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易陽邁出去的腳步又退了回來,那位臉上的得意誰都看得出來,只可惜,他高興的太早了。

「你知道嗎,這輩子我有了能力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威脅,我告訴你,金嗓子這個節目你好好的弄吧,因為這是第一屆,也會是最後一屆,相信我。」

易陽的聲音不疾不徐,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聽了讓人很害怕,這人還想放狠話,不過易陽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李總,我要籌備一個新的項目,嗯,費用不會低,三天後我們碰頭,必須做,好,就這樣。」 一枚大力丸,讓徐家老爺子深刻體會到不同凡響,練武之人,對這種感覺最為熟悉,而非林楠這種野路子出身。

就這麼一枚大力丸,在徐家老爺子看來,等若是無價之寶,若非此刻當著那麼多人的面,他想立刻回去安靜的好好體悟一番。

看到徐家老爺子這麼識貨,林楠也頗為滿意,總算是沒白白辜負自己一番心意。

在場之人,雖然不知道林楠這藥丸是什麼,但能得到徐家老爺子的誇讚,自然不凡,更自很是好奇,不過林楠沒有細說,一句祖傳的就將這一切都給推脫掉。

當然,沒有人會相信林楠這話,無論是夏家亦或者徐家,都對林楠進行過調查,哪怕是往上細數三代,也不曾發現林楠家有什麼祖傳的東西,否則何以讓林楠家貧困如此,也恰巧在這段時間突然間冒出了。

在眾人看來,一切的源頭都還是林楠本身,這讓眾人對林楠更是客氣了。

今晚是徐家老爺子的壽宴,眾人紛紛獻上禮物,都不簡單,各自有著各自的心意,不過和林楠這枚大力丸相比都差了很多,不過依舊讓老爺子臉上帶著喜色。

一大桌的人,除去一個夏秋成其他人基本上都算是聊的甚歡,林楠無疑也是在場的焦點人物,徐海東夏振華都是極其客氣,絲毫沒有一族之長的大架子,和林楠把酒言歡,三女分坐在林楠兩旁,更是充斥著一道道甜美的歡笑聲。

唯獨夏秋成,默默的坐在一個角落,沒有言語,臉色顯得都有些不自然。

先前在大廳的那一幕,他便看到了林楠的態度,直接將他完全忽略,甚至帶著一種不屑之意,這讓他心中暴怒,不過卻也不敢有任何的展露。

「他到底有什麼能力,讓大伯他們如此待見?」夏秋成並不知道之前林楠救人的事情,對眼前的大人物林先生與雙石村種地小農民林楠的身份一直無法對上。

在他看來,就是一個小農民而已,甚至他自己都差點動手,最後因為徐家的介入才算是告一段落,甚至還讓金大鐘賠了不少錢,不過得到的消息說林楠是徐家女婿,但眼下又對不上了。

且不管夏秋成如何想,林楠依舊和眾人閑聊著,也沒有了什麼顧慮,雖然在場的都是大人物,但林楠也不用擔心得罪,也算是暢所欲言,對於夏秋成,林楠自然有著不快。

將楊瑾害成那樣,更是差點讓自己也中圈套,這件事,林楠可是耿耿於懷,哪怕是知道這人是夏振海的侄子,林楠也不會客氣。

「夏秋成是吧?你可還記得一個在東海市,被你整的現在都還癱瘓的人,叫楊瑾?」終於,林楠開口,沉聲質問。

此言一出,夏秋成心中突然間一緊,周圍之人皆是一臉疑惑的看向他,尤其是夏振華,臉色不是很好,看的出來林楠和這位侄子竟然有些仇怨,這讓他隱約有些不滿,暗道不該帶夏秋成來這裡。

夏秋成此刻的情況很不好,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先前對林楠以及他身邊之人的調查后,他就發現了楊瑾的存在,也就放棄了自己出面與林楠談合作的事情,因為楊瑾很清楚自己的手段。

楊瑾而今坐在輪椅上,雙腿盡斷,自然就是他的一種手段,原本就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無論是楊瑾還是林楠,他都不在意,但沒想到會突然有著這種變化,林楠一躍成為高高在上的林先生,連徐海東夏振華這種大人物都要客氣以對。

此刻,突然遭到林楠的質問,當著在場那麼多大人物的面,可想而知會如何。

連忙整理了一下心中的緊張之意,也收起了對林楠的怒意,夏秋成強顏歡笑。

「楊瑾?是什麼人?」夏秋成保持禮儀上的笑容,客氣回應道,裝著不認識,當著這些大人物的面,肯定不能讓人知道,否則以自己的乾的那些勾當,夏振華定然不容。

「哦?這麼快就不認識了?」林楠冷笑,看的出來夏秋成這是在裝傻充愣。

「當初你在東海市的所作所為都忘了?」

一桌人此刻都看向林楠與夏秋成,並不知道這其中發生了什麼,不過對於楊瑾他們多少知道一些,是林楠的助手,大仙農公司的人,調查林楠的時候楊瑾的名字也提到多次。

「林先生,這其中是不是有些誤會?」夏秋成客氣的說道,乍一看還真是有些被冤枉的感覺。

見狀,林楠嘴角冷笑更甚,所幸不再理會,轉頭看向夏振華。

「夏先生,你可知道你身邊這位夏家之人,這些年在外面乾的都是什麼勾當,害過多少人?」林楠直接對夏振華說道,此言一出夏秋成臉色當即就綠了,他不怕林楠,但卻懼怕夏振華,一旦惹怒了夏振華,對他而言,等若是失去了最大的依靠。

這些年他能在外面為所欲為,最關鍵的還是頂著一個夏家的身份!

「林先生,這其中肯定有些誤會,稍後咱們可以細細說明。」夏秋成開口說道,阻攔林楠的後續。

夏振華此刻臉上帶著一股怒意,雖然和林楠接觸不多,但也知道這個年輕人不會信口雌黃,而今公然找上了夏秋成,想必肯定有大問題,對於夏秋成這個侄子,他其實並不怎麼喜歡,但畢竟也是夏家人,為此很多事情夏振華也不去過問,只要別太出格,他不管。

「林先生,有什麼問題,儘管說出來,真若是我夏家之人有得罪之處,我自然不會偏袒!」夏振華沉聲。

「大伯……」夏秋成一聽就著急了,連忙開口。

「閉嘴!」不過才剛一開口,便被夏振華訓斥了一聲。

當即,林楠也不客氣,這個惡人現在自己是要做了,直接將楊瑾在東海市的遭遇說了一遍,巧取豪奪也就算了,更是找人打斷了楊瑾的雙腿,若非搶救及時,只怕雙腿早已截去,即便是如此,也一直坐在輪椅上!

其次,便是雙流鄉附近的高利貸之事,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整個雙流鄉一大半的高利貸,都是夏秋成暗中操作,不知道害了多少人家破人亡!

這些,都是赤裸裸的罪行!

第三章了,這幾天免費看塵浮的書,趁著免費,讓大家多看幾章,繼續五更走起!謝謝昨天和今天給塵浮點贊發書評的讀者,塵浮每天都在關注書評,另外龍套的事情,塵浮一直記著,會按順序安排合適的角色! 徐家大廳內,隨著林楠道出夏秋成的一樁樁罪行,一旁的人臉色也變得頗為不悅,尤其是夏振華,更是臉色鐵青!

儘管夏家隱居雙流鄉,但夏家在整個華夏之中都擁有著一些影響,夏金斗就是一塊金字招牌,一些真正的頂層人物,都知道夏金斗的夏家存在,影響力很大,而夏秋成就是仗著這個身份靠山,在外面為所欲為,以特殊的手段的巧取豪奪,楊瑾的事情只能算是一例,之前楊瑾和林楠談起這件事的時候,聊了很多,楊瑾專門調查過夏秋成一些事情,原本想要狀告揭發,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才遭到雙腿被打斷的惡果!

至於高利貸的事情,也是楊瑾暗自調查的,上次辦公小樓高利貸的事情,實則幕後之人就是夏秋成,不斷的在這周圍發放高利貸,然後收取高昂的利息,甚至圈養了一批的小混混。

當這些事情擺在桌面之後,那種衝擊力可想而知,夏振華臉色鐵青,夏冰也臉色不悅,甚至就連徐家人以及關悅這位美女鄉長也是如此。

夏家,哪怕是隱居在雙流鄉,但也是華夏之大族,更是和燕京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後輩子弟竟然干出這種事?可想夏振華的怒意如何。

而對徐家而言,竟然有人在自己的地盤上干出這麼多傷天害理之事,也讓他們惱怒,關悅這位鄉長父母官更是不用說,她早就知道有人在雙流鄉放貸,害了不少人家,但一直沒查出,沒想到竟然是眼前的夏秋成!

「秋成,可有此事?」夏振華臉色鐵青,沉聲質問。

夏秋成自從林楠開口道出這些之後,臉色就再沒有好過,哪怕是他再沉穩的一個人,當這些事情都擺在眼前時,他也沒有辦法,根本無法抵賴,因為眼前這些大人物都清楚。

「大伯,我……」夏秋成面色蒼白,想要開口解釋,但看到夏振華的目光,卻一句話都不敢再多言。

周圍人見狀,更是沒有任何懸念,這件事也就徹底清楚了。

「你太令我失望了,給我滾出去,明天到族內領罪!」夏振華沉聲怒斥,一句話讓夏秋成臉色蒼白的毫無血色,面若死灰。

回家族領罪,他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心中充滿了恐懼!

「大伯……」夏秋成開口,想要求饒,但直接被夏振華訓斥而出,一句話都沒有再敢多言,灰溜溜的從餐桌上退去,等待他的將夏家的嚴懲!

看到夏秋成要得到應有的懲罰,林楠也沒有再多言,這也算是為楊瑾報了個仇怨。

「老爺子實在不好意思,一時沒忍住破壞了氣氛。」林楠站起身來對徐家老爺子的告欠,在人家的壽宴上提這種事,本就有些不合時宜。

同時林楠也對夏振華示意致歉,畢竟這件事是自己提及。

「小友別客氣了,像這種人,無論是我徐家,亦或者夏家,都絕對不允許出現,你今日也算是幫夏家除掉一隻蛀蟲!」徐家老爺子開口說道,並沒有因此而感到不悅。

夏振華亦是如此,雖然有些生氣,但也是針對夏秋成這位後輩而已,相反還主動給林楠致歉,並表示會按族規對夏秋成處理,真若是有犯罪事實,也不會輕饒,讓林楠越發的滿意了。

一頓飯的時間,除去發生這麼一件事,其它一切都還算是愉快,林楠在桌上談笑風生,徐曉雯對林楠更是頗為上心,那點心思,明眼人都看的出來。

且說夏秋成此刻的處境,狼狽從徐家走出,滿臉的死灰,他很清楚族規的處罰是何等之嚴厲,夏家之人對於違法亂紀之事覺不容情,夏金斗早以制定相應家規,以他犯下的這些事情,打斷腿都是輕的,原本現在擁有的一切,也都將會徹底失去。

「不,我不能回去!」從別墅區內出來,夏秋成一臉的恐慌。

「都是該死的林楠,我不會放過你的!」夏秋成充滿了怨氣,今日可謂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把自己都給搭了進去,他從小雖然是夏家之人,但卻和夏冰一樣,並非夏家嫡系,是收養的一個孤兒,從小並怎麼受待見,為此這些年才走出雙流縣,轉而仗著夏家的身份,以及高明的手段,積累了上億的財富巨資,突然間讓他丟失這一切,這讓他如何甘心。

「我不能失去一切,該死的林楠,該死的夏家,我夏秋成不受擺布!」夏秋成臉上帶著濃濃的怒意,隨即直接拿起電話,安排起來。

「小王,立刻整理所有財富,打入瑞士銀行賬號,同時給我買一張今夜出境的機票,任何地方都行!」夏秋成急切,第一時間想到轉移資產,同時要連夜出走,不敢再久留。

否則華夏雖大,卻難有他容身之處!

安排好這件事之後,夏秋成又撥通了一個電話,這些年獨自在社會上打拚,讓他結識了不少人,黑白兩道都有。

「順子,我出五百萬,幫我殺一個人!」夏秋成沉聲開口,眼中露出寒光,充滿了恨意!

…………

從徐家出來,林楠心情不錯,哪怕是有著夏秋成的事情,也沒什麼影響,依然是兩大家族的座上賓,從這些人的態度上,林楠能看的出來他們對自己的特殊之處。

當然,這些特殊對待,都是因為自己所謂的祖傳救命之物。

依舊是專車相送,林楠回到辦公小樓,也不過八九點鐘,林楠謝絕了他們的挽留,直接就回來了。

出乎林楠的預料,小樓內所有人都還在,甚至就連很多菜都沒有動,大家就這般坐在一起閑聊著,然後一起等待著林楠回來。

「哈哈,怎麼著,我就說他肯定一會就回來!」看到林楠回來,楊老二笑著說道,他們都是跟林楠長時間的人,對林楠什麼性格很清楚,為此先前雖然大家都有些餓了,但也都是隨便吃點充饑,並沒有真正開吃,還是在等待著林楠回來。

「你可回來了,趕緊的,哥們都餓癟了!」楊胖子大笑道,直接拉著林楠趕緊過來。

第四章了,還有!大家只要喜歡,塵浮儘可能多更新!書評都發一發,走一走!!!!! 易陽的退賽還是引起了一陣風波,最先放出消息的不是記者,而是節目組,先下手為強,每篇通稿都是指責易陽的狂妄自大,不明白的網友瞬間就進入了嘴炮模式。

不過真相不可能永遠被隱藏,當天進行了偷錄的人把視頻放了上去,一下又來了反轉,隨後那敏又發了一條消息:

「因個人原因,不再擔任金嗓子節目組導師。」

這條消息瞬間引爆網路,這個瓜也越來越明顯。

「怎麼回事兒?那敏那裡我不是讓你們好好安撫嗎?都是怎麼辦事的。」

發火的這位就是想把易陽用手段簽下來的領導,負責藝人的總監,他以為會很穩,沒想到局面變成了這個樣子。

「易陽,楊易,我是真沒想到你就是易陽。」

「不好意思了姐,我也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這是兩個人第一次真正的見面,易陽和李傑商量完節目的問題,他就決定找的第一個嘉賓就是那敏,不為別的,她能幫楊易說話,就值得。

「我倒是沒什麼,不過你可把電視台得罪了,加上我也離開了,等他們知道我來到你這兒,估計會瘋狂反撲。」

那敏喝了口水,她自己不是很在意,不過她擔心易陽挺不挺的住。

「姐就需要負責當導師就好,其他的交給我。」

易陽話說的斬釘截鐵,那敏也不在說什麼,畢竟已經做了選擇,就按照計劃走下去就行了。

易世界官網和油豆網同時官推了一則消息:

「這是一檔真正的好聲音舞台,在這裡,不用在意你的職業你的外表,只要你有音樂夢,這個舞台就歡迎你的到來。」

最後還有一個宣傳片,是那敏錄製的:

「九月一日,我在海選現場等你。」

隨著宣傳片的播放,劇情也明朗了,易陽的身份不同多說,大家都懂了。

「我去,我就說怎麼有人會和老大的才華相比,原來是老大的分身。」

「老大真的太厲害了,沒想到分身也這麼厲害。」

「是啊,老大的分身確實很厲害,噫,怎麼感覺有點兒不太對。」

「報告長官,我懷疑樓上剛才開車,並取得了證據。」

「同上,一起將這個污人頂上去。」

網友很神奇,歪樓特別快。

「m的,怎麼會是他,我說哪來的底氣,不過他以為隨便弄個節目就能夠把我們踩在腳底下,去,申請一下,我要請劉天王來補那敏的位置,和我逗。」

這邊怒火衝天,易陽這邊現在卻雲淡風輕,畢竟,擁有隨時搬運能力的他,真的一點兒壓力都沒有,要不是西瓜衛視逼的,他估計還在用小號玩的不亦樂乎。

「老大,你確定這些人可以當歌手?」

會議室里,負責尋找選手的小組成員驚呆了,他們不知道資料上的這些人會不會有,即使有,恐怕讓他們上台也不會有人願意看吧。

「這些人怎麼了,只要歌唱的好,就都來這個舞台,我們這次就要在平凡人中選擇出會唱歌的人,符合這些特徵的,不管天南海北,必須給我帶回來。」

老大定了性,其他人也不會再反對,直接按照計劃行事了。

「老闆,劉青山到了。」

「好,我出去迎接。」

劉青山帶著人走進公司,易陽也到了門口,正好迎上。

「劉哥,你怎麼不提前告訴我,我好去樓下接你。」

「和我客氣什麼,給我弄點好茶就行了。」

易陽把人帶到了會議室。

「劉哥,我的想法你是知道的,現在你說說自己是怎麼想的。」

重生八零福氣包 來之前易陽已經把節目的內容簡單說了一下,劉青山自然很感興趣,要不然也不會來,不過他來之前接到了金嗓子的電話,也是邀請成為導師,給的價錢不低。

「金嗓子給我打電話了,昨天晚上。」

易陽聽了不慌不忙,該倒茶倒茶。

「你倒是沉得住氣,讓我拒絕了,不過他們不會死心,所以我今天來就是看一下我們能不能合作,如果可以,那我也好做準備。」

劉天王現在就名氣還在,但是相對受眾已經少了很多,不過能請到就是最大的賣點。

「節目不多說了,我給的條件就是一期三百萬,十二期三千六百萬,稅你們負責。」

易陽問過劉天王現在的市場,一般來說單期節目價格在三百萬到四百萬,最後衡量下來,十二期給了三千六百萬。

劉天王喝了口茶,沒說話,其實昨天金嗓子最初給的是兩百八十萬,後來漲到了三百五十萬。

「可以,準備合同吧。」

思考了兩分鐘,劉青山接受了這個條件,事情談好了,兩個人也都放鬆下來,開始聊一些有的沒的。

「這個情可是六百萬啊,是不是有點兒多。」

經紀人對劉青山鬆口太快有點兒不開心,畢竟六百萬不是一個小數目。

「春仔,大氣一點,人情還了,以後才好相處,走吧,我們也要好好準備,別到時候在電視上丟人。」

劉青山的經紀人覺得虧了,張明也覺得虧了。

「真的,就那個鐵肺天後,一百八十萬也絕對可以,還有那個高音王子,一百五十萬就行,老闆,三百萬,能請兩個當紅了。」

從劉青山走,到現在足足過去了半個小時,張明一直在吐槽,易陽把他關在門外,他就在門外吐槽,而且是只要來個人他就要抓盟友。

「張明你就放了我吧,哥真的挺不住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