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那,,你要上學的啊。」

「不用了啊,學校教的我都知道了。」

「但是,,你爸爸媽媽知道你亂跑嗎?」

「放心啦,我都有留言給他們了。」

「不是放不放心的問題!而是」也不是你知不知道,你要上學,這個」藍粹也不懂怎麼說,一時間自己也有些亂,「這個關係到你的成長啊,學校里有你的同齡人,他們可以跟你玩,這樣才正常

「正常嗎?」

「嗯。」

「但是,我上次做了硝化甘油有」

硝化甘油是什麼?」

「炸彈啊,不小心晃一晃煎會爆炸,有火星也會爆炸,做的時候沒控制好也會爆炸,用試管滴一小滴在地上,拿鐵鎚敲一下,就跟放鞭炮一樣。我的同學沒一個會這個啊,你如果趕我回去,我就繼續做這個

兩人在客廳里對峙了一個多小時,藍榨終於承認自己拗不過這今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女孩,如果真的把她趕跑掉,都不知道她會幹出什麼事

來。

「你確定你爸媽不會擔心?」

「放心,他們很好的,上次也見過你啊。」

「好吧,帶你出去買東西

珊瑚過來的隨身物品就是一個小紅皮箱,除了幾件換洗的衣服和胡亂塞在裡面弄得亂七八糟的一疊錢就沒什麼了,她想要在這邊長期抗戰,很多東西不買不行,兩人坐在床上點著那些皺巴巴的十元百元的鈔票,藍粹也不得不感嘆,這小傢伙果然是大款一隻,身上一小疊,皮箱里一大疊,日後如果誰娶了她,當衣食無憂了。

「你這麼多錢從哪裡弄來的啊,不會又是從老爸皮夾里拿的

「不是啊,我走的時候老爸不在家,這些是壓歲錢和爸爸媽媽平時給我的。」言下之意,走的時候如果老爸在家,那說不得還是要拿一筆的。

知道珊瑚這次出門肯定有貓膩,未必真的跟家裡人有過什麼交代和溝通,但事到如今。也已經沒有辦法了。當務之急怕也只能是先安頓好她,然後再讓她心甘情願的跟家裡聯繫,最起碼的打個電話給她爺爺報個平安也好。就是不知道以後如果真的跟她父母認識了,她的父母該怎麼看他。唉,怎麼想都不樂觀。

需要買的東西很多,不過大部分在樓下的市就有,什麼牙刷毛巾類的洗漱用具,簡單的鋪蓋等等,珊瑚雖然一向剃著那有個性的光頭,但她五官精緻,看起來還是個頗為討喜的小女孩,特別是在馮阿姨這樣的中年女性眼中,更是能讓人喜愛不已,母愛為之泛濫。不過珊瑚倒是從來就不喜歡對她殷勤太過的大人,表面上一副可愛的模樣,東西買齊之後,到一旁跟藍樟撇嘴。

「這個阿姨以前沒見過小女孩啊,你說會不會是她以前有個女兒,後來死掉了?」表情委實腹黑無比。隨後吃了藍樟一個爆栗,「啊」的伸手捂住額頭。

市裡的東西搞定之後,藍樟領著珊瑚在八中附近轉了一圈,熟悉地形,隨後乘車去往蒲江最大的一個市場,購買其它的生活用品,在路上,珊瑚便也問起他這兩年多的生活經歷,藍樟便從與她分開的時候說起,聽到他飛行在天上旅行的過程,小珊瑚趴在公車前方座位的椅背上,憧憬不已。

「真好玩,你要是帶我去就好哦」

「好玩才怪呢,又沒錢。又找不到工作,有時候還會餓肚子」

「帶上我一塊兒就可以了啊,我可以在街邊唱歌賺錢啊,啦啦啦啦、啦啦啦啦」而且說不定我可以去試試破解銀行的系統」應該是可以啦,就算不行,帶上我的話。當小叫花子我也很可愛啊」

小姑娘唱歌還是一如既往的跑掉漏詞。大概說完這段話,她在藍樟有些疑惑的目光中醞釀了一下情緒,將衣服揉得皺巴巴的,隨後再揉了揉臉,臉上掛著兩滴淚水到了前排一名中年男子的面前,可憐兮兮的模樣:「叔叔叔叔,我跟媽媽走散了,你可不可以給我一塊錢讓我打電話回去給媽媽?」

藍樟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中,一塊錢到手,隨後小女孩才又換了一副表情。冰如輕聲說了什塊錢還給了那中年男子。鞠了個知:「示抱歉,對方似乎也有些哭笑不得,珊瑚一臉得意地回來了,臉上的表情彷彿在說:「厲害吧?。

「以後把你拐跑了不許你回去,我就不怕餓肚子了。」

珊瑚嘻嘻一笑:「不行的,爺爺說過,這個是天賦,但天賦好也不能亂用的,如果覺得自己長得可愛有人喜歡,就這樣忘乎所以以為做什麼都會被原諒。總有一天,可愛就會變質的。到頭來別人就只會討厭你了

「不懂,」

「我也不懂,,不過爺爺說的話總是沒錯的。我大概要等到長大了才會有他那麼厲害,」

小女孩很自信。但無論如何,或許她從來不喜歡對她獻殷勤的那些叔叔阿姨的原因就是為此,此後下了車,一路說到香港的事情,說到根芥末見面回頭說了說以前跟芥末的關係再轉回來說到香港回歸的那些事。珊瑚一臉的若有所思,偶爾看看藍揮。

「芥末、果子狸,」她彷彿咀嚼一般的喃喃說著這名字,隨後。卻沒有對此表任何看法,「其實,那個方少白的名字我聽媽媽說起過哦。我這兩年多一直打聽,然後才弄清楚,爸爸媽媽他們在信城那邊就是研究你這樣的進化者的,有個組織叫做界碑,屬於國安二十一局,爸爸媽媽也是幫他們做事的,老大就叫方少白,是個少將,不過我一次都沒見過」

「研究」,進化著」

「嗯,不過你放心啦,不會被解剖的,主要是怎麼讓人把能力揮到最大啦,然後呢,」珊瑚仰起頭想著,「方伯伯是研究哲學的,三爺爺也在那邊,他研究的東西很多,不過沒有爺爺那麼厲害啦,我能聽到的東西也不多啦,不過感覺住在那邊的哲學理論研究家好多最主要的目的好像是,打開另外一個世界的門啊,邏輯融合,規則改變什麼的。呃,好亂,我也不太清楚,」

小女孩以前就有著非常嚴重的好奇心,在豫陵偷聽爺爺和媽媽說話的事情也干過,躲在柜子里啊,裝竊聽器啊,這兩年多以來居住在信城,雖然有些心不在焉,但到處打聽肯定是少不了的。事到如今也大概弄清楚了爸爸媽媽到底是幹嘛的。只是就算再天才的孩子,那個如同基地一般的住宅區里畢竟還是有組織的保密原則什麼的,就算整天偷聽,大人偶爾探討問題也不怎麼提防她,能夠了解的東西,畢竟也是有限。這時候回想起來,想要對信城研究基地的目的做一個大概性的了解,最終還是有些一頭霧水。

她都弄不清楚的事情,藍棹聽她一番囈語,自然更加不懂,研究異能的運用還可以理解,打開另一個世界的門,無論如何就真是太玄幻了,至於什麼邏輯、規則之類的東西,如今就真的在他的理解範圍之外,無法弄懂這些東西該怎麼分析行究,哪怕想當然都很難。

「如果你早點告訴我這些,我就可以去打聽到了。誰讓你不早來找我的,」

小女孩求知慾旺盛,若是藍棹一早就跟她說了這些東西,說不定她現在已經將異能這些事情弄出了一個大概,這時候不免有些埋怨,不過。片刻之後她也就興奮起來,因為藍鋒將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告訴了她,隨後將自己目前的能力啊,一直以來的展也說給了她聽」女孩目瞪口呆。

「不會吧,控制能量,加快新陳代謝,還能飛」穿牆術讓牆壁變成粉末了?那不對啊。簡直是可以分解一切的手了嘛。為什麼呢,,難道是高頻震動產生了分解效果」不可能吧,想一想就可以,可塑性這麼強,爸爸媽媽這麼還會那麼煩,」她說著,隨後笑起來。

「沒關係啦。藍揮,我們一塊研究怎麼讓你變得更厲害好了,我突然有很多想法哦,一定可以讓你變得比那個方少白更厲害。還有那個,什麼潘多拉,下次見到了一定能打敗她,抑制度的辦法可以有很多的,電能可以麻痹人。如果努力提高對單一能量的控制,也許可以控制電極,產生高電壓。也可以控制磁場,如果可以產生高強度的磁能,甚至可以直接破壞人體。如果再展下去就更加不得了了。你現在對能量的控制還只停留在熱量和爆炸上,太慢了嘛,最簡單的,熱的本質是分子運動的度,如果你對一塊石頭加熱,然後瞬間把熱量抽掉,讓分子運動安靜下來,石頭會因為熱脹冷縮直接爆炸的,這個比你單純用能量炸開可是厲害多了哦兩年多以前如果帶上我一塊,說不安在香港就可以直接打敗她了

「另外你的手既然可以分解東西,跟那個潘多拉的能力也差不多啦,到時候直接跟她拼就可以了」另外,控制新陳代謝。控制身體,這個可塑性簡直是無限的啊,聽你說的這些事情,我覺得你簡直可以千變萬化,當然。要先理解生物學的知識啦,你現在可以分離空氣中的有毒物質了,我覺的跟別人打架的時候乾脆控制一片高污染的氣體怎麼樣,控制新陳代謝。也可以控制激素,單純控制新陳代謝增加度其實是不正確的,太浪費了,」

「控制單一激素。就可以讓人變得靈敏,而且還可以有很多效果啊,隔絕痛感,直接給傷口止血,最快反應,只要做得好,說不定可以直接給自己調節出最好的鍛煉趴」你在家裡坐上一天。就等於堅持跑步一百天哦,當然雜了

「理論上來說,以後也許可以讓你刀槍不入,或者手被砍斷也能長出來,加快自愈能力,變成不死之身,呃,也許有些麻煩,如果不能平衡展,身體也許會變成癌細胞崩潰掉,或者變成怪物啦,身體方面的鍛煉我們還是先別去弄了。我要先弄明白這方面的知識,有了萬無一失的計劃,才行,你之前的宏觀操縱還沒什麼,也許就是去醫院住上一個月,如果真的到了激素和細胞層面,一個出錯,慢慢的就會成怪物的

「不過,你可以控制震動,也許可以變化一下操縱聲波,如果操縱好了次聲波,別人還沒看到,就會整個人都爆炸啦,哼哼,那個潘多拉算什麼,你看見的那個方少白。我覺得也只是大範圍的操縱物質而已被他能把自己藏起來,倒是很厲害」

「呃,,我也不是一定要變的那麼厲害啦話是這樣說,但藍樟說的開頭彷彿直接啟了小女孩的想象力,兩人在市場里走著,珊瑚偶爾就蹦出一個想法來,雖然偶爾聽起來有些妙想天開,不過藍樟以前也是有想過這些事情的,只是沒有珊瑚想得這麼清楚而已。有的東西能聽懂,有的不能聽懂,過了不久,他也有些心潮澎湃並且憧憬起來,說不定自己真的可以變成厲害的人也說不定

雖然並不認為力量就應該是一切,他最為希望的,還是像普通人樣過安安穩穩的生活,但香港那次被潘多拉打到快死的經歷,的確是給他留下了巨大的陰影,能變的厲害。終究還是厲害一點比較好,反正自己又不主動去欺負人,但別人如果欺負過來,自己也是要自保的。

除了對於能力的這些幻想,偶爾珊瑚也會想到其它的方面去:「潘多拉」這是神話里的人啊。雖然她一定不是的,但如果說打開一扇門,應該是什麼世界呢,如果打開的真的是另外一個空間,需要擔心的是邏輯方面的衝擊嗎,,嗯,邏輯的衝擊,如果出一點問題的話,這個世界不,甚至是宇宙的層面,」

這些東西藍鋒聽不懂,珊瑚也只是想到了什麼,卻完全不能肯定的樣子,說到底小女孩不過十二歲,哪怕智商過人,從小也是受到父親爺爺這些人的熏陶,知道許多概念,許多名詞,甚至能知道各個領域之間的關係,將藍鋒異能的未來做一番推導,但也不過是一知半解,真到了具體的理論細節,暫時來說。她還是只能想當然爾,更何況是邏輯、規則、哲學方面的東西。

一隻手拉著藍棹的衣角,一邊想著事情一邊走,偶爾說出一段話來的小女孩令人看來頗為有趣,直到經過一條出售各種樂器的街道時,無意間看見店鋪里陳列的一些樂器。小女孩才從這種沉思的狀態中跳了出來,她用力拉著藍粹的衣服:「藍粹藍樟,我的吉他沒有帶來呢」

於是待到從甫場回去,小女孩的身上就已經背了一個紅色的吉他盒,藍樟則扛著一張摺疊式的竹制床鋪,另一隻手拿著一隻大背簍,背簍里放著幾本從書店買來的生物學、物理學、化學的書籍。

「這麼小的床,我晚上打滾會掉下來的啦。

。對於床鋪的大小表示了一番抗議,最令小女孩疑惑的,還是那隻背簍,「你幹嘛要買這個筐啊,難看死了

「很難看嗎?。藍猜打量了一番,感覺還順眼啊,「每關係,反正不會有其他人看到的

「幹嘛的鄲

到得傍晚時分,珊瑚就大概明白那是幹嘛的了。能夠到這邊來找藍樟,有一件事情毫無疑問是非常重要的,那便是讓藍樟帶著她飛到天上去玩,偷偷摸摸地走到一處無人的山林邊,藍樟讓她進去那隻大背簍里的時候,珊瑚的小臉瞬間就焉了。

「不要!」她揮舞著拳頭抗議著。跳了起來,「太難看了,你背著我或者抱著我就好了啦,我才不要進到這個筐里

「背著和抱著都很累的,你也不想從天上掉下來吧,你坐在背簍里,也可以在天上多玩一會啊。」

「豎決不要」。

說著堅決不要的小女孩沒能堅持多久,因為藍樟抱著她直接將她扔了進去小女孩虎著臉坐在筐里生悶氣,不過,片刻之後,她的氣也就消了。因為他們已經在夕陽照耀的樹抹上空飛了起來,當遠遠近近的風景映入了眼帘,山脊、樹林、田地、遠處的村莊與城市都沐浴在金黃的夕陽下時,前前後後看個不停的小女孩就出了「哇」的感嘆聲,一邊抱住了藍樟的脖子,她一邊在藍樟的耳邊指指點集,興奮得一塌糊塗。

「藍樟號飛船,前進前進向前進,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哈哈,嘟嘟嘟嘟嘟嘟嘟一。

他們在這片金黃之中直上雲霄,:卜女孩站在她背後的背簍里,拿著一隻小喇叭出來用力吹著,隨後採用了「嗨!希特勒」的經典敬禮方式,儼如小的飛船船長,這是屬於他們兩個人的飛船,這艘飛船最終將飛向何處,目前還無人知曉。

小女孩那妙想天開的頭腦中的級戰士的打造計劃,也就在這個傍晚,宣告展開了 于飛驚奇道:「裂天魔碟?」

九道緣道:「那也是一種恐怖生靈,一旦成長起來,也是與吞天血蛾同級別的存在。裂天魔碟具有裂天翼與魔血重生的兩大特色。而這隻吞天血娥卻竟然獲得了裂天魔碟的一半能力,絕對是超級難纏的傢伙。它現在還沒有破繭而出,極盡升華,一旦破繭而出,那時候你要千萬小心它。」

于飛問道:「裂天翼很恐怖嗎?」

九道緣道:「給你舉個例子,你就會知道裂天翼有多麼恐怖。這隻吞天血蛾一旦破繭而出,極盡升華,雙翅稍稍舞動,距離千米以內的八重天高手,無論是八重天初期,還是八重天巔峰,都將瞬間暴斃,心臟被直接震碎。距離越近,破壞力越強,就算是九重天境界的高手也抵擋不住。」

于飛聞言色變,這裂天翼也太可怕了,輕輕一揮就能將八重天高手的心臟震碎,就算不能真正裂天,也絕對恐怖到了極致。

于飛深吸一口氣,隨即朝著巨繭衝去,全力催動玄冰九裂,讓極寒之氣進一步加強。

巨繭在震飛于飛之後,加大了對宋玄天都界的攻擊,想儘早結束這一切。

幸好於飛及時趕回,以極寒之氣干擾吞天血蛾,讓它心生厭惡。

這是最好對抗吞天血蛾的辦法,打不跑它就只能臭跑它,這也是無奈之法。

吞天血蛾的吞天魔功很厲害,能吞噬萬物,但消化能力卻有待加強,至少極寒之氣它消化不了,那會讓它全身凍僵。

于飛以玄冰九裂冰封這一區域。吞天血蛾只要催動吞天魔功就不可避免會吸入大量寒氣,這是它最討厭的。

因為這個緣故,吞天血蛾最終退去,宋玄天都界也總算擺脫了困境。

撤去防禦結界,看著眼前的冰雪世界,宋玄天都界的高手們再一次對於飛刮目相看,想不到他竟然採用這種方式把吞天血蛾給逼退了。

于飛置身半空,祭出天玄鏡仔細搜尋傳送陣的第四部分。

因為少了吞天血娥的緣故,大地恢復了平靜。于飛也順利找到了傳送陣第四部分的下落。

趁著宋玄天都界的高手們喘息之際,于飛從天而降,化為一道利劍,直接鑽入了地下。

大地開始震動,地面出現了裂谷。于飛就像鑽地鼠一般,直接深達地下數百米,找到了傳送陣的第四部分,將其收入了百花爭春圖中。

等到楊天祿、岳鵬等人意識到于飛的意圖時,于飛已破土而出,回到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于飛,這一次真是多謝你了。」

岳鵬一臉感激。雖然明白傳送陣被于飛得去了,但卻解除了宋玄天都界的危機,這也是值得感謝的。

「與我為善者,自會有好運的。大家看上去都很累。我們就先告辭了。」

于飛沒有絲毫停留,立馬帶著小和尚與姜山老人離開了。

岳鵬本想挽留于飛,但還沒有來得及開口,于飛就率道別了。

路上。于飛放出眾女。

「稍後我們就去找傳送陣的第五部分,一旦湊齊傳送陣。我們就離開這。」

翼青雲問道:「不在多做停留了?」

于飛搖頭道:「這島上沒什麼可留戀了,那些九重天巔峰級別的超級恐怖存在,還是不去招惹為好。」

花夢舞道:「離開也好,這夏島確實太危險了,換一個環境也未曾不好。」

雲若舞道:「算一算,我們來這已經兩個月了,也是時候離開了。」

眾女對於離去並沒有太大的異議,反正只要于飛不再留戀,大家其實沒什麼說的,巴不得早點離開。

傳送陣的最後一部分位於天空之王的棲息,那兒兇險無比,屬於虎口拔牙,絕非兒戲。

針對此事,大家進行了簡短的商議,如果能引開天空之王,一切就簡單多了。

只是如何才能引開天空之王,這成為了眼下最大的難題。

「走吧,我們先去打探一下情況,觀察一下地形。」

天空之王棲息之地在整座夏島而言是最高的,視野俱佳,一目了然,要想接近並非易事。

于飛、龍蘭香、小和尚、老人一行四人,全力收斂氣息,在三個小時后趕到了百里之外。

因為這是天空之王的領域,龍蘭香不敢乘坐巨禽,因為那是自找死路,給天空之王送菜的。

站在百裡外,于飛就已經感受到了天空之王散發出來的那股恐怖氣勢。

那是睥睨天下,傲視乾坤的霸氣,唯我獨尊,普天共主。

小和尚咋舌道:「這傢伙也不好惹,真想瞧一瞧,到底這島上誰最厲害。」

老人淡然道:「各有特色,彼此都在伯仲之間,綜合實力不能全以戰鬥力來衡量。有些兇猛,有些詭異,各有各的長處。」

龍蘭香指著前方,臉色凝重的道:「這片區域匯聚了眾多凶禽猛獸,主要以巨禽為主,它們全都聽從天空之王的號令,雄霸一方,沒有其他巨獸敢輕易進入。」

于飛沉思了片刻,笑道:「無妨,我自有辦法。稍後我去引開天空之王,你們去奪取傳送陣的最後部分。」

于飛放出百里夕,她目前已經突破難關,步入了八重天境界。

百里夕身上有遮天傘,可以把傳送陣收入其中,方便攜帶。

這段時間,眾女都在加緊修鍊,但卻唯有百里夕一人突破八重天境界,其餘眾女基本都還卡在七重天與六重天境界上,暫時沒有較大的突破。

龍蘭香、百里夕、小和尚與姜山老人組成了一個小組,悄然朝著天空之王的棲息地靠近。

于飛站在原處靜靜觀看,身上很快瀰漫著混沌之氣,吞天魔功自動開啟,瘋狂的吞噬著四周萬物的能量。

于飛控制著吞天魔功的破壞性,並沒有摧毀附近的生靈,只是吞噬融合了它們的部分能量。

漫步叢林中,于飛好似閑庭散步,一步三里,虛空中留下一道殘影,以及烏黑的混沌之光,搜刮著大地的靈氣。

附近眾多巨獸被驚醒,紛紛朝著于飛衝去,各種攻擊交織一體,落在那混沌之光上,卻全都被于飛吞噬。

于飛沒有深入,只是在外圍遊走,各種能量進入氣海之後,被金字塔一一吸收,讓于飛的不朽之身變得更加的強大,且充滿了活力。

于飛的腦海之中,七對正反漩渦圍繞在兩個混沌漩渦之外,源源不斷的煉化精氣,補充兩個混沌漩渦中的元嬰所需。

于飛的兩道元嬰全都非比尋常,要從種子化為胚芽,繼而成長為元嬰,需要太多的累積與能量。

于飛此前採用陰陽雙修的方法,效果就很好。

如今掌握了吞天魔功之後,累積的方式方法進一步拓寬,讓于飛在修鍊的道路上變得更加得心應手了。

于飛仔細感受吞天魔功的好處,發現採用吞天魔功吞噬融合而來的力量,八層以上都是針對肉身淬鍊與實力提高的,真正在精神領域方面的幫助,最多佔到兩層。

換言之,到了于飛如今這種境界,要想快速提升精神領域的成就,讓元嬰儘快成長起來,陰陽雙修才是最佳辦法。

半個小時后,龍蘭香一行四人已經潛伏到了中心區域。

百里夕通過心靈交流,告訴于飛一行人已經達到,接下來就需要儘快引開天空之王。

于飛不再遲疑,開始釋放出吞天血蛾的氣息,並全力施展吞天魔功。

于飛的計謀名為遺禍江東,他知道天空之王一定熟悉吞天血蛾的氣息,且一山不容二虎,一旦吞天血蛾靠近,天空之王勢必會前來迎戰,設法將其區域。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