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賈桐說:「她那裡茶自然是有的,不過剛剛走了一會,口又渴了。」

「大人走了一會,食消了么?要不要奴婢給大人備飯?」

「那倒不用,」賈桐心情好,梅枝話里的意思一點也沒聽出來,哈哈笑著說,「難得在心悅那裡吃得這樣飽的。」

梅枝越聽越氣,「大人的意思,在心悅姑娘那裡吃得飽,在這裡便吃不飽么?」

賈桐這才覺得不對,仔細看她的臉,「小梅枝,誰惹你了?告訴我,本大人替你出氣。」

梅枝簡直要被他氣死,夫人攤上這麼個不省事的二百五,真真是不值,她怕自己脾氣上來,沒大沒小,身子一扭往外走。

賈桐叫她,「哎,你幹什麼去?」

梅枝頭都沒回,「大人不是要喝茶么,給您沏茶去呀。」

賈桐嘿嘿笑著擺手,「去吧去吧。」看她氣乎乎的樣子,以為要打架去呢。不過這丫頭的脾氣怎麼越來越大了,都是叫綠荷慣的,改天得跟她說說。

喝了茶,賈桐到院子里練了一會劍,打了幾套拳。如今日子舒坦了,不用時時跟在皇上身邊,沒他老人家盯著,他都懶散了,這可不好,將來不能給兒子做榜樣,他得自省。

練出了一身汗,他洗了個澡,回到卧房,可綠荷還沒回來,梅枝蹲在牆角點薰香,他問,「夫人禮佛要這麼久么?」

「夫人說為了以示心誠,在小公子出世前,她要一直呆在佛堂里。」

賈桐驚訝道:「要住在佛堂么?」

「正是。」

「可有人伺侯?」

「臘冬在呢。」

賈桐放了心,「身邊有人就好。」綠荷精明能幹,又掌管整個家,他是無需擔心的。

睡到半夜,突然醒來,枕邊空空,沒有人把腳搭在他腰上,也沒有人窩在他懷裡,天天睡的床,好象有了一絲陌生的感覺,睜開眼睛的一剎那,覺得很茫然,有種不知身處何方的困惑?

待想起綠荷住到佛堂去了,浮在半空的心才落了下來,接著再睡,卻怎麼也睡不著,烙餅似的翻來覆去,到天蒙蒙亮的時侯,倒睡得沉了。

正睡得香,聽到管家在喊他,「大人,大人,該醒醒了,您今兒個還當值呢!」

他眼睛都沒睜開,迷迷糊糊的問,「什麼時辰了?」

「正辰時了。」

賈桐一聽,嚇得從床上一躍而起,生氣的喝斥管家,「都這個點了,怎麼不叫我,完了完了,又該挨皇上的罵了,說不定還要踹我心窩子,都是你這個老貨害的……」

管家被他罵得臉都紅了,急急的辯解,「大人,奴才叫過您的啊,卯時就叫了,可您叫奴才滾呢。」

賈桐愣了一下,沒想起來,「胡扯,我怎麼會叫你滾呢。」

「是真的,梅枝可以做證,不信您問她。」 爆寵八零:重生嬌嬌女 管家躬著身子,可憐巴巴的說。

都不用賈桐問,梅枝冷著臉說,「大管家說的沒錯,您是叫他滾來著。」

賈桐不說話了,胡亂的把袍子往身上套,「快,替我梳頭,飯不吃了,叫人把馬牽到門口來。」

梅枝替他梳頭的時侯,賈桐望著銅鏡里的自己,說,「還是綠荷在的好,她要在,我准能起來。」不起沒辦法,她揪耳朵的嘛,下人們可沒誰敢揪他的耳朵。

梅枝輕哼:「這會子知道夫人的好了吧。」

賈桐咧嘴笑,「我家夫人自然是極好的。」

梅枝說,「大人娶了心悅姑娘,可不要忘了夫人啊。」

「哪能呢,」賈桐自己把盔帽戴上,「我是那種人么?」

梅枝站在他背後,沖他做鬼臉,還好意思說,夫人住到佛堂去了,也沒見他去看看。早上起來問都沒問一句,真是個沒良心的。

剛想到這裡,聽到賈桐問,「夫人進宮去了么?」

「已經去了。」

賈桐啊了一聲,「她怎麼也不叫我一聲,沒良心的,不知道我會挨罵啊?」

梅枝都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倒底誰沒良心啊,賈大人! 路紫蘇愣住了,他怎麼會這麼問。

路紫蘇擔心的開口:"方同林,你沒事吧,怎麼莫名其妙的?"

方同林的聲音,聽起來笑的有點勉強。

他說:"沒事,紫蘇,我沒事的,我只是想跟你說說話!"

路紫蘇跟方同林,認識好歹也五六年了,她太清楚方同林的性格了。

他要是沒有什麼事,怎麼會給自己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呢!

路紫蘇的腦海中,又在不斷的迴響雲逸說的那句話。

她沉聲:"方同林,你公司是不是出問題了?"

方同林苦笑了一聲:"紫蘇,還是被你猜出來了,上次談好的生意吹了,好不容易買了塊地皮,想要開發樓盤,卻不曾想,投資人撤資了,現在我又被那些買了房子的人,告上了法庭,我也沒錢給他們還,外面現在還是一片罵聲,讓我出去還錢,我只想跟你打個電話,好好的說說話!"

路紫蘇聽到,方同林的聲音,非常疲憊,他好像幾天幾夜沒有睡覺了一樣。

路紫蘇出聲安慰道:"方同林,你先不要慌,不就是撤資嘛,公司創立以來,你又不是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危急,不照樣挺過來了嗎?你要相信自己,肯定能堅持下去的,這個公司是你的心血,你不能放棄,至於那些買了房子的人呢,你告訴他們,這個房子會照舊蓋起來,讓他們給你一點時間,你先安撫好他們的情緒,你也不要太緊張,還有,你剛開始問我的問題,我現在就回答你,就算是你的公司破產了,我們依然是好朋友,無論是發生什麼,我都會站在你身邊,最後,我們的感情,無關風月,方同林,我們永遠是好朋友,我會幫你的!"

路紫蘇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

方同林公司,方同林苦笑了一聲,就算是看在自己可憐的份上,她也不願意哄哄自己嗎?

這能當朋友,一輩子的朋友,這樣的話,其實比別的話,都要傷人。

他聽著外面熙熙攘攘的聲音,一屁股坐在地上,煩躁的揉著頭髮。

只不過,這樣也好,這個樣子的他,怎麼能配得上路紫蘇呢!

路紫蘇掛了電話,直接去公司。

她要去找雲逸,問問清楚。

雲逸正在公司畫圖,他原本以為,路紫蘇今天是不會來上班了,甚至,她明天就會遞交辭呈。

上班時間過了不久后,他卻看到路紫蘇,氣勢洶洶的出現在辦公室。

雲逸挑了挑眉,自己今天似乎沒有惹她吧!

路紫蘇死死地盯著雲逸,憤怒的開口:"雲逸,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卑鄙了?"

雲逸莫名其妙被罵,有點不明所以。

他跳了跳眉,看著路紫蘇:"是嗎?我的卑鄙,你是從哪裡得出的結論呢?"

路紫蘇沒想到,事情到了這個份上了,雲逸還在裝。

她生氣的說道:"要不要我給你提個醒,方同林公司的合作夥伴,撤資了,你敢說,這件事情,跟你沒有半點關係嗎?"

雲逸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原來,她今天這麼憤怒,是為了這件事啊!

準確的說,她是為了方同林而來。

他幽幽的看了路紫蘇一眼:"跟我有關係怎樣?跟我沒有關係,那又如何,再說了,我已經提前警告過你跟他了,可惜,你們都不聽,我能有什麼辦法,而且,路紫蘇,我現在很明確的告訴你,為了你,我手段卑鄙一點怎麼了?你本來就是我的!"

雲逸的話,說的很是霸道。

他的嘴角,帶著一絲嗜血的味道。

路紫蘇忍不住搖頭,這樣的雲逸,根本不是她最初認識的那個人,記憶中的少年,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她生氣的盯著雲逸:"雲逸,你不要逼我,你以為,你讓合作夥伴撤資,我就能沒有辦法了,我告訴你,我要救方同林的公司,辦法我多得是!而且,我們倆之間的事情,你為什麼要把方同林牽扯進來,你這樣做,有意思嗎?"

路紫蘇對方同林的維護,早已超出了雲逸的忍耐範圍。

他看著路紫蘇,陰陽怪氣的開口:"我知道啊,你是路家千金嘛,你隨便開口,讓華陽集團或者盛世集團,給方同林的公司,注資就可以啊,可是,路紫蘇,我也明確的告訴你,你可以去讓蘇寒和蘇凜哥幫忙,可是,你幫得了方同林一次,能幫得了他兩次嗎? 只歡不愛,總裁誘寵小愛人 創業路上,沒有誰比誰容易,這些挫折,都是他要經歷的,他想公司變強變大,還不想付出一點代價,你覺得有可能嗎?你要幫方同林,我攔不住,但是,你能幫得了他一次,卻幫不了他無數次,除非你嫁給他,讓他成為路家人!"

路紫蘇徹底憤怒到了極點:"雲逸,你以為我不不敢嗎?而且,你用這麼下三濫的手段,還不是動用了雲叔叔的關係,就憑你,也能三番兩次的整方同林嗎?"

雲逸不屑的笑了一聲:"路紫蘇啊路紫蘇,你可真了解我,你當真以為,我會像你一樣,向家裡人求助,我告訴你,我是個男人,我這輩子,有多大的能力,我就做多大的事業,我不會像那些沒有能力,還要硬著頭皮往前沖的人一樣,只要一出問題,就跟家裡求助,那是弱者的行為,而且,這輩子都不會去當那樣的弱者!"

路紫蘇愣在了原地,雲逸說沒有,那他肯定就沒有靠家裡的關係。

可是,他只是個建築設計師,他是怎麼做到,讓方同林的合作夥伴撤資的呢!

要適當,那可是上千萬的聲音,不是一兩句話,就能做到的!

只不過,不管怎樣,雲逸不求家裡,那她也不會!

不要以為,就他雲逸有骨氣,她路紫蘇一點也不必他差!

路紫蘇盯著雲逸:"雲逸,我告訴你,你別以為,就你不靠家裡,我路紫蘇從五年前到現在,從學業到工作,從來沒有靠過誰,以前不會,現在也不會,我現在只想知道,你究竟想幹什麼,你做了這麼多,到底是為了什麼?"

雲逸看著路紫蘇,眸子閃了閃,神情陰晴不定。

最終,他緩緩開口:"很簡單,選他,還是選我?如果你要救方同林於水火,那就嫁給他,你哥哥自然而然會幫助他,當然了,你也會堵上自己一生的幸福,如果你想救方同林,卻不想嫁給他,也不想求家裡幫忙,那你就答應我的要求!"

"什麼要求?"路紫蘇面無表情的問道。

雲逸平靜的看著路紫蘇:"很簡單,第一,跟方同林分手,第二,乖乖回來上班,不要惹我生氣,第三,也就是所謂的選他還是選我的問題,選我,就嫁給我!"

路紫蘇怒了:"雲逸,你這是變著法的逼婚,什麼狗屁選他還是選我,你這根本沒有可選的餘地,如果我兩個都不選呢?"

雲逸似乎早就知道,路紫蘇會有這樣的反應,他看著路紫蘇:"我猜到了你會這樣說,所以,我可以退一步,不結婚,但是,必須做我的女朋友!"

路紫蘇笑了,她冷冷的看著雲逸:"你覺得,你這樣答應我當你的女朋友,我們之間,會有好的結果嗎?"

雲逸搖頭:"我暫且不想想那麼多,我只是單純的想讓你做我女朋友,只有這樣,我才會放過方同林,還有,紫蘇,我再提醒你一次,不要對我的警告不上心,不然,你會後悔的!"

雲逸半個月前的話,再次在路紫蘇的耳邊響起。

路紫蘇突然嘲諷的笑起來:"好好好!雲逸,你很了解我,你知道我不願意牽連方同林,所以,才故意對他下手,你真的很好,我答應你的要求,第一,跟方同林,我們本來就不是男女朋友,所以,你也沒要必要針對他,我當時只是不想讓你騷擾我,故意這樣說說的,第二,我本來就沒有打算放棄這裡的工作,這是我辛辛苦苦,用自己的本事得來的工作,我完全沒有放棄的理由啊!最後,當你的女朋友,也不是不可以啊,不過就是從前男友變成了現男友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只不過,我希望你也能說到做到,讓方同林的工資,儘快好轉起來,不然的話,我們就魚死網破!"

路紫蘇說完,生氣的轉身,回到座位上。

雲逸盯著她,眼神幽暗。

這樣得來的愛情,會長久嗎?

他不知道,只不過,他很清楚自己的心,他不能失去她。

他明白她的弱點,知道她的驕傲,所以,才會採用這樣的方式。

但願她不要恨自己!

雲逸和路紫蘇協商好,路紫蘇答應當雲逸女朋友,雲逸放過方同林。

當天中午,路紫蘇就接到方同林的電話。

他說:"紫蘇,你真是我的福星,撤資的公司,又回來了,這次他們總裁,要親自見我,跟我簽署一份更加完善的合同,這次他們再也不能隨便撤資了,否則,會賠償很多違約金的!"

聽到方同林高興的聲音,路紫蘇的心情,也跟著好起來:"只要公司的情況好轉就行,我相信你,方同林,你一定可以把公司做的更大更好!"

方同林有點不好意思的點頭:"謝謝紫蘇,要不是你的鼓勵,我差點就放棄了呢!" 上樓的紀澌鈞,思緒不寧,眼皮直跳,那種不詳的預感讓剛剛才鬆了一口氣的紀澌鈞有些不安。

「紀總,您怎麼了?」見紀澌鈞的步伐慢下來,費亦行語氣擔心問了句。

「今晚我要留在這裡,你去給我收拾一下主卧。」

紀總今晚要留在這裡?和太太?寶少爺也來?「是。」

費亦行離開后,和以往不同的紀澌鈞,沒有給木兮打電話,而是給許衛打電話。

正陪著木小寶參加聚餐的許衛,望著那個獨自一人坐在角落不說話的木小寶,許衛莫名有些心疼,可能是木小寶的身影太孤單和一旁的熱鬧格格不入,讓有些擔心木小寶會像白天那樣遭到一些同學取笑的許衛想要過去安慰人。

許衛剛提步過去,兜里的手機就響了。

紀澌鈞的來電,讓許衛有些激動,他從未如此盼望過能在這個時候接到紀總的電話。

「紀總。」

「聚餐結束了?」

愛情逃兵 「還沒,要八點半才會結束。」今天下午發生的事情,網上已經議論紛紛,這讓許衛有些擔心紀總會誤會什麼,「紀總,對不起,因為您沒來那些人對太太和寶少爺說的話太難聽了,我才沒趕四少走,對不起,是我失職了。」

他當時就在不遠的地方,那些難聽的話,他都聽見了,他知道是因為自己的臨時決定才讓她們母子遭人非議,何止許衛默許了紀優陽的存在,就連他,也因此默許了紀優陽走上講台,「這件事到此為止,照顧好寶少爺,聚餐結束就帶回來。」

「那……」雖然覺得自己有些話多,可許衛還是忍不住想告訴紀澌鈞一些事情,「紀總,您沒來寶少爺很難過,您出差那晚,寶少爺偷偷給您做了一個禮物放在您的保險箱里。」

「我知道了,別跟他說,我給你打過電話。」說完后,紀澌鈞立即掛斷電話。

即使知道兒子平安無事,但是紀澌鈞那顆忐忑不安的心卻未因此消停,反而那種凌亂的跳動感越來越明顯。

紀澌鈞用手捂著這顆無法控制的心。

難道,他的不安,不是源於她們母子,而是因為自己的病情?

一定是這樣,就是這樣!

儘管如此,但紀澌鈞還是無法說服自己對於某件事的擔憂,掉頭就下樓往門口走。

上樓的紀優陽遇到紀澌鈞,雖然紀家的人有時候會忘記樓梯的禮儀,不過這種事發生在他二哥身上可就是稀奇事。

紀優陽望著那個忽視他存在擦肩而過下樓的男人。

他二哥今天的舉動還真是非同尋常,現在又要走,是去哪兒?

出於好奇的紀優陽跟了過去。

廚房那邊粥已經吩咐人看著,駱知秋想著飯點應該快到了,董雅寧也差不多該和木兮一塊過來了,想出去接木兮的駱知秋,剛出來就看到紀佳夢往紀澌鈞那邊走,攔住了看樣子是要出去的紀澌鈞。

「澌鈞啊,我有件事要跟你說。」駱知秋那囂張的態度實在是讓她無法咽下這口氣,「范勇這事我越想越覺得奇怪,怎麼會有那麼巧,老四立刻馬上就能拿著真正的遺囑進了董事會,肯定是他策劃的,為的就是想要冤枉你和雅寧,不過是他沒想到吳玲會出來承擔這個責任替你和雅寧洗脫嫌疑。」

「說完了?」沒耐心的紀澌鈞瞥了眼紀佳夢。

「不止這樣,那個駱知秋已經跟老四結盟,必定是這兩個人裡應外合,而且啊,你不在的時候,這個駱知秋處處刁難雅寧,還說了不少難聽的話,簡直是不把雅寧當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