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精神力:20.7標準星辰值

生命力:20.6標準星辰值

力量:20.5標準星辰值

敏捷:20.4標準星辰值

天賦技能:暫無

綜合戰力:20.6標準星辰值/八級鬥王

“區區八級鬥王,根本是不了我的。不過,這個小姑娘,倒是挺有意思的。呵呵,被女孩子保護,這感覺,也挺不錯的。劇本反過來,美女救英雄,好啊!”

南天心中想道。

橙衣老者王凱特,看了看少女,心中不禁柔軟了下來。

“小姐,您身份尊貴,不要這樣,好不好。老奴,都聽您的,我不會殺他的。”

橙衣老者說道。

少女臉色一喜:“我就知道,王叔,對我最好了!”

橙衣老者,眼中溺愛之色尤甚:“小姐,老奴願意守護您!”

南天在一旁,倒是吊兒郎當的。

現在,被這個艾布羅等人一攪和,時間也不早了。

南天有點兒着急,現在趕緊去那個古董商家了,不然的話,萬一那商戶關門了,今天不就白來一趟了。

“額,時間不早了,兩位告辭了!”

南天拱了拱手。

“喂,呆子!本小姐,救了你,你怎麼連一句感激的話,都不說說?”

那少女,一撅嘴巴,可愛地說道。

南天呵呵一笑:“行行,我說!感謝大小姐,救了小生!小生感激不盡,日後若有機會,必將回報!”

橙衣老者鼻子冷哼一聲,他看不起南天。

因爲,橙衣老者,沒有從南天身上,感受到任何一絲鬥氣波動,又或者是魔法波動。

在魔法鬥氣世界裏頭,不會魔法,又不會鬥氣的人,往往都是下等人,社會地位極爲低賤。

“回報?哼,你拿什麼回報?小年輕人,這一次,看在小姐上,我沒有殺你,但是請你放聰明一點,早點滾蛋,離我們越遠越好!”

橙衣老者走到南天身邊,壓低聲音道。

“老人家,有些時候,不要當那個井底之蛙,去坐井觀天!這世界很大,有些人,超乎你的想象。山不轉,水轉,咱們走着瞧!”

南天也不示弱。

橙衣老者眉頭一皺,臉色怒氣隱現。

少女發現不好了,連忙過去,拉住了橙衣老者。

“王叔,你答應過我的!”

少女撒嬌道。

“小姐,我聽你的!老奴聽你的!”

“不過,有些話,我要跟着這個年輕人,說清楚!”

“我告訴你,小年輕人,不管你現在有什麼歪心思,我勸你打消掉。小姐,對你的好感只是一時的,你一個沒有魔法,沒有鬥氣的普通人,是最下等的存在。而我們是天策侯府的人!”

“小姐,更是天策侯爺的獨生女,掌上明珠,更被國王陛下賜予了郡主封號!”

“我請你記住,你自己的身份與實力!”

橙衣老者,對着南天冷喝道。

南天不禁哈哈一笑:“身份與實力?魔法與鬥氣?哈哈!”

是呀,我是法蘭王國世襲侯爵,官居從一品榮耀大將軍!

是呀,我是三品武王+三品機甲戰王!

不過嘛,我的確不會什麼魔法與鬥氣!

但是,我是機甲大時代裏頭的一個高階破碎者!

在這裏,我可以越級而戰,我可以與半步鬥皇相爭鋒!

實力不一樣了,心境不一樣了!

再加上,看在這個少女,的確是心思善良,比較單純的份上。

南天也懶得和這個有眼不識泰山的——所謂的侯府護衛長,相計較那麼多了。

“哼,你不要笑!我這裏有一百金幣,你拿過去,趕快滾蛋! 重生之農家小悍婦 離小姐遠一點。小姐心地善良,涉世不深,我不想他被你這樣的賤-民給污染了!”

菩堤若生 說着,橙衣老者從自己的懷中,掏出一張面值一百的金票,甩在地上。

但是,南天看都沒有看一眼。

嗬?區區一百金幣?

太小瞧人了吧,國王陛下可是賜予我千萬金幣,我衣兜裏頭,最低的面值,都是一張萬元金票!

南天,心中不禁莞爾。

“哼,你還嫌少?一百金幣,不少了,夠你這樣的低等人,富裕的生活了!”

橙衣老者,啐了一口。

“王叔,你少說點話。這呆子雖然,有點呆傻,但是,我感覺他人還是不錯的。我不允許你侮辱他!”

少女說道。

南天一聽,更是哈哈大笑,旋即邁步離開,徒留下背影疊疊。

橙衣老者的臉色,這纔好看了一些。

“算他識相,沒有死纏爛打,與小姐您糾纏,想要撈點好處!不然的話,拼了這條老命,我也要讓他下地獄!”

橙衣老者,緩緩地說道。 南天快速地,來到位於王都西區的古董商店面裏頭。

古董商是一個胖胖的老闆。

胖老闆嘴角一咧:“小夥子,你要什麼呀?”

南天呵呵一笑,拱了拱手:“我需要羊皮地圖,你們店裏面,都拿出來,給我看一看。”

胖老闆應了一聲:“好嘞,這個簡單呀!小夥子,你來我們店,算是來對了。我們店面,是附近最齊全的古董店。而且,我這個人,也愛收集各種各樣的古地圖。”

胖老闆一邊說着,一邊將地圖給翻了出來。

南天依次拿起這些地圖,但是,模擬頭盔,並沒有發出任何的提示音。

按理說,如果完成任務的話,頭盔肯定會有反應的。

但是,現在一點兒反應都沒有,只能說明,這些地圖,不是我想要找的。

南天放下地圖,有些失望:“老闆,你的這些地圖,不是我想要的?”

胖老闆一奇:“呵呵,那麼年輕人,你想要什麼樣子的地圖呀?”

南天壓低聲音道:“失落的大陸,亞特蘭蒂斯之羊皮藏寶地圖!”

“亞特蘭蒂斯的羊皮地圖?”

胖老闆一驚,顯然是知道些什麼。

南天不想放過這機會,繼續追問道:“老闆,只要你給我這地圖,多少錢,我都願意出。錢不是問題。”

說着,南天從衣服兜裏頭,將一疊金票給掏了出來。

南天沒有具體地數有多少,但是不少於五十萬金票!

胖老闆,眼眸中,閃過一絲貪婪,但是旋即就隱沒了下去。

“這錢,我很想要,但是我不能要!因爲,我根本就沒有地圖。小夥子,你需要的那個地圖,其實,我一直也在尋找。”

“不瞞你說,我雖然做一點古董買賣,但是我最是喜好收藏一些地圖,尤其是有價值的古老地圖,我更是愛不釋手。失落的大陸亞特蘭蒂斯的地圖,是所有藏寶地圖中的極品,無盡歲月,許多人都在尋找,但是目前據我所知,這地圖依舊是下落不明的。”

胖老闆解釋道。

南天有些失望:“哦,原來是這樣呀。那打擾了!”

南天說罷,便離開了。

現在,通過國公府管事,他們來獲得的消息,已經失敗了。

接下來,就只能等候,醉紅樓來傳遞消息了。

三天期限一到,突然有一蒙面女子往國公府裏頭的大門,塞了一封信件。

國公府的小人們不敢怠慢,將這信件,轉呈給了南天。

“侯爺,您的信件!”

小人們恭恭敬敬地,將這信件放在桌子上。

南天掃了一眼,信件上面,寫着醒目地大字:“南天親啓!”

南天笑了笑,知道與醉紅樓約定的期限到了。

南天迫不及地地打開信件。

信件上面寫着:【經過多方打聽查證,現已經確定,你所說的羊皮地圖,在王都附近,有三處:一,王都西區,古董商販家。三,王都,火雲公府下屬勢力之一的烈焰幫的幫主,擁有一份古老的地圖,酷似那羊皮地圖。王都皇家拍賣場,將於十日後,在拍賣場,拍賣一件神祕的地圖。據傳聞,這地圖與亞特蘭蒂斯有極大的關係。】

“第一個古董商販家裏頭,我已經去過了,他那的地圖不符合。下一個就按照這個醉紅樓所說的,去一趟烈焰幫!”

南天,心中打定主意。

……….

醉紅樓裏頭,紅姐和幾個蒙面女子,端坐在一個圓桌旁,竊竊私語着。

“紅姐,我們把烈焰幫寫上去,會不會給那顧客,造成一點麻煩?”

一女子問道。

紅姐似笑非笑,不鹹不淡地答道:“哪裏?怎麼會呢?那個南天,真的是給了我很大的驚訝,他竟然和國公府有着聯繫。根據,遠方傳來的消息,這南天,似乎還是一個世襲侯爵,在戰場上立下了赫赫功勞,更在朝中官居從一品榮耀大將軍!”

“可是,紅姐,烈焰幫的勢力也很大,尤其是在王都裏頭。烈焰幫是附屬火雲公府的,並且在火雲公府的一衆附屬勢力當中,最爲強大,是火雲公府的左膀右臂。在幫派裏頭,還有公府強者坐鎮。說實話,那個烈焰幫的幫主,他手上的地圖,與亞特蘭蒂,關係不大的。”

“我們這樣做,不是給顧客找麻煩嗎?”

蒙面女子說道。

紅姐擺了擺手:“我自然有我這樣做的道理,我也想要看看,那個叫南天的青年,到底能夠掀起多大的風浪?如果,能夠藉助他之手,除掉烈焰幫,也是不錯的哦。”

蒙面女子一嘆息:“是呀,可是,強龍不壓地頭蛇,烈焰幫,可不好惹。這一次,縱然有國公府當後臺,這個南天初來乍到的,肯定要吃虧………”

……..

南天對於這一切,並不知情。

既然,醉紅樓給了消息,縱然前面是刀山火海,南天也要去闖一闖,探一探究竟。

畢竟,可是機會難得,錯過了的話,如果找不到羊皮地圖,南天就可能回不到浩瀚主星了。

國公府的管事知道南天要去烈焰幫,也是大驚失色。

“侯爺,烈焰幫是王都內一個毒瘤,因爲背靠火雲公府,所以無人敢惹。如果,您要去烈焰幫處理事情,請帶上國公府的侍從,掛上國公府的旗幟吧!”

“畢竟,烈焰幫是大型幫派,坐擁幫衆上萬,派內高手無數,更有火雲公府的強者坐鎮!”

管事地說道。

南天搖了搖頭:“區區一個流-氓幫派,用不到打着國公府的招牌!我一個人去就行了。”

管事還想再說,可是,南天已經快步走遠了。

管事的一嘆息:“不行,我得帶人跟過去,千萬不能讓侯爺有事情。”

魔辰悄然出現,拍了拍管事的肩膀:“放心吧,南天沒事情的。如果連這點事情,他都辦不好,如何能夠在戰場上立下曠世奇功?”

“伯爵爺,可是,我還是擔心呀…..”

管事的說道。

魔辰揮了揮手:“沒什麼好擔心的,你把國公府打理好,就行了!”

管事的點了點頭:“好吧,我聽伯爵爺的!”

烈焰幫的總舵,就設立在離醉紅樓不遠的對面街市上。

南天腳下如風,很快就來到了這烈焰幫總舵門口。 “站住,這裏是烈焰幫總舵,沒有身份令牌,不給進入!”

總舵門口,兩個膀大腰圓的大漢,冷喝一聲。

南天淡淡地說道:“我找你們的幫主,有事情!”

“找我們幫主?呵呵,你真是大言不慚,幫主何等人物,豈是你這樣的小癟三,能夠隨意接見的。快點滾蛋,看你這幅窮酸樣子,再不走的話,我把你的雙腿給打斷掉!”

門口兩個大漢,怒喝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