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她故作鎮定的跟郭子珉對話。

郭子珉遲疑片刻,又問道:“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啊。男歡女愛嗎,正常的。都是成年人,遊戲規則還能不懂嗎?”

“呵呵,老子當初真是瞎了眼,怎麼看上你這麼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那時候你是不是沒少給我戴綠帽子?”

“哎喲,以前的事情現在說起來有什麼意思。”

“賤貨真的是下賤。”

郭子珉罵了一句,大掌在她胸前狠狠地捏了一把,“表子,給老子好好的躺好了。”

他一邊說着,一邊起身,不知道從哪兒就掏出來了一卷膠帶,在蘇薇兒的嘴上粘了膠帶,手腳上全部纏着厚厚的交代。

“老老實實的給我坐好了,等老子出來。”

他下牀,拿着匕首去了浴室。

浴室的門沒關,大抵是不相信蘇薇兒,所以提防着她。

淅瀝瀝——

當浴室裏響起了水聲的那一刻,蘇薇兒着急了,立馬從牀上挪動着,到了牀邊,將雙腳放下來,下了牀拉開了櫃子,從裏面拿出了剪刀。

摸到剪刀之時,她懸着的心終於落了下來,想也不想的剪斷了膠帶,然後撕開了嘴上纏繞着的膠帶。

“呼,嚇死了。”

她嘆了一聲,轉身就準備跑,可誰知道轉身的那一刻便看見後面站着一人,透過浴室裏傳來的微弱的燈光,幾乎可以看得見郭子珉臉上那猙獰駭人的表情。

“賤人,敢騙我?!”

郭子珉氣的火冒三丈,面部肌肉一個勁兒的顫抖着。

擡手,蓄足了力道的手狠狠地扇在蘇薇兒的臉上,“特麼的,你應該知道我最痛恨欺騙,你以爲我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你可能不知道,浴室裏的那一面鏡子正好能將臥室裏的一切一覽無餘。”

他俯身壓了過去,大掌一揮,直接將她身上的那一件白色雪紡衫給撕爛了。

被一巴掌打的蒙圈的蘇薇兒腦子暈乎乎的,耳朵裏一陣耳鳴。

感受着身前一陣微涼,方纔發現衣衫早已經沒有了,內衣尚在。

她捂着臉頰,擦拭着被打出血的脣角,往後挪了挪,防備的看着郭子珉,“你別過來,郭子珉,我告訴你,你現在是逃犯,如果被人發現了後果不堪設想。”

“逃犯?我有今天不是拜你所賜?”

他粗魯的撕掉了自己身上不知道那兒弄來的一件黑色襯衫,舉止非常粗暴,眼底是掩飾不住的戾氣。

“我現在遊走在死亡邊緣,怕什麼?已經想好了,先睡了你,在殺了你,之後將你碎屍萬段,扔到江裏餵魚,誰能知道?”

他一字一句,陰陽怪氣的說着。

在暗黑的黑夜裏,這樣的郭子珉宛如厲鬼似的,嚇得蘇薇兒連呼吸都有些小心翼翼。 不過一會兒,石室裏的人就全部離開,繼續分頭尋寶。

見人走完,正元子才長鬆了一口氣。

“還好鎮住了他們。”正元子暗暗道,“等離開這裏之後,必須馬上回去龍虎山,否則指不定會出什麼事。”

他心裏明白,青陽子他們之所以沒動手,一是顧忌龍虎山的實力,二是因爲身份關係。

他們畢竟都是華夏法術界宗師級別的人物,在這麼多人面前動手奪寶,傳出去難免會損害名聲。

但是正元子心裏清楚,這些人絕對不會輕易放棄,只要離開這裏,肯定還會尋找機會搶奪。

最好的辦法,當然是現在就吸收掉先天之氣,但是那團火焰的實力不低,就算自己全力出手,一時半會也不可能煉化。

如果有人去而復返,趁自己煉化的時候出手,那麻煩可就大了!

所以想來想去,正元子還是決定先回龍虎山,然後再煉化先天靈寶,這樣才最穩妥。

不過這樣一來,他肯定會被許多人所覬覦,可是他必須賭,爲了這一件先天靈寶,他必須賭!

甚至此刻他連那些隨行的龍虎山弟子都不敢相信,修煉路上,欺師滅祖的例子並不罕見,爲了一件先天靈寶,那是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

張誠等人離開之後,繼續在正殿中尋找着寶物,有了正元子的例子,所有人情緒更高。

畢竟是神獸騰蛇的仙府,說不定不止一件先天靈寶,要是自己再尋到一件,那可就是天大的機緣!

幾十號人,在正殿裏找尋了好幾個小時,幾乎將所有石室都查找了個遍,卻再無什麼收穫。

“找完了,就只有一些小東西而已。”華坤真人在一條廊道里跟張誠再次碰頭,滿臉失望的說道。

“我還行……”張誠拍了拍背上的包裹,笑嘻嘻的說道:“你也別哭喪着臉了,等回頭我分你一件。”

“當真?”華坤真人神情一振,張誠收刮的那些古器他已經看過了,最次也是七段光的,這麼珍貴的東西,真捨得送人?

“當然是真的!”張誠點點頭,“咱們現在也算自己人,不就是一件上古法器嗎?等出去就讓你挑一件!”

其餘人此時也搜索得差不多了,或多或少都有些收穫,見再無遺漏,就開始陸續返回殿廳。

妙嚴大師此時依舊跪坐在玉牀之上,經過幾小時的努力,終於剖開了騰蛇的屍身,開始找尋女蝸石。

張誠等人陸續回到在了這兒,表情或優或喜,各不相同。

“看樣子,你們收穫應該不錯。”妙真師太瞟了衆人一眼,說道:“剛纔我感應到波動,應該是有先天靈寶出世吧?不知道是哪位道友的運氣這般好,得到先天靈寶?”

一聽這話,張誠等人同時轉頭,齊刷刷看向正元子。

正元子一愣,站在原地不吭聲。

“哦,原來是正元道友?”妙真師太眉毛一動,“能尋到先天靈寶,這可是天大的機緣,如果提煉出先天之氣,至少也能延命十數載,正元道友真是好氣運。”

看到周圍人眼珠泛紅,正元子忍不住在心裏暗罵妙真師太。

在這種場合還說這些話,不是慫恿其他人奪寶嗎?

正元子想了想,突然看向玉牀上的妙嚴大師,開口說道:“妙嚴大師,如果不是你尋到此處,貧道也無法得此機緣,等貧道提煉出先天之氣後,願與妙嚴大師共享。”

張誠等人都驚訝看過來,跟妙嚴大師共享?這正元子還真是捨得!

不過他們也明白正元子的意圖。

眼下這種情況,許多人都在打先天靈寶的主意,如果能籠絡住妙嚴大師,正元子保住寶物的希望就大了很多。

正元子笑了笑,朗聲說道:“世間一切自有因果,如果沒有妙嚴大師,貧道也不可能得到先天靈寶,共享是理所應當的。”

妙嚴大師擡頭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之前釋藏大師承諾過,你們得到的寶物都是你們的,我們大佛寺絕不會染指。”

“妙嚴大師多慮了!”正元子連道,“這先天靈寶跟普通寶物不同,貧道可不敢獨享……不如出去之後,妙嚴大師就跟貧道同去龍虎山,共同煉化了先天之氣。”

“不必多言。”妙嚴大師搖頭,“貧僧此次是爲女蝸石而來,一旦得到,就要立刻趕回大佛寺,穩固陽間封印。先天靈寶既然被道友所得,那就是你的機緣,跟貧僧無關。”

停了這話,正元子是喜憂參半。

喜的是他都這麼說了,妙嚴大師依舊不同意,說明對先天靈寶真沒什麼興趣,他也少了一個需要提防的對象。

而憂的則是,妙嚴大師置身事外,不願摻和這件事,自己也少了一個強大的盟友。

在場的人都沒說話,一邊看着妙嚴大師翻找騰蛇屍身,一邊想着自己的心事。

又過了一會兒,妙嚴大師突然面色一動,從騰蛇的腹腔裏掏出一枚蠶豆大小的石頭。

“女蝸石!終於找到了!”妙嚴大師滿臉笑容,將石頭拿到面前仔細一看,表情卻瞬間凝固。

“怎麼了?難道女蝸石有什麼問題?”

衆人一見,立刻圍了上去,低頭看向妙嚴大師手中的石頭,同時愣住。

只見這一塊石頭,的確跟在大佛寺見到的那一塊很像,但是整體卻小了很多,只有五分之一大小。

“怎麼這麼小?”張誠皺了皺眉,問道:“這麼一點點,能撐住封印嗎?”

妙嚴大師搖搖頭,“之所以用女蝸石來做陣眼,就是因爲這些神石之中蘊含了巨大的靈力,而這一塊體積太小,提供的靈氣根本不夠。”

“怎麼辦?”華坤真人愣了一會兒,沉聲說道:“難道這次我們白來了?”

“也不算白來。”妙嚴大師將蠶豆大小的女蝸石仔細收好,站起身來說道:“其實貧僧在探查騰蛇屍身時,還發現了一件事,沒來得及告訴諸位……”

說完,妙嚴大師將騰蛇屍身挪開一點,指着腳下的玉牀說道:“諸位看這兒,是否能看出點什麼?” “你手裏只有蘇薇兒一人,我手裏有你一家……三口!”

陸少宸笑了,回頭看着門外,又有人走了進來,帶着郭子珉的母親王麗蓉走了進來。

“嗚嗚嗚……子珉,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啊,我得兒啊,媽媽好想你啊。”

王麗蓉一進來,就哭天喊地的哀嚎着。

方雪嫣嚇得面色一片蒼白,渾身抖若篩糠,眼眸看着郭子珉,才發現一段時間不見,往日裏那個風光無限的男人居然變得如此的邋遢落魄。

她膽怯的站在一旁,一個字也不敢說,悶不吭聲的流着淚。

“你……陸少宸,你個……雜種,居然綁架了我媽跟雪嫣?放了她們,不然我就殺了蘇薇兒。”

郭子珉知道蘇薇兒在陸少宸心中的分量,匕首抵在她脖頸上微微一用力,蘇薇兒只覺得脖頸一陣發熱,下一刻就有鮮血溢了出來。

“嘶……”

蘇薇兒疼的倒抽了一口氣,目光直勾勾的注視着陸少宸,不敢說話,不敢吭聲,生怕影響了陸少宸,讓他亂了陣腳。

他恍如天神一般從天而降,着實讓她感到意外之餘還非常的感動。

有這麼一個人在身邊,是她的福分。

“子珉啊,你不用管媽媽,媽媽是個老婆子,遲早要死的。她方雪嫣的媽媽是陸家的人,陸少宸不敢動她,你別聽她嚇唬。你殺了蘇薇兒那個賤人,殺了她!”

王麗蓉不是很傻,理智的分析着當前的情況,聰明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是嗎?”

陸少宸神色淡然,回頭瞟了一眼王麗蓉,對着身旁的人使了個眼色,便見到一人上前,朝着王麗蓉的臉上左右開弓,啪啪啪啪啪,幾個巴掌扇了過去,直接將她打倒在地,嘴巴里流血不止。

“陸少宸,你特麼的在動我媽試一下?信不信我把蘇薇兒從這兒推下去?”

郭子珉壓着蘇薇兒,走到了三樓的欄杆旁,看着樓下的陸少宸,威脅着。

說着,還真的就將蘇薇兒往欄杆上一推,猛地一用力,嚇得蘇薇兒心裏防線瞬間崩塌,“啊!”

她一聲尖叫,立馬閉上了眼睛。

那一刻,陸少宸情不自禁的上前了一步,臉色有明顯的細微裂痕,非常擔心蘇薇兒的情況。

但還是穩住了。

“你敢讓她死,我今天就讓你一家人陪葬。不信,可以試一試。”

陸少宸穩住了慌亂的心,淡然自若的看着他。

“哎喲,疼死了,疼死老孃了。”

王麗蓉疼的嚎啕大哭,“兒啊,你不用管孃的死活,我真的沒事,你走,你快走啊。嗚嗚嗚……咱們老郭家一代單傳,你不能有事啊。”

“媽,你別胡說了,我不會丟下你的。”

郭子珉雖然品行拙劣,但是他的媽媽還是非常的有孝道,不忍心丟下她一個人。

方雪嫣緊張兮兮的,見着好像沒她什麼事兒,懸着的心也就落了下來。

她就說嘛,不管怎麼說,陸少宸也算是她哥,怎麼可能會對她下手?

心裏麼中想着,下一刻,陸少宸就拎住了她的脖頸,往跟前一拉,“放了蘇薇兒,否則,我現在就斷了你們郭家香火。”

指的就是方雪嫣肚子裏的孩子。

“呵,你當我是傻子?孩子在雪嫣肚子裏,你說殺了就能殺了?你是不是當我是傻子?”

“是與不是,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陸少宸打了個響指,助理成瑾立馬端着一碗藥走了過來,“boss,藥到了,是現在喝?”

“給她灌下去。”

“嗯?";

方雪嫣有些發懵,頓時臉頰一疼,嘴巴上膠帶被撕了下來,疼得她眼淚險些沒有流出來。

然後兩名保鏢架着她,成瑾捏着她的臉要給她灌藥。

“啊,不行,不可以,郭子珉救我,救我啊,不能……不能啊,孩子是你的孩子,不能讓孩子有事啊。”

方雪嫣近乎崩潰,她根本不想要孩子,可現在她沒有勇氣殺了這個孩子,真的擔心會不孕不育,讓她的一輩子都毀在了手裏。

樓上,蘇薇兒見此一幕,小聲的說道:“郭子珉,看見沒有,方雪嫣還是愛你的。我一命抵四個人的命,值了。你應該知道,你殺了我,你必然會死在這兒。與其這樣,倒不如咱們倆來個交易。從三樓的窗戶跳下去,下面是游泳池,你可以逃走的。”

蘇薇兒的命掌握在郭子珉的手裏,她真的我自己捏了一把汗,便只能小聲的跟郭子珉談合作。 衆人聞言,立刻按照妙嚴大師的指點看去,發現在騰蛇屍身下面的玉牀上,還刻着一個圖案。

圖案的中心是一隻背生雙翅的蛇人,從身形上來看,似乎是女性。

而在這個女性周圍,還環繞着五隻大蛇,頭尾相連,形成一個圈。

整個圖案看上去十分古拙,雕刻得也不是很精細,只能看出個大概。

見周圍人都是一頭霧水,妙嚴大師直接開口說道:“這圖案上的女性蛇人,應該就是代表的女蝸娘娘,而環繞在外面的五條大蛇,應該就是代表的騰蛇。”

說到這兒,妙嚴大師頓了頓,接着說道:“之前看到這圖形,貧僧只是有些猜測而已,但是在看到女蝸石之後,就肯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這片萬象空間不止一座騰蛇仙府,應該是有五座!”

什麼?

一聽這話,所有人頓時吃了一驚。

五座騰蛇仙府?

這不是在開玩笑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