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能做到這些的人,放到國際上分分鐘成為各國爭搶的對象。

可是,媳婦太厲害,他沒有用武之地呀。

「你要是這麼閑的話,給我煮個魚湯唄。」瓏五給他想到了一個好任務。

「好吧。」鶴洲揉了揉她的頭髮,他現在居然就只有這麼點作用,哎。

鶴洲認命的走進了廚房。

「哥。」鶴炎興沖沖的進來。

看見窩在沙發上的瓏五,瞪著眼睛炸毛,馬上變成一副要上來干架的氣勢「你這女人怎麼在我家!?」

瓏五看到鶴炎完全是一副看到空氣的表情:「你讓放出來了?」

提起這個鶴炎就氣不打一處來,這個女人沒見面就給自己下套,見了第一面對他就是一頓暴打,結果就因為他哥看上了這個女人,她做的這些事兒就全都掀過去了,掀過去了!!!

這可是親哥!

為了女人插了兄弟兩刀。

「孟有知你在我家幹什麼?」他可不覺得這個女人在他家會有什麼好事。

「我住在這。」瓏五繼續窩在沙發上看電影。

「什麼?!」鶴炎彷彿遭受了晴天霹靂,她住在這了?

「那麼驚訝幹什麼,我不是早晚都要過來住。」這個傢伙果然是鶴洲的親兄弟,一樣智障,不對他比鶴洲還智障。

鶴炎簡直有苦說不出,這個女人簡直就是他的剋星,以前他哥沒認識她的時候,他在他哥心裡也算是分量不錯的,她他不說是橫行霸道,但絕對生活的相當瀟洒。

可這個女人一來,他哥心那是偏的連邊兒都沒有了。

他剛被放出來,以為美好的日子馬上要來了,居然就收到這麼一個噩耗,鶴炎就得整個人生都灰暗了。

不行他要去找他哥,他需要他哥的精神補償。

「我哥呢?」鶴炎語氣不佳的問了旁邊的傭人,傭人指了指廚房,鶴炎頭也不回的大步離開。

走著走著,鶴炎的腳步慢了下來。

不對呀,這個方向不是廚房嗎?他哥跑廚房裡幹嘛來了?

懷著疑惑的心情,他推開了廚房的門。

我的天吶!!!

他哥穿的那是啥!

他居然看見他哥在廚房裡做飯,他是不是出現了幻覺。

揉了揉眼睛,他哥還在。

掐了自己一下「斯!」好疼!

餘光瞟到他的鶴洲不想理他,這麼智障,絕對不是他的親弟弟。

「哥你這是改行了?」鶴炎跳過來看看著鍋里。

奶白色的魚湯泛著誘人的香味,「哥這是你做的?」他簡直不敢相信,他哥什麼時候這麼賢惠了?

鶴洲簡直和瓏五一個表情,「不是誰都像你這麼蠢。」

鶴炎:……

親哥,一天不打擊他是不能證明他們的血緣關係了嗎?

他需要補償:「哥,你怎麼能讓那個女人住進咱們家呢,你這樣會失去你的弟弟的你知不知道。」 當斗羅大陸回到八千年前 一邊說著,順手從旁邊哪了把勺子伸向鍋里。

「叫嫂子。」鶴洲拿勺子敲了他一下,然後嫌棄的換了一把勺子。

「我去!哥你把湯淋在我頭上了!」鶴炎簡直要被鶴洲虐哭。嘰哩哇啦的叫喚。

等他洗完澡換了衣服出來,鶴洲正坐在客廳里給瓏五餵魚湯。

同樣是人,為什麼待遇會如此不同,這兩個人輪番欺負他也就算了,還強行給他塞狗糧,氣哭。

瓏五認真的喝著魚湯,對鶴炎完全是一副無視的狀態。

自從鶴洲在她生病的時候給她做了一次魚湯之後,她就莫名的喜歡上了這個味道。

嘗試了很多家的,發現還是鶴洲做的最合她的胃口。

所以一有空就叫鶴洲給她做,鶴洲煲湯的手藝在這段時間,簡直有了質的升華。

「不進來站在門口乾嘛。」鶴洲把走神的鶴炎叫醒。

「哥,我需要精神損失費。」

「沒有。」鶴洲眼都不眨一下就拒絕了「讓你出來已經是對你夠好了,你這段時間就給我老老實實的住在家裡,那也不許去,表現不好就給我滾回去。」

「不是吧!哥你居然還打算把我送回去,打死我也不會了。」

鶴炎整個人都散發著拒絕,那個海邊別墅,度假去住兩天還行,可住的久了誰受得了,周圍方圓十里連一戶人家都沒有,最最重要的是,他連自由都沒有,他堅決不要再回去。

「那你就老實點。」鶴洲趁機教訓他。

主要是別挑釁你媳婦吧,鶴炎心裡吐槽。

沒有得到精神補償,鶴炎整個人都失去了活力,癱在沙發上看這兩人秀恩愛。

他就不信他這麼盯著,他倆還秀的下去。

可惜,孩子你還是太年輕了,鶴洲和瓏五完全不受影響。

尤其是鶴洲,變本加厲,一會兒給瓏五喂吃的,一會給瓏五喂喝的,一會要抱著親親。

那架勢,簡直是要用狗糧撐死鶴炎。

被狗糧糊了一臉了鶴炎實在受不了他這個畫風辣眼睛的哥,主動退出了。

他才不是因為嫉妒,不是,不是才怪,他簡直想要把那個給他狂塞狗糧的哥掐死!要不是他力量不足。 富貴妾 說多了都是淚啊。 段輕鴻被警察帶走了,並且很快以泄露國家機密等罪行被指控。

連帶著之前以前的一些罪證都被翻出來,最後段輕鴻被被判處終身監禁。

這個消息一出,原本段家的一些官員不少都被查出了一些不法罪證,連一些依靠段家這棵大樹的官員都跟著倒霉了。

這次動作雖然大,但是消息一直被隱瞞著沒有進行大肆宣揚。

這是趙白松和老爺子請求的,雖然段輕鴻確實算得上是罪大惡極,但S省兩位領導人接連出事,這個消息放出去不知要引來多大的輿論。

而且這種事,怎麼說也是醜聞,影響國家形象,所以趙白松特意跟老爺子通了電話。

孟老爺子雖然要對段輕鴻報復,但他畢竟是為國家付出了半生的人,他對國家是很熱愛的,有損於國家形象的事他也不想出現。

段家這邊安靜的處理了,李家卻沒有這麼好的待遇了。

李家長期與段家勾結,利用段輕鴻的信息和權利做過不少黑暗交易。

這些東西在段家倒台之後都被查了出來。

於是李家家主第一時間被警方控制起來了,李家的重擔只能壓在李家主唯一的兒子李歸益身上。

來自股東的壓力可不是那麼好承擔的,李氏現在基本已經被一直和李家作對的股東掌控了一半。

這個李歸益還算是有些能力,在重重困難之下,還是把李氏強撐下來了。

「那麼接下來是誰好呢?」瓏五看著李氏一天一條的新聞出來,盤算著怎麼處理一下剩下的事。

段輕鴻作為男主的父親,為官不正,並沒有受到男主好氣運的影響。

瓏五覺得她如果不對段輕鴻下手,後期男主大概會自己動手。

畢竟偽女主的風格她也不能指望偽女主什麼。

不排除會有個男二,男三什麼的,但是有瓏五在基本上就沒有他們上場的機會了。

至於李歸益那邊,孟父孟母浸淫商場多年,估計也用不著她幹嘛了。

所以,誰能告訴她她自己在這解決孟家背後的麻煩,偽女主的光環值嘩啦嘩啦的往下掉是幾個意思?

偽女主雖然準備和段雲峰認識,但是段雲峰從小和家裡並不和睦,說起來段輕鴻和鶴洲的身世還有點相似。

只不過段輕鴻畢竟是做官的,沒有鶴洲他爸做的那麼過分。

外面的小情人藏得很隱秘。

可是再怎麼隱秘,人家可是男主,絕對是無意間發現了,然後對這個三心二意的老爸沒有什麼感情。

這次的事情他完全是一個觀望的狀態。

一個連男主都不會影響到的事,怎麼會影響到偽女主呢?

瓏五覺得她可能是忽略了什麼關聯。或者她還有什麼事沒弄清楚。

也許和段家和李家有關係的人,不是偽女主本人呢?

畢竟她身邊的也都是她的助力不是嗎?

瓏五一邊想著,一邊動手重新清查這孟寒雲的人際關係,還有她親人的人際網。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啊。

瓏五看著電腦咂舌,偽女主雖然是假的,但是人家女主的氣運,配置一點不少。

男二自然也不缺,不僅不缺還在就上場了。

這個男二就是李歸益。

李歸益是孟寒雲的高中校友,他大孟寒雲兩屆,畢業的時候還向孟寒雲表白過。

只是被拒絕了,當然以孟寒雲的人設肯定不是那種斬釘截鐵的拒絕,而是一個不清不楚的回答。

後來上了大學,孟寒雲認識了段雲峰,李歸益自然也就成了普通男性朋友的角色了。

瓏五覺得憑這個李歸益的手段,斗贏男主估計是不可能了,但是和男主對抗一段時間還是沒問題的。

前提是李家不出問題。

畢竟李歸益需要李家的支持,而人家男主可不需要段家的支撐。

她覺得這回男二大概得提前下線了。

可是只憑一個李歸益偽女主的光環值是不是下降的也太多了。

還有什麼事呢?

想了半天瓏五也沒聯想出什麼來,算了,還是回家問問孟老爺子吧,這陣風波都過去了,他總能把他知道的事說一說了吧。

雖然她大概已經猜到一點,並且覺得很扯。

瓏五收拾收拾回了孟家,系統說她也不給鶴洲留個小紙條什麼的,結果收到了來自宿主濃濃的鄙視,鶴家那麼多的下人影衛又不是死人,她多此一舉幹嘛。

沒有一絲情調的小姐姐,系統覺得鶴洲絕對是有受虐傾向。

然後很自然的鶴洲晚上下班發現老婆跑了,不是,回娘家了……等等,好像也不對……哎呀,反正就是媳婦沒了。

鶴洲當時就坐不住了,直奔孟家去了。

瓏五看著門口的鶴洲想也不想的「啪!」一下把門關上了。

孟老爺子的嘴就跟讓人焊上了似的,怎麼著也不說。

你不想說那你一開始就別告訴我呀,你不是講故事把故事講一半嘛,你這樣是會被打哦!

這個時候鶴洲這個智障還非要出來刷存在感,她有點手癢。

門外的鶴洲一臉懵逼,發生了什麼?

孟父看著她這一波操作還是忍不住嘴角一抽,以後女兒嫁進了鶴家倒是不用擔心被欺負,瞧他閨女這樣,不欺負鶴洲就不錯了。

不過,他還是上前:「有知啊,外面那是小洲吧。」他不好太弗女兒的面子,只能來暗示她,給鶴洲開個門。

「不是,走錯門了。」瓏五說起瞎話來一點不臉紅。

孟父:……

你當我是瞎嗎?我都親眼看見了。

瓏五拍了拍她老爹的肩膀:「年紀大了就趕緊睡覺吧,不然以後地中海我媽就不要你了。」

孟父:!!!

這哪來的死孩子,拉出去打死!

瓏五逗完孟先生趕緊開溜,回了自己房間。

這個智障從哪進來的!

瓏五看著坐在孟父給她換的粉嫩小沙發上的鶴洲,這廝正笑的一臉風騷。

往旁邊的角落裡看了一眼,叛徒,明天都給你們扔出去。

「老婆,你把我一個人丟在家裡,我多孤單啊,我特意來陪你,開心不。」鶴洲擺好姿勢,沖她挑眉。

瓏五:……

系統:……

小姐姐有一件事絕對沒說錯,戀愛使人智障。 鶴洲賴著不走,瓏五暫時被他帶來的甜點收買了。

系統:所以還是零售最管用。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