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真是沒有見過這麼無恥的人,做人要厚道!

搶了別人家的房子去賣,現在還想賣人家閨女?

這種人怎麼還有臉活在世上?

艾濃濃氣笑了,「大伯母這就在盼著撈好處了,我說你怎麼巴巴的要給我安排相親呢,原來是想把我這個孤女賣了換彩禮錢!不過大伯母好像忘記了一件事情,我奶奶還在世,就算是監護人,也輪不到你來當!」

被人給當面拆穿,丁白蓮的臉皮也是有夠厚的,根本不在乎名聲,「你奶奶還能活幾天?能活到你十八歲成年嗎?你只要一天是未成年,我們當長輩的就能做得了你的主!要麼把彩禮錢給我,要麼我就去告拐賣未成年,你自己選吧!」

艾濃濃氣憤的想要再說什麼的時候,孟星辰忽然伸手過來,握住了她的手看,看向了丁白蓮,說:「濃濃的戶口遷到我的戶口本上,我來做她的監護人。許清,你現在就去把這件事情辦妥,就不勞長輩們費心了。」

孟星辰說話的語氣雖然聽起來平淡無奇,可裡面卻包含著讓人無法抗拒的壓迫感。

根本就不是在徵求意見,而是通知,他就這麼做了。

丁白蓮看了一眼孟星辰,雖然有點怕這個男人的氣勢,可是金錢的誘惑更大,她不服氣地說:「你說遷走就遷走?我和她大伯不同意,你還敢強來不成?」

「濃濃同意就好。」孟星辰看向艾濃濃,「你先遷到我的戶口本上,我當你的監護人。」

艾濃濃沒想到孟星辰會這麼說,她現在不滿十八歲,沒辦法自己當戶主。

奶奶現在還在休養,有些神志不清,每天睡覺的時間都很長,要奶奶當戶主也有點困難。

孟星辰願意當她的監護人,當然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了。

艾濃濃重重點頭:「我願意!」

許清也覺得特別解氣,大聲說:「先生請放心,這件事情包在我的身上,我這就去戶籍管理處。」

丁白蓮這才意識到,這個男人這麼有錢,說不定真的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把艾濃濃的戶口給辦好。

她無賴地說:「你想得美!除非給我一百萬的彩禮錢,否則別想把艾濃濃的戶口給遷走!」

跟丁白蓮這種蠻不講理的市井潑婦根本沒法講,艾濃濃乾脆看向了大伯父,冷聲說:「大伯父,我父母去世的時候,你說過會照顧我到十八歲,我當時很感激你,可是你是怎麼做的?

轉身就賣掉了我父母留給我的房子,那房子賣了兩百萬,你可曾給過我一分錢?奶奶是你的親媽,可你有贍養奶奶嗎?給過一分錢的贍養費嗎?如果不是靠著奶奶那點微薄的退休金,我和奶奶早就餓死了!

現在我有先生疼了,有先生對我好,你們不但不祝福我,反而還想賣掉我,勒索先生的錢財。大伯父,你摸著良心說,你這樣欺負老人小孩,你對得起天地良心嗎?你將來敢面對我地下的父母嗎!」

這一番話,說得大伯父面紅耳赤。

大伯父的臉皮到底是沒有丁白蓮厚,這番話要是對著丁白蓮說,肯定是不痛不癢的。

大伯父一咬牙,第一次沒聽自己媳婦的話,一錘定音,「好,現在就去辦戶口!既然是你自己想要遷走戶口,那你以後和我們家就再也沒有關係了。你是要讀書,還是自甘墮落被男人包養,這些事情我都再也不管了!」

丁白蓮在旁邊干著急,急得直跺腳,「錢啊!問他們要錢,哪能這麼容易就讓她把戶口給遷走?」

「這件事情我說了算!」大伯父瞪著丁白蓮一眼,拿出了一家之主的威嚴,說完就轉身走了。

丁白蓮瞪著艾濃濃,「你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早知道當年就不該收留你!我真是瞎了眼!」

艾濃濃毫不猶豫懟回去,「你佔了我家的房子,把我當成傭人使喚,你有什麼臉說收留我?養我的是人是奶奶,可不是你這種吃人的白眼狼!」

丁白蓮還要繼續吵,孟星辰拉著艾濃濃的手,「走吧。」

艾濃濃頓時就像只被順毛的小貓咪,跟著孟星辰乖乖的走了。 丁白蓮還想要追上去,許清攔在了她的面前,「我們家先生對你客氣,你最好不要不識趣。」

許清忍這個潑婦忍了很久了,如果她敢對先生不敬,就別怪他破例打女人了!

許清的身材很高大,也是會功夫,見過血的人,此刻站在丁白蓮的面前,就像是一座巍峨的大山一樣,丁白蓮的氣勢頓時就矮了半截。

可是想到那損失掉的彩禮錢,準備拿彩禮錢給艾小雪買房子給首付的錢也打水漂了,丁白蓮怎麼都咽不下這口氣,還想拉著許清糾纏。

許清猛地一甩手,丁白蓮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一把刀子貼著丁白蓮的臉飛過去,在她的臉上留下了一道血痕,丁白蓮當時就嚇傻了。

許清凶神惡煞走過去,把刀子撿起來,用刀背在丁白蓮被嚇得蒼白的臉上拍了拍,「我家主子好說話,我可不是什麼斯文人!兄弟們現在都體面了,不再干砍手砍腳這些血腥的活了。可你要是再糾纏不休,別怪我重操舊業!」

孟星辰不對丁白蓮動手,那是因為自家主子身份擺在那裡,不屑對一個市井婦人動手。

可這女人要是再敢對自家主子不敬,許清絕不會輕饒了她!

丁白蓮嚇尿了,褲子上面迅速就黃了一灘水漬。

許清嫌惡地看著,低吼道:「滾!」

丁白蓮屁滾尿流地跑了,一路上還留下了一地黃色的水漬。

許清啐了一口,慫貨!

惡人自有惡人磨,這種市井潑婦就是窩裡橫,只會欺負自家人,在外面隨便嚇唬一下,馬上就慫了。

……

艾濃濃搭聳著腦袋,垂頭喪氣的跟著孟星辰回了別墅。

她回去之後,直接就回了房間。

孟星辰放心不下,跟著上去。

結果就看到艾濃濃把頭埋在被子里,小身子還一直在顫抖。

孟星辰走過去,把她拉進了自己的懷裡,聽到了她刻意壓抑的哭泣聲。

他柔聲道:「傻瓜,哭什麼?不喜歡我當你的監護人?」

艾濃濃很是愧疚和自責,「先生,我今天是不是讓你丟臉了?」

她覺得自己有丁白蓮這種親戚,真的是好丟臉。

大伯一家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他們還鬧到了先生的面前,先生一定會覺得她家裡人都是無賴吧?

孟星辰完全沒有看不起她的意思,他看到濃濃這樣,心裡反而起了一絲同病相憐的憐惜。

他還不是跟濃濃一樣?

被親人拋棄,被渣爹利用,為了控制他,還不惜對他下毒……

孟星辰的眼睛眯了眯,他忽然很想保護濃濃。

不僅是因為她的眼睛長得像他少年時期唯一喜歡過的廚娘,還因為她和自己相似的身世,還有她的性格,就像是黑暗中的一道光,時刻都在吸引著自己……

艾濃濃有些忐忑地說:「先生,要不戶口的事情就算了吧。」

她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並不真的奢求能和先生一個戶口本。

艾濃濃這句話剛說完,就看到孟星辰的臉色冷了下來,「你不想我當你的監護人?」

「我不是那個意思。」艾濃濃低下了頭,「我只是……只是覺得先生對我太好了,我不配和你一個戶口本。」

孟星辰嚴肅地看著她,「你還是未成年,必須要一個監護人。這個監護人只能由我來當!」

他嚴肅冷漠的語氣,讓艾濃濃怔了一下,她沒想到先生居然是真的要當她的監護人!

艾濃濃小心翼翼地問:「先生,你之前說要把我當成是女兒養,該不會是認真的吧?」

之前還以為先生是開玩笑的,可現在先生都要當她的監護人了,難道真的要把自己當成是女兒養嗎!

想到戶口本上的關係一欄填上「父女」,艾濃濃就覺得渾身不對勁。

她不要當先生的女兒!

孟星辰黑眸看著她,「我現在不想把你當女兒養了,就當是童養媳吧!」

艾濃濃:……

她小聲地嘀咕,「什麼嘛,先生就愛開玩笑!」

孟星辰挑眉,「你這是到了叛逆期了?」

艾濃濃低垂著眼睛,「可是我有那樣的親戚,你不覺得丟臉嗎?」

孟星辰摸摸她的腦袋,「丟人的是他們,又不是你。你不要想太多了,戶口的事情我會派人去辦好的。」

這對艾濃濃來說是一件好事,只要把戶口遷出來,她和大伯一家就再也沒有關係了。

他們就再也不能以她的監護人自居,也不能隨便安排她的婚姻了。

只是她十八歲之後呢?

一年以後,她滿了十八歲成年了,到時候她就可以自己當戶主了。

那時候,先生是會讓她的戶口繼續留在他的戶口本上,還是讓她遷走,自立門戶?

艾濃濃有點小糾結了。

孟星辰看到她那副揪著小眉毛的樣子就覺得好笑,揉了揉她的腦袋,說:「廚房有冰淇淋,你吃不吃?」

聞言,艾濃濃頓時眼睛一亮,「真的?」

自從上一次她來大姨媽疼得半死不活之後,先生就不許她吃冰淇淋了。

今天居然會同意她吃冰淇淋,實在是太難得了?

孟星辰看到她那副小饞貓的樣子,故意逗她,「你要是不想吃,我就讓鄒媽扔了。」

「吃吃吃,我要吃!」艾濃濃再也顧得上其他了,把糟心的事情全都拋到了腦後。

對於一個吃貨來說,什麼事情都打不過好吃的!

艾濃濃興匆匆地跑到了樓下廚房,沖著鄒媽興奮地問道:「鄒媽,冰淇淋在哪裡?」

鄒媽好笑地說:「在冰箱里,我拿給你。」

艾濃濃歡呼一聲,當看到鄒媽拿出來的竟然是哈根達斯,還是一大桶的時候,她眼睛亮得就跟兩個大燈泡一樣!

居然是哈根達斯!

還是這麼滿滿的一大桶!

天啊,她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孟星辰帶著笑意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一個冰淇淋就把你給嚇傻了?」

艾濃濃高興地說:「這可是哈根達斯啊!冰淇淋中的LV啊!我早就想吃了,先生你對我真的太好了!」

艾濃濃就像是一枚小炮彈一樣,一頭撞進了孟星辰的懷裡。 女孩抬起頭來,臉上是不加掩飾的歡喜,眉眼彎彎,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透著狂喜。

那種發自內心的高興是摻不了假的。

孟星辰看到她這副樣子,到了嘴邊的話,竟然說不出來了。

不過是買個冰淇淋而已,她就這麼高興嗎?

他淡淡的「嗯」了一聲,艾濃濃也沒有失望,轉身跑回廚房。

孟星辰的視線忍不住追隨著她,看到艾濃濃那一蹦一跳,興奮到手舞足蹈的樣子,他忍不住嘴角上翹。

艾濃濃終於抱到了她的哈根達斯,在孟星辰看不到的地方,興奮地扭了扭屁股,跳了幾下尬舞。

其實什麼都看到了的孟星辰:……

濃濃還真是個小孩子!

……

第二天,艾濃濃就看到了戶口本。

她翻來覆去地看,生怕自己認錯了。

許清的辦事效率也太快了吧?還真的把她的戶口從大伯家給遷出來了!

現在艾濃濃的戶口和孟星辰在一起,孟星辰是戶主,她和孟星辰關係的那一欄寫的是「收養」!

艾濃濃的嘴角抽了抽,充滿怨念,結果她還是被當成是孟星辰的「女兒」了啊?

不過不管怎麼樣,她總算是和吸血鬼大伯一家脫離關係了。

她現在的監護人是孟星辰,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先生竟然成了她的家長!

看到小丫頭那一臉懵逼沒見過世面的樣子,許清輕輕哼了哼,又甩出了一本戶口本給艾濃濃。

許清竟然連奶奶的戶口都一起遷出來了!

艾濃濃現在看著許清的目光都透著崇拜,許清剛剛覺得很得意,忽然察覺到一道銳利的視線,脖子都涼颼颼的……

許清強勢扭轉自己原本得意的表情,「我是按照先生的吩咐辦事,你以後好好對待先生就行。」

「嗯嗯嗯,那是當然了。」艾濃濃看到孟星辰來了,頓時眼睛一亮,拿著戶口本朝著孟星辰跑過去。

許清暗暗鬆了口氣,還好他剛才反應夠快!

怎麼能搶了自家主子的功勞呢?那不是找死嗎!

「先生,你看!戶口本都辦好了!」艾濃濃拿著戶口本在孟星辰前面晃,好像這件事情是她自己辦好的一樣。

「嗯。」孟星辰看到關係那一欄寫著的「收養」,表情有一瞬間的凝滯。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兩個字不太滿意,有點刺眼。

當看到他是艾濃濃的監護人時,這才多雲轉晴,心情變得舒爽。

艾濃濃高興地說:「謝謝先生,你連我奶奶的戶口也一起辦好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才好!」

「想謝我?」孟星辰的黑眸看著她,「那親我一口吧!」

「啊?」艾濃濃半天沒反應過來。

「不是說要感謝我?」

「可是……」她有點羞澀,先生怎麼忽然提出這種要求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