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接着她一打聽立刻明白過來,瞭解情況後她哭笑不得,沒想到柳塵竟然入學第一天就直接打殘了一個同學。

甚至拆掉了一棟教學樓,被罰款十億,最後更是被帶入太空禁閉室裏面關禁閉十天。

“姜焱姐姐,哥哥不會有事吧?”

小婻聽到消息立刻露出擔憂的表情,心裏很擔心柳塵,這哥哥怎麼一來就被關禁閉了呢?

她暗暗惱火:“都是那個混蛋,要不是他哥哥肯定不會被關禁閉,別讓我碰上,不然好好教訓他。”

姜焱一聽啞然失笑,安慰道:“小婻放心,你哥哥不會有事的,關禁閉十天就回來了。”

“希望吧!”小婻很擔憂。

另外一邊,胖子接到消息一臉懵逼啊,心裏暗暗欽佩。

癡情女孩薄情郎 “柳哥就是柳哥,一來就廢了一個傢伙,聽說渾身一百三十多根骨頭都被打碎了,殘廢了,最少要幾個月才能徹底恢復。”

胖子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很佩服柳塵,這纔是他認識的柳塵啊。

……

天河學院,一個個黑漆漆的禁閉室裏面,正關押着一個又一個人,他們都是深淵戰隊的人。

“邵彬,隊長好像更嚴重啊,被關在太空上十天。”

禁閉室裏,張天浩一臉苦笑的問了句。

他們一樣,剛跳上懸浮教學樓,就一個個遭到了襲擊,本能的直接反擊,最後將對方打到重創,還破壞了一些教學樓設施。

比如窗戶被打爛了,牆壁被打碎了,甚至有教室被打穿了,最後被惡魔教官一個一個的送進學院的禁閉室。

這裏只是學院內部的禁閉室,而柳塵就不同了,這傢伙,將人家渾身一百多根骨頭盡數打碎,八級傷殘,毀掉了一棟教學樓。

這處罰比他們重一點,他們只關五天,而柳塵被關十天,還是被關在太空之上吹宇宙風。

“可憐的隊長哥哥…”雲夢自言自語的說了句,差點沒忍住笑意。

大家一臉無語,默默的被關在這裏,心裏鬱悶死了,第一天入學就被關禁閉了,傳出去被人笑話了。

……..

此刻,首都星,太空軌道上面,一個龐大的鋼鐵結構漂浮在軌道上,那裏有着一個個獨立的禁閉倉。

這些禁閉倉,都是有着強大能量防禦,無法破開。

“你,就在這裏反省十天!”

一個禁閉倉前,紫潼冷漠的看着柳塵,將他丟入了禁閉倉裏面,打開了能量閘門,封閉了這裏。

做完這些,紫潼掃了眼柳塵,一語不發的轉身走了,留下一個美麗清冷的背影。

“哎,這是鬧哪樣啊?”柳塵看着遠去的紫潼,忍不住露出一絲苦笑。

他看着雙手被一副特殊手銬鎖住,一絲絲能量流入體內,竟然封鎖了他身體裏面的基因能量。

“好奇異,竟然能封鎖基因力量。”柳塵有些驚奇了。

他嘗試了下,發現體內基因力量彷彿消失了一樣,整個人變得像是一個普通人一般,力量消失了。

不,確切的說是被封印了,這雙手銬簡直神了,能夠封鎖體內的基因組力量無法發揮出來,變成了普通人。

他露出一絲苦笑,還好,身體素質足夠強大,否則真的慘了,這裏可是有着一股股冰冷刺骨的宇宙風吹過來。

呼!

宇宙風,就是一種宇宙射線,各種高能粒子交織組成的一種能量風暴,充滿了毀滅的力量。

這種東西,竟然從外面吹進禁閉倉,讓柳塵身體一顫,瞬間就被凍結,身體表面浮現一層黑色的冰晶,充滿了輻射和各種射線破壞。

“沃艹,這是要人命啊。”柳塵驚悚了,感覺身體被宇宙中各種射線,高能粒子一一侵蝕割來割去,彷彿割肉一樣痛苦。

而且這裏的溫度,是零下210度,很快身體機能就被冰凍,失去了身體基因組的力量守護,身體變得脆弱了。

還好,柳塵的身體素質足夠強大,並不懼怕這些低溫,還有宇宙射線,高能粒子的不斷切割和侵蝕。

不過這樣很痛苦,是真的很痛苦,彷彿被刀割過一樣,一次次的割裂着身體,很疼,痛的你要死要活的。

“不成,這樣下去,就算是我的身體再強大,都會被四周涌來的高能粒子破壞了身體機能和基因組。”

柳塵覺得這樣下去不好,肯定要對他的基因組乃至身體各方面有着巨大的傷害和影響。

“突破,我要突破!”

這一刻,柳塵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突破基因等級,利用基因突破的力量爆發,衝破手銬的基因能量鎖。

他想着,在這裏服用超級重組藥劑,直接突破基因等級,獲得強大力量破開手銬的能量封鎖。

首先,他從空間裝置裏面取出了一支又一支藥劑,打開一支喝一支,足足喝了一百支才停止下來。

不是不想喝了,而是身體裏傳來了基因組的暴動,彷彿有股沸騰爆炸的感覺傳來,很痛苦。

“糟糕,手銬的記憶能量鎖封鎖基因,藥劑的力量衝進去,內外暴動,會不會造成身體爆炸?”

柳塵心裏暗暗感覺不妙,但他擔心的事情沒出現,體內被封鎖的基因組竟然在封鎖的情況下展開了一種蛻變。

艱難的進化和蛻變,渾身基因組正在進入第二次重組階段,基因崩潰,基因鏈再次斷裂,不斷的破碎崩塌。

基因網絡徹底崩潰了,柳塵的身體開始出現崩裂跡象,血水一股股的噴涌出來,被凍結成冰晶。

禁閉倉裏面,有着一股股來自宇宙的高能粒子射線,不斷的侵蝕身體,輻射身體,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不過,柳塵一點不懼,吞了一百支超級重組藥劑,整個人體內的基因組彷彿就是一個火藥桶一般,隆隆的爆炸。

基因組崩潰,但是卻在一股神祕力量主導下,開始進入第二次重組,這次重組不是很順利。

因爲有着手銬的基因能量封鎖,直接鎖住了他體內的基因能量,無法發揮出來,造成了一定的影響和限制。

彷彿是一種壓制,限制,死死的壓住了柳塵體內爆炸沸騰的基因組,釋放出來的能量積壓了下來。

越來越磅礴的力量積攢在體內,基因組不斷的快速崩潰,而後一一重組,釋放出來的能量越來越恐怖了。

咔咔咔…

此時,柳塵手上的那一個手銬能量鎖傳來了微微撼動,滋滋的能量閃爍,封鎖着他的身體能量。

但是,這副手銬漸漸地出現了一絲絲龜裂,上面的能量產生了混亂,彷彿無法壓制柳塵體內的基因能量了。

砰!

伴隨着一聲爆炸,手銬竟然生生炸碎開來,化作一團驚人的能量釋放,轟隆隆的將這一個禁閉倉炸燬了。

是的,一副手銬爆炸威力,竟然將特殊金屬能量封閉倉直接炸燬,柳塵的身體直接落入了太空之中,飄出了很遠。

“我擦!”

被爆炸驚醒的柳塵嚇了一跳,看着自己身體飄出去很遠,心裏暗罵,差點就崩潰了。

你說關禁閉就關禁閉,好好的帶着不好,非要整什麼突破,現在好了,突破是突破了,結果手銬被體內基因組突破爆發的能量直接震碎,爆炸。

這股爆炸威力,沒將他炸傷,卻將禁閉倉給炸沒了。

而他的身體跌入太空之中,一下子飄出去了很遠很遠,望着越拉越遠的禁閉機構,柳塵心裏欲哭無淚啊。

轟!

危急關頭,柳塵身體基因組猛然爆發,轟隆隆的一股能量釋放,在太空中一個橫衝,飛了回來。

感受着體內的磅礴力量,柳塵心裏顧不得驚喜,快速接近了爆炸的禁閉倉,直接落在了裏面。

啪嗒!

再次回到了破碎的禁閉倉,柳塵看着還在開啓的能量閘門,伸手一碰,手指頓時滋滋的冒着煙。

“好強!”柳塵看着被灼燒得焦黑的手指,臉色嚴肅了幾分。

這股能量閘門很強,根本無法破開,這下柳塵悲劇了,禁閉倉已經徹底碎裂,露在太空之上。

一股股冰冷刺骨的宇宙高能粒子涌來,灼燒,冰冷,輻射,侵蝕,讓他身體一點點的覆蓋着一層厚厚的黑冰。

他不得不盤坐在那裏,不斷的調動體內基因組的能量釋放,抗衡着這種越來越強烈的宇宙高能粒子輻射衝擊侵蝕。

在對抗過程中,柳塵的基因組開始發生了一絲絲奇妙的轉變,彷彿從宇宙各種高能粒子裏面汲取了一絲絲奇特能量。

這些能量,蘊含着某種宇宙病毒,竟然能肉侵入身體,融入基因鏈裏面,造成了一種神祕蛻變。

然則,柳塵強大的心靈之力都無法察覺自己基因的一絲絲隱祕變化,身體正一點點的悄然改變,基因蛻變。

完成了第二次基因重組,柳塵的實力變得更強大了,具體情況還不清楚,但他感覺,在跟宇宙各種高能粒子對抗期間,竟然一點點的變強。

“竟然還能變強?”

柳塵驚訝,算是一個意外之喜,心裏徹底安定下來,靜靜的盤坐在破碎的太空禁閉倉內,開始靜修。

他在利用宇宙高能粒子的衝擊侵蝕,對抗中一點點的獲得進步和蛻變,這是一種突破自我極限的驚人表現。

十天後,當紫潼再次到來,看到眼前的一幕,冰冷淡漠的表情都閃過一絲愕然。 天地良心啊!我不是禽獸不如啊!

不對,大王是個老怪物,我們要真是住在一起,也是他禽獸不如!

若琳小美女哀慟的看著我,捂著心口作西子捧心狀,猶如瓊瑤劇女主般悲情,對顏巴道:「你們,你們有沒有住在一起,你說啊,只要你說沒有,我就相信你!」

摔!

勞資受不了啊!!

小美女你智商真的成灰了嗎?!還有您這麼悲痛做什麼啊!!

瓊瑤劇看多了是不是啊!這一股撲面而來的苦情劇既視感啊!!

江明玥安慰自家妹妹,道:「若琳,別傷心了,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根狗尾巴草。」

去去去!

你才是狗尾巴草呢!

我家大王是最名貴的花朵!才不是狗尾巴草!

我們大王是最黑暗最殘忍最嗜血最邪惡最恐怖的艷麗食人花好不好!

無恥術士 若琳凄慘的搖頭,道:「你不懂!」

摔!!

太逆天了,一個十幾歲小姑娘,作出這種心碎狀,您確定您不是搞笑的嗎?!!

你一個半大不小的小姑娘懂什麼啊!

大王誠懇的說:「我住在顏漠的卧室。」

我臉上保持著僵笑。

沒錯啊,他的確住在我的卧室。

可是聽起來怪怪的,好像有哪裡不對……

大王您真的不用順便強調一下我搬到書房去了嗎?

您知不知道您這麼說會讓人誤會的啊啊啊!!

丁少將似笑非笑,有些古怪道:「現在的大學生真是開放。」

你妹啊!

關整個大學生群體什麼事啊啊!

因為我是大學生,所以我開放等於大學生群體開放的嗎?這奇葩邏輯是腫么回事啊啊啊!

你咋不說我是人類,我開放,就是人類群體開放呢?

還有,你那隻眼睛看到我開放的啊!

大家都是成年人,思想能不能不要這麼猥瑣啊!給你一包去污粉,好好洗刷刷自己吧!

我明白多說多錯,於是索性不說了,高冷的站在那裡,淡然喝著橙汁。

若琳含情脈脈的看著大王,糾結半晌,道:「好,那你能給我一支舞嗎?」

哦呵呵!我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好戲開始了,大王與現代白富美的一支舞,快快快,做好被閃瞎狗眼的準備!

各種言情劇中,總有男女主跳舞的橋段,浪漫而甜蜜,如今我終於能看到真的了!

我放下橙汁,打算看他們跳舞。

大王同樣糾結,微微側過頭看了我一眼,真摯道:「我不會跳舞。」

摔!

忘記大王真的不會跳舞了!

好戲還沒開始居然就謝幕了……

可若琳順著大王的目光看向我,卻是想被雷劈了一般,口不能言……

突然,若琳小美人的目光看向我,悲憤、難過依次在她眼中閃過。

醫妻嫁到:飼養傲嬌老公 我:……

發生了什麼事,我為什麼不清楚!

若琳小美女這麼難受跟我沒關係吧!

我記得我至始至終都沒跟若琳小美女說過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