我在呢。」他又這樣補了一句,心情很好的樣子。

林清茶向來獨立,先卻已經慢慢學會將一些事情與他分擔,哪怕只是些小事,那也很好。

一頓飯過去,林清茶抱著橘胖窩在沙發上,開著電視,上面顯示元旦晚會馬上開始。

林清茶雖然沒什麼太大興趣,但現在反正沒事,為著金依便也打算瞧瞧。

藺時主動洗了碗,回到客廳坐到了林清茶旁邊,攬住她。

林清茶順勢靠了過去。

「今年跨小年,還是你在身邊呢~」

「真好。」

《娛樂圈教母》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手打吧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手打吧!

喜歡娛樂圈教母請大家收藏:()娛樂圈教母。 是啊,一年前的今天,坐在長椅兩端相互裝作不認識對方的兩人,怎麼會想到一年後,他們會這樣親密依偎在一起呢?

「你的目標是什麼?」

「還錢,拍戲。」

「你的呢?」

「好好活著,繼續向演員這個身份靠近吧……」

「那,一起加油?」

「好。」

一年前那個元旦,兩人在長椅對話的場景還歷歷在目。

那個「一起加油」,合著二人如今的關係,倒是另有了一番解讀。

兩人相依著,電視依舊放著節目,有二人認識的,也有許多冒出來的新面孔,他們一邊看著也一邊聊著。

面前的桌子又被藺時一直給準備在家的零食給擺滿了,林清茶擼著貓,沒怎麼伸手,反倒是藺時聊著聊著時不時伸手拿些往她嘴裡投喂。

有種自己變成了橘胖的錯覺。

「這一年冒出來的新面孔倒是比往年要多了不少。」藺時道。

林清茶把嘴裡剛被喂的一塊草莓干嚼吧嚼吧咽下去:「去年之前我也沒太關注圈內新人,感受不算強,不過我倒是知道今年圈內影視項目立項立的不少,尤其是突然興起IP改編這一塊改的小成本網劇偏多。」

「嗯,這是看著今年改的好幾部小製作都大賺了,都想來分杯羹啊。」

「都看著流量要當道的趨勢,想著IP本身就自帶流量,再請幾個帶流量的演員怎麼都能賺點。」

藺時眼睛看著電視,卻又好像什麼都沒看進去,攬著林清茶淡淡道:「現在誰也不確定這個趨勢對行業的發展到底是好是壞,新人出頭的機會是變多了,但是一些有演技不走流量的演員反倒是機會更少了,製作和投資方都想著以小博大,作品的質量只怕是難上去。」

「尤其要是長此以往觀眾的口味一直被這樣的劇影響,欣賞力越來越低,那也是個惡性循環。」林清茶擼貓的手忽然停了下來,似乎想到什麼,看向藺時:「那現在這形勢,對懸日的發展來說,不算好事啊……」

「嗯。」藺時應了一聲,「嘉石哥既然打出了要做精品的牌子,就不可能迎合現在的趨勢去拍一些粗製濫造的小成本網劇,這是現在奇點主打的方向。」

「奇點……」

網大和網劇都是奇點先一步提出來的。

林清茶有聽說最開始奇點對於發展路線的選定也是在猶豫的,主要是奇點的老闆范昭和老闆娘柳言之的意見有些分歧,於是就有了《羋八子》和《太醫升職記》的博弈。

最後,市場選擇了《太醫升職記》,而奇點選擇了市場所給出的選擇。

而林清茶,最終毫不猶豫選擇了懸日,哪怕現在知道懸日發展可能會有困難,心裡也沒有後悔的意思。

因為,志同道合。

「不過也不用太擔心,懸日在選擇打出精品牌子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面對各種困境的準備,我們會做應對的,你只要好好專註自己的作品就好了。」藺時溫聲安慰道。

林清茶仰頭親了一下他的側臉:「我還好啦,我擔心的是你!幻鯨那邊現在情況也是愈發不好了吧,畢竟奇點卯足了勁兒可主要是沖著幻鯨的市場來的。」

神醫狂妻:國師大人,夫人又跑了 她話音一落,嘴裡又被塞了一塊無花果乾……

「放心,就算幻鯨現在倒了對我影響也不大,甚至對我有益。」

林清茶愣了一下,嘴裡的果乾也忘了咽,含在嘴裡就問:「藺哥,你留在幻鯨到底是為了什麼?」

藺時沒有立刻回答,沉默了一會兒才道:「為了,留住一份初心吧……」

說完揉了揉林清茶的頭髮:「金依出來了,你不就是為了看她嗎?」

「噢。」

林清茶目光轉回了電視,沒有再繼續問下去,藺時心裡必然是早有了計劃和打算,她信任他。

電視屏幕上,金依鋼琴伴奏,肖思卉唱歌,兩人一起合作了一首歌,中間還一起跳了一小段舞。

難得,這還是第一次看見金依跳舞,還挺可愛。

「我記得,你也會鋼琴。」藺時忽然道。

林清茶隨意點著頭:「是啊,有機會彈給你聽。」

「我滬都老家客廳有一架鋼琴。」

「那……」等等!打住!

林清茶突然反應剛剛藺時說了什麼,滬都老家???

她忙轉頭看向藺時,只見他一臉笑意看著自己。

「那什麼?」藺時問。

林清茶眨了眨眼,沒說話,只是望著他。

見狀,藺時嘆了口氣,只得直接道:「過年我要回家,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

「帶,帶我回家?」

「難不成你要一個人留在京都過年?你願意我也不放心。」

「咳,你爸媽……」

「怎麼,怕見家長?」藺時頓時有些揶揄。

林清茶手肘輕輕撞了藺時腰一下:「我這情況,你爸媽能喜歡我?」

「你這情況怎麼了,年輕貌美有才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還是導演界冉冉升起的新星,哪點不好? 名門天后,億萬總裁極寵妻 怎麼會不喜歡你?」

「你知道我不是說這個。」

她現在的家庭情況,還有負債,沒有多少父母希望自家兒子找一個這樣的對象吧?

藺時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我知道你說的什麼,但是我爸媽絕對不會因為這個不喜歡你的,我跟他們提過你,他們很期待我帶你回家。」

「相信我,他們會很喜歡你。」

在我父母眼裡,你可是陪我一起走出深淵的人,他們怎麼會不喜歡你呢?

「真的?」

「真的。」藺時無比肯定,「而且我不是還說了要帶你去吃滬都的美食嗎?其實我媽做的菜就特別好吃。」

「噗呲,好。」

在林清茶答應的那一刻,藺時攬著她腰的手又緊了緊。

時間慢慢的往零點挪去,林清茶看了看時間,在最後十秒時輕聲倒數了起來,藺時也跟著一起。

終於數到「一」時,二人默契相望,同道:「一起加油啊~」

然後皆笑了。

過了幾秒,林清茶側了側身,忽的攬住了藺時的脖子,盯著他的雙眼認真道:

「藺哥,2016年,我希望你也能更相信我一點。」

喜歡娛樂圈教母請大家收藏:()娛樂圈教母更新速度最快。 侯嘉石曾說過,林清茶和藺時兩個人很像。

人們常說,很像的兩個人是很難成為情侶的,大多可能成為至交或者親人一般的關係,可林清茶和藺時這一對卻是個意外。

因為他們的遭遇,很難再輕易的接受他人走入自己的世界。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