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說完以後,老君看了看我身邊的三個小動物,笑吟吟地對我道:「這三個小東西在崑崙也呆得膩了,早就想到下界去,想見識人間的花花世界,這次你可以把他們一同帶去!」

三個小東西似乎對老君十分敬畏,自老君出現以後便老老實實地呆在旁邊,此時聽到老君的話都是高興起來,特別是小白,得意地晃動著自己的兩隻大耳朵,嘴裡脆生生地對老君道:「老君你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最疼我們!」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老君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先前我一直拒絕承認自己就是他們口中的玄女,現在卻是不知不覺中在心裡接受了這個說法。

也許在我看來,像老君和王母這種存在,是不沒有必要騙我的,他們也不可能會走眼吧?

其實在我的內心深處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我和李直在一起以後,總感覺自己是他的累贅,無論什麼事我都幫不上他,還要他照顧我,讓我很不舒服。

雖然我還沒有嫁給他,但是我經常看一些電視節目,上面很多夫妻會分開,就是因為其中一方感覺自己和對方之間不平衡了,產生自卑心理,久而久之開始疑神疑鬼。

每次遇到什麼事,都是朱紫蕈和李直一起去面對,雖然朱紫蕈是李直的丫環,可是我心裡總是會有些不舒服。

如果我是玄女,那從身份和實力上來說都不會輸於李直,我就能和他並肩站在一起,去面對一切迎面而來的風風雨雨了。

「好了玄女,我聽說王母果園裡的仙果大豐收,忍不住想快點去嘗嘗鮮了,如果沒事的話,現在你們就上路吧!」

老君對我輕輕揮了揮手,左腳一抬,便坐到了青牛背上,準備到王母宮中去。

我想起在被月老帶來之前,我媽他們還被困在那個陰氣水潭裡,李直也不知去向了,忙伸手拉住老君的衣袖大聲道:「老君留步,我還有事要問你呢!」

老君似乎知道我要對他說什麼,伸手從青牛肩上拿下了一把青色拂塵,信手向我揮來,嘴裡笑道:「小姑娘,放心去吧,一切都人迎刃而解的,不要再啰嗦了!」

一股輕風襲來,然後我便感覺自己的身體像一片樹葉一樣飛了起來,飄飄蕩蕩到了空中,看著慢慢遠去的老君,想要再說些什麼,可是心中也知道他不會再理會我了。

隨後我和三個小動物便被一團濃濃的雲彩裹住了,只覺得身體一直在一墜,心中不禁感到有些發慌,王母給了我一張三界神符,小白說可以用它穿行於三界之中,我還沒有用呢,會不會被老君這一下給扇到爪哇島去?

「哇哦,爽呀!人間的花花世界,小白白我來了!」

小白卻是絲毫也沒有我的顧慮,在我身邊脆聲大叫道,旁邊的白鶴和金狗也是大聲鳴叫,顯然和小白一樣十分興奮。

我心中感到不踏實,忙摸出了三界神符,正想問小白怎麼使用它,卻感覺腳下變得堅實了許多,低頭一看,發出自己已站在遇到月老時的地方,身邊水牆還在,地面上淺溝依然。

腦海中一陣恍惚,我有些茫然,不知道剛才發生的一切到底是真是幻。

身體似乎從來也沒有移動過,難道說剛才我只是做了一個夢而已?

我正在疑惑,突然聽到身邊有人問我:「玄女姐姐,這裡就是人間嗎?怎麼黑洞洞的,不像是傳說中的花花世界呀?」 看到小白,我才敢確定自己剛才經歷的一切是真實的。

「你是誰?若離呢?你怎麼她了?」這時,朱紫蕈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充滿了疑惑和警惕,應該是聽到小白的話,擔心我的安危。

「玄女姐姐,外面說話的姐姐是誰呀?誰是若離?」

小白撲閃著他圓溜溜的眼睛,好奇地問我。

我低聲告訴小白,以後不要叫我玄女姐姐,我的名字叫陌若離。

小傢伙眨巴著亮晶晶的大眼睛,好奇地問我為什麼改名字了,我伸手捂住他的嘴巴,示意他不要多說,然後大聲告訴朱紫蕈我沒事,馬上就出來找她。

追緝天價小萌妻 雖然我和朱紫蕈從距離上來說只有幾米而已,可是中間卻隔著好幾道水牆,如果要出去的話只怕要繞上半天。

我又大聲叫了幾聲「媽媽」,可是裡面沒有任何的回應,不知道我媽怎麼樣了,心裡不由十分著急。

雖然相比起來我更關心我媽一些,但是她身上的情況太過詭異了,我不敢確定進去以後真的能救出她,還是先看看朱紫蕈現在怎麼樣了再說。

我向兩邊看去,腦海中浮現出在走到這塊空地之前地上那些淺溝的形狀,想要看看從哪裡能夠走出去。

說來奇怪,剛才我只是向空地上瞄了一眼,並沒有刻意去記那些淺溝的位置,想不到現在腦海里竟然清晰地把它們畫了出來。

看起來似乎是迷宮,有狹小的空間可以通過,我心中一喜,正要出去找朱紫蕈,卻見旁邊的白鶴扇了一下自己的翅膀,然後低聲叫了一下。

「玄……若離姐姐,小玉說了,她可以把這些水牆都給破掉!」

小白拉住了我,輕聲在我耳邊道。

小玉可以把這些水牆破掉?

聽到小白的話我心中一喜,可是卻有一些不敢相信。

這三個小傢伙雖然是玄女的寵物,也算是王母山上的仙家寵物,可是連人形都還無法幻化,難道會比朱紫蕈還厲害嗎?要知道朱紫蕈都被這些水牆傷得很重,小玉能行嗎?可別像朱紫蕈一樣受傷。

「小玉……姐姐可以找到路徑出去的,這些水牆很厲害,要不你就不要冒險了。」

女孩子都喜歡小動物,我也不例外,覺得這三隻小東西都很可愛,可捨不得讓他們冒險。

更何況,在這三個中間,小白和小金似乎都是男的,只有小玉是女的,那就更應該被疼愛了。

聽到我的話小玉似乎很感動,伸出長長的脖子靠在我的胸前輕輕摩挲了一下,然後又叫了一下,小白在旁邊翻譯,說小玉說謝謝玄女姐姐,不過不用為她擔心。

然後小玉的雙翅便輕輕舒展開來,迎著旁邊的一堵水牆走去。

小玉遍體雪白如玉,沒有一根雜色羽毛,看起來聖潔可愛,此時雙翅展開,就好像是粉雕玉琢一般,十分養眼。

可是小白和小金卻似乎十分害怕,忙向我身後退去,小白還用自己的小爪子抓著我的裙角輕聲道:「若離姐姐,快向後躲躲!」

我心中納悶,小玉說要破掉這些水牆,又不是向我們攻擊,我們為什麼要躲?

這個念頭剛升起來,便看到我們面前的小玉雙翅猛地向前面的一堵水牆扇去。

一股勁風突如其來地從背後出現,我猝不及防被推得向前一個踉蹌,「呯」地一聲撞到了小玉的背上,我忙抱住她的脖子才沒有摔倒。

那股勁風去勢不減,直向面前的那堵水牆衝去,然後我就聽到「轟」地一聲巨響,黑色水牆頓時化為一片黑色的陰氣。

當時我用現在已經變成白色的血玉手鐲,也就是月老所說的白玉環把他藏身的那堵水牆擊碎,可是依靠其中出現的那道白光的。

想不到現在小玉只是用自己的翅膀搧出一道風,一堵水牆便被擊破了,這也太強了!

小玉的翅膀收了回來,輕輕摟著我把我的身體扶正,嘴裡得意地叫了一聲,似乎在向我邀功,然後雙翅一搧,又一道勁風吹向另外一道水牆。

這次有經驗了,我忙和小白、小金向後面躲去,勁風到處,水牆又是應聲而破。

「若離,你沒事吧?裡面怎麼了?你堅持一下,我馬上就進來找你!」

朱紫蕈再次大聲叫道,我們離開時月老給她吃了一顆丹藥,她已經恢復了,便要進來找我,我忙告訴她沒事的,讓她離那些水牆遠一些,免得被小玉傷到。

周圍最少也有幾十道水牆,「轟轟」聲不停響起,我們腳下的地面被震得顫動不已,一分鐘不到的時間,所有的水牆都已消失了,變成了充斥著整個空間的陰氣。

看到對方都安然無恙地站在那裡,我和朱紫蕈同時鬆了一口氣,忙向對方跑去,我一把抓住朱紫蕈的手真誠地對她道:「剛才為了救我,你一定受了很重的傷吧?謝謝你了紫蕈!」

朱紫蕈的雙眼卻是落在了我身邊幾個小傢伙的身上,好奇地問道:「若離,這些東西是從哪裡來的?不會有問題吧?」

小白這傢伙看到朱紫蕈便雙眼放光,本來就紅通通的兩個眼睛似乎變成了一對紅瑪瑙,看起來就和常明登一樣喜歡美女,本來向前湊著要和朱紫蕈套近乎,聽到朱紫蕈的話氣得「哼」了一下不滿地道:「誰有問題呀?我們才不是東西呢,是玄……若離姐姐的夥伴好不好?」

聽到小白竟然會說話,朱紫蕈的雙眼立刻瞪得溜圓,驚聲問道:「若離,這隻小兔是妖?」

而小玉和小金卻是不高興地對小白叫了兩聲,小白忙又大聲道:「不對不對,我不是說我們不是東西,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不是普通的東西!」

好吧,這小傢伙口齒伶俐,想不到也有說不清楚的時候。

朱紫蕈一開始怕這幾個小傢伙是敵人那邊的,看到我和他們的關係似乎很融洽,也鬆了一口氣,好奇地看著小白他們幾個。 小白似乎想在朱紫蕈這個大美女面前顯擺一番,學著人的樣子,兩隻後腿直立,前腿交叉在胸前作抱臂狀,嘴裡得意地道:「美女姐姐,你別看我們三個和那些普通的小動物一樣,我們的來歷可不一般,是王……」

好吧,很顯然這傢伙想把自己是王母山上的寵物這一個身份說出來,我也相信如果朱紫蕈知道這件事一定會大吃一驚,可是卻並不想他把這事透露出來。

雖然月老他們都一口咬定我就是玄女,甚至連太上老君也這麼認為,可是到現在為止,我也不敢確定這一點。

最重要的是,按照老君的說法,似乎玄女當時和什麼人打賭到下界來並不是那麼簡單,而且佛門也有手下到人間來,雙方一方面明爭暗鬥,另外一方面還有共同的敵人,這事頗為複雜。

不知道為什麼,我對這次被月老帶走的事總覺得有些不踏實。

既然他們都說我是玄女,而且玄女又是王母座下很受寵的弟子,為什麼她不直接見我,把前因後果都告訴我,非要像現在這樣搞得神神秘秘的?

凡事只要一往複雜里搞,我總覺得後面有貓膩。

我想先把這次到昆崙山的事告訴李直,讓他幫我看一下這裡面到底有沒有什麼不妥。

如果我真的是玄女那還罷了,如果我不是,就怕王母他們這樣指驢為馬,就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了。

比如說,故意讓別人以為我是玄女,藉此掩蓋真正玄女的身份,然後讓她搞什麼陰謀。

雖然王母和太上老君這樣的存在,也許並不屑於搞這種伎倆,但是我的心裡總是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所以會胡思亂想,也許這就是女人的特點吧。

反正在和李直商量過這件事以前,我不能讓任何人,包括朱紫蕈知道我可能是玄女這件事,否則真的傳出去,那還不炸翻天?

我忙伸手捂住了小白的三瓣嘴,搶著對朱紫蕈道:「這三個小傢伙是王爺爺的好朋友,也算是快要修鍊出人形的妖族吧,這次是王爺爺讓他們來幫我們的。」

朱紫蕈有些奇怪地看著我和小白,皺眉道:「王爺爺?他不是在店裡嗎?他讓這三個妖獸來幫我們,自己為什麼不來?」

我並不指望自己這番話能讓朱紫蕈相信,只要不讓她知道小白他們的來歷就行,於是便隨口告訴她,這三個小傢伙雖然並不能幻化成人形,但是卻可以對付這些陰氣化成的液體,王爺爺自己又做不到這一點,所以便沒有跟來。然後假裝這才想起來,「啊」地一聲驚叫對朱紫蕈道:「我媽呢?快點和我過去看看他們怎麼樣了!」

還好,朱紫蕈也同樣關心我媽他們的安危,被我這一聲驚叫轉移了注意力,忙和我一起向陰氣水潭的方向跑去,嘴裡卻還在嘀咕:「王爺爺會認識這麼厲害的妖族?那他以前怎麼沒請他們來幫我們?」

小白似乎很不滿意我把他們三個說成妖族,嘴巴雖然被我捂著,可是卻不停地「唔唔」亂叫,兩隻小前爪也不停地對朱紫蕈做著手勢,還好被我緊抱著,他沒有辦法掙扎出來。

小玉和小金比小白乖巧得多,跟在我和朱紫蕈的後面來到了陰氣水潭旁邊,沒聲沒響的。

朱紫蕈探頭向水潭裡看去,我低聲在小白的耳邊道:「你要是敢再胡說話,我就把你送回去,你信不信?」

一品天下 小白不敢再叫了,翻著紅紅的大眼睛,一個勁點頭,我又和他確認了兩遍才小心翼翼地鬆開手,又瞪了他一眼,小白委屈地撅了撅嘴巴,倒是沒有再說什麼。

「若離,剛才你在裡面,有沒有看到你媽是怎麼消失的?」

朱紫蕈看著空空蕩蕩的陰氣水潭水面,皺眉對我道。

我搖了搖頭,告訴朱紫蕈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在月老帶我離開以前,我媽便沒有了聲音,在那之前她應該就消失了,很可能又沉到了陰氣水潭裡面,甚至我爸和奶奶他們也有可能在下面。

朱紫蕈有意無意地看了小白他們三個一眼,然後問我,是先想辦法下到水潭下面去尋找我媽他們,還是先找到李直。

我很想快點見到李直,把自己被月老帶到王母山上的事告訴他,可是更擔心我媽的安危,考慮了一下便對朱紫蕈道:「你去審問一下那個影子,看看能不能找到李直,我想辦法下水潭吧。」

聽到我這麼說,朱紫蕈幾乎連想也沒想便答應了,轉身就要離開,不過又停下腳步對我道:「若離,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危!水潭裡的陰氣太過濃郁,只怕還有什麼古怪,你最好不要強行下去,等我找到王子,再回來一起想辦法!」

我知道在朱紫蕈的心目中李直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其次是我肚子里的孩子,再次是我,至於我的家人,其實對她來說真的是可有可無的,看到她這副態度心裡雖然有些不快,但是也沒有多說什麼,便點了點頭,告訴她我不會輕舉妄動的,朱紫蕈快步離開了。

朱紫蕈抓起被她困住的那個影子,雙方交談了幾句,她轉過頭來又交待了我一句然後便向巷道深處去了,我心中倒是盼著她快點找到李直。

「玄女姐姐,你為什麼不讓我說出我們的身份呀?剛才那個美女姐姐看起來又不壞,只是……她的身上有一股很奇怪的氣息,似乎是從下面來的。」 先婚厚愛:誤惹天價首席 小白輕聲叨叨著。

我知道小白的意思是說朱紫蕈身上有陰間的氣息,其實我也不知道冥府是個什麼樣的所在,裡面的居民算是人還是鬼。

我對朱紫蕈倒不至於懷疑,但是總覺得小白他們的身份還是不要那麼快公布好一些,但是又沒有辦法把自己心裡的顧慮告訴小白,畢竟他也算是王母的人,於是便學著大人嚇唬小孩子的口吻對他道:「你們一定聽說過唐僧取經的故事吧?你們可是上天來的,身上有天界的靈氣,就好像唐僧肉一樣,吃了能讓人長生不老。我和紫蕈雖然是好朋友,但是我怕她知道你們的身份,忍不住從你身上割一塊肉煮了吃,兔子肉可是鮮美得很。」 人家都說兔子膽小,果不其然,小白聽到我的話嚇得毛都炸了,一對紅眼睛定定地看著我,耳朵支得高高的,嘴巴張得大大的,露出那一對大板牙,愣了半天才用顫巍巍的聲音輕聲對我道:「不會吧玄女姐姐?這些人真的吃兔子嗎?還有還有,你在人間呆了這麼長時間,不會也跟他們學會了吧?」

心裡雖然還在擔心爸媽他們,但是看到小白和他身後另外兩個小動物擔心的樣子,我還是感到有些好笑,故意逗他:「這就要看你聽話不聽話了,如果你不聽話,我倒也不會拒絕兔肉的。」

小白嚇得後退了一步,似乎有些後悔跟我來到人間了,然後猛地點著頭對我大聲道:「玄女……不,若離姐姐,以後我一定乖乖聽話,你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你也知道小白一向最愛你了。」

好吧,這小傢伙是真的被我嚇壞了,不過這樣如果它能老實一點的話,那最好不過了。

小白喝在油嘴滑舌的,但是另外兩個小傢伙似乎都唯他的馬首是瞻,也許因為他們自己沒有辦法說話吧,聽到小白這麼說,他們也一個勁點頭,似乎要告訴我他們也會乖乖聽話的。

有這麼三個小東西陪著,我心裡感到很舒服,畢竟他們活蹦亂跳的,又來自上天,實力不俗,比起鬼蚺那個懶傢伙來要強上太多了。

我伸頭向陰氣水潭裡看去,只見黑色的水面上冰瀾不驚,如果不是知道它是由那些陰氣液體匯成的話,只怕會誤以為它只是一塊黑色的固體而已。

我低頭從旁邊找了一塊石頭,拿起來沿著水潭的邊緣扔了下去,剛才我媽是從水潭的中間位置出現的,我怕會砸到她,不敢往中間丟石頭。

只見那塊石頭落到陰氣液體上以後,就好像木頭被放到水上一樣,竟然飄浮在水面並不下沉。

我感到有些好奇,伸手在石頭上面按了一下,想要試試能不能把它按到水裡去,石頭雖然向下沉了一點,但是水面也凹了下去,但是石頭還是依然沒有進入水面。

這水竟然連石頭也無法下沉?密度也太大了吧?

我更加擔心媽媽了,他們在密度比死海還要高的陰氣液體里該有多痛苦?

剛才我告訴朱紫蕈自己想辦法到水潭裡面看看能不能救出我媽他們,可是現在卻是有些束手無策了。

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金色的衣服,它是原來肚子里的孩子給我弄出來的金蓮所化,在明妃用金鈴困住我的時候,如果不是它,只怕我已經被明妃害了。

可是老君本來要把《馭鬼九術》上的那些道術都傳給我,可是都被這身衣服散發出來的金光給阻擋住了,我只學會了其中的一個曲子。

如果當時我學會了所有的道術,說不定我現在就有辦法到水潭裡去救我媽了,我心裡不由有些惱怒。

不過雖然《馭鬼九術》所化的那些金色光點雖然並沒有像那個曲子一樣進入我的身體,卻也沒有消失,我能感覺到它們就附著在金色衣服的外面,似乎只要我把衣服褪掉,它們就能進入我的身體。

我看了看身邊的三個小傢伙,又向四周掃視了一圈,確定周圍沒有人以後,伸手拉了拉小白的長耳朵,輕聲對他道:「小白,你帶小玉和小金去旁邊看一下,有沒有壞人在周圍,如果有的話就把他們抓來好不好?」

小白眨巴著他的大眼睛,用力地搖著腦袋:「不行,若離姐姐,王母和老君讓我們跟你到下界來是要保護你的。這裡有點不對勁,竟然有這麼濃的陰氣,如果我們走開了,你遇到危險怎麼辦?」

好吧,想不到這小傢伙對我還挺關心的。

我又不能對他說自己想把他們趕走然後脫衣服試試能不能吸收那些金光,便假裝生氣,用剛才的辦法,說如果他現在不到周圍查看一下的話,那我就把他送回天上去。可是就算我如此威脅他,小白還是不鬆口,最後他似乎也拗不過我了,便裝出一副可憐相對我道:「姐姐,如果你出事的話,回去我們是會被罵的。王母本來就是要我們來保護你的,還說絕對不能讓你離開我們的視線……要不這樣吧,讓他們兩個去周圍查看一下,我留下來陪你好不好?」

聽到小白的話我的心頭不由一震,小傢伙雖然是仙家寵物,可是腦子畢竟還是簡單,這一句話卻是向我透漏了太多的信息。

看來在月老帶我到天上之前,只怕王母就找幾個小傢伙談過,要他們跟我到下面來。

甚至我認為,也許月老就是王母派下來找我的,只是假託玄女偷跑下界,怕被王母發現而已。

到天上這一趟,我除了吃了幾個仙果,然後又帶回了一些,把三個小傢伙也帶下來,然後又遇到了老君,並沒有其他事發生。

總起來說,我的實力不但得到了提高,而且還多了幾個幫手,如果三個小傢伙不害我的話,這一趟對我實在是有千利而無一弊。

就算是王母有什麼深層的目的,最起碼到現在為止似乎並沒有害我的意思。

她這麼做,說明下一步我可能會遇到極大的危險,她覺得以我現在的實力,再加上李直和朱紫蕈也不能保證我的安全,所以才會有這番安排。

想到這一點,我更覺得自己應該馬上把那些金光快點吸收了,於是沉下臉來,讓小白快點帶小金到前後巷道里仔細搜查一番,只留下小玉陪著我就行了。

還好這次小白倒是很聽話,很快就帶著小金離開了,我伸手抓住了自己的衣領,正要把衣服脫下來,身後突然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轉頭一看,只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從突兀地出現在我的視線里,那個很久沒有見到的聲音響了起來:「陌若離,我現在該怎麼稱呼你?是像以前那樣叫你離離,還是叫你嫂子?」 李正,千真萬確,就是李正!

一個人如果和你在一起三年,相信即便他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一句話也不說,你也知道那是不是他。

此時的李正臉上是一片不屑,嘴裡的話也充滿了諷刺,和原來對我的態度那是千差萬別,可是我可以肯定站在我面前的就是他。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