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章子芩點了點頭,淚如雨下。

天色漸漸的發白,走廊里醫生穿著的白色的衣服,如雪般刺目一場,熬了一整個,每個人的眼裡都充斥著血絲。

終於,急救室的門嘭的一聲打開,慕洛琛從急救室里被推出來,主刀醫生已經累的說不出任何話。

「阿琛!」

章子芩悲鳴了一聲,衝到前面。

慕江城按住她的肩膀,問醫生:「情況怎麼樣了?」

「暫時穩定住了,接下來一段時間,要留院觀察,如果沒有發生肺部感染的話,他的病情會好轉,但若是發生了感染,恐是有生命危險。」醫生說道這,話一頓。

慕江城的心一沉,「謝謝你,徐醫生。」

「慕先生客氣。」醫生疲憊的說。

慕洛琛很快被轉入了ICU病房,因為他情況太過兇險,所以暫時無法探望,所有人都被擋在了ICU外面。

慕江城安慰了章子芩好一番,這才轉過身,對勞累了一天一夜的容子澈,說:「子澈,這次真的謝謝你了,你也忙了很久了,先回去休息吧。」

容子澈擺了擺手說,「不了,慕叔,我在這裡等著阿琛醒過來,他不醒來,我回去也不踏實。」

「那你去隔壁房間休息一下。」慕江城拍了拍他的肩膀說。

容子澈猶豫了下,還是點了點頭。

容子澈去休息后,慕江城看著陸少安問:「婉如呢?」

「剛才我們先去的光明醫院那邊,媽聽到這邊情況不對,狀態有些不好,婉如就讓我送媽過來,她說之後她會自己趕過來的。」陸少安原原本本的說清楚情況。

慕江城擰了眉頭,這都過去五六個小時了,再怎麼慢也應該到了,「給她打電話,問問她在哪裡?」

「嗯,好。」

陸少安拿出手機,給慕婉撥打電話。

電話嘟嘟了很久,才被接起。

陸少安直接開口問:「你在哪兒?爸媽都很擔心你。」

「我昨天太累,所以從醫院出來就回家了,告訴爸媽他們不用擔心我,我等下休息好,就去醫院了。」慕婉如溫聲說著,聲音里沒有露出任何異色。

「那就好……」陸少安話說到一半,聽到她那邊有嬰兒的啼哭聲,問:「家裡怎麼會有小孩子?」

慕婉如頓了下,說:「是電視里孩子的哭聲,我在看母嬰頻道。」

陸少安也沒多關心,「那好,我先掛了。」

「嗯。」慕婉如輕輕的應聲。

掛斷了電話,陸少安跟慕江城彙報情況,慕江城微微的頷首,說:「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

陸少安說了聲是,然後轉身離開了房間……

而這邊,慕婉如掛斷了電話,看著懷裡啼哭不止的孩子,眉頭緊緊地擰在了一起,「田媽,這孩子怎麼回事?一直這麼哭,真是煩都煩死了!」

田媽看到她粗暴的拍打孩子,眉頭一跳,「小時候都這樣,小姐,你喂他奶粉,看看他會不會安靜下來。」

慕婉如拿起奶瓶,塞到孩子嘴裡,孩子喝了一口,一下吐了出來,然後張大嘴巴,比剛才哭的還要響亮。

慕婉如臉色一沉,「不哄了!這個不知好歹的東西,真當自己是富家小少爺了!」說著話,把孩子丟給田媽。

田媽連忙抱起孩子,輕輕的拍了幾下,孩子哭了幾聲,漸漸的安靜了下來。

慕婉如臉上的怒色,半點也沒有好轉。

田媽看著她的臉色,小心的問:「小姐,不知道你讓我抱來這孩子,有什麼用處?」

「不該你管的事情,你別管!」慕婉如冷聲說道。

田媽立刻噤聲,照顧慕婉如這麼久,她早就習慣了慕婉如陰晴不定的情緒,好的時候她像個沒長大的小女孩,壞的時候,像個脾氣暴的精神病,但無論什麼時候,只要順著她的意思就好。

「先把他抱下去,我很快就會用到他。」慕婉如抱著雙臂,安靜了一會兒說。

「是。」

田媽恭敬地抱著孩子回了卧房。

慕婉如見她走之後,拿起手機,撥通了電話:「喂,我讓你給我找的護士你找到沒有?今天必須找到,不然明天葉簡汐就醒了,我還怎麼換孩子?」

電話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麼,慕婉如有些不耐煩的說,「好,我加價錢,你們必須儘快給我找到。」

又說了一會兒,慕婉如掛斷了電話,拿起桌子上的一隻橘子不緊不慢的吃著,電視里播放的什麼,她都看不到,滿心只想著自己的事情。

昨天看了葉簡汐的孩子,她就想出了這個辦法。

把葉簡汐的孩子換出來,讓她把一個不知名的野孩子養大,而她自己的孩子卻在外面受苦。

等孩子長大了,培養出感情了,她才知道不是自己的……

想到那個場景,快意蔓延了身體的每一處。

「葉簡汐,你殺了我的孩子,我換走你的兒子,這是你的報應。」

慕婉如手指捏著橘子瓣,汁水順著指縫落下,嘴角掛著一抹得意的笑容。 醫院。

守了一整夜,裴娜和溫如意都疲憊到了極點,裴娜趴在床邊,腦袋一歪一歪的。

溫如意晃了晃自己的腦袋,說:「你先去沙發上躺一會兒吧,我在這裡守著就好了。」

裴娜想說不用,可剛張嘴就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噙著眼淚說,「那好,我就睡一個小時,你等下記得叫醒我。」

溫如意點了點頭,說:「好。」

裴娜走到沙發跟前,脫了鞋,將自己蜷縮成一團,腦袋剛沾到沙發,就沉睡了過去。

溫如意坐在床邊,安靜的看著葉簡汐,看著看著,眼皮有些沉,不知不覺得就要閉上,她站起來活動了下筋骨,讓自己的腦袋清醒一下。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裴娜猛地驚醒,看了看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多小時,忙從沙發上起來,說:「如意,你怎麼沒提醒我。」

「看你睡的香,就沒叫你。」

「你去躺一下吧,我來看著。」裴娜坐到了床邊。

「不用。」溫如意搖了搖頭。

裴娜抬眸看著她通紅的雙眼,說:「你還說不用,你看你的眼睛都紅了,如意,你別硬撐,我們還要守一天一夜呢。」

溫如意不想睡,可腦袋實在昏沉的厲害,只好走到沙發跟前,緩緩地躺下。

裴娜看著她睡著了,嘴角微微的勾了勾,雙手撐著下巴,看著葉簡汐,比起昨天慘白的沒半點血色的臉,她今天的臉色好多了,最起碼不是死氣沉沉的了,想想簡汐已經有了寶寶,這種感覺真的很新奇。

裴娜看了一會兒,覺得有些犯困,揉了揉眼睛,回頭看了眼溫如意,她還在睡覺。

站起來在房間里走了一圈,裴娜溜到了門口,打開房門,往外走,想去呼吸幾口新鮮的空氣。

走到走廊的一頭,裴娜看著窗外,外面陰雨蒙蒙的。

這場雨從昨天下到今天就一直沒停過。

裴娜呼吸了兩口冷氣,腦子清醒了大半,轉身想要回病房,可餘光里瞥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頓時頓了下腳步。

剛才她看到的是慕婉如?

裴娜揉了揉眼睛,那抹身影已經沒了,不由得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看來真的不能熬夜,不然連幻想都出現了。」

幻想誰不好,幻想出了慕婉如。

裴娜在心裡嘀嘀咕咕了好一會兒,往病房裡面走。

咔嗒一聲關門聲響起,驚醒了溫如意。

溫如意從沙發上坐起來,看著她說道,「你出去了?」

「我到門口走一圈,讓腦子清醒一下。」裴娜走到桌子跟前,倒了一杯茶,咕嘟咕嘟喝下去。

溫如意抬手按摩了下太陽穴說,「下次再出去的時候,記得叫醒我。」

裴娜吐了吐舌頭說,「我就出去了幾分鐘,也一直看著房門口的,應該沒事的……」

「裴娜,你這種沒事,很可能害死簡汐!」溫如意麵色嚴肅,「現在慕洛琛、慕老太太的情況不明,若是慕家有誰想加害簡汐,很簡單,只要在她輸液里加點東西,就足以致死。」

從簡汐生產完到現在,慕家除了章子芩外,沒一個人來探望簡汐,已經說明了問題。

慕家不重視簡汐這個兒媳婦,哪怕她生了孩子也是一樣。

簡汐的地位和慕洛琛是捆綁的,若是慕洛琛沒了,簡汐在慕家的地位絕對不如一個傭人。

現在這個節骨眼,人人都在自保,沒人會管簡汐的死活,而那些居心叵測的人,很可能會趁著這個空子,想法設法的害她。

溫如意明白這點,所以才寸步不離的盯著葉簡汐。

裴娜聞言,臉色變得煞白,「我、我不知道。」

溫如意頭痛的說,「我沒怪你的意思,只是我們必須在情況明朗前,好好的看著簡汐。」

裴娜怔怔的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好好保護簡汐的。」

溫如意應了一聲,走到了床邊坐下,沒有再說任何話。

裴娜坐了一會兒,覺得肚子有些餓,扭頭對溫如意說,「時間不早了,我去買早餐吧,你要吃什麼?」

溫如意搖了搖頭,說:「豆漿、包子。」

「好。」

裴娜拿了自己的外套穿上,然後帶著錢包往外走……

另一邊,慕婉如把孩子交給護士,壓低了聲音說:「做成了這件事情后,我立刻給你賬戶上打五百萬,記住,千萬別讓任何人發現。」

護士點了點頭,說:「你放心,白天的班都是我負責,沒人會發現的。」

慕婉如點了點頭,說:「你趕緊去,等下把孩子換出來,記得交給我。」

「是。」

護士抱著孩子,匆匆的往育嬰室走。

慕婉如焦躁的等在走廊的拐角處,不停地來回的走。

十分鐘后,護士再次回來,手上抱著一個孩子,遞到她手上。

慕婉如看著懷裡睡的香的孩子,擰了眉頭,「這麼快就換好了?」而且她看著兩個孩子也沒什麼區別,剛出生幾天的嬰兒都差不多一個樣子,尤其是穿著一模一樣的衣服。

「慕小姐如果不相信我的話,可以去檢驗DNA。」

護士百分百保證。

慕婉如抱了孩子,說:「不用檢驗了,我相信你。」話說完,抱著孩子匆匆的往外走。

護士看著她走了,忙裝作若無其事,坐在辦公桌前辦公。

慕婉如抱著孩子,走了幾條走廊,正準備拐出去的時候,看到走廊另一頭出來的裴娜,連忙退了回去。

站在原地,慕婉如心跳如鼓,要出醫院必須走這一條路,可直接走過去,一定會和裴娜碰上。

裴娜看到她抱著孩子一定會起疑心的,那麼她做的一切都白費了。

慕婉如腦子拚命的轉,偏偏在這個時候,電話鈴聲響起,直接掛斷了電話,她餘光里瞥到醫院用來盛放換洗床單的手推車,計上心來,快步走上前,把孩子放了進去,然後用床單遮掩住。

剛做完這一切,轉身剛好裴娜走了過來。

見到慕婉如,裴娜嚇了一跳,「慕小姐,你怎麼會在這裡?」

慕婉如掩住臉上的慌亂說,「我來看看我嫂子。」

「哦……」裴娜拖長音發出一個單音字。

慕婉如以為她發現了,心提到了嗓子眼,可下一秒,裴娜說:「簡汐她還沒醒。」

「這樣啊……」慕婉如深吸了一口氣,餘光里注意到被單在動,連忙說:「裴小姐,你準備去哪裡?」

「我去買早餐。」裴娜轉過頭,看向窗外。

「我陪你一起去!」

慕婉如忽然發出很大的聲音,裴娜嚇了一跳,扭過頭看著她,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走吧,走吧,剛好我也餓了。」

慕婉如上前,挽住裴娜的手,往食堂的方向走。

裴娜被她推著向前,一頭的霧水,怎麼感覺慕婉如今天吃錯了葯?

而就在她們走後沒多久,放著嬰兒的手推車,被一雙手緩緩地推走……

買早餐花了二十多分鐘,裴娜越發覺得的慕婉如奇怪,感覺她好像整個人哦度很急躁,不停地在看時間,最後實在忍不住說,「慕小姐,如果你有急事的話,就先走吧。」

慕婉如抬眸看著裴娜,說:「不好意思,我跟我媽約了九點半看我哥的,現在已經九點了,原本我打算看我嫂子一眼,就走的,沒想到……」

「嗯,我了解,慕小姐你不用跟我解釋,快走吧。」裴娜說著,食堂的阿姨已經把她要的早餐弄好,她轉身把餐盤接過來。

慕婉如說,「那好,我先走了,裴小姐,謝謝你幫我照看我嫂子。」

裴娜聽到她說的話,回神正準備說什麼,可慕婉如已經走了。

看著她匆匆的聲音,裴娜努了努嘴說,「這個慕大小姐,還真是像傳說中一樣,摸不到脾氣。」

嘴裡嘀嘀咕咕的說著,裴娜忽然想起來剛才自己看到過慕婉如一次了,距離這次都半個多小時了,她中間幹嘛去了?

難道上次看到她,是自己的幻覺?

Share:

Leave A Comment