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怎麼了?難不成我見不得桑巴了?」言邑冷聲問。

「不是,言先生稍等,我去讓人準備車輛。」男人說完,轉身出了房間。

沒多會兒又跑進來,對言邑說:「言先生,好了。」

言邑抱著菁菁起身。

菁菁仰著扎著兩個小羊角辮的腦袋,問:「哥哥,我們去哪兒?」

「哥哥帶你去見一個叔叔,菁菁,要乖乖的,知不知道?」言邑放軟了聲音說。

「嗯!」

菁菁點頭,模樣極為認真。

我要謀國 言邑望進她充滿信任與依賴的清澈眸子,心被扯疼了一下。將來長大了,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她會恨他吧。

緊緊地抱住了菁菁,言邑邁開步子朝外面走。

……

桑巴剛回到內城,便聽到下面的人說,言邑要見他。濃粗的眉頭不由得揚了揚,這個小子其實挺聰明的,也很有膽識,主動聯繫了他的人,說要和他聯手,干一票大的。本來,他覺得一個毛頭小子能有什麼大買賣,可沒想到言邑給他帶來了慕洛琛這筆生意。

因為這份貢獻,桑巴對言邑一直客客氣氣的,把他敬為上賓。

不過,現在局勢變了…… 第1564章番外:各懷鬼胎

他想籠絡慕洛琛,絕不能按照先前的計劃,讓言邑把慕洛琛殺了。不過,考慮到慕洛琛不肯配合,桑巴覺得,還是先讓言邑多磨慕洛琛幾次,挫挫他的銳氣,再提出合作的事情,那時的成功率或許會更高一些。而且,現在最了解慕洛琛的人就是言邑,如果從言邑那裡,套出慕洛琛的要害,那要對付慕洛琛,就容易多了。

「把他請過來。」桑巴揚聲喊道。

「是。」

手底下的人出去沒多久,再折回來時,身後跟了言邑。

見他懷裡還抱著慕洛琛的女兒,桑巴忍不住多看了幾眼。一個女娃娃,能價值十個億,以及四十多車的軍火,這就是無價之寶呀。可惜言邑看這女娃看的緊,之前他想過直接把女娃搶過來,言邑竟然用槍抵著她的腦袋,威脅他若是再敢讓人胡作非為,那就跟女娃一起同歸於盡。

桑巴並非目光短淺之人。

看出言邑是抱著必死的心,要把慕菁菁攥在手心裡,也就沒再打鬼主意。

只是,眼下他起了拉攏慕洛琛的心,這女娃自然是最有利的武器。

桑巴心裡痒痒的緊,想把人搶過來,但又明白不能操之過急,逼得言邑把慕菁菁殺了,那就雞飛蛋打了。

桑巴客氣的一笑,示意手底下的人端上來小孩子喜歡的奶球和奶茶,讓慕菁菁吃。

言邑看向桑巴,道:「桑巴統領,現在慕洛琛已經到了您的地界,我們什麼時候開始行動?」

「言先生,我跟你一樣著急。我前線的好多兄弟,等著軍資和火藥呢。可慕洛琛不肯把東西交出來,我總不能把他殺了吧?你說,我除了客客氣氣的招待他們夫妻,還能怎麼辦?」桑巴打哈哈,「難不成,我折磨她女兒,來催促他交出這筆錢和火藥嗎?」

言邑眼裡閃過一抹陰雲,抿著唇角思考了半晌,心一橫開口道:「桑巴統領,其實不動菁菁也行。慕洛琛跟葉簡汐,總共有一個兒子,兩個女兒,和一個養子。我們開出的價格,只怕是他為了這個女兒,能貢獻出的最大的可承受的範圍。沒了菁菁,他還有別的兒女能取代。所以,想要繼續讓他被我們掐的死死地,我們得抓住他另外一個死穴。」

「哦?什麼死穴?」桑巴眼裡流露出興趣和貪婪。

他現在正想找慕洛琛的要害呢,只要狠狠地掐住,便能強迫慕洛琛就範。沒想到言邑自己送上門來了,桑巴心裡暗暗地高興。

言邑沒急著回答桑巴的話,而是不緊不慢的撫摸了下菁菁的頭髮,說:「桑巴統領,我如果告訴你了,你真的會按照約定,殺了慕洛琛嗎?」

言邑不相信桑巴。

從一開始,他就知道,桑巴是個性格狡辯多詐、貪婪的狼。但只有跟他合作,自己才能找到機會把慕洛琛殺了。所以,他既在和桑巴合作,又在利用桑巴,同時又提防著被桑巴反咬一口。

現在已經進入了關鍵階段,他不能讓事情出任何紕漏。

必須得提點下桑巴,別違背了他們的約定。

言邑盯著桑巴,目光一轉也不轉。

桑巴有種被他看穿了心思的惱火,拍了拍自己油亮的大腦門,哈哈笑著說:「言先生,合作最講究的是誠信,咱們既然事先說好了,難不成我還會毀約不成?再說了,拿到了足夠的軍火與錢,我還放慕洛琛走幹嘛?我可是綁架了他女兒,又狠狠勒索一筆的仇人,不殺了他,難道要留下來後患嗎?言先生覺得,我是那麼傻的人嗎?」

桑巴是老油條,跟形形色色的人打過招呼,謊話信手拈來。

言邑覺得他的話可信,只是最後一絲理智告訴他,還是相信桑巴話的一半,沉聲道:「我不是不相信桑巴統領,只是事關血海深仇,我不得不慎重。」

「那言先生想要我做出什麼保證?只要您說出來,我保證能做到。」桑巴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言邑從兜里掏出一瓶葯,放到了桌子上。

「這個葯無色無味,服用下去,開始不會有什麼反應。但一個月之後,不服下解藥,會腸穿肚爛而死,哪怕再高明的醫生,都無法救治。」言邑不緊不慢的說完,抬眸望向桑巴,「桑巴先生既然誠心合作,那就把這枚葯服用下去吧。」

桑巴的臉色變了幾變。

他聽別人說過,中國有一種叫『蠱』的秘葯,能殺人於無形。言邑拿出來的這個,跟他聽說的很相似。

難道真的要受到這個毛頭小子的牽制?

桑巴不肯。

但他心裡清楚,如果自己不當著言邑的面,吞下這個葯,只怕他會立刻翻臉。

緊握著拳頭,桑巴默不作聲。

言邑知道他心裡在掙扎,開口強迫他做出選擇:「桑巴統領,既然你不願意服用這顆葯,那我們的合作就到此為止吧。我不會告訴你,慕洛琛的死穴,同時會帶菁菁離開。」

話說完,言邑起身。

桑巴快速的起身說:「言先生,我只是在懷疑,這葯是不是毒藥,你怎麼那麼心急呢?」

「當然不是毒藥,我可以跟桑巴統領一起吃。」言邑拿出一個相同的小瓷瓶,倒出一粒,快速的咽到嘴裡,證明自己所說非假。

桑巴道:「那好,我就給言先生這個保障。」說著,打開瓶蓋,倒出一粒葯,吞入自己的嘴裡。幾秒后,桑巴伸了伸舌頭,讓言邑看清楚,自己的確吞下去了。

「好,我告訴你,慕洛琛的死穴就是他老婆。只要抓住了他老婆葉簡汐,別說是十個億,哪怕要他全部的身家和命,他都會給你。」言邑一字一句的說。

「當真?」桑巴有些不敢相信,慕洛琛的死穴竟然是他老婆!

「當然是真的,桑巴統領不信的話,可以讓人去中國調查,如果我說的有半句假話,那就讓桑巴統領直接一槍崩了我。」言邑鎮定的回答。

「好!言邑,等事成之後,我一定會重重的獎勵你!」

桑巴哈哈大笑著,可那眼裡透出的濃濃的殺意,與此刻的神情不符合。言邑當真以為,喂下了蠱毒,就能讓他乖乖聽話嗎?

笑話!

等他把慕洛琛牢牢地攥在手心裡,還愁對付不了言邑?

他就不信了,言邑一個毛頭小子,能挨的了多少酷刑! 第1565章番外:內鬥,試探

言邑感覺得出桑巴對自己態度的改變,可他不在乎。來敘利亞就是抱著必死的心,怎麼會怕桑巴?

只要桑巴敢輕舉妄動,他保證會讓桑巴後悔地獄無門!

兩人心懷鬼胎,各有盤算。

不知道誰會走到最後一步……

……

送走了言邑,桑巴立刻把手底下的人叫來,去打聽慕洛琛在國內的事情。他生性多疑,不可能僅憑言邑的隻言片語,就草率的下決定,把葉簡汐綁架了。萬一慕洛琛沒有言邑說的,那麼在乎自己的老婆,看到老婆被綁架了,以為他單方面毀了兩人之間的約定,匆匆帶人撤出敘利亞,那可就糟糕了。

不過打探消息,需要一定的時間。

桑巴在這期間里,盡量跟慕洛琛多做周旋,讓他儘快把十億的資金打到自己賬戶上,同時催繳那剩餘的軍火。

雙方互相扯皮了兩天的時間,終於中國那邊傳來了消息。

當親耳聽到自己的眼線,驗證了言邑的說法,桑巴高興得拍著腿大笑了起來。當真是老天都在幫助他呀!慕洛琛自己把最大的死穴送到了他的老巢,不把葉簡汐綁架了,真是對不起上天的安排!

桑巴高興了一會兒,對旁邊的人說:「去,把莎草叫進來,告訴她,我有要緊的事情跟她說。」

「是。」

十多分鐘后,莎草腳步匆匆的走進了房間,看到桑巴,恭敬地跪下行禮:「桑巴統領,不知道有什麼事吩咐我的?」

「莎草,你跟慕太太很熟?」桑巴統領不緊不慢的問。

「沒有很熟,只是一路護送他們過來的,有點頭之交罷了。」莎草笑著說,「桑巴統領,你覺得像我這種人,能和誰熟悉?」

「我看你和蘇鐵就很熟,只怕你眼裡,只有蘇鐵,早就沒了我這個大統領了吧?」桑巴別有意味的說了句。

蘇鐵是反叛軍的副統領,當初莎草救過他的命,是他領著莎草加入了反叛軍。桑巴對蘇鐵信任且防備著,兩人是從底層一起攜手奮鬥到了今天的位置,當初也是蘇鐵一手扶持他坐上了統領的位置。這麼多年來,蘇鐵兢兢業業的維護著反叛軍的局面,可以說是讓人非常放心的副手了。

但桑巴擔心的問題是,蘇鐵有沒有反了他的心。最近蘇鐵在反叛軍里的呼聲越來越高,追隨他的人也越來越多。很多人眼裡只見蘇鐵,不見桑巴,這讓桑巴有了危機感。

莎草身為女子,挺有能力的,桑巴很欣賞她。但她跟蘇鐵的交情,實在讓桑巴無法百分百的相信他。

所以,有了這麼一句試探的話。

「桑巴統領,我莎草只敬佩英雄,誰是老大,我就以誰為首。」莎草恭恭敬敬的說。

桑巴不信這些花言巧語,他只信實際行動:「莎草,既然你以我為首,那我就給你安排一件重要的事情。你把這件事辦成了,我就給你升職位,加人手。如果你把這事給我辦砸了,那我就要了你的命。」

莎草神情肅然,「不知桑巴統領要吩咐我做什麼事?」

桑巴道:「很簡單,我想要馴服慕洛琛這匹野馬,為我所用。但現在他敬酒不吃吃罰酒,所以我打算把他老婆綁過來。到時候,他妻女都在我手上,不怕他不聽我的話。而你,負責最重要的一部分,把葉簡汐騙出來,交到我手上。」

莎草面不改色的說:「只怕慕洛琛惱羞成怒,不在乎自己妻女的死活,獨自離開敘利亞。」

「這點,你不用擔心,我早就打聽好了。慕洛琛很愛他這個老婆,只要他老婆在我手上,他就不敢輕舉妄動。」

「統領都這麼說了,莎草便按照您的吩咐去做。」

莎草單膝跪地,做出服從的姿態。

桑巴揮了揮手說:「好,你趕緊去準備吧,我等著你的好消息。」

「是,統領。」

莎草恭敬地退出了房間。

桑巴端起桌子上的一杯奶酒,一飲而盡。

旁邊站著的人,有些擔憂的問:「桑巴統領,你真的放心莎草一個人去辦這事嗎?」綁架葉簡汐,事關重大,交給莎草一個人去做,總覺得有些不靠譜。

「你覺得我會這麼草率?不過是試探莎草罷了。她真的能幫我把葉簡汐騙過來最好,如果不能,那就證明她和蘇鐵對我有異心……他們的下場,只有一個——死。」桑巴眯起了眼睛,渾身散發著濃濃的陰鷙氣息,但凡對他有異心的人,不管是誰,他都會一網打盡!

……

另一邊。

莎草領了桑巴的命令,回了自己的房間。仔細想著桑巴說的一切,她有些衝動,想去找蘇鐵商量,要不要趁這個機會,說服慕洛琛,一起聯手把桑巴打垮。

之前她跟慕洛琛說,不喜歡桑巴的統治風格是真的。桑巴嗜血成性,陰險狡詐,任人唯親,最重要的一點是,他根本不在乎手底下人的死活,只顧鞏固自己的政權,恣意的享樂。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蘇鐵。蘇鐵跟桑巴是一個村莊里出來的,和他一起辛辛苦苦打拚了二十多年,但最終換來的是桑巴的疑神疑鬼。

蘇鐵的副統領聽著風光無比,但實際的心酸,幾乎整個黑城的人知道。每次只要和正規軍對上,桑巴必定派蘇鐵前往,哪怕蘇鐵身上受著傷,爬也要爬過去。說好聽了是信任,說不好聽了,那就是讓蘇鐵送死。

莎草跟蘇鐵一見如故,深知蘇鐵秉性純良,待人至誠至信,為人有大將之風,一直以來,她都覺得蘇鐵比桑巴更適合統領的位置。所以,這麼多年來,她一直在私底下,謀划推翻桑巴政權的事情。

起初蘇鐵對桑巴忠心耿耿,並不同意。直到前兩年,正規軍攻入了桑巴管轄區的一個重要樞紐,蘇鐵老婆和桑巴都在其中。桑巴原本有機會帶蘇鐵老婆一起走的,可他貪生怕死,捨棄了她,直接造成了她慘死,蘇鐵這才對桑巴冷了心,同意跟她聯手。

等了這麼多年,莎草一直在等待機會。

眼下,這就是最好的時機。 第1566章番外:騙葉簡汐出去

有了慕洛琛的財力和軍火的支持,他們推翻桑巴政權指日可待。之前擔心慕洛琛不同意,所以只是試探,現在桑巴準備對慕洛琛老婆下手了,她只要趁機說服慕洛琛,以把他老婆孩子平安的送出敘利亞為談判條件,說服慕洛琛的可能性很大。

一婚二寵,神秘總裁的蜜戀情人 所有的條件都很成熟,讓莎草猶豫的只有一點。

——桑巴為什麼忽然那麼信任她?

因為她跟蘇鐵走得近,這幾年桑巴一直在若有若無的打壓她,涉及到重要事情機密的,都會想法設法將她排除。這次綁架葉簡汐,涉及到反叛軍的未來,桑巴竟然那麼輕鬆的交給了她一個人?

憑著這幾年來,在生死邊緣遊走的直覺,莎草覺得桑巴在試探自己。

如果自己猜測的準確的話,那又面臨著兩條路走:一是,不跟蘇鐵提這事,按照桑巴的吩咐,把葉簡汐騙到桑巴跟前交差,換取他的信任,但這樣會喪失他們好不容易等來的機會;二是,不聽桑巴的話,直接跟慕洛琛說這事,爭取到他與自己合作……這麼做會讓自己暴露出來。

莎草席地而坐,冥想了許久。

最終下了決定……

……

葉簡汐自從見過菁菁,情緒就一直提不起來。 校園重生:最強女特工 尤其是想到蓁蓁天真爛漫,而菁菁卻在炮火連天的情況下,不到兩歲就學會拿著針扎人,心裡更加的難受。

都是自己的孩子呀,菁菁受苦,比針扎在心上都疼。

慕洛琛感覺到了她情緒的滴落,特地陪在她身邊,讓她開心。

葉簡汐知道他有很多事情要忙,在他面前假裝輕鬆,等他走了之後,拿出蓁蓁的照片,忍不住的唉聲嘆氣。

傍晚時刻,桑巴又找人來,約慕洛琛談贖金的事情。臨走之前,慕洛琛吩咐手底下的人,好好地看著葉簡汐,有什麼事,立刻給自己打電話。

葉簡汐送慕洛琛離開后,獨自坐在院子里,仰頭看著天空發獃。

「慕太太。」

身後驀地響起了腳步聲,葉簡汐回過頭,看到是莎草,微微的吐了口氣:「莎草,你來啦,請坐。」

「慕太太,在想什麼,這麼不高興?」莎草坐在她身邊問。

葉簡汐搖了搖頭,頓了幾秒又輕輕地點頭說:「在想我女兒的事情。莎草,我知道你是桑巴的人,我不問你其他的,只是想跟你說說我女兒的事情。」

「慕太太說吧,莎草願意洗耳恭聽。」

葉簡汐自顧自的說道:「當初我懷上蓁蓁和菁菁時,發生了很多的事。導致她們兩個在母胎里身體就不怎麼好。尤其是菁菁,很多頂級的專家都斷言,她沒辦法活到出生,甚至會累及到我的生命。阿琛很愛我,所以想讓我把菁菁引產出來,既能保全我自己,也能留下一個孩子。可是……我自私的想留下兩個孩子,於是在孩子沒足月之前,我偷偷的從醫院裡跑了出來……」

「當時我有個青梅竹馬的哥哥,他一直在暗中保護我。在我情況危險的時刻,他找人幫我接生了。孩子生下來后,蓁蓁平安無恙,菁菁命在旦夕,哥哥怕我親眼看到女兒死去,於是隱瞞了菁菁的存在。我跟阿琛有一段時間,都以為菁菁死了,直到哥哥快病死的時候,告訴了我們女兒還活著……」

「我們這才知道,菁菁還活在這個世上。原本哥哥打算在他臨死之前,把菁菁還給我們的,但他所託非人,言邑將菁菁帶到了敘利亞。她那麼小的一個孩子,從出生沒見過父母,又在一歲多點被帶到了戰火紛飛的敘利亞……我真的對不起她呀……所以……我現在每次看到她,都覺得格外的愧疚……」

葉簡汐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