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多謝阿姨了!」

林洛微笑點點頭,在沙發上坐下,吳師傅一家是一個二室一廳,他們夫妻住一間,還有一間兒子住,客廳中的各種傢具電器一看就是那種老舊的那種。

「小林啊,是不是簡陋了,讓你看笑話了!」吳師傅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吳師傅,你說到哪裡去了,我家在農村,你你們差多了!」林洛笑著回應道。

「呵呵,來小林吃水果!」

「謝謝!」

「老吳,快來廚房端茶,準備吃飯了!」

「好咧!」

飯菜上桌,吳師傅夫婦很是客氣,林洛倒沒有什麼拘束,該吃就吃,該喝就喝,連曾經的國家副主席都見過了,還擔心啥。

吃過午飯,吳師傅的老婆收拾碗筷去了,林洛就讓吳師傅帶他進入了房間,腰間椎盤突出,這不是什麼大病。

讓對方脫去了衣服,林洛就一掌拍在了他的腰間,頓時,吳師傅就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熱力湧入了身體,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接下來,林洛連連扎入三針,更是讓他有一種酥麻的感覺。

不到十分鐘,林洛就拔出了銀針,微笑道「好了,吳師傅你可以穿上衣服了!」

「好了嗎?」吳師傅有點不可置信,不過想起林洛神奇的醫術,就放心了,穿上衣服扭了扭腰,發現居然全無一點障礙。

「小林,你真是神醫啊!對了,醫藥費是多少?」吳師傅高興的說道,這個病纏繞了他太久了,現在被林洛治癒,他心中無比高興。

「嘿嘿,醫藥費我就不收了,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這怎麼能行,怎麼能不收錢呢?要知道,因為我這個病,前前後後醫藥費都花了兩萬多,現在好了,我再也不用吃藥了,這都是小林你的功勞!所以你必須收錢!」

林洛擺擺手「吳師傅,不用說了,你教會我開車,就當給的醫藥費如何?」

吳師傅看到林洛的神情不似作假,也不再堅持,而且他們家也不算富裕,經濟緊張,不過心中卻對林洛多了一份濃濃的感激之情「好,小林你放心,我保證在最短的時間裡教會你開車!」

從廚房出來的吳師傅的老婆,知道自己老公的病已經被治好了,不由大為驚喜,不斷的對林洛說著感謝的話。

聽得林洛心中即使開心,又是有成就感,簡直比當初翡翠賣出一億還要開心。

隨後,林洛就與吳師傅去學車,吳師傅的確是一個好師傅,而且林洛也十分的聰明,如何掛檔?什麼坡道起步,倒樁,入庫只花了一個小時,林洛就完全掌握了。

一掛檔,一踩油門,整輛車就沖了出去,頓時,林洛心中感受到了一種快感,心中暗道「難怪有那麼多的人喜歡開車!」

「小林,你真是好天賦,你對車的掌控力特彆強,不去做賽車手簡直可惜了!」吳師傅感嘆的說道,他從來沒有見過,學車這麼快的人,幾乎他講一遍,示範一遍,對方就懂了,而且還不會犯錯誤。

下午兩點前,吳師傅將林路送回了學校,就在這時,林洛的電話響了,拿起來一看,居然是一個陌生的電話,他接起來一聽,裡面就傳出一道客氣的中年男聲「你好,請問是林先生嗎?我是蓉城市交警隊的,我現在給您送駕照來,請問您在華南大學嗎?」

「那麼快?」林洛心中十分意外,這效率也太高了吧,驚訝歸驚訝,林洛還是告訴了對方的地址,並且在校門等待對方到來。

陳波看著站在華南大學門前的那名普通學生,心中十分驚訝,連局長都那麼重視的人,居然只是一個看起來十分普通的學生,不過送駕照的事情是親自交代的,即使對方再普通,他也不敢怠慢。

如果他知道,這件事是市委書記交代的話,估計會更加的震驚吧。

「你好林先生,我是交警大隊的大隊長陳波,這是曾局讓我送來給您的駕照!」

「謝謝你陳警官!」

林洛欣喜的接過駕照,現在駕照有了,會開車了,就缺少一輛車了,想起開車,林洛心中生出一股衝動的情緒「反正我有那麼多錢,不如就買一輛汽車吧!」

「那我就告辭了!」

陳波開車離去,心中卻更加疑惑,暗自猜測林洛到底有什麼來頭,居然要他一個大隊長親自送駕照。

有了買車的想法,林洛就迫不及待起來,反正下午的課是選修課,上不上都無所謂,直接招了一個計程車,直奔奧迪4S店而去。

坐了兩次奧迪車,林洛也感覺不錯,所以他決定去買一輛奧迪來開。

林洛剛進入了4S店,就有一名女性的導購員迎了上來,她臉上帶著職業性的微笑「你好先生,請問您來看車嗎?」

導購員穿著一聲深藍色的職業裝,身體高挑,容貌也是不錯,只是比起鄭柔要差上一籌。

「是啊,我來看看車!」

「不知你想看什麼樣價位的車?」導購小姐繼續微笑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先看看吧,如果合適,我就買!」林洛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著眾多款型的奧迪車。

那名導購小姐聽林洛這樣說,不由露出一絲詫異之色,因為林洛不管是穿著還是打扮,都不像那種能夠買得起車的人,她只是出於職業習慣才微笑接待的,現在對方話中透露的意思,居然要買車。

「那好吧,我就帶你參觀下吧!我們店!」

跟隨著導購小姐的,林洛的目光不由掃過琳琅滿目的一輛輛汽車,忽然,他的眼睛一亮,指著一輛黑色的,看起來比較大氣的車說道「那輛不錯!」

導購小姐看著林洛指著的那輛車,不由說道「奧迪Q7是一款強調舒適性的全尺寸SUV,將運動性、功能性、高科技和豪華品質巧妙地融為一體。

在公路上,它憑藉無限動感的操控性與運動特性脫穎而出;在越野道路面,它強勁的驅動力更令人驚嘆!」

「我可以試試嗎?」林洛躍躍欲試的說道。

「對不起先生,這款車暫時不能試駕,要不,你挑選另外一款吧!」

林洛目光掃過對方的表情,發現了其中的一絲異樣,隨即看了看自己的穿著,不由輕笑道「既然不能試,我就買下來吧!」

「您要買?」

導購小姐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我來這裡就是買車的,當然要買!」林洛微笑道,說著還對導購小姐眨了眨眼睛。

導購小姐從驚訝中回過神來,連忙說道「不好意思先生,這款車的售價是86萬,您看您是刷卡還是付現金?」

「刷卡吧!」

「那好,請你跟我來櫃檯結賬吧!」

導購小姐沒有想到輕易的就買出了一輛高價車,這就意味著,這次的提成,就可以將上次看中的那件奢侈衣服買下來了。

花了半個多小時,林洛才將手續辦好,不過現在還不能取車,說是三天後來取車,並且幫助他辦理好牌照等。

林洛一離開,就有幾名導購員湊在了一起「陳欣,看他的樣子,應該是一個低調的富二代,你有沒有留電話?」

「沒有!」陳欣正是為林洛服務的那名導購員。

「不會吧?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快看看他填寫的資料,如果他能看上我,我就不用再買車了!」一名臉上長有幾顆雀斑的女子雀躍的說道。

「你個騷蹄子!就知道勾引男人!」其他幾名導購員不由打趣道。

林洛搭車回了學校,已經是下午四點多,反正都快要下課了,林洛乾脆走到了圖書館,去翻查一些醫學典籍。

蓉城西門一家撞球室內,這裡的生意比較火爆,雖然才下午四點多,但是來打球的人也不少,不過這些打球的人身份比較特別,因為大多數人都露出一副流里流氣的模樣來。

撞球室內的一間房間中,兩個人一起坐在一起,在他們面前的桌子上丟著大量的煙屁股,這兩人一人有一頭黃色的長發,另外一人卻有一口大齙牙。

這兩人正是黃毛與齙牙,此時這二人都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齙牙,你說怎麼辦吧?今天已經是蓉城幫給我們最後一次機會了,如果我們不投靠他們,他們就要派人來滅了我們的場子!」

「我擦他媽的蓉城幫,還讓人活了不?三天之內,居然將我們的場子搶走了三家,還讓我們怎麼混?乾脆與他們拼了!」黃毛怒吼道。

齙牙冷笑著搖搖頭「得了吧黃毛,和他們拼?怎麼拼?他們是蓉城市三大幫派之一,而我們都不入流,人家一人一口唾沫芯子就能淹死我們!現在虎哥又不在,我們只是勉強將下面的兄弟統一在一起,如果真要和蓉城幫干,恐怕,還沒有打起來,我們的人就跑光了!到時候,蓉城幫想怎麼收拾我們,就怎麼收拾我們。」

那次虎哥的哥哥龍哥去找林洛報仇,最後被打得很慘,還是他們去將龍哥抬回來的,後來龍哥叫來了一批人,將他和虎哥都帶走了,而虎哥暫時將手下交給了他們兩人管理。

所以說,他們只是名義的老大,還算不上真正的老大。

「那怎麼辦?難道真的要投降嗎?」

黃毛目光一黯沉聲說道,這些天他們兩人雖然只是名義上的老大,但是卻享受到了老大那種指手畫腳的快感,現在讓他們加入蓉城幫,蓉城幫的高層會不會待見他們也是一個問題,更何況寧為雞頭,也不做鳳尾,乃是自古就有的話語。 「要不,我們去求求老大吧!」齙牙忽然輕聲說道。

「他會幫我們嗎?」黃毛眼中一亮,閃過一絲期望之色。

「會不會試過才知道!如果老大真願意幫我們,以他的身手,蓉城幫也要顧忌吧!」齙牙沉聲說道。

「那好!我們就試試!」

正在圖書館看書的林洛掏出了手機,發現上面的名字,有點意外,走到了圖書館外面,然後接了起來「齙牙,你找我有什麼事?」

「老大,是,是這樣的,我和黃毛有件事想要請你幫忙!」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齙牙的心中還是比較忐忑的。

「說吧,什麼事?」

「是這樣的,蓉城幫給了我們三天的時間,讓我們歸附與於他們,如果我們不歸附,就要滅了我們!我們是實在沒有辦法才找到老大您的!」

林洛眉頭一皺「怎麼又是蓉城幫?」

齙牙心中微微驚訝,難道老大也知道蓉城幫?

「老大,那蓉城幫是蓉城市三大黑幫之一,他們與青龍幫與東北幫齊名,都是霍霍有名的大幫派!」

「我知道了!」

林洛心中一動,想起龍哥和候鍾都是蓉城幫的,而且龍哥還是前任老大。

「老大,我們!」聽著電話中那支支吾吾的聲音,林洛知道了齙牙和黃毛的想法,林洛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黃毛與齙牙幫過他,他記得,現在他們有了難,他當然不會不管,而且他已經得罪了蓉城幫,也不怕再得罪他們一次。

「好了,你們放心,我會幫你們的,給一個地址吧!我來找你們!」林洛沉聲道。

「謝謝老大,謝謝老大,我們在西門!」

「哈哈,老大答應了,快,將場子里不相干的人給趕走!說不定老大隨時會來!」齙牙掛掉電話后就手舞足蹈的說道。

記住了地址,林洛就徑直出了學校而去,大約在二十分鐘后,林洛的身影出現在一座撞球室前,步入其中,就聽到了那吵雜的聲音。

「小子,今天這裡不營業!你別家去吧!」一個帶著鼻環的青年正在玩電腦的仰頭看了眼林洛冷聲說道。

「我來找黃毛和齙牙!」

「我擦,黃毛哥齙牙哥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嗎?」帶著鼻環的青年猛的抬起頭來狠狠的拍著桌子上站了起來。

不過在站起來后,他的臉色就猛的大變,雖然那次黃毛與齙牙帶著他們去為林洛助威,他們只是驚鴻一瞥,但是依然記住了林洛的容貌。

「老,老大,對,對不起,我馬上就去叫齙牙哥和黃毛哥!」對方一個慌神轉身就跑。

林洛頓時無語的搖了搖頭,站在門口打量起四周來,整座撞球室還是挺多的,裡面還擺了幾台遊戲機。

「老大,老大對不起,我們不知道,您會來的這麼快,快裡面請。」

不到一分鐘,就看到兩道人影快速衝到了林洛的跟前,正是齙牙和黃毛,不住的點頭哈腰,跟著他們的身後的那名鼻環青年卻有點不敢看林洛,生怕林洛提起剛才的事情。

林洛擺擺手「不用了,你手下還有多少人?既然蓉城幫的人搶走了你們的場子,我就幫你們去搶回來!」

「真的!太好了老大,我馬上就召集所有的兄弟!」齙牙黃毛一聽都喜出望外,馬上吆喝了起來「大家都快點給老子過來,老大要帶我們去將場子搶回來!」

林洛擺擺手「不要急,我雖然要幫你們,但我畢竟還是學生,所以,我不想泄露我的身份,你讓人去給我買一個面具回來吧!」

「明白!明白!我馬上讓你去買!」

齙牙連連點頭,然後指著身後,帶著鼻環的那名青年喊道「你,過來!快去買一個面具回來!」

「是!」

那人一聽齙牙喊他,心中就是一驚,不過接下來知道齙牙並不是找他的麻煩,才鬆了一口氣。

很快,整個撞球室內的人員都聚集了過來,林洛目光掃過,發現卻有一百一十多人,不過他知道這百多人,屬於真正的混混只有二三十號人,其餘他都是一些年齡不大的學生,甚至他還看到了其中一名穿著「蓉城四中」校服的學生。

林洛眉頭一沉「黃毛,齙牙你們手下怎麼會有學生?」

齙牙黃毛看到林洛似乎有點不高興他們收學生做小弟,連忙說道「老大,他們都是死皮賴臉要跟我們混的,既然老大不喜歡,我們就將他們趕走!」

林洛忽然一動,這些十五六歲的少年,都是處於叛逆期,如果就這樣趕走了,恐怕他們心裡也不會服氣,以後也不會醒悟,他要讓他們意識到混黑社會的殘酷,這樣才能讓他們真正的反省。

「暫時不用了!」林洛沉聲說道。

「好,老大說怎麼辦就怎麼辦?」黃毛和齙牙不由鬆了一口氣。

「不好了,齙牙哥,黃毛哥,蓉城幫的人又來了!」出去買面具的鼻環男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大聲喊道。

他一叫喊,幾乎所有的人的臉色都忍不住變了,三天內,蓉城幫搶走了他們的三個場子,其中也有多名兄弟被打傷,現在還在家裡休養呢。

這個撞球室,已經是他們最後一個場子了,如果連這裡都搶走了,他們這些人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了。

「把面具給我!黃毛,齙牙,你們來應付他們,我先不露面!」

林洛心中一動就做出了一個決定,從鼻環男的身上拿過一隻「孫悟空」的面具,並且快速的戴上了。

黃毛猛的向所有人吼道「慌什麼慌?兄弟們,蓉城幫欺人太甚了!不過大家放心,有老大在,蓉城幫就不敢再囂張,老大還要帶我們搶回被搶走的場子!」

林洛對黃毛齙牙點點頭,然後就退到了眾多混混的後面,而黃毛與齙牙則是提著砍刀並肩而立,站在撞球室的門口,等待蓉城幫的人到來。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就見到二十多名手提著砍刀的高大男子,擁簇著一名面容兇悍的男子大步而來。

一見到這名男子,齙牙與黃毛都微微色變,不過想到林洛,他們的心緒就穩定了下來,來人叫做李廣,是蓉城幫現任幫主黃孝的鐵杆死忠,同時,手底下的功夫也不錯,前三次,都是他帶著二十多號人,將黃毛他們手下的場子給挑了,現在還有很多人住在醫院裡。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李廣,你不要欺人太甚!難道你們都不給我們留一條活路嗎?」

李廣的聲音尖細中還帶著一絲陰冷「哈哈,黃毛齙牙,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勸你還你們還是歸附我們蓉城幫吧,不然今天就是你們被滅的日子,不然,老子讓你們所有人都變成喪家之犬。」

「黃毛與齙牙心中都是一怒「李廣難道你以為,你們二十多人,就能對付我們一百多人?」

李廣兇悍的面容上浮現出一絲不屑「要滅掉你們這群烏合之眾,還不簡單,我和我手下的二十多人完全綽綽有餘了。」

「我呸!李廣你個孫子,來就來,誰怕誰?我們是不會投降的!」齙牙一口唾沫吐在地上,怒喝道。

「不知好歹的傢伙!上,將這些混蛋都給我打倒!」李廣的臉色猛的一沉,一揮手,他身後的二十多名拿著砍刀的手下就沖了出來。

他這二十多名手下,個個身上都露出強悍之氣,手中的砍刀一揚,手中的砍刀就對著站在前面的齙牙等人劈了下來。

「上,兄弟們,不要讓人看扁了!」

黃毛與齙牙都一馬當先,猛地抽出了砍刀,撲向了對方。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