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葉飛剛剛出現在門外,便是已然被這些人發現。

「居然是個華夏人,擅闖這裡就是找死,殺了他。」前方的幾人一見葉飛是個華夏人,臉上頓時露出了輕蔑之色。

不等話音落下,這五人中為首的那位,便是身形一晃下一瞬直接出現在了葉飛的跟前。

而另外的幾人,則是一臉熱鬧的表情,似乎並沒有打算一起出手,這裡畢竟是暗島,對付一個華夏人,對於他們異人來說,可謂是輕而易舉。

「華夏人,去死吧。」那身形高大的異人男子,臉上露出殘忍之色。

此人體內的能量爆發,拳鋒帶著呼嘯之聲,直指葉飛的胸膛砸來,後方幾人才是也是一臉的興奮之色,心中暗道那華夏人必死無疑。

「南城,胖虎么,葉某當初應該殺了此人。」葉飛眼中的寒芒,此時更為濃郁了幾分。

他的身形沒有移動半步,任由那一拳之力轟了他的胸膛之上,傳來一陣震耳的悶響。

「怎,怎麼可能!」那位出手的異人,身形一顫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此時他的拳鋒,已然砸在了葉飛身上,但卻是宛如轟在了一塊極厚的鋼板上,整隻手臂都被震得一陣發麻,而前方之人竟然都沒有後退一步。

不等此人反應過來,葉飛忽然目光一閃,右臂猛然抬起穿透了前方之人的身子。

但他收回手臂之後,一顆泛著微光的能量核,已然被他抓在了手中,而前方的異人男子同時倒在了地上。

葉飛將暗星羅盤取出,隨即把手中的能量核,融入了中心的存儲處。

「不錯,正好可以補充一下。」葉飛低語一聲,整個聲音中有種說不來的冷漠之感。

前方的餘下四人,早已被眼前的情景驚呆,殺人奪去能量核,這樣的手段就算是他們暗島上的,這些兇殘一輩也做不出來。

而前方這個華夏人,出手一氣呵成,似乎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

「冷靜,我們一起上,他只有一人而已,這裡是南城基地,你們怕什麼!」前方四人之中,實力最為強悍的那位大漢,在穩住了心神之後,咬牙開口說道。

另外三人聞言,也是紛紛點了點頭,就算他們不是對手,後方還有數百異人團,想要拿下一個華夏人自然不在話下。

葉飛面色冷漠,身形隨即帶出一道紅芒,瞬間掠過了四人身影。

他手中的能量核,再次多出了四枚,將其收好之後,葉飛隨即徑直向著基地空地走去。

而那還沒來得及出手的四位異人,此刻已然全部倒在了地面之上,身上的生機全無,顯然都是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

基地門前傳來的動靜,很快引起了內部那數百異人的注意。

不等葉飛走到空地中心,他的四周已然圍滿了異人強者,這些人實力至少成熟期,而且巔峰的不少,相當於化境與半步築基的實力。

只是比起葉飛,顯然是差了不止一個檔次。

「站住!你到底是誰?」

「再敢上前一步,我們就出手了!」四周的眾人,此時眼中多少都是有些忌憚之色,方才這個華夏人秒殺那四人的情景,自然沒有逃過他們的雙眼。

葉飛沒有理會這些人,他腳下的步伐沒有停止,而是徑直向著空地中心走去。

在他的身形四周,那如血般鮮紅的朱雀焰,帶著難以形容的炙熱之息,時而將夜空點亮,使得四周得到眾人,都是不敢輕易上前。

在不經意間,南城基地內的異人,不覺地讓開了一道通道,任由葉飛向著前方走去。

「我,來晚了。」葉飛此時的目光,不免暗淡了幾分。

他已然站在了銀色長矛之前,其上艾莎淌下的鮮血還未完全凝固,只是身上的氣息全無。

這樣的情況,就算葉飛的醫術再高明,也不可能做到起死回生,而且艾莎體內能量核碎裂,更是斷送了其最後一點生還的可能。

「南城首領,出來受死。」葉飛輕抬手臂,跟前的長矛化作灰燼。

他伸手將艾莎抱入懷中,同時一股無法形容的滔天殺意,此刻在葉飛的心靈深處不斷滋生著,使得他身上的氣息越發的冰冷起來。

此言一出,四周的數百位異人團,不免一陣轟動。

一道道銳利之芒,聚焦在了葉飛身上,顯然這些人是準備一同出手。

「狂妄的華夏人,你只有一人而已,也敢揚言要殺我們的首領!」

「簡直找死,大家一起上,將他生擒首領定會重重有賞。」四周的異人團內,一道道低沉的尖銳的聲音,不斷地在空地之上響起。

葉飛臉上的表情不變,只是抬眼望向前方的大樓,他的靈識已然將內胖虎的身影鎖定。

可能是察覺到了葉飛的殺意,遠處的大樓之內,此刻同時傳出一道聲音。

「所有人聽本首領的命令,一起出手擊殺這個華夏人!」

「誰能夠殺了他,本首領將親自為其提升實力,助其踏入完全體異人之列。」胖虎的聲音極大,可謂是瞬間傳到了眾人的耳邊。

一時間空地之上,那數百位異人,望向葉飛眼中都是泛起了綠光。

海外異人的修鍊,進展的幾位緩慢,拋去天賦不談,想要踏入完全體異人,比起華夏的武道中人化境衝擊築基的難度,可謂不遑多讓。

但若是有一個完全體的異人強者出手相助,那效果就不一樣了,完全體的異人完全有這個能力,通過簡單的引導將之力,讓異人的實力提升一個檔次。 「殺了他,成就完全之體!」空地上的那數百位異人,此時已然陷入了瘋狂。

特別是那些處於成熟期巔峰的強者,更是不在過多的猶豫,紛紛向著葉飛沖了過來,原本漆黑的夜空,一時間被能量核的光芒,點綴的五彩芬蘭。

「一起上吧,他們都要給她陪葬。」葉飛眼中寒芒凝聚,聲音中透著無盡的冰冷。

要說護短,整個華夏武道界,葉飛敢稱第二,無人敢居其一。

無論是葉家之人也好,還是他身邊的朋友,葉飛都不願看到他們受到一點傷害,這幾乎可以說是他的逆鱗。

「華夏的廢物,死到臨頭,竟然還這麼猖狂。」首先衝到葉飛跟前的,是一位有著成熟期巔峰的異人,此人手中竟是握著一件劣質法器。

他的速度之快,遠遠超過了四周其他的異人。

此人那泛著綠光的雙目,死死地盯著葉飛,這可是他踏入完全體的一條捷徑,他豈能這般輕易放過。

「哼,給葉某凝。」葉飛目光一閃,那塊暗星羅盤不知何時,已然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霎時間,葉飛體內的靈力轟然爆發,一股難以形容的壓迫之力,瞬間將整個南城基地籠罩,在先天強者的威壓之下,四周那數百位異人,身形竟是被陡然定在了原地。

葉飛眼中雷威閃動,身形化作一道電弧,猛然向著四面八方閃動而去。

但凡他電弧所過之處,至少都會有數十位異人迎勢倒下,胸膛均是多出了一個窟窿,體內的能量核被生生挖出。

這些人與葉飛的實力差距,這一刻可謂體現的淋漓盡致。

「怎,怎麼回事? 名門小可愛:封太太總是離婚失敗 他在幹什麼!」

「這,這個人是魔鬼,他在吞噬我們的能量核。」

當空地上的異人們,發現身形不受控制之後,心中也是不免一驚,但接下的情景,讓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研究,臉上幾乎是同時露出極度的驚駭之色。

葉飛閃動的身形,依舊沒有停止的意思,這顯然完全是一場屠殺。

在先天之力與葉飛的體內靈壓之下,這些所謂的成熟期異人,幾乎是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僅僅是不到兩分鐘的時間,整個南城基地空地上的異人,已經倒下了一半之多,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數量還在一一種恐怖的速度上升。

「他,難道要將我都殺光。」

「不可能的,這樣殺下去,他的精神一定會受不了的。」

此時四周的那些僥倖還沒有死去的異人,眼中的驚駭之色,已然化作了難以形容的恐懼,似乎都忘記了反抗,目光一直鎖定著那道電弧。

在他們的心中,只要這個華夏人殺夠了,他們今夜或許能夠撿回一條命。

而如此同時,後方的夜空之中,一道紅芒閃過,隨即出現了兩道人影,正是崔虎與杜蘭特二人,全力趕了過來。

看到下方的情景,二人的都是心中一驚,紛紛身形閃動落在了地面之上。

「葉,葉小爺。」崔虎臉上露出了擔憂之色,忍不住開口喊道。

這樣無盡的殺戮,很容易讓人迷失在其中,儘管葉飛的實力極強,可一旦顯然陷入了迷失,今後怕是會變成一個只知道屠殺的瘋子。

只是崔虎的聲音,前方空地之上的葉飛,彷彿沒有聽到一般,他殺人取能量核的速度並沒有因此減慢。

不多時,南城基地,大半異人身亡,空地之上滿地的屍體,刺鼻的血腥瀰漫在空氣的每一個角落。

「虎,虎爺大人,他會不會殺的性起,一會連我們也殺了吧。」杜蘭特聲音微顫,身子更是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

他之前暫暗亞島上,擁有這一個奴役格鬥場,本身的個性算是較為殘忍的,可與前這個華夏人相比,這一刻的杜蘭特,覺得自己絕對能夠稱得上善良。

「給虎爺滾一邊去!」

「一會要是有什麼不對,你與虎爺一起出手。」崔虎臉上的表情,變得嚴肅了幾分。

他深知事情的嚴重性,一個先天強者若是瘋了,別說是這北海十二暗道,就算是放眼整個武道界,都可以說是一種災難。

「這,您別開玩笑了,我先走了,這羅素島是呆不下去了。」杜蘭特連連搖頭,便是要準備轉身退去。

崔虎目光一瞪,頓時一把抓住了身旁之人,之前在暗亞島的時候,這個毛小子的力量,能夠他清醒過來,如今之際自然不會輕易放起離開。

就在這二人交談之時,前方的空地之上,除了葉飛之外,已然在無人一人生還。

夜色之中,此時的葉飛宛如殺神一般,眼中透著恆古不化的冰冷之感,隨即一步步向著前方的大樓走去。

「葉,葉小爺,您沒事吧。」崔虎將此情景,已然有些忍不住了。

只見他抓住身旁的杜蘭特,身形帶起一道長虹,便是直接衝上前去,很快出現在了葉飛的身旁。

葉飛身形一頓,轉眼掃了崔虎一眼,他身上那股滔天的殺意,此時也逐漸退散了幾分。

「沒事,我修鍊的功法特殊,不會那麼容易失去理智。」葉飛嘴角泛起一絲笑容,只是在此時看來,卻是顯得邪意無比。

若是一般的華夏武道中人,這樣毫無顧忌的殺戮,最後定會迷失在其中,變成一個恐怖的瘋子。

而葉飛所修的雷霆真經,絕不是普通的功法,體內的雷霆真元,能夠壓制心魔,幾乎不可能顯然迷失之境,崔虎的擔憂完全不必。

「那就好,您稍等一下,虎子這就將裡面那人擒來。」崔虎這才放下心來,臉上露出那標誌性的爽朗笑容。

他話語剛落,身形便是隨即一晃,帶起一道長虹,猛然向著前方的大樓之內衝去。

一旁的杜蘭特,則是不時地抬眼看向葉飛,此時的他似乎又想到了一些什麼,並沒有選擇離去,而是安靜地站在了其身後。

不多時,崔虎的身影再度出現,此時他的手中,已然抓著一個鼻青臉腫的胖子,正是那位胖虎無疑。

「葉小爺,需要殺了他嗎?」崔虎咧嘴一笑,此時低聲開口問道。

而此刻的胖虎,感應到前方不遠處的空地上,他整個南城基地,數百名異人強者,此時已然全部身亡,頓時急火攻心,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

「你,你這個瘋子。」胖虎聲音顫抖,盯著葉飛忍不住開口道。

眼前這個華夏人來勢洶洶,胖虎知道今夜他怕是難逃一死,此刻心中的畏懼之感,倒是反而沒有了多少。

葉飛輕輕擺了擺手,示意崔虎將前方之人放開,他則是緩步走上前來。

「葉某問你,艾莎可是死在你的手中。」葉飛眼中精光微閃,聲音中透著一股無言的威嚴之勢。

這艾莎的身亡,葉飛始終有些不太理解,胖虎的實力雖然強悍,但有他的朱雀焰在,此人完全不是她的對手。

而這個胖虎,儘管身上有燒傷的痕迹,但完全不足以致命,最為重要的是艾莎確實已經身亡。

前方原本心如死灰的胖虎,此時在聽到這話后,眼前頓時一亮,臉上明顯多了幾分求生的希望。

「大人,艾莎小姐的死,與屬下沒有關係,完全是那第十王隱藏在暗中忽然出手。」

「現在第十王的人,已經將西城團團圍住,只要大人不殺我,我胖虎馬上帶領手下前去支援突圍。」胖虎連連開口,可謂是唾沫橫飛。

他將艾莎的死,全部推到了第十王身上,自己則是願意出手相助西城。

「你的手下。」葉飛面色不變,不經意地掃了一眼後方。

前方的胖虎微微一愣,也是很快反應過來再次開口道:「屬下的實力也不弱,此刻西城獨盜團危在旦夕,屬下願意全力出手相助大人,對付第十王的勢力。」

他在說完之後,前方的葉飛,似乎面露思索之色,一時間陷入了沉默。

胖虎見此情景,頓時覺得有戲,便是連忙站起身來,準備繼續開口述說。

只是他剛剛移動身形,視線之中便是隱約出現一道血紅的火焰,同時胸膛處傳來一陣劇痛。

「你對葉某的用處,唯有體內的能量核。」葉飛冷漠的聲音,在胖虎的耳邊響起。

伴隨著一聲悶響,前方之人胖碩的身軀,直直地倒在了地面之上,臨死前臉上還是一副難以置信之色,他萬萬沒想到,這個華夏人出手這般果斷。

此時的南城基地,已然陷入了一片死寂,葉飛轉身走出了大樓,他的身後崔虎二人緊跟。

站在南城基地的空地之上,葉飛停止了身形,反手掏出手中的暗星羅盤,他身上的那股滔天殺意,再度席捲全身,同時衝天而起。

「第十王,你殺了我一人,葉某便屠你一城。」葉飛眼中寒芒閃動,抬眼望向西城的額方向。

只是片刻的遲疑,他的身影隨即踏空而起,便是準備向著西城進發。

後方的崔虎,此刻眼中血光涌動,自從進入暗島之後,他還沒有痛痛快快地打過一場,這一次的羅素島暴動,已然點燃隱藏在他氣血內的戰意。 南城空地之上,崔虎全身氣血暴漲,同時閃動身形跟在了葉飛的身後。

而如此同時,下方的杜蘭特,則是一臉的無奈之色,但卻是沒有過多的遲疑,閃身出現在了葉飛的身旁。

「葉,葉大人,剛才那胖子說西城已經被團團包圍,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杜蘭特也是明白過來,眼前這兩個華夏人,其在羅素島的勢力應該就是盤踞在西城內。

葉飛臉上的表情如常,看了身旁之人一眼后,隨即抬頭望向西城的方向。

「包圍么,殺出一道缺口即可。」葉飛眼中寒芒一閃,低聲開口回應道。

一旁的杜蘭特聞言,額頭不禁冒出了冷汗,隨即再次開口道:「屬下感應到,包圍的人數極多,其中還有不少的完全體強者,我們是不是該先請求支援。」

此刻他們三人的位置,距離西城實則沒有多遠的距離,杜蘭特能夠大概感應到西城外圍的情況。

葉飛聞言輕輕搖頭,這裡不是華夏,根本不可能有什麼支援。

「葉某一人足矣。」葉飛說完之後,在他的掌中不知何時,那暗星羅盤已然出現。

經過對羅盤內能量核的補充,此時葉飛的體內的靈力,幾乎可以永久地解除暗島之力的壓制,他同時掏出一枚丹藥吞入腹中。

一時間極為磅礴的靈力,帶著陣陣的威壓之勢,霎時間衝天而起。

沒有在多說什麼,葉飛的身形在半空之中帶起一道靈光,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