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平家所佔據的度厄山,方圓萬里,人口也不過千萬,而這裡生活著的三品家族就多達六個,另外那些不入品的,更是數不勝數。如此一來,所有的家族,甚至包括平家在內,都面臨著一個新鮮血液補充不足的難題。而一旦新鮮血液供應不上,那直接便會影響到各個家族的未來。

正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平家這個二品家族才會將目光投向升天大陸,對選秀如此熱衷。

而事實證明,從升天大陸招攬來的修士,雖然起步晚,可是因為都經歷過從武者到修士的蛻變,比起道門大世界土生土長的修士,明顯多了一種堅韌的品質。

而往往從升天大陸來到道門的修士,修鍊起來也更為刻苦,十有八九都會在短時間內,迎來一次修為的大暴漲!而且在後續的修鍊中,甚至還有超過道門本土修士的例子。

似乎在升天大陸的一番艱苦磨練,反倒是成了他們的一種極大的優勢,而這優勢,又是道門的修士所無法複製的!

正是嘗到了這樣的甜頭,平家才會不遺餘力,聯合下屬的六大三品家族,將升天大陸的七大宗門,幾乎全都承包了下來。而這麼多年下來,通過大選,從升天大陸來到道門的修士,也開始不斷的在道門展露頭角。

「爹,為什麼我們每年都要給平家進這麼多的貢?幾乎佔據了我們家族每年總收入的一半兒還多,這未免也太過分了吧!」在度厄山的山腰處,一隊人馬正向山頂進發,走在前面的一個,穿著一襲碧綠霓裳,雙十年華的女孩兒,輕嘟著紅唇,眸子里全是不滿的對走在她身旁的一個中年男人抱怨了起來。 「婕兒!不要亂說話,當心禍從口出!」中年男子回頭狠狠的瞪了那少女一眼,警告道。

「本來就是嘛!雪紅哥,你來說說!」

少女明顯不服氣,一轉頭,沖走在她身後的一個約莫三十歲左右,外形頗為俊朗陽光,一身勁裝,英姿颯爽的男子,用一種近乎於撒嬌的語氣說道。

從那少女明亮閃光的雙眸中,不難看出一種濃濃的情義。

男子似乎在想著什麼事情,眼神有些迷離,愣了愣,這才意識到少女是在對自己說話,笑了笑,道「我覺得師父說的對,要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這裡到處都是平家的眼線,婕妹說話的時候,確實要多加小心。」

「哼!雪紅哥最壞了,從來都不幫我說話。」

少女將紅唇嘟起,努力的要做出一副生氣的模樣,可從她的雙眸中,哪裡能看出絲毫的怒意?或許是根本就不忍心生她雪紅哥哥的氣吧。

走在前面的中年男子,回頭看了胡雪紅一眼,眼睛中滿是笑意,以及掩飾不住的欣賞,張口問道「雪紅,你也是六年前通過大選來到道門的,我帶你回齊家的時候,走的也是這條路。如今故地重遊,心中一定有不少感慨吧。」

胡雪紅輕輕點了點頭,嘆道「確實有許多感慨,回想起六年前的情形,彷彿就在昨日,依舊清晰。」

聽胡雪紅說到這裡,齊婕咯咯的笑了起來,「是啊,那時候的雪紅哥,什麼都不懂,就像個傻子似的,沒少被我欺負。」

齊軒瞟了齊婕一眼,笑罵道:「虧你還有臉說,也就是雪紅心胸豁達,性格寬厚,這才會忍的了你。」

齊婕得意洋洋的看了胡雪紅一眼,輕哼道「他不忍又能怎麼樣,誰讓他那時候的修為不如我的!」

「你這丫頭的臉皮是越來越厚了,要我肯定都不好意思說。六年前,你雪紅哥還沒有脫胎換骨,而你已是黃種中階,現在你雪紅哥都跨入玄痕初階了,結果你才剛剛達到黃種巔峰,不知道,還以為你才是那個從升天大陸來的人呢。」

實在是見不得齊婕得意,齊軒抓住機會便會敲打敲打這丫頭。

齊婕聽了,卻是毫不在意,看著胡雪紅道「那能怪我嗎?要怪只能怪雪紅哥太變態!咱們整個齊家的年輕人里,沒有一個能比得上雪紅哥!」

說這話的時候,齊婕的俏臉上,洋溢著的滿是得意與興奮,那模樣,恐怕比她自己成就玄痕,都要更高興些。

對齊婕的這番話,齊軒看起來是分外贊同的,笑著連連點頭。

三品家族的底蘊,完全無法與二品家族相提並論。甚至就連齊軒這個齊家家主,也不過才剛剛達到天格初階,而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這輩子都將停留在天格境,甚至就連達到天格境巔峰的機會都很渺茫。

沒辦法,修士的提升,絕不僅僅只是天賦和刻苦便能促就,更還需要巨大的資源。某種程度上,這才是修士在提升時遇到的最大瓶頸。

正因為如此,胡雪紅才會對齊家顯得格外的重要。以胡雪紅的資質與勤奮,再加上齊家的大力培養,相信胡雪紅絕對有衝擊天格境的機會。如果齊家再多一個天格境高手,那齊家的地位,勢必會得到極大的提高。雖然仍舊沒有機會衝擊二品家族,但成為三品家族中的翹楚,也是不錯的。

總之現在齊軒對胡雪紅是越看越覺得滿意,心中甚至已經決定,將來要將齊家交給胡雪紅,雖然這必定會在家族中遭遇到極大阻力,可齊軒越來越覺得,齊家只有到了胡雪紅的手上,才真的有機會一飛衝天。

「對了雪紅,你在升天大陸還有個妹妹是吧?」

齊軒這一問,胡雪紅的臉上立時湧起了一片溫情與思念,點頭道「是啊,當初我走的時候,雪晴才十六七歲,我想她現在應該已經亭亭玉立了吧。」

「是嗎?好像見見雪紅哥的妹妹,雪紅哥長的這麼帥氣,妹妹一定也十分漂亮!」

齊軒嗯了一聲,道「雪紅,你說這次大選,你妹妹會不會來?」

胡雪紅的神情立時變得激動了起來,期盼與緊張,輪番湧上臉頰,整個一副患得患失,心神不定的模樣,吶吶的道「應該……不會吧!畢竟我走的時候,雪晴她的修為,才剛剛達到真氣七重的程度。」

聽胡雪紅這樣說,齊軒便沒再說話。

升天大陸的情況他是了解的,一個武者要想在六年的時間裡,從真氣七重直衝圓滿,幾乎就是不可能的。

看著胡雪紅臉上的激動,一點點的黯淡了下去,齊婕急忙安慰道「雪紅哥,沒什麼的,這次不行,還有下一次大選嘛!你的資質這麼好,我想你妹妹也一定不差,只要假以時日,你們是一定會在道門大世界重逢的。」

「呵呵……謝謝你婕妹,我沒事!」胡雪紅感激的沖齊婕點了點頭說道。

「好了,不要說話了,我們到了!」走在前面的齊軒,突然回頭沖兩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齊婕抬頭望去,兩根高達十餘丈,雕龍畫鳳,甚是雄偉的石柱,分立在兩側,一條清一色全都由漢白玉石砌成的階梯,直通山巔,那階梯的盡頭,似有金光衝天而起,一座座無比宏偉的宮殿式建築,躍然入目,只是壯觀,已然不足以來形容。

到底是仙家大氣象,凡俗絕難媲美!

此時在兩根入雲石柱前,傲然立著一個身著青衣,年紀與胡雪紅相仿的男子,應該是平家派來接引齊軒他們這些三品家族的弟子。齊軒正要上前說話,沒料到那輕易弟子卻先開了口「幾位慢騰騰的,是到我度厄山來遊山玩水來了嗎?」

這語氣,一聽就帶著刺兒,齊軒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平家人雖然為人高調狂傲,可再怎麼說,一個身著青衣的外門弟子,也不該用這樣的口氣與齊軒這樣一個三品家族之主說話。

道門的二品家族,弟子眾多,等級也是異常森嚴。位置最高,身份最重的是一線弟子,每個二品家族都只有一個一線弟子,是整個家族未來的核心,是不惜全力,傾盡一切培養的對象。

一線弟子以下,便是二線弟子。二線弟子,便是每個二品家族未來的中堅力量,絕對骨感。雖然不像一線弟子那樣受重視,但必然都是各個二品家族年輕一代中的精英。

二線弟子以下,便是內門弟子!所謂的內門弟子,基本上就是各個家族中不成器,或者天賦極差,未來沒什麼希望的弟子,不過內門弟子也都是各個家族的嫡系一脈。

而等級最低的便是外門弟子了!是各個家族,從家族之外招攬來的弟子。這些人平日里也就是打打雜,干一些粗活之類的輔助工作,如同下人!除非是表現的特別出眾的,才有機會進入內門弟子,絕少的一部分,能成為二線弟子,被賜予主姓,至於一線弟子,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道門大世界的各大家族,對血脈的傳承,看的極為重要!

三品家族的確是附屬於二品家族,可三品家族的家主,畢竟不是小人物,更不是一個區區外門弟子,能夠呼來喝去的。

齊軒眉頭緊皺的抬頭看向那青衣弟子,突然覺得有點兒眼熟,待他發現,對方的目光似乎越過了自己,落在了胡雪紅的身上時,一下子便想了起來,此人好像是六年前,與胡雪紅一起通過大選,來到道門大世界的,好像是雲天門的弟子。

雖然以前的大選,各個三品家族都是各自選各自的,可每次選完人之後,都要先帶到平家來,名義上說是對平家的尊重,可實際上,是要任平家再挑選一次。

前些年的大選,有好幾次明明是齊家選中的苗子,結果最後卻被平家給要了去。而平家無非就是隨便賠償一些靈石仙草,甚至連開啟傳送陣費用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可即便如此不公,依附於平家的三品家族,也只能忍下。

齊軒頓時什麼都明白了,雲天門和丹霞宗的矛盾,他和平家都是清楚的。可無論是他還是平家,都絕不會制止,實際上,這在他們看來,也是一個優勝劣汰,沙中淘金的機會。

如果在升天大陸,都不能脫穎而出,生存下來,那即便是來到道門,也沒什麼意義。

平家連同六大三品家族,每一次大選,加起來選中的都很少會超過十個人,絕對算得上是萬里挑一,可即便是這樣的精英,在來到殘酷的道門大世界,能存活下來的也不過就十之二三罷了。

「豈有此理,你怎麼說話的?」

齊婕本就對平家感到不滿,此時更是忍不住了,嗆聲說道。

「婕妹!」胡雪紅急忙將齊婕給拉了住,轉頭看向那青衣弟子,面色一派冷峻「雲飛,沒想到幾年不見了,你還是這副德性,一點兒也沒有長進。你對我若是不滿,大可以沖著我來,如果你對我師父不敬,那我就算是死,也要向平家討個公道。」

……

【作者題外話】:寫的很不順利,思路沒理清,今天還得欠,對不起大家!

不管欠多少,我一定會補的! 胡雪紅這話說的斬釘截鐵,分量更是極重,立時便將那雲飛的氣勢給壓了下去。

雲飛要找胡雪紅麻煩,這個可以,可他錯就錯在不該無視齊軒。一旦齊軒較起真來,雲飛這一個區區外門弟子,必定要遭殃。想想也知道,平家不可能會為了他,而捨棄齊家。

「弟子云飛,奉圖長老之命,在此恭迎齊家主!」

雲飛倒也知道不可一錯再錯,縱然心中千般不願,也得裝出一副恭敬的樣子。

雲飛跟自己最看好的弟子過不去,更是這般狂妄,齊軒哪裡肯給他好臉,面色一板,鼻中重重的發出了一聲悶哼,喝道「如果不是看在圖長老的面子上,本座現在就一掌劈了你!」

雲飛不禁打了個寒顫,分明從齊軒哪裡感受到了一道刺骨的殺機,神色之中不禁流露出一抹驚慌。

雲飛當初通過大選來到升天大陸,表面上運氣是不錯,得以留在身為二品家族的平家,然而卻不過只是個外門弟子,其所分享到的資源,反倒不如胡雪紅多。

齊家雖然是個三品家族,資源遠不如平家豐富雄厚,可齊軒卻是將胡雪紅當成了一線弟子來培養,不遺餘力,以至於六年之後,身在平家的雲飛不過才堪堪達到黃種巔峰,反而比胡雪紅弱了許多。

這便是個人際遇,不由自身做主,只聽上天安排!

或許這也是為什麼,雲飛在六年之後見到胡雪紅,怨恨非但沒有消減,反而不之前更大了的主要原因。

「是!」雲飛哪兒敢再與齊軒頂嘴?乖乖的俯身稱是。

齊軒冷哼了一聲,回頭對胡雪紅道「雪紅,婕兒,無需理會這小人,咱們上山!」

說罷,齊軒更是看也不看雲飛一眼,昂首便跨上了玉階。

「仗勢欺人的狗奴才!」有其父必有其女,齊婕比齊軒更要激烈,直衝著雲飛怒罵了一聲,便頭也不回的跟上了齊軒。

先是齊軒,又是齊婕,雲飛本想仗著自己平家弟子的身份,給胡雪紅一個下馬威,沒想到自己卻是連連吃癟,一張臉,一瞬間便化作了醬肝色!那瞪向齊家父女的目光更好像要吃人了一般。

「雲飛,我警告你,有什麼時候沖我來,我胡雪紅無不接著,可你若敢對我師父,婕妹不敬,還是那句話,我定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六年前,胡雪紅的修為要比雲飛略微遜上半籌,可現在嘛,胡雪紅完全可以用鼻孔看待雲飛,對他自然是毫不客氣!

雲飛緊咬了咬牙關,瞪著甩開他,大踏步的向山頂而去的胡雪紅,陰沉沉的道:「胡雪紅,我雲飛在此發誓,今日你休想活著離開平家!」

「雪紅,你用不著擔心!一個跳樑小丑而已,沒什麼好怕的!我就不信,平家會為了他這個外門奴才,而捨棄我們齊家!」見胡雪紅眉頭緊皺,面色沉鬱,齊軒張口安慰道。

胡雪紅搖了搖頭,道「我沒有什麼,我只是有些擔心我肖樂師弟。」

「肖樂?哦,是兩年前那個通過大選的丹霞宗弟子。」齊軒想起來后,不禁發出了一聲輕嘆,臉上布滿遺憾「那肖樂的資質十分不錯,心性也很是忠正善良,當時我對他那可是相當滿意的。奈何我帶他到平家來拜山的時候,卻被平家家主給看中了,留在了平家。如若不然,我齊家就會又多一個可造之材!」

「是啊,我比肖樂師弟只早拜進丹霞宗半年,在丹霞宗的時候,我們就很是要好。當時我妹妹雪晴還小,多虧了他與我一同照顧分擔。也不知道這兩年裡,他在平家過的好不好。」

齊婕娥眉輕簇,面色布滿擔憂的道「有剛才那狗奴才在,只怕這位肖樂哥哥多半過的不會好。」

「別擔心了,前面就是平家外門,說不定很快就會與肖樂見面,到時候一問便知!」

齊軒的嘴上雖然這樣說,可是面色卻並不舒展,顯然與齊婕和胡雪紅有著同樣的擔心。

跟在身後的雲飛,聽到了三人的對話,嘴角兒微微翹起,露出了一個詭邪而陰毒的笑容,甚是瘮人!

平家位於度厄山的山巔,佔地極廣,怕有十餘萬畝。平家有內門和外門之分,內門絕對只有平家人,才可以走動,那些個外姓弟子和沒有被平家家主召見的附庸家族弟子,是絕對不準踏入半步的。外門的規矩就沒那麼嚴格了,實際上,平家舉辦的類似於選秀這樣的盛會,幾乎全都是在外門召開。

方才雲飛口中的圖長老,名叫圖木齊,乃是外門的長老,總管外門的一切。說起來,應該是整個平家中,地位最高的外姓弟子了。以往平家有什麼命令吩咐傳達給下屬的三品家族,基本上都是由圖木齊來辦,因此齊軒與他打過不少交道,十分熟悉。

只是圖木齊此人,十分貪婪陰毒,平家凡是有個大事小情,他都會藉機對下屬的三品家族大肆敲詐一番,若是從了,一切安好,若是不從,便會有穿不完的小鞋兒。而且此人心胸狹隘,十分記仇,一旦得罪了,想要向他賠罪,取得他的原諒,那也是難上加難。表面上,齊軒等人都尊稱他一聲圖長老,可暗地裡,卻直呼他是鬼見愁。

今日是大選的盛會,平家的外門,倒是裝扮的一新,可氣氛卻似乎並不嚮往年那般活躍熱鬧。齊軒能坐穩一個三品家族的家主之位,自然不是常人,心細如髮,立時便感覺到了不對,微微皺起眉頭,沖齊婕和胡雪紅使了個多多小心的眼色。

也不怪雲飛之前會抱怨齊軒他們慢騰騰的,平家麾下的六大三品家族,其餘五家都已經到了,唯有齊軒姍姍來遲。因為同屬平家,六大三品家族的關係,還算是融洽。齊軒向著早已坐定的其它五大家族招呼過後,來到了坐在中央上首主人位置的圖木齊前。微微躬身,正色道「齊軒見過圖長老,來遲了一步,還請圖長老勿怪。」

圖木齊四五十歲的年紀,身形微胖,看上去有些不大靈活,可如果有人因此而小看他的話,那就是離死不遠了。圖木齊的修為,已臻天格初境,在平家八大長老中,雖然身居末席,可比起齊軒這些三品家族的家主,卻是絲毫不差!

「哼!齊家主能賞臉赴會,我平家已經深感榮幸了,哪裡還敢見怪?齊家主不就不必客氣了,還是請就坐吧!」

圖木齊的話語陰陽怪氣的,分明不善,可齊軒卻並不感到奇怪,他與圖木齊本就不甚和睦,也曾大鬧到平家家主的面前。齊軒故意姍姍來遲,又何嘗沒有要晾他一晾的意思?

齊軒輕笑一聲,也不言語,沖圖木齊抱了抱拳,領著胡雪紅和齊婕便轉身去了屬於齊家的位置。

圖木齊與齊軒有隙,自然也不會給齊家安排什麼好位置,將齊家安頓在末席,分明有意疏遠。

這些年來,無不是如此,齊軒也習慣了。轉手沖坐在上手的賀家家主賀飛來點了點頭,齊軒一撩下擺,穩穩的坐了下來。胡雪紅和齊婕也是有位置的,不過離齊軒他們的主位很遠,基本上就是在角落裡,與其他家族的弟子混雜在一起。

「齊兄不必生氣,今日情況特殊,圖木齊或許也不是有意要針對你。」賀家與齊家相距甚近,平時常有往來,賀飛來與齊軒的交情也十分不錯,此時賀飛來含笑沖齊軒點頭說道。

齊軒正好問道「賀兄,我來遲了一步,不知發生了什麼特殊情況?」

賀飛來轉頭瞄了一眼圖木齊,只見圖木齊神色沉鬱,眉頭緊皺,不知道正在想些什麼,並沒有注意到這邊,於是低聲對齊軒道「齊兄有所不知,就在剛才,凌,蕭,辛,林四大二品家族的高手,聯袂而來,直奔內門去了,聽說,是要向平家討還什麼公道。」

「四大家族聯手來討公道!?」聽到此處,齊軒也不禁到抽了一口涼氣,臉上一片駭然。

六大二品家族勢均力敵,不分上下,平家若是以一對四,絕無勝算。一個搞不好,齊家便很可能要為平家陪葬,由不得齊軒不緊張。

「賀兄,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四大二品家族竟然會一起找上門來?」

賀飛來苦笑了一聲,道「這個問題,齊雄可是問倒我了。」

齊軒也跟著發出了一聲苦笑,這問題是他問的多餘了,二品家族的事情,何時輪得到他們這些三品家族插手動問?

「諸位,既然六大三品家族已經到齊了,那我就代表我們家主說幾句。」此時,圖木齊站起了身來,環掃一周,做出一副威嚴的模樣,道「這次大選,與歷次都有所不同,這個大家都已經清楚了。此次,各大家族都沒有派人去升天大陸,全憑升天大陸的七大宗門,自行甄選,難免就會良莠不齊。我們家主說了,六大三品家族都不富裕,不能讓你們將寶貴資源浪費在那些全憑運氣,毫無塑造價值的庸才身上。所以,此次大選,不管有多少人能來到道門,通通都由我平家接收,諸位就不必操心了。」

「什麼?」

「這怎麼行?」

「這分明就是明搶嘛!」

圖木齊的話剛才一說完,六大三品家族的家主便紛紛表達起了不滿。 「嗯?放肆!」聽著六大三品家主的議論越來越透著不滿,圖木齊面色一厲,倏的拍岸而起,一聲厲吼震蕩開來,硬是將六大家主的議論聲給壓了下去。

正當圖木齊對自己這一聲大喝所產生的效果,暗感滿意的時候,齊軒突然站了起來,沉聲道「敢問圖長老,如果從下面上來的弟子,資質都還不錯,我們是否可以帶回去?」

「當然不行!我們家主說的明白,是全部,不分良莠!」

齊軒這個時候站起來,在圖木齊看來,就是找自己的茬兒,面色一寒,冷冷的道。

「那我看,就用不著平爺費心了。只要是丹霞宗的弟子,不管資質好賴,齊某一樣收下。我齊家雖然只是三品家族,可也不是窮得揭不開鍋,幾個廢人,還是養的起的!」

「我賀家也是一樣!凡是玉女宗的弟子,我照單全收!」

有齊軒和賀飛來二人帶頭,另外四大六品家族也紛紛表態。圖木齊本以為只是吩咐一下就完了的事兒,竟會被齊軒生生的攪出這麼多波折,望向齊軒的目光,直好像要射出刀子來了一般。

「齊軒,你搞清楚,這是我們家主的意思!你是要與我們家主為敵嗎?」圖木齊惡狠狠的沖著齊軒吼道。

齊軒將手一擺,冷笑道:「既然是平爺的意思,那就是請平爺出來說話!我只怕有些人心術不正,曲解了平爺的意思,污損了平爺的英名!」

「你……」

「狗雜種,我要你的命!」圖木齊正要說話,不料突聽一聲厲喝,響徹了雲空。

眾人急忙回頭望去,只見一道渾身染血的身影,踉踉蹌蹌的奔逃在前,同時一道裹在凌冽殺機下的身影急趕在後,劍光霍霍,大有要將對方碎屍萬段的架勢。

「圖長老救命!胡雪紅他瘋了,他……他要殺弟子!」

奔逃在前的身影,不停的發出陣陣呼吼哀求,不是雲飛,還能是誰?

「雪紅!?」此時齊軒也認出了隨後急追的身影,心神不禁大震。

這裡可不是別的地方,乃是平家的外門,在這裡擊殺外門弟子,那簡直就等於是在打平家的臉一樣,尤其胡雪紅還是個外姓,這簡直就是闖了滔天大禍。

就連齊婕也知道這樣不行,急的雙目一片通紅,不停的呼喊道「雪紅哥住手,快住手!」

「今日誰也別想阻我,我就算是死,也要誅殺此賊!」胡雪紅整個人就好像中了魔似的,對齊婕的呼喊,完全是不管不顧,一雙因為充血而赤紅一片的眸子,充滿了無窮的凜冽殺機,死死的盯住了雲飛。

「敢在我外門行兇,你好大的狗膽!給我納命來!」

圖木齊對齊軒正有氣沒地方發,如此良機,哪裡肯錯過?一聲爆喝,直接掠身而起,右手凝爪,帶起道道青芒,凌空便向著胡雪紅抓了過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